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門梟寵纏綿不休下載
  3. 軍門梟寵纏綿不休
  4. 332大結局

332大結局

作者: |返回:軍門梟寵纏綿不休TXT下載,軍門梟寵纏綿不休epub下載

小連城丟了,張家和顧家都慌了。

特別是張睿誠和凌瓏,更是自責的不得了。

然後,郁平生就接到了張睿淵的電話。

「郁平生,你的兒子在我手裡。」

這是張睿淵開口的第一句話,沒有拐彎抹角,而是開門見山。

「我憑什麼相信你?」

「晚儀,告訴郁平生,你是怎麼從張家把他兒子偷出來的。」

「大哥,凌瓏,對不起!俊馳在他手裡,為了救我的兒子,我別無選擇。」

電話里傳來唐晚儀哽咽的聲音,接著又聽到一聲洪亮的哭聲。

郁平生這邊,張家和顧家的人都在。即便唐晚儀提到了張睿誠和凌瓏,他們都沒有回應,而是將話語權交給了郁平生。

那道哭聲,郁平生和張相思都認得,是小連城的聲音。

「說你的條件!」

郁平生冷聲道。

「給我準備錢,還有私人飛機,送我出國。」

「沒有問題,但是我必須要確保我的兒子安全無恙。」

「我會安排好,等我安全到了國外,你的兒子,自會毫髮無傷的回到你們顧家。」

「呵!」郁平生冷冷的一笑道:「口說無憑,誰知道你到時會不會反悔?」

「郁平生,你以為你還有選擇嗎?」張睿淵微微一頓,又道:「我如今成了通緝犯,不了起就一死,左右不過是一死,你覺得我還會在乎是否會多一條人命嗎?」

這話裡帶著濃濃的警告。

「可是,你並不想死,不是嗎?」

「我要是死了,你兒子也活不了。」

「我說過了,你答應你的任何條件,我的條件只有一個,我的兒子必須安全。我想你應該清楚,顧家商業王國里最大的產業是軍需供給,我們是有一條秘密航線的。這條航線除了顧家人,誰也不知道。你無非就是希望可以安全的逃往國外,如果走顧家這條秘密航線……」

郁平生故意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

對於顧家那條秘密航線,張睿淵也略有耳聞。顧家靠著這張航線發了不少財,同時也被許多人眼紅。即便在很多人都在打這條航線的主意,但至今除了顧家人無人知曉。

魚兒已經上鉤了!

「我想說的是,我可以給你錢,也可以給你準備私人飛機,甚至還可以送你這條秘密的航線里走。但前提是,你上飛機的時候,我的兒子必須已經回到了我的身邊。他還只是個嬰兒,只要沒有在我身邊,我都不放心!」

「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我只想我的兒子平安,如果你實在是不放心我,我們可以約在邊境地帶,到時你把我兒子還給我,我會準備好現金和私人飛機。到時一旦出現異常,飛機一起飛,就出了境。一旦出了境,G國這邊就拿你沒辦法了。」

張睿淵許多都沒有說話,似乎在考慮,而郁平生也不催。

「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辦法,而且你應該清楚,我是絕對不可能會用我兒子的生命去冒險的。」

「好!」

半晌之後,張睿淵答道。

「地點我會再通知你。」

然後,他就掛斷了電話。

……

「他不會喪心病狂,傷害小連城吧?」

自小連城丟了之後,張相思的眼睛都哭腫了。

郁平生心疼不已,但卻又沒有辦法。他伸手將張相思攬入懷中,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

