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閃婚總裁契約妻下載
  4. 閃婚總裁契約妻
  5. 第1385章 番外:終章之江湖再見

第1385章 番外:終章之江湖再見

作者: |返回:閃婚總裁契約妻TXT下載,閃婚總裁契約妻epub下載

玩過了水車,尚小謹又帶著元十三玩了其他看起來非常幼稚的項目。

一開始,元十三還挺抗拒的,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她都多大歲數了,還玩這個?

可是玩著玩著……真香!

玩了這麼一圈下來,原本元十三還有點抗拒的心思,早就飛的不見蹤影了。

等心安定下來,也就可以好好的談談話了。

「十三,接下來我還要帶你去個地方。」尚小謹面帶微笑的看著元十三:「事先說好了,不許掉頭就走,不許生氣。」

「好。」元十三眼眸顫動了一下,似乎猜到了什麼。

尚小謹調來了房車。

汽車啟動,朝著市郊方向駛去。

看樣子,是要長途旅行的意思。

在車裡,尚小謹繫上圍裙,手裡熟練的切著西紅柿,打著雞蛋,親手給她做了一頓簡單的蛋炒飯。

「實在是對不住,我練了三天,就練成了這個樣子。」尚小謹帶著一絲的局促,說道:「我不能跟你承諾,未來的日子,天天做飯給你吃,那不現實。我只能說,我爭取每一頓晚飯,都能跟你一起吃。」

元十三的心底一暖。

她比誰都清楚,尚小謹做一頓飯,代表了什麼。

讓一個貴公子挽起袖子做羹湯,這本身就代表著稀缺。

貴的不是一頓飯,而是心意。

尚小謹能為她做到這一步,著實不容易了。

「有什麼想說的,就直說了吧。」元十三開口說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哄。」

「我是要跟你道歉的,或者是替我祖母向你道歉。」尚小謹坐在了元十三面前,將蛋炒飯推給了元十三,說道:「祖母瞞著我,去見了余青成的母親,把你的底細都告訴了她。」

元十三苦笑了一聲。

「我猜到了。」元十三淡淡的說道;「其實,我也已經跟余青成說過了我的事情。我的過去,是事實,是無法抹殺掉的過去。他們不接受,也是正常的。」

「十三,你喜歡余青成嗎?那麼是一點點的喜歡?」尚小謹鼓起勇氣看著元十三,眼底卻藏不住的傷感;「如果你真的喜歡他,那麼我願意為你而放棄,我願意幫你獲得幸福。」

元十三驚訝的看著他。

「別這樣看我,我會後悔剛剛說出的話。」尚小謹傷感的說道:「我可不是什麼好人,沒那麼聖父。只是我不想因為我,讓你不高興。」

「謝謝,但是不必。」元十三輕輕說道:「我對余青成並沒有其他的多餘感情。事實上,你應該察覺的出來,我對任何人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除了米特助,她跟其他人不一樣。」

尚小謹點點頭。

元十三對米小櫻有種迷之的信服。

米小櫻簡直就是元十三的航海燈塔,隔著十萬八千里都能定航的那種。

「余青成主動退出,我也鬆口氣。不然,拒絕他也挺費勁的。」元十三難得的笑了起來,笑容豁達,通透,並沒有任何的難過和惋惜。

顯然,她就是這麼想的。

「他跟我,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元十三淡淡的說道:「我跟你雖然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可我們的世界隔得近,有交叉的地方。而我跟他的世界,是兩條永久的平行線,永遠都不會有交叉。米特助說的對,我們都是承受了夫人恩惠的人,這輩子都要報恩的。這就註定了,我跟余青成,永遠都是兩個世界的人。」

尚小謹說道:「我們的世界,是在一起的。以前的你,都翻篇了。現在的你,就是諾哥身邊的人,是小櫻姐的手下,我們的世界都是相同的。難道你還要繼續做殺手不成?」

元十三笑了,不置可否。

「十三,我對你是認真的,我做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我們的將來。」尚小謹雙手交握在一起,放在了桌子上,無比認真的說道:「我想問問你,對我是什麼感覺?如果你也沒有別的喜歡的人,為什麼不嘗試著給我一次機會呢?」

「我還沒想好。」元十三眼神有些飄忽:「讓我再想想。」

「好,我給你時間去想。」尚小謹看著車外的夜色一掃而過,輕輕說道:「我有足夠的時間等你回答。」

吃完了飯,元十三躺在了房車的客房裡,聽著外面細碎的聲音,和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慢慢的陷入了沉睡之中。

夢裡,她夢到了自己七歲的時候。

她站在房門外,聽著屋子裡傳來了母親尖銳的哭叫聲。

「求求你,送十三離開吧!我已經有幾個孩子都死在了這裡,我不能再折進去更多的孩子了!」母親跪在地上懇求著。

然而對面的那個人,卻是一把推開了她,拿起棍子就往身上抽,氣喘吁吁地回答:「這是她的命!她就算是死,也要生完了孩子才能死!」

「不!不要……」

幾天後,母親被送進了村子中央的塔里,再也沒出來。

她獃獃的站在山野里,耳邊是呼呼的風聲。

就在那一刻,一個念頭浮上了,她的腦海里:她要離開這裡,離開這個吃人的地獄!

