1. 愛下電子書
  2. 殺神證道下載
  3. 殺神證道
  4.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金塊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金塊

作者: |返回:殺神證道TXT下載,殺神證道epub下載

「別哭了,你是男人,拉米振作起來。」司米吉正這麼說著,發現張葉起身,向高處走去。他呼喊:「張葉,你要去哪。」

張葉頭也不回,「我想看看周圍風景。」其實他想說:我不想聽見哭聲。

「張葉,快到春天了,我們能西下去海邊嗎。」

「等春天再去,我昨天試著下山,差點摔下去。岩石結了冰很容易碎。」

「嗯。那我們吃什麼,馬鈴薯快吃光了,吃種塊嗎。」

「不,找點別的,」

司米吉問拉米:「你只帶了種塊嗎。」

「嗯,馬鈴薯種塊要兩個月長出馬鈴薯來,如果只有一個人的話,剛好可以。你們來了才這麼快吃完的」拉米如實的說。

「哼,你是在怨我和張葉嗎,只怪你自己帶這麼點種塊。」

「沒有……」拉米不甘願的說。

「別吵了,看周圍有沒有小鳥,螞蟻,哪怕蛇也行。」

「蛇嗎。」拉米顯然對蛇很害怕。

「嗯。」張葉說,「蛇可以吃,司米吉對吧。」

「是的,我們馬普切部落有時也獵蛇。蛇肉又香又嫩,可好吃了。你看我,口水,嘖嘖。」

「蛇,我怕蛇。」拉米瑟瑟發抖。

「吱吱吱——」

「那是什麼。」

「哪。」

「樹上。」

「那是樹懶。傳說是森林之神的化身。」司米吉說。

「是的,那東西不能吃。」樸實的拉米居然領會了張葉問這句話的含義。

「咕——」張葉的肚子咕咕叫,連鎖反應,司米吉,拉米的肚子也跟著叫了起來。

「不能吃,我們就會餓死。」張葉下了決心,我們要吃它。

「吱吱吱。」樹懶一咕嚕爬到了另一根樹枝上。

「那只是印加的傳說。」

實在太餓了。兩人同意。但眼下的難題也來了。

司米吉:「我們沒有弓箭。」

拉米:「我不會爬樹。」

張葉說:「這些都不重要,我們有這個。」他指向自己的腦袋。

兩人領會點頭,望著搖擺樹枝,顯得古靈精怪的樹懶陷入思考。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拉米第一個回過神大喊。遠隔五十米的樹懶一驚一乍,尖叫后跳走了。

司米吉說:「你想到了,樹懶走了。」

張葉不在乎的問:「你想到什麼。」

「用石頭,丟石頭。」

「哈哈哈。」司米吉指著拉米嘲笑地說,「石頭,你石頭能砸中十幾米高。」

張葉沉默了會兒說,「是個好主意。」

「當真?」司米吉好奇地望向張葉。此時拉米也是一臉不信,當他說出來,經過司米吉的提醒他也意識到說錯話了。就算部落成年人也不一定有那麼大的力量,就算有,也不一定砸的中。

張葉點頭,把他的想法說出來:「我們可以用石頭趕,把樹懶趕到對我們有利的地方。」

「該怎麼做。」司米吉問。

張葉說,「我剛才看到他們到樹上是找果子吃,可這裡的樹上沒有果子。我們把種塊掛到樹上。」

卡拉:「這樣,我們就不能zhong馬鈴薯了。」

司米吉說:「不是有八塊嗎,我們留下一塊。」

「這棵樹矮,枝少。離其他樹遠。我們先把坑挖好。」

在樹周圍挖了淺淺的坑,裡面放了些石頭。那都是鋒利的石塊。是拉米的珍品,他在這裡定居有五個月了,閑暇之餘就打磨石頭。

「吱吱,吱吱。」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兩個小時候,樹懶終於又來了。

三人悄悄的繞后。樹懶已經聞到食物的氣息,一邊警惕的吱吱,一邊攀爬樹枝跳躍過去。這一進一退間,三人終於繞后成功。

「吱吱。」已經看到了食物,樹懶飛身一躍。終於上了矮樹。

「上!」司米吉抓進時機喊出口號,衝鋒向前。拉米也沖了過去,只留下張葉在原地。他們很快就發覺了往後面往來,張葉告誡,「你們對付獵物,我在這裡是防止他過來。」兩人立刻就領會了。抓起石頭往樹上扔。