「應該不會,他暫時還不會傷害小連城的。小連城是他用來威脅我們的王牌,他又不傻,自然不會自斷後路的。」

「嗯。」張相思點了點頭,雖然相信郁平生說的話,但是心裡依舊很害怕,也很擔心。「老天保佑!」

「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他的。」

「平生,相思,對不起,是我們疏忽了。」

張睿誠內疚不已。

「對不起,相思,都怪我們。」

凌瓏看著張相思現在天天以淚洗面,愈發的自責。

「爸,媽,你們別自責,這只是意外。」

張相思知道自己的父母心裡不好受,連忙說道。

「爸,媽,你們放心!我會救回小連城的。」

郁平生也附和道。

……

而張睿淵那一邊,他一掛斷電話,葉嵐就沖了上去,抓住他的衣袖,質問道:「你打算逃到國外去,那我女兒的仇怎麼辦?」

張睿淵看向葉嵐的手,神色蹙冷,但隨即,他就斂盡了神色。

「我確實打算逃到國外去,但我可沒說會放過郁平生。」

「你什麼意思?」

「剛才在電話里,郁平生提議要和我見一面。他的兒子在我們手裡,我相信他自然不敢亂來。到時,條件還不是隨我們開。就憑著他兒子這張王牌,我們聯手弄死他,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報了仇,你難道就打算去死,自然是要好好的活著,那不出國我們能去哪裡?」

「你真的有把握殺了郁平生?」

「這事還得從長計議。」

「嗯……」

「俊馳呢?」

抱著小連城站在一旁的唐晚儀打斷了葉嵐的話,冷聲道。

「我已經按你說的把相思的孩子帶來了,我兒子呢?」

張睿淵抬眸看了唐晚儀一眼,然後扔了一把鑰匙在她的腳下。

「在後面的雜物間。」

唐晚儀撿起那把鑰匙,沒有多話,就抱著小連城往雜物間走去。

「唐晚儀,你給我安分點。再敢耍花招,我就弄死你。」

張睿淵突然開口警告。

唐晚儀沒有說話,腳步未停,繼續往前走。

張睿淵看著唐晚儀的背影,神色莫測。

他倒是一直小瞧了唐晚儀這個女人,原本以為是個好控制的,沒想到她卻在自己眼皮底下演了這麼多年的戲,他竟是一直都沒有發現。

當初如果不是她一直在暗中幫助凌瓏,張睿誠又怎麼可能找得到凌瓏?他自認為很是謹慎小心,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她面前露出了破綻,還讓她抓住了把柄。可她知道了那麼多,卻還能不動聲色。如果這次不是她自己主動站出來指證他,他怕是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的枕邊人竟是一頭狼。

這個女人,她竟是一直都未曾看透過。原本對於背叛自己的人,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其實在他知道這個女人竟然會站出來指證他時,他就想讓她死了。不過,後來他發現這個女人還有利用價值。

而現在,倒也不急於這一時。郁平生的兒子還是先讓她帶著放心一些,那可是他現在保命的王牌,絕對不能出事。畢竟葉嵐那個瘋女人,恨郁平生恨的要死,孩子要是交給她,保不齊她一發瘋就把那個孩子給掐死了。現在有唐晚儀在,他就要放心許多了。

……

G國邊境地區,叢林。

郁平生只身前來,不準帶任何的武器,這是張睿淵的要求。

當然,那條秘密航線是由顧家掌控的,如之前所說的,張睿淵把和顧家見面的地點選在了過境地區,方便他隨時逃跑。所以,這個見面的地點就要是邊境地區,又要適合飛機降落,最好又和顧家那條航線不遠。所以在之前,顧家就給出了那條航線的大致範圍,張睿淵研究了許久之後,才選擇了這一片叢林。

因為張連城在他手裡,這可是到目前為止,張家和顧家唯一的孩子,他相信郁平生肯定不敢玩花樣。郁平生進入叢林的路線也是他提供的,從郁平生將直升飛機降落在平地上,然後進入叢林開始,他就已經進入了張睿淵的視線。他就拿著望遠鏡一路觀察,確定他沒有同夥,周圍更沒有埋伏,他才出現。

