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陰陽石下載
  3. 陰陽石
  4. 第四十七章 無淵沂水河(二)

第四十七章 無淵沂水河(二)

作者: |返回:陰陽石TXT下載,陰陽石epub下載

「糟了...糟了」葛遠拍著自己的腦袋,又懊惱地說了一句,「糟了,我犯了個大錯誤,從剛剛我失去了方向感,就意識到了。」

眾人被他說的人心惶惶,木子云有些煩躁地催促他道:「你別打幌子,快點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實在不行我們就從頭頂上飛出去,反正是剛進來,不然就原路返回」木子云頓了一下,又道:「得了,我也不墨跡了,咱出去。」

虎子動用重域要驅使劍船原路返回,按照眾人的記憶,其實只要稍稍往後退一點,就可以出去了。但葛遠趕忙將眾人攔住,急道:「現在不要動,讓我想一想。」

「出去再想!」虎子嘴上說著,心念已起,但飛劍雖被重域影響,卻紋絲不動。方天慕一把黑刀橫在葛遠身旁,冷道:「何意。」

葛遠苦笑道:「你們要是想活命,就千萬別動彈了,信我吧,後退是出不去的。」

「放屁!」木子云突然向後一甩,一道火焰從他全身衝出,並立即變化為火人,朝著后側飛去,片刻之後,木子云怔了一下,面色的改變被眾人察覺,大夥不由得都吸了口涼氣。木子云回過身來,忐忑地問葛遠道:「怎麼回事?」

「我犯了個錯誤」葛遠嘆了口氣,彎下身坐到了劍身上,接著說道:「這無淵沂水河既然被當做了黑精靈的護族之河,那麼這裡面的玄機一定與黑精靈們處處聯繫,這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河,而是黑精靈們利用秘術製造而成的,它們怎麼就放心用一條河來防住地面上的敵人呢,呵,我沒猜錯的話,這裡面的方向並不是人族通用的東西南北,而是精靈們獨有,我們往後走,按照進來之前來看,是往南退,但是在精靈這裡卻是行不通的,看似同一條路,但可能是兩條或者更多條方位,我們離著出口只有一步之遙,但接下來走錯一步,就難找到回去的路了。」

風箏說道:「那我們所有的方位都試一試,總有一個是對的,臭木頭,快點去試。」

「好」木子云放出了火人,但在儘可能多的把火人釋放出去的情況下,依舊沒有找到退回去的路。

葛遠半眯上了眼睛,狐疑道:「奇怪,就算它們的方位與眾不同,但只要把每一個地點都顧及到了,就應該找到對的方向啊,嘶....難道,精靈們的方向不是固定的,而是流動的?」

杜小月從剛才起因為驚慌就開始心跳加速,到現在沒有平復過來,且愈發焦躁,呼吸的時候就像是在氣管中淌著血液一般,又好似是把肺露在了外面,覺得心底有一股邪性正在騷動。忽的,耳邊輕輕想起了清脆的聲響,原來鈴鐺悄悄在其耳邊晃動起了爪砑,而杜小月的瘙癢和急躁感立即消失了,她感激地看向鈴鐺,而鈴鐺也會意的點了點頭。

這一切葛遠都察覺在心,卻沒有多言,反而突然換上了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好似沒事人一般,木子云問道:「怎麼?想出法子了?」

「漬....沒有,我以前跟著古獸族的某個朋友遊歷過,聽聞過精靈方向這回事,但只是知道黑精靈非常擅長利用它們特殊的方位法則來製造迷宮陣法,其詭異與難纏程度可不必古獸族的陣法弱多少,同樣是不了解它們的方向,就無法走出困境,哎....既然橫豎都沒有法子,那我們就安靜待著,沒準過一會兒就會有轉機出現吧。」說完就應時的打了個哈欠,真不像開玩笑。

木子云氣到一定程度,便憋出了一聲呵,無奈道:「我沒有等死的習慣,我可以喚出分身的數量多得是,不信找不到路。」

冷靜下來的杜小月,反而展現出了機智的頭腦,她讓木子云往天上探一探,木子云喚出個火焰分身飛了上去,結果半柱香功夫沒到頂,後面都不像是在往上飛了,果然,末了從一側回到了眾人面前。杜小月又道:「對了,你不是有那本《吹風錄》嗎?」

木子云如臨醍醐灌頂,趕緊拿出了《吹風錄》,問它精靈的方位,接著《吹風錄》打開,木子云開始讀上面顯示出來的文字。

原來許多生靈在起源之時信奉太陽,並憑此分辨出了東西南北四向,加上天地,一共有六大基礎方位,人類就善用此方向法則,但精靈的基礎方位與眾不同,它們共有八向,在東西南北之上多了另一組「東西南北」,精靈們稱之為明向暗向,精靈們由天地靈氣孕育而成,所以它們不信奉太陽,而信奉大地靈氣,所以它們判斷方位的依據,是天地間靈氣的變化。它們若是想判斷一個方向,會用明暗兩向來指對,而由於天地靈氣隨時都在變化,所以八個方位也一直在變動位置。