「吱吱,吱吱!」樹懶聲音變得尖銳起來,它口中叼著一塊,手中拿著一塊,眼睛兇狠望過來。

兩人不由得想起印加有關樹懶的傳說,那真的是森林之神嗎。

「快點扔,扔准一點,不然它不會下來。」張葉一聲喊叫,兩人驚醒,抓起石塊繼續扔。由於力量和沒有經過練習的緣故,總是仍不著,不過,在次數下,終究慢慢接近目標了。挺著身邊的樹葉接二連三被打中,樹懶有了危機感。它一陣咕嚕咕嚕喉嚨發出聲音,然後是迅速往樹下爬。他顯然看到在另外一棵樹下守住的張葉,它只有先走到地面然後朝另外一個方向逃。

「吱——!」

樹懶往下爬的緣故,兩人終於扔中了,樹懶發出凄慘的尖叫,速度更快了。

啪塔——

「吱吱吱吱,吱吱……」樹懶聲音漸弱,到最後沒了喘息。

樹懶掉落陷阱。

司米吉,拉米爭先恐後跑了過去,只見坑裡面樹懶腦袋開裂,眼睛睜得老大。

這隻樹懶不小,有兩個頭大,本身重量切很輕,不到二十來斤。

「啪啪~」兩人擊掌歡呼勝利。

「神仙感到無聊,造了兩個人,男人和女人,神仙悶得發慌,又造了四個人,老爺爺,老奶奶,年輕男人,年輕姑娘,神仙……」「嗯嗯嗯……」司米吉唱起了馬普切專屬歌,拉米也跟著調子哼。等他們高興過頭的時候,張葉已經把坑埋好,獵物剝皮了。