見張睿淵從草叢裡走出來,郁平生連忙將他帶來的一大袋現金打開,放到腳下,說道:「一千萬現金,我已經帶來了,我兒子呢?」

張睿淵站在郁平生的對面,拿槍對著他,用紅外線的掃瞄器直往郁平生身上掃,確定沒有他沒有帶任何武器,他才看向那一大袋現金。

「把它踢過來!」

郁平生依言照做,不過太重了,他只能扔過去。

「雙手舉起來!」

張睿淵微微蹲下去,翻看袋子里的現金,確認沒有問題,他嘴角微勾,卻依舊沒松警惕,還是拿槍對著郁平生。

「我兒子呢?」

「直升飛機在哪裡?」

張睿淵卻是不答反問。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這個地方是你選的,哪裡適合飛機的降落,你比我更清楚。」郁平生微微一頓,又道:「你的要求我都已經辦到了,我兒子呢?」

張睿淵看了郁平生一眼,然後低眸對著對講機說道:「把孩子帶過來。」

一會兒,葉嵐就抱著小連城出來了。

……

而張睿淵之前落腳的地方,唐晚儀和張俊馳母子被綁在一起,嘴巴也被封住了。

所謂虎毒還不識子,張俊馳畢竟是張睿淵的親生兒子,所以張睿淵自然不會真的拿他怎麼樣。而張睿淵所犯的那些罪,唐晚儀和張俊馳是完全不知情的,所以張睿淵打算逃到國外去,自然不會帶張俊馳。再說,張俊馳和他也不是一條心的。

其實,他原本是打算在臨走時,弄死唐晚儀,畢竟如果不是唐晚儀背叛他,給他最重的一擊,他現在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但是張俊馳以死相逼,他才沒有動手。況且,他一旦逃到國外,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回來,也不可能再回來。這樣一來,他和張俊馳的父子緣分也就盡了,如果唐晚儀又死了,那張俊馳就真的成了孤兒了。最後,他還是心軟而放了唐晚儀。

從張睿淵和葉嵐離開之後,唐晚儀就拿出了她趁亂藏起來的一塊碎玻璃,一直和張俊馳想要努力的割斷綁著他倆的繩子。

終於繩子被割斷了,她撕下了封住嘴巴的透明膠,然後又替張俊馳撕了透明膠。

「媽!」

「我先幫你把繩子割斷。」

唐晚儀倒是很淡定。

隨即,綁住張俊馳雙手的繩子也斷了,他的雙手重新得了自由。

「媽,我們快跑吧!」

唐晚儀拉住了張俊馳的手,「俊馳,你聽媽媽說,你先走,想辦法報警。」

「那你呢?」

「我得去救小連城。小連城是媽媽帶過來的,所以媽媽不能就這麼一走了之,媽媽得把小連城救回來,不然媽媽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我和你一起去!」

「俊馳,我們必須得分工。郁平生,也就是你姐夫,一定已經來救小連城了,但是你爸爸怕是不會放過他們。所以你得抓緊時間出去,然後立刻報警,帶救兵來。」

「你先走,出去報警,我去救小連城。」

張俊馳不希望唐晚儀去涉險。

「聽話,快走!不要再耽擱時間,不然我們都活不了。」

唐晚儀猛得提高了聲音的分貝,吼道。

一直以來,唐晚儀這個媽媽都是溫柔的,甚至不曾大聲說過話。這還是她第一次這樣大聲的吼張俊馳,所以張俊馳在愣神的同時,還有些害怕。

「好!」

下意識的就答應了。

「我去,媽,你別生氣。」

「乖!媽媽沒有生你的氣,媽媽只是有些著急了,對不起!」

唐晚儀笑著伸手摸了摸張俊馳的頭。

「那媽媽保護好自己,我一定會帶救兵來的。」

「好!」

唐晚儀突然就抱住了張俊馳。

「俊馳,你一直是媽媽的驕傲。」

「那我走了。」

張俊馳朝著唐晚儀揮了揮手。

「好!你也保重。快走!」

唐晚儀點了點頭,也朝著他揮了揮手。

……

直到再也看不見張俊馳的身影,唐晚儀才擦乾眼淚,收拾好情緒,往外走。

……

另一邊,郁平生看到葉嵐,神色蹙冷,全身都陷入了戒備的狀態。

而葉嵐卻是看著郁平生冷冷的笑著。

「郁平生,你看!上天果真的是公平的。你殺了我的婷婷,如今你兒子也落到了我的手裡。」

「我沒有殺張語婷。」

郁平生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刺怒葉嵐,況且他也真的沒有殺張語婷。

「呵!誰信呢?殺人兇手都會覺得自己是清白的。」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葉嵐已經回不了頭了,而這個殺女仇人也更不能錯。