因此,精靈們的方向法則其實並沒有人類的東西南北上下便利,它們古時指一個位置的時候,多半會說個大概,要麼是靈氣聚集之地,很少說明暗東西南北,而它們的方向法則,實則最有利於它們吸收天地靈氣來修鍊自身,發展到後來各種族之間相互貫通,精靈們才在位置指定上普及了類似人族的東西南北的方法,但自身古老的方位法則並沒有摒棄。

葛遠了解這些之後,說道:「我懂了,這條河的高明之處在於,在外面精靈們依照天地靈地來找方向,但是天地各物的位置並不會發生改變,而這條河說白了就是一個古老的大規模陣法,這裡面的物也會隨著天地靈氣而變動位置,只有按照它們的方向法則,才能一直走正確的路,對與精靈們來說,它們過這條河,就幾十步的功夫,對於我們,可能轉一個月,也走不出巴掌大的地方,漬...哎...真倒霉啊。」

木子云思索道:「精靈們的方向里,沒有上下嗎?」

鈴鐺思索后道:「也會按照天地靈氣,用明暗東西南北來表示吧。」

所有都停在了劍上,大夥各自思量著,木子云腦子轉的最快,他幾乎和葛遠同時開了口,二人相互一看,都說讓對方先講,木子云推搡不過,開口說道:「我有一個疑問,它們造這條河的時候,可以把河中的水和土以及霧,都變得隨天地靈地而改動位置,可是我們呢,進入的生靈,還是完整的軀體。」

「我們可能也在變化啊。」杜小月說道。

葛遠卻接話道:「不對,你想想看,我們是剛剛進來,離著後面的出口本來就是一步的距離,這就是這一步的距離,我們朝著這個方向跑出去了足夠遠,還是沒有到底,這說明哪怕是巴掌大的地方,其事物也是被秘術給流動化了的,但我們沒有被分解,我們此刻可算作天地間的不動之物,之所以我們一直找不到出口,也是因為原本它們是根據方向來辨別實物的,而我們卻在以實物之姿去追尋方向,能進來這片區域的生靈,一定都低於迷霧的高度,就算只低了一寸,哪怕就有變動的距離,頭頂離著外面只有一寸的距離,但往上去跳的時候,那一寸間的流動,就會讓我們無法跳出去。」

「對」木子云又說道,「其他部分的事物,會快速流動到我們的頭頂,而我們腳下會往下落,總之出不去,除非....」

風箏急問:「說呀!」

「除非我們一進來,就比霧高,這樣的話,我們總有一塊處於黑屋外面,那麼無論它們怎麼流動,在不將我們分解的情況下,都不可能....嘶...」木子云說到此,便卡住了,好像又尋思不過來了。

葛遠接話道:「精靈的方向法則是根據天地靈氣來的,有強大的優勢,也有明顯的劣勢,因為多變,所以它們本身也深受局限,而它們創造這個地方,實際是創造了一個獨立於外界的流動的天地靈氣區,可若是我們有一部分伸了出去,外界的天地靈氣可並不會被控制流動,所以伸出去的部分是不可動搖的,那麼因為它的不可動,會使我們再次以實物不動之姿被方向追尋了,那麼只要我們隔離在外的部分保持在外,就可以順著它爬出去了。」

「可是」虎子說道:「我們也沒有這麼高啊。」

「這也是黑精靈們的陷阱,既然想從這條河偷渡,那麼其物定比黑霧小得多,所以一旦進入,就一直處在變化之中了」葛遠說道,「我現在就算把劍變大,可也不是一瞬間就完成的,劍已經進來了,它的變化會被這裡的靈氣適應,有沒有外界能進來的,還比黑霧要高的東西呢。」

「咱們外面也沒留人吶...」虎子苦道。

葛遠嘆了口氣,懶洋洋道:「那完了,等死吧。」

眾人又陷入了苦悶之中,都念叨著「沒進來的,比黑霧高的東西....」

忽的,眾人就像被電流擊中一般,幾人相視著一齊喊出:「歸鄉號!水晶瓶!」

杜小月取出了水晶瓶,眾人激動的躲開了些距離,葛遠不知他們要做什麼,只見杜小月站在劍身邊緣,將瓶子往一側倒過來一抖,驀的,葛遠突然連著劍躺在了甲板上,他一臉驚愕的被衝擊感壓著,而從外面來看,黑霧上露出了歸鄉號的小半截旗杆和小半船身,不久后,眾人隨著那桿爬到了外面,終於又吸到了外界的空氣了。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