「張葉,好樣的。」司米吉對張葉開心的喊著,聲音真情流露,發至心肺。

「我想你們馬普切的查卡也不過如此。」拉米激動說,並補充,「要不,張葉你做我們的查卡吧。」

「查卡?」張葉把內臟掏了出來,遞給司米吉,司米吉用木根串好。司米吉打趣說:「拉米你不會是想我們三個人組成部落吧。」

「哈哈,哈哈。」拉米笑著,他也知道不可能,剛才是興奮過頭了。

「三人組成部落……」張葉口中喃喃,放下手中活計,頓了頓道,「是個好主意。」

「張葉……你不會說真的吧。」司米吉不確定的問。

張葉點頭:「嗯,三個人可以成為部落。」

「三個人怎麼成為部落啊,」首先提出來的拉米最先反對,他板著手指,一一累述:「我們沒有領地,我們沒有武器,我們沒有家畜……我們沒有女人。」拉米一口氣說完。

「是啊,拉米說的對。」司米吉贊同。

張葉毫不猶豫地說,「這些都不是問題。」

「啊。」兩人傻傻的望著張葉。

張葉說:「領地,我們所在的地方就是我們的領地。武器,腳下的石頭拿在手中就是武器。家畜我們剛才不是殺了一隻家畜。至於女人嗎,我覺得等我們再長大點,不是問題。」

「對啊。」

「我怎麼沒想到,的確是這麼回事。」

兩人醒悟過來立馬就贊同了。

「好,我們就這麼干。」

司米吉:「張葉是我們的查卡。」

拉米毛遂自薦,「我拉米當第一勇士。」

「去去,你那小小的身板,你當戰士,我當勇士。」

「不,我要當勇士,我不當戰士。」拉米不幹。

「你們爭什麼,」張葉說:「不是有馬奇嗎。」

「馬奇,」司米吉組織好語言說:「馬奇是救死扶傷,保護大家不生病的。」

拉米說:「查卡是組織族人,領導族人。」

「那還有巫師。」

「我們同樣沒有那個能力,巫師可以詛咒人,可以治病。」

拉米晃了晃腦袋,說,「要不,我們學習印加王國的那套吧。」

「奧,不錯,印加帝國有很多官當。我當將軍。」司米吉兩手叉腰。

拉米挺起胸脯,「我當外交官。」

張葉問:「那我呢。」

司米吉,拉米異口同聲:「國王!」

「拉米,今後尋找食物的事就交給你了。」司米吉壞壞的笑。

拉米不幹:「為什麼,大家一起找不是很好。」

「嘿嘿,你忘了剛剛我們組成王國了。」

拉米眼睛發亮,「對,對,我是外交官。」

「外交官就是和外面打交道,現在國家食物恐慌不是你還是誰啊。」

「是,是我。」拉米頹廢了。

張葉走了過來,說:「現在大家一起同心協力,待會一起去找食物,一個人太危險了。」

「對,對。國王萬歲!」拉米大聲說。

「你在做什麼。你好像有點不對勁。」

自從找食物告吹回來,司米吉有點不對勁,張葉注意到了,等拉米忙別的去了,就走過來問。他知道肯定是和拉米有關。

司米吉。「沒,沒什麼。」

張葉說,「我們可是從小到大一起的,有什麼事大家一起扛。」

「是啊,我們是從小玩到大,張葉,你是我的朋友!」

「嗯,你手好冷,我們去烤火吧。」

司米吉恢復了正常。張葉也很高興,兩人開心的坐在一起烤火。

「我們馬普切,兩百年前最風光,打敗了印加帝國的軍隊,捍衛了我們馬普切人的尊嚴。」

「馬普切的含義就是土地上的人,寸土必爭。只不過,現在,哎。」司米吉今天所說是本族馬普切。

拉米,「但是,並不只是你們馬普切跟印加戰鬥,當時,我們瓜哇衣也跟印加抗爭。」

司米吉哼了一聲,「你們瓜哇衣我倒不聽說,我知道我們馬普切把印加的軍隊打回去。」

張葉問:「為什麼,現在我們馬普切人怎麼少。」

司米吉眼色灰暗的說:「都是因為那場戰爭,族人產生了分裂。馬普切人變成了好幾股各自創建部落,有的甚至成為了附屬印加的公國。」

「哦?」

司米吉咬牙說:「就是查卡查卡。」

「黃金,我發現了黃金!」拉米如同往常一樣,找石頭磨石塊,當他好不容易搬開這塊懸崖邊上的岩石,發現了一米黃色,在陽光下透露出燦燦光輝。

訓練投擲的張葉以及正在練習爬樹的司米吉聞聲趕來。此時拉米已經用手在敲打岩壁,露出來的金黃色石塊越來越多。

那些石塊泛著金光,但是有很多黑色顆粒的小孔,看起來就好像被白蟻啄食過。但的的確確,那是黃金。

「這是被螞蟻吃過嗎。」

「不知道,但這就是黃金,在裡面肯定有正宗的黃金。」拉米興奮不已,「在我們世居的叢林地帶出土過黃金。不過沒有……這麼多。」他用力扒石塊,發現黃金蔓延到堅硬的石頭,顯然是手無法伸觸的,他把被鋒利石子擦破皮的手收了回來。

張葉問:「黃金有什麼用。」

司米吉說:「印加傳說是太陽之子,黃金代表太陽,他們的國王因蒂打量收集黃金,從此黃金可以購買一切。」

拉米伸出手掌心,「這麼一大塊,可以購買一隻馬。」

「馬!」張葉和司米吉這才想到,馬在兩個月前被他們吃了。現在還能想到,馬肉除了腿的部分,其他部位並不好吃。

「三塊可以買一頭牛。牛肉,牛肉我最喜歡吃牛肉了。」拉米興奮的說。

牛可以耕地,張葉誕生的馬普切部落四百餘人,也只有三頭牛。

司米吉說:「牛,羊,馬,這些事家畜。還有一種特別的家畜叫做雞。那只有強大的國家才有。」

「雞。」張葉喃喃自語。

拉米說,「雞,傳說是鳳凰變得。」

張葉問,「多少黃金買一隻雞。」

拉米搖頭,「不知道。」

望向司米吉。

司米吉也搖頭,「我也不知。」

此時。印加與阿茨卡的貿易中心,雞按斤計算。一塊黃金一斤。

眼前一堆碎塊黃金。

「我們擁有這麼多黃金,國王,我們應該怎麼辦。」拉米興奮的說。

司米吉很務實,「把它們打造成通用金塊。」

「張葉,今天又跟我練習嗎。」

「是的。」

司米吉點點頭,擺好架勢。

兩人都是赤手空拳,弓著身體,雙腿盡量張開,雙手低垂近乎貼著地面。他們左移動一步右移動一步,動作緩慢。眼睛盯著對方,只等對方露出破綻。

「鐺鐺,鐺鐺——」

拉米赤著胳膊,圍著火堆,打擊金塊。對這邊的戰鬥絲毫不知,因為他全心投入煉金當中。

「你露出破綻了!」司米吉如銳鷹,俯衝過去。

嗤嗤~嗤~!

