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198章:學以致用【五千字】

第198章:學以致用【五千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198章:學以致用

這話是什麼意思?

陸悠頓時愣住。

「唐同志……」陸悠剛剛開口,就被唐苗子打斷。

「我的錯,是我的錯!」唐苗子擺擺手,直接將茶杯放下,他再次糾正陸悠的稱呼,「既然你叫我愛人『梁阿姨』,那就叫我『唐叔』吧。在外面你想怎麼叫都可以,在家裡,就別『同志』來『同志』去的。我也不叫你『陸悠同志』,就叫陸悠。」

「陸悠啊,你也別覺得不好意思。就你那想法,我大概也能猜到一點,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樣,那……呵呵,不用去找領導,我直接就能做主!」

從唐苗子說一不二的性格可以看出,他是個特別乾脆,也很直接的人。他不喜歡繞彎子,也不喜歡跟人打嘴巴官司!

今天要不是看陸悠性子直,她就算做得再好,唐苗子也不想跟她打什麼交道。

到了唐苗子這個年紀,再加上他特殊的經歷,他求的不是權利。

他守在艦隊的後勤部,今天能跟朱敬忠等人鬧翻,明天就能跟他們和好。

鬧翻還是和好,憑的不是他的心意,而是對方的行為。

朱敬忠想要從駐地的後勤部分一杯羹,在唐苗子的眼裡,那就是破壞艦隊的安寧!

當初領導人為什麼要讓艦隊自己管理後勤部,那自然是有道理的。而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艦隊需要以整體為單位來進行統一管理。

誰敢破壞這一點,唐苗子就敢跟誰拚命!

他這輩子都在為組織賣命,組織給他安排了什麼任務,他就幹什麼任務。

組織讓他管理好艦隊的後勤,那他就得干好!

什麼「上面的人」,他不管是上面的人還是下面的人,不管比他級別高多少,他都不懼!

總之,他只要對得起組織,對得起自己身上的制服,這就夠了!

跟朱敬忠相反的是,陸悠所求之事,對艦隊只有利而無害。唯一不好的地方,也許就是要承擔失敗的後果。

這一點,唐苗子自認還承擔得起。

他是後勤部的負責人,對後勤部的事了如指掌。陸悠打漁的能力,他還是認可的。

因此,唐苗子從未想過,跟陸悠合作打漁,也會出現失敗的可能性。

至今為止,唐苗子都以為陸悠只想跟後勤部合作打漁。他壓根就沒想到,陸悠的計劃比這個大多了!

「不就是打漁嗎?干!咱們也不是沒幹過這種事!」唐苗子大手一揮,豪氣萬丈地說,「老子手下的兵,沒有一個是孬種!就算比不上秦隊長帶的兵,可隨便拿一個出去,那也是頂天立地的漢子!別說出海打漁,就是上山,也能打到老虎!」

秦建國趕緊表態:「您太謙虛了!您帶出來的兵,放哪兒都是兵中之王。想當年,我剛到駐地的時候,也被您帶過一段時間吶!」

那時候,唐苗子已經是後勤部的負責人。只不過,他擁有豐富的陸地作戰經驗,艦隊的領導經常請他給新兵講講課。

而他不光實戰經驗強,就連理論知識,也比一般的教官強。

秦建國說被他帶過一段時間,這話還真沒錯。

唐苗子哈哈大笑,顯然是被秦建國這話給逗樂了。

「秦建國,我記得你!你是我帶過的最有潛力的兵!可惜啊,我已經離開作戰部隊,沒辦法繼續帶兵。要不然,你還輪不到邢鋒那老傢伙帶。」唐苗子搖了搖頭,一隻眼睛望著窗外,裡面閃過一抹惆悵和遺憾。

「不過,你這話我愛聽!咱們後勤部雖然都是文職,不過,咱們的兵可不文氣!該有的訓練,他們絕對沒有落下!就算沒法跟你們蛙人隊的比,也能拿得出手。」唐苗子的聲音鏗鏘有力,帶著絕對的自信。

見兩人說著說著就開始歪了題,陸悠無奈地笑了笑,趕緊把話題拉回來:「唐叔,您還真是火眼金睛,這麼快就把我看穿了。」

就連陸悠都想不到,她的計劃竟然這麼容易就達成了。

唐苗子的意思很明確,陸悠想跟後勤部合作,這件事他就能做主。

她也看得出來,他雖然確實是在為艦隊牟取利益,可在此基礎上,他也給了她極大的面子。

若不然,後勤部幹啥要跟她合作?

他們自己要人有人,要船要船,要海有海,用她幹嘛?

儘管她的能力確實出眾,可她再有能力,也只是一個人。跟後勤部這個集體比起來,她的力量還是太渺小了。

既然唐苗子給她面子,那她也不能太小氣。

好在她原本的初衷也是為了共贏,而不是自己吃肉讓別人喝湯。要吃肉,當然得一起吃!