郁平生沒有接話,而是看向張睿淵,說道:「航線還在我的手裡,你如果想沒有後顧之憂的出國,我想你應該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你們若是敢傷我兒子一根毫毛,我絕對會不死不休。」

張睿淵微微一笑,道:「我這不是被你們逼得沒有辦法了嗎?我現在四面楚歌,能找到的同盟也就只有她了。」

葉嵐側過頭,瞪了張睿淵一眼。

「把孩子給我!」

比起張睿淵,郁平生更擔心葉嵐會傷害到小連城。他邊朝著他們走過去,邊說道。

「站住,別過來,你再朝前走一步,我就掐死他!」

葉嵐往後退,然後右手抬起作勢就要掐小連城的脖子。

郁平生腳步蹙停,猛得叫道:「你別衝動!」

一旁的張睿淵也是一愣,顯然想不到葉嵐會這麼沉不住氣。

該死的!

他還指著郁平生送他出國,這個女人是要壞他的好事呀!

於是,他連忙就要去搶孩子。

而葉嵐則是早有防備,猛得就又退了好幾步,和張睿淵也隔開了距離。

「你們再敢動一下,我立刻就摔死這個孩子!」

說話間,葉嵐就把小連城給舉了起來。

小連城不知道是被嚇倒了,還是感知到了危險,開始大哭起來。

「我不動,你先把孩子放下來,別嚇著他。」

從來泰山崩於前都面不改色的郁平生,此時卻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呵!」

葉嵐勾唇冷冷的笑,顯然對於郁平生的驚慌失色很是滿意。

「瘋女人,我想幹什麼?」

張睿淵對葉嵐卻沒有什麼好態度。

「當然是為我的婷婷報仇,這是我們一早就說好的,不是嗎?」

葉嵐笑著道。

「我再說一遍,張語婷不是我殺的,她的死,和我真的沒有一點關係。只要你可以不傷害我的孩子,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郁平生盡量放語氣平緩一些,生怕會刺激到葉嵐。

「騙誰呢?我的婷婷不是你殺的,還會是誰?不是你,就是張相思,總歸是你們夫妻倆。」葉嵐神色猙獰,「你們欠我的債,讓用你們的兒子來還。」

「你想要報復的是我,你把孩子放下,我任你處置。」

此時郁平生已經沒有辦法了,小連城還是一個只有幾個月大的孩子,沒有絲毫的保護能力,他真的不敢冒一絲的風險。

說話,他就舉起了雙手,蹲在地上。

「真的?」

葉嵐有些心動,畢竟她想要殺的確實是郁平生,對於這個孩子,她還真沒什麼興趣。

「真的。你把孩子放下,至於我,要殺要剮,我悉聽尊便。」

這種時候,郁平生唯願能用自己的命換回小連城。

郁平生單跪在地上。

葉嵐愣了一下,然後答道:「好!」

她一邊留著著郁平生,一邊彎腰將小連城放到旁邊。而郁平生也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經過剛才的一番交流,其實兩人相隔的距離已經不是很遠了。

郁平生眼角的餘光瞄了一下站在葉嵐右邊不遠處的張睿淵,眼見著葉嵐正拿著一把瑞士軍刀朝著自己走過來。一步一步,她離小連城越來越遠,離郁平生越來越近,而張睿淵也正悄然的靠近小連城。

就是這個時候,郁平生就地一滾,快如閃電,搶在張睿淵之前,也搶在葉嵐反應過來之前,來到了小連城的身邊,抱起耿他。

小連城只有在自己的懷裡,他才能放心!