張葉並不示弱,兩人扭打一團。

此時,拉米打好巴掌大塊的金子,聽到響聲望了過來,只當兩人在玩耍,說了句「無聊。」抓了一把碎金放入高溫的岩石上,另一手舉著木棍綁著的石塊賣力敲打。繼續煉金工作。

兩人躺倒在地,仰面朝天。

「好累,累死了。」司米吉大口喘氣。

「我們下次用武器練習吧。」張葉也沒力,但他卻很興奮。他隱約覺得戰鬥,是最好的事情。

「武器,打傷了怎麼辦。」

張葉說:「不綁石塊,就用木棍。」

「那樣重重挨一下也疼。到時候不久不能練習了。」司米吉說的很對,張葉沉默了。司米吉心思敏捷的說:「如果我們有藥物就好,不用幾天就能恢復,那樣可以兩三天一次。」

張葉兩眼放光:「藥物。」

「馬奇果。」

馬奇果是種生存在野草叢中的果子。他們相傳是馬普切初代馬奇為了給馬普切人治病所化身的。馬奇果對於馬普切人來說,可治百病。

馬奇果一年四季都有。相對來說,冬天少見。

但在兩人的摸索下,一天找到了四個。

司米吉說:「這樣,我們足夠受傷四次。」

在拉米的幫助下,兩把長矛製作好了。兩人開始真刀實槍的戰鬥。這把拉米看傻眼了,「他們是來真的啊?」

兩人遲遲沒有動靜。

張葉首先打破沉靜,「我是不會你讓你的。」

司米吉說:「我也是。」

「那好,我們戰鬥!」

「戰鬥,為了馬普切!」

兩人兵戎相見。

「噠噠,噠噠!」

「框框——」

沒有使用任何陰謀,純粹以力搏力。

兩人到現在五十回合,都對準對方的長矛擊打,體力消耗巨大。在這大嚴冬力,出了熱汗。

「還有力氣不!」張葉問。因為司米吉雙手握著長矛險些落到地上了。他沒有注意自己,也是這副模樣。

「當然!」司米吉使出吃奶的力沖了過來,「張葉接招——!」

「哐當——」在中途,司米吉倒下了。張葉跟著倒下。雙方強弩末斷。

「哈哈哈。」

「哈哈哈。」

兩人隔著兩米遠,暢聲大笑。

張葉說:「這把你贏了。」

司米吉說:「頂多平局。」

張葉:「如果你不衝過來,我比你先倒下。」

司米吉:「因為我要倒下了,所以衝過來。」

「哈哈哈。」

「哈哈哈。」

兩人對視一眼又是一陣大笑。

「兩個瘋子,瘋子。」拉米看到這頓時鬆了一口氣,抓進木棒接著煉金。

五日後。

「大功告成啦!」

「你們兩個笨蛋居然受傷了,起不來了嗎。」拉米興沖沖跑了過來。

此時這裡已經儼然一個部落了。

這邊是睡覺的地方,靠著一面山壁,剛才拉米過來的地方,是他煉金的地方。在中間有一處空地,正是張葉,司米吉兩人鍛煉的場所。

司米吉打開火藥罐子:「你還說相當將軍,你不鍛煉體魄怎麼當將軍,看看我,別看我趴著,現在你兩個都打不過我一個。」說著,擺了擺腿。

「哼,」拉米一聲冷哼。

張葉問:「有多少塊金塊。」

「一共三十五塊規格金塊,還余小半塊。」

大家還在看:逆天作弊器之超級殺神殺神白起絕世殺神殺神崛起無上殺神超級全能學生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巫道殺神殺神永生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