只有這樣,她和後勤部的合作,才能長長久久。

她出技術,後勤部出資金、海域和人力,兩方三七分成,還是後勤部佔了大頭。

別小看這七成利,後勤部雖然出了那麼多,可真正掙錢的技術,卻掌握在陸悠手裡。

陸悠相信,對於利益分配這一點,後勤部絕對滿意。

當然,她也很滿意。

水系異能擁有極大的親水性,養殖海洋生物對水系異能者來說,比較簡單。

要不是末世的海洋被高智商海洋生物佔領,光靠養殖海鮮這一項,水系異能者也能發財。

更何況,她還有一個其他水系異能者沒有的「金手指」——生機水!

生機水才是她最大的保障,只要有它,就能保證海鮮的質量和產量。

在口味上,用生機水餵養出來的海鮮,絕對不比那些從水質清澈度極佳的海域里打撈到的海鮮差。

水系異能只是輔助,只有生機水,才能稱得上「技術」。

當然,陸悠也不能真的靠金手指打天下。她還得學習這方面的技術,務必做到精通養殖。

她這樣做,也是謹慎的性格作祟。

就連穿越這種事都能發生,難保以後不會發生更神奇的事,比如——異能消失。

陸悠很在意她的異能,可這並不代表,她離了異能就不能活。

通過她的不懈努力,現在的她,可以很自信地說一句:就算不用異能,她也擁有自保的能力。

不過,這樣一來,她又得多學一門知識了,真是可怕!

陸悠想的是養殖海鮮,而唐苗子想的是捕撈海鮮,兩個人雖然達成了共識,腦電波卻不在一個頻道上。

唐苗子說:「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做任何事,都不能過度!」

「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吹起來,老百姓的生活是越過越好,科技也是越來越強大。現在,內陸地區很少能吃到海鮮,更沒辦法吃到新鮮的海貨。但以後呢,以後的交通越來越方便,海鮮的市場也越來越大。」

「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財富,代表著利益!」

唐苗子將失去半個手掌的手揣進衣服兜里,另一隻手放在圓桌上輕輕地敲著:「我唐某人也不是聖人,今天既然答應跟你合作,為的也是錢,也是利益。」

「可我們的眼光,不能太過狹隘。我們要將眼睛放得更遠,看得更遠,不能只顧眼前。」

「咱們守護著這片天地,守衛著這片海域,我們是人,人總會有感情。而感情,在很多時候,其實才是順應天地規則的一種產物。」不愛學習的唐苗子突然感性了一回,說了一堆文縐縐的話,這還是前不久閨女逼著他看的,現在倒是派上了用場。

不知怎地,唐苗子的心思突然往詭異的方向拐了一下。他咋就覺得,其實學習,也不是那麼令人難以接受的嘛……

「唐叔,您說得對,我贊同!」陸悠本想花式誇讚唐苗子一番,可她還是忍住了。

萬一她誇過頭了,唐苗子也建議她考大學咋辦?

她相信,只要唐苗子一說,秦建國絕對不敢不同意。畢竟,這對陸悠來說也是好事,他沒道理拒絕啊。

到時候,她要咋辦?

陸悠覺得自己的頭有點暈,她甚至在想,要不,乾脆從了他們算了?

啊呸呸呸!從什麼從,從個鬼啊!

她要堅持自己的觀點!

唐苗子欣慰地看著她,他確實沒有看錯人啊,陸悠不是個短視的人,她很有遠見。

「那咱們就先來討論一下,這每天捕撈海鮮的數量,該定成多少?什麼種類,每天最多捕撈多少,怎樣才不會破壞海洋的生態平衡,這些,咱們心裡都該有個數。」唐苗子沉吟了一瞬,他說,「這樣,我明天就給一個在水生物研究所的老戰友打個電話,這件事還得請他們幫忙,咱們畢竟是外行。」

只要艦隊後勤部成立的官方捕撈隊形成了規模,並嚴格規定每天的捕撈種類和數量。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這個行業一定會以他們的標準為規範,逐漸地形成一條和諧的捕撈產業鏈。

唐苗子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偉大的人,可他跟千千萬萬的前輩一樣,只想為這個國家做點什麼,他們也不求回報。

他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好命的人。

儘管經歷了那麼多困難,可他還是活了下來,這已經比很多前輩幸運多了。而現在,他還能繼續留在崗位上,為國家,為組織奉獻自己的光和熱,這也是他的幸運。

他不覺得苦,也不覺得累。相反,他付出了不少,可組織給予他的,卻更多。

這些,都是跟他一樣經歷過戰火洗禮的老同志們,一致的想法。

直到這一刻,陸悠才算真正聽懂了唐苗子的話,她深受震動。

看著唐苗子花白的頭髮、猙獰的面容,以及柔和的目光,陸悠突然覺得喉嚨一澀,心底深處似乎堵著一塊什麼東西,讓她非常難受。

她想了很多,穿越前以及穿越后,許多的事如同走馬觀花在她腦海中一一浮現。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起這些,可她仍能感受到,自接觸大海以後心底憑空冒出來的那絲不妙,正漸漸消融。

她看向窗外,透過奼紫嫣紅的精緻,看向一望無際的大海。

這是屬於海洋生物的世界,也同樣屬於人類。

它那麼美,那麼危險,同時,卻又那麼脆弱,經不起過多的摧殘。

末世后的海洋智慧生物為何敵視人類,水系異能者為何不能主動攻擊海洋智慧生物,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因果循環」嗎?