「放下孩子!」

張睿淵的槍又對準了郁平生。

「該死的,竟然騙我!」

葉嵐氣得咬牙切齒,轉身就舉起刀,就要去殺郁平生。

郁平生身上沒有任何的武器,因為小連城在張睿淵的手上,郁平生也不敢帶武器,生怕惹怒了張睿淵,他會一怒之下就撕票。

如果只是他一個人,要躲過張睿淵和葉嵐的攻擊不難,但現在他帶著一個孩子,就要難得多,因為怕會誤傷到孩子,他不能反抗,唯一只能跑。

於是,他拔腿就跑!

「砰!」

張睿淵朝著他開了一槍。

郁平生反應極快,但因為要護住小連城,所以終究是慢一些,子彈射中了他的右手臂。郁平生連眉毛都沒有皺一下,腳下速度不減。因為他知道,只有脫離了張睿淵和葉嵐的視線,小連城才會安全一些。

「站住!郁平生,你給我站住!」

然後,又是「砰砰砰」的槍響,張睿淵又連開了三槍,每一槍都是朝著郁平生的要害去的。

在張睿淵看來,如果這會讓郁平生跑了,那絕對的後患無窮,那還不如一槍結果了他。

郁平生躲過了兩槍,然後左腿上中了一槍,腳步頓時就慢了下來。

葉嵐猛得撲了過去,郁平生感知到身後的危險,抱著小連城又是一滾。但這一滾,也緊緊是躲開了葉嵐的攻擊而已。

郁平生畢竟是人,不是神,此時手和腿都受了傷,動作自然要緩慢許多。

然後又是「砰」的一聲槍響,只聽一聲悶哼來自張睿淵。

郁平生和葉嵐都是一愣,看向張睿淵。

張睿淵單膝跪在地上,槍掉落在地,拿槍的右手正在流血,左手捂著傷口。

而張睿淵的正對面,唐晚儀正拿著槍對著張睿淵。

「唐晚儀,你這個賤人!」

張睿淵看著唐晚儀,此時悔得腸子都青了,他剛才就不該心軟,就該一刀結果了她。

唐晚儀握著槍的手都在微微發抖,畢竟從未殺過人,此時的她其實很害怕。

然後葉嵐突然又爬了起來,朝著郁平生撲了過去。

郁平生因為要顧著小連城,所以很多顧慮,連忙抬起一腳,對著葉嵐跪了過去,然後就地一滾。

葉嵐一聲悶哼,被郁平生踢出好遠,可她嘴角卻勾著笑,她不顧身體的疼痛感,爬起來就朝著張睿淵掉落的那把槍撲了過去。下一秒,葉嵐已經撿起了那把槍,扣緊扳機對準了郁平生。

「郁平生,你不得好死!」

葉嵐拿著槍,大笑起來,此時她的臉上滿滿都是即將大仇得報的快意。

郁平生將小連城護在懷裡,往後退。同時在心裡計算著,等下如果躲不開,就只能替小連城擋下子彈。

「去死吧!郁平生!」

葉嵐依舊在笑。

「砰」的一聲,郁平生彎下腰,將小連城抱在懷裡。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卻並沒有來,倒下的是葉嵐。

接著,郁庭澤從草叢中走了出來。

「大哥。」

郁平生看向郁庭澤,似乎並不驚訝。

而張睿淵的目光頓時一亮。

「那個孩子在哪裡?」

唐晚儀猛得開了口。

「殺了這個女人!」

張睿淵冷冷的笑著,命令道。

唐晚儀愣了一下,然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張睿淵這是在命令郁庭澤。她看向郁庭澤,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猛得一震,竟是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郁平生低頭看著懷裡的小連城,小傢伙淚跡未乾,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他是爸爸,這會竟對著他咧開嘴笑了起來。

他也對著小連城笑了笑,然後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小手臂。此時,他倒也不急著走了。

葉嵐這個瘋女人一死,只剩一個張睿淵的話,危險係數就要降低很多,畢竟張睿淵想要的是活著。只要有所求,那便有了軟肋。而且此時唐晚儀和郁庭澤都在對敵,他們剛才都救了他和小連城,這樣的時刻,他更加不能拋下他們獨自逃命。算一下時間,救兵也差不多快要到了。