畫面一轉,一個目光溫柔的女人,朝著她伸出了手:「十三,離開這裡,永遠的離開這裡,再也不要回來了,再也不要回來了……」

元十三猛地睜開了眼睛,一下子坐了起來,滿頭的汗。

她又做這個夢了。

每次做這個夢,一整天的心情都會很差很差。

她都已經好幾年沒做這個夢了,今天怎麼又……?

元十三不經意的往車外一看,突然,目光凝住了。

這是……

咚咚咚——

「十三,醒了嗎?」尚小謹在外面敲門。

元十三胡亂的搓搓臉,讓自己的表情恢復正常,下來開門:「早。」

尚小謹看著元十三的表情,問道:「怎麼?身體不舒服?」

「沒什麼。」元十三開門見山的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尚小謹苦笑一聲:「原本想瞞著你,到了目的地再告訴你。看來,你已經知道了。」

元十三臉上不動聲色,心底卻是煩躁了起來,問道:「為什麼?」

「心病還要心藥醫。」尚小謹回答說道:「只有讓你親眼看見,那些曾經困擾你的夢魘,已經被徹底毀滅,你才能正式跟過去告別,開始新的生活。」

「什麼意思?」元十三越發的煩躁了。

她原以為自己已經忘記的記憶,已經如同潮水般,洶湧而來。

「十三,你答應過我的,不要生氣。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尚小謹只能這麼回答。

元十三第一次像個普通小女孩一樣,坐在了沙發上生悶氣,第一次撇開了身份,對尚小謹生氣了。

尚小謹見元十三不搭理自己,也不介意,親手給元十三沖泡茶水,默默的陪在一邊。

到了中午的時候,車隊終於停下了。

元十三坐在那,如同木雕一般,就是不想下去。

她不想去面對那些曾經的回憶。

是的。

尚小謹帶著她回到了她出生的那個村莊。

那個如同惡魔一般存在的地獄。

「十三,你如果想徹底擺脫夢魘,就必須直面它。」尚小謹鼓勵她說道:「當年,小櫻姐就是直面過去,才成功擺脫掉所有的負面的。」

元十三的眼眸動了動,聽到提到了米小櫻,這才緩緩抬起來頭,慢慢的朝著車外看去。

只是這一眼,就讓她看直了眼睛。

原本存在的村莊,此時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堆殘垣。

「這是……」元十三一下子站了起來,頓了下,轉身瘋狂的跳下了車,在原地不停的看著:「村子呢?這裡的人呢?」

「都……沒了。」尚小謹回答說道;「其實,當年尹叔跟顧姨帶著你離開之後不久,這裡就被摧毀了。他們說,本不該存在的東西,就別延續下去了。」

「那些人呢?」元十三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聲音顫抖了起來。

「死了,一個沒留下來。」尚小謹站在了她的身邊,解釋說道:「他們躲進了村子中央的那座塔里,點燃了塔里的木柴。所有人都死在了塔里,沒有一個存活下來。」

「為什麼……」

「因為,漢斯先生來了。」尚小謹回答說道。

元十三一下子懂了。

漢斯先生那個傢伙,對這種事情想必是很有興趣的。

而被他感興趣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除了顧兮兮一家人。

所以他們寧肯死在塔里,也不要被漢斯先生帶走。

這還真是,天道好輪迴,惡人自有惡人磨。

那些橫亘在元十三心頭多年的夢魘,一下子全部消散掉了。

元十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如果當年能早點遇到顧兮兮,那她的母親和姐姐,是不是就不用死在這裡了?

如果當年她能早點出生,是不是就能救下她們的性命?

尚小謹沒有勸,讓元十三痛痛快快的哭了個夠。

夕陽西下,尚小謹將元十三從地上拉起來。

在元十三站住的那一刻,尚小謹突然低頭吻住了元十三。

元十三身體僵硬了片刻,倏然,又放鬆了下去。

她放下了差點劈過去的右手,任由尚小謹作為。

尚小謹輕笑:「看,你也不討厭我。十三,為什麼不跟我試試呢?」

元十三心底所有的心結全部散去,抬手勾住了尚小謹的脖子。

再度抬頭的時候,已經恢復了正常,輕輕開口:「那,你做好準備,跟你祖母坦白,你其實不是斷袖的事情了嗎?」

尚小謹眼神與她相遇,十指緊扣:「嗯,我做好準備了。」

時光如梭,很快就到了雲雙跟蔣雲琛十八歲的生日了。

這天,蔣家跟尹家早早就敞開大門大宴賓客,準備宣布蔣雲琛正式繼承蔣家的消息。

蔣雲琛正在穿今天的第一套禮服,隨口問道:「我姐呢?客人們都快來了,她再不換衣服就來不及了。」

「大小姐收到一個信息,急匆匆的出門了。」

蔣雲琛手指一頓:「什麼?」

此時,雲雙站在了一處廢棄的物流倉庫門前,目光清冷的看著那個朝著自己走過來的人。

那個人佝僂著身體,瘦弱的不像話,彷彿每走一步,都要抽走一分精氣神。

那頭不正常的白髮,觸目驚心。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見我?」雲雙淡淡的開口。

對面那個人,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抬手緩緩的摘下了緯帽,面露狂熱的看著她:「雲雙,我等了你太久了。這一次,我再也不會錯過了。」

大家還在看:帝少獨家霸愛:御用寶貝天價萌寶:總裁爹地送上門廢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輕點愛醫妃驚世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拒嫁豪門:少夫人99次出逃絕色小毒妃:邪皇,獨家寵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