陸悠似有所悟,她很快收回視線,對上秦建國擔憂的目光。

她粲然一笑,拿起桌上的果茶,先替唐苗子續了一杯,再替秦建國倒了一杯。

「唐叔,建國,再喝一杯。」

唐苗子粗聲粗氣地說:「這甜滋滋的東西,有啥好喝的!也就是你梁阿姨愛搞這些,要我說,還不如白開水爽快!」

嘴上這麼說,可身體卻很誠實。唐苗子喝果茶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特別柔軟,就像想到了什麼幸福的往事。

這是人家老兩口的情調,陸悠才不會多嘴。

她也端起一杯茶,遙遙地向秦建國揚了揚,然後才喝進了嘴裡。

「嘿,這丫頭!」唐苗子是什麼人,陸悠和秦建國的小動作他能看不出來?

不過看到也就看到了,他頂多笑一笑,感慨一句:「現在的年輕人,花樣真多。」

趁還有時間,陸悠趕緊把自己完整的計劃告訴了唐苗子。

在她的計劃里,也就多了一個養殖的支出和過程,可得到的結果,卻完全不一樣。

又因唐苗子把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所以,陸悠的計劃對他來說,其實並不算太難。

「這事兒我不能做主,明天,我上旗艦一趟,跟邢鋒那老傢伙說說。養殖不比出海,這裡面牽扯到的事情有點複雜。」見陸悠神情鄭重,唐苗子咧嘴笑了笑,「不過你放心,這事要是真如你所言,那肯定比出海更好,我估計能成。」

「唐叔,也請您放心,我能答應您的事,絕對能夠做到。」陸悠知道唐苗子的擔憂,養殖海鮮不比捕撈,這不僅需要能力,還需要技術。

陸悠確實很會捕撈海鮮,可她不一定就會養殖。

「養殖海鮮這事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成的,但是出海卻不一樣,隨時都能行動。我的想法是,咱們先按照您的計劃,以前期出海、中期試養殖、後期養殖的方式,循序漸進地完成這個計劃。」她拿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雙手遞給唐苗子。

「這是啥?」唐苗子接過來打開一看,立馬「哎喲」一聲,眼裡露出了興味之色。

「這是我做的計劃書,比較簡略。但什麼時候該走哪一步,又該怎麼做,遇到問題應該怎麼辦等等……方方面面都有計劃,您先看一下。」

「行,就先放我這裡,正好明天帶過去。」說完,唐苗子又看了秦建國一眼,為這小兩口的為人處事表示認同。

說實話,如果陸悠把這件事直接通過秦建國,告訴邢鋒。唐苗子相信,邢鋒那老傢伙肯定會同意。

這倒不是說邢鋒徇私,連他都能看出好處的計劃,難道邢鋒看不到?

既然看到了,他肯定就會同意。

再加上提出這個計劃的人是陸悠,有秦建國這麼一層關係,邢鋒也不會撇下她,說不定還會讓她來負責這件事。

到時候,這事兒只需要跟後勤部說一聲就行,他還能反對不成?

他不僅不會反對,還會跟今天一樣,高興地接受。

可高興歸高興,再高興,也沒法兒跟現在比。

現在的他,那是通體舒暢,就跟吃了人蔘果似的,哪哪兒舒坦吶!

這也就是陸悠和秦建國,人兩口子會辦事!換其他人試試?

誰要是跟秦建國似的,背後站著整個駐地的老大,又有多少人不想著走捷徑,而是按照規矩來呢?

當然,就算是走了捷徑,也沒有什麼大錯,起碼不是幹壞事。

可尊重規則的人,同樣能夠得到他人的尊重。

一遇到正事,唐苗子頭也不疼眼睛也不花了,拿著手裡的筆記本看得極為仔細。

等到了開飯的時間,他也才看了三分之一而已。

不過,也就是這三分之一,讓他徹底把心給放下了。

梁秋月的手藝一般,可食材都是好食材,也很新鮮。隨便用鍋子蒸一蒸,鮮甜的蟹肉就讓人停不下嘴。

唐苗子不方便剝殼,他打算直接用嘴咬,梁秋月就坐在他的旁邊,也沒阻止他。

她動作溫柔地剝開蟹殼,將裡面的肉用鉗子掏出來。又用小鎚子把蟹鉗敲碎,剝離碎殼,直接露出裡面瑩白的蟹腿肉。

「老唐,快嘗嘗我這個,試試好不好吃?」她只夾了一半蟹肉到唐苗子的碗里,說出的借口也非常自然。

「你說你,咋就那麼麻煩呢!吃個蟹肉還要我給你嘗嘗,每次都這樣!要是離了我,你可咋辦喲?」唐苗子假意抱怨了一聲,可眼裡的笑意卻怎麼也遮不住。

秦建國和陸悠強行被撒了一桶狗糧,兩人對視一眼,同時把自己碗里的蟹肉夾到了對方碗里。

唐苗子:……年輕人,花樣就是多!

梁秋月:……果然是愛學習的孩子,這麼快就學以致用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