而對於郁庭澤,他更是滿肚子里的疑問,希望能在這裡解惑。

郁庭澤卻似乎沒有聽到張睿淵的話一般,把玩著手裡的槍,走了過來。

「我讓你殺了那個女人和郁平生!」

張睿淵有些氣急敗壞的道。

下一秒,郁庭澤卻舉起槍對準了張睿淵。

「為什麼要傷害相思的孩子?」

聞言,張睿淵雙眼猝然睜大,一臉不可置信看著拿槍對準自己的郁庭澤。

「你背叛我?」

郁庭澤冷冷的一笑,從未忠誠過,又何來背叛一說?

張睿淵於他,從來都是惡夢一般的存在。

從他記事以來,他就已經在孤兒院里了。對於他的親生父母,他沒有任何印象,完全不記得。後來,他被張睿淵收養了。在他呆在張睿淵身邊半年的日子裡,張睿淵對他很好,教會了他許多東西。那是他第一次體會到父愛。

然而好景不長,張睿淵帶著他去見了一個孩子,那個孩子叫郁庭澤。他說,讓他和那個叫郁庭澤的孩子成為好朋友。後來他才知道,那個叫郁庭澤的孩子生了很嚴重的病,是絕症。再後來,那個叫郁庭澤的孩子死了。而張睿淵帶著他去做了一次手術,手術的時候不痛,但是手術之後很痛苦很痛苦,也是後來他才知道,那種手術叫做整容。而他,整容成了郁庭澤的樣子。張睿淵說,以後你就叫郁庭澤。

即便他整容之後和郁庭澤的容貌還是有些差別的,但畢竟有八分像,如果不是極為親密的人是無法察覺的。郁庭澤很小的時候父母就死了,他是郁老爺子帶大的。而那個時候,郁庭澤生病了,郁老爺子帶著他四處求醫。恰逢那個時候郁家的生意和家裡也出了一些狀況,郁老爺子只能將郁庭澤放在醫院,請了護工幫忙照顧,自己卻是醫院和家裡兩頭跑。以致於,真正的郁庭澤被調了包,被張睿淵瞞天過海都不知道。

就這樣,他跟著郁老爺子回了郁家,成為了郁庭澤,那個時候他才七歲。而張睿淵會時不時的出現在他的身邊,交待他一些事情。在他心裡,張睿淵就是爸爸,他說的話,他都會聽。所以凡是他交待的事情,我都會去做。當然,都是一些小任務,比如學會禮儀什麼的。只是有一次,他貪玩沒有完成他交待他的任務,然後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頓。

那是張睿淵第一次打他,用鞭子狠狠的抽他,很痛,很痛。爺爺問他,身上的傷哪裡來的?可他卻什麼都不敢說。從那以後,他對張睿淵這個父親就是又敬又怕。

他慢慢的長大,爺爺很喜歡他,而張睿淵也一直在暗中教導他。十四歲那一年,他參加了學校組織的夏令營,去了美國。也就是在那裡,他第一次殺了人。當時以為只是誤傷了一個流氓,他害怕到了極點,就逃跑了。直到很久之後,他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被張睿淵設計的。以至於後來的很多次,張睿淵都會用這次殺人的事情威脅他,逼得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就範。

他在郁家過得很好,天子驕子,學業有成,入職商務部,一切都很順利。直到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張睿淵再次出現。一開始,他只是要求他利用職務之便,行些方便。他對張睿淵的感覺很複雜,即便他已經長大了,可對於他的畏懼卻從未減少過。興許是因為張睿淵是在他的人生中唯一扮演過父親角色的,導致他對張睿淵還有些崇拜。所以在一開始,哪怕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對,他卻依舊沒有拒絕他,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

只是慢慢的,張睿淵越來越過分,變本加厲,甚至已經開始將他往犯罪的道路逼了,他自然不答應。然後,張睿淵就用他之前殺過人的事情,以及他身上的秘密威脅他。畢竟當初是在張睿淵的安排下,他才能成為郁庭澤。一旦張睿淵說出他的秘密,那麼他將會失去所有。而他不想失去他所擁有的一切,於是,他就範了。

一次,兩次,一次又一次,他越陷越深,直到後來,他再也走不出來,只能繼續錯下去。

他成為了張睿淵的內應,一次又一次的給他提供消息,一次又一次的為他的犯罪行為行方便之門,一次又一次的成為了他的幫凶。這些年,他擁有了財富,那是他為張睿淵做事所得的報酬。但同時,他也永遠只能活著黑暗之中。

其實,這樣的日子,他早就累了。人前一副面孔,人後又是另外一副面孔。可他的命早已經和張睿淵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今想來,他這一生其實何其的可悲!用著別人的名字,扮演著別人,過著別人的人生,被逼著做違心的事情,為別人而活,卻從未真正為自己活過一回。他這一生,唯有一顆心是自己的,而這顆心唯一愛著一個張相思。也只有在愛著張相思的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是活著的。這一輩子,只有關於張相思的事情,才是真正出於本心,才是真正他為自己而做的事情。

張相思於他是信念,是唯一能證明他還活著,而不是郁庭澤還活著。所以,只要他不死,他就會一直愛著她,就像是一種執念。

於他而言,能愛著她,就已經很幸福了。

他這一生作惡多端,背棄了他所有的初衷。他想他后死怕是會下地獄吧!但在下地獄之前,他唯一的心愿就是護住張相思。

不管是誰,都不可以傷害張相思,即便拼上他的所有。

……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但是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去傷害張相思。」

半晌之後,郁庭澤收回飄出去好遠的思緒,冷聲道。

「呵!愚蠢!」

張睿淵只覺得可笑,即便郁庭澤之前確實警告過他,可他以為那只是郁庭澤的幌子而已,沒想到他竟真的對張相思情根深種。

「彼此彼此!我們其實是一樣的,不是嗎?」

郁庭澤微微笑著。

這些年,張睿淵何嘗不是執著於一個凌瓏?不過,他們又是不同的,至少他不曾傷害過張相思。

「住口!你現在就這樣暴露了,你以為郁平生會放過你嗎?」

在張睿淵看來,郁庭澤簡直愚蠢到了極點。

「無所謂!」

郁庭澤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他手上沾了那麼多條人命,他哪裡敢奢望他還能活著?在死之前,能為張相思做些事情,他覺得自己還賺到了。

「這是不想活了?」

張睿淵諷刺的道。

「是你把我推入這個黑暗的深淵裡的,你覺得我還有活著的機會嗎?」

郁庭澤冷冷的一笑。

「你自己作死,還怨我?那你怎麼不說,我給你榮華富貴和權勢呢?」

那一瞬,郁庭澤紅了眼眶,咬牙切齒的道:「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什麼都沒有。」

哪怕他只是一個孤兒,那他興許會有一個普通人的人生。

「現在殺了郁平生,你還有活命的可能。」

「活不了,不但我活不了,你也活不了。」

在他匿名將張睿淵那些犯罪的證據寄給張相思開始,他就已經做好了結束這一切,赴死的準備。

「張睿淵,他是不是就是曾經的那個孩子……」

許久都沒有開口的唐晚儀,冷冷的瞪著張睿淵,問出了她多年來一直在尋找的答案。

「小心!」

幾乎是同時,郁庭澤喊道,然後猛得朝著郁平生撲了過去。

原來是已經中了一槍的葉嵐,竟不動聲色的拿起了槍。而此時,郁平生正是背對的葉嵐的,所以根本就沒有防備,況且他剛才也中了兩槍,就算有防備也躲閃不及。而郁庭澤離他最近,在出聲提醒他時,想到他可能躲不開那枚子彈,竟是用身體去給他擋。

而唐晚儀立刻朝著葉嵐開了一槍,直擊心臟,葉嵐必死無疑。

他總歸是將死之人,而郁平生卻是張相思最愛的人,所以郁平生絕對不能死。郁平生如果死了,張相思會很傷心很傷心的。

不可以,不可以!

「大哥!」

「孩子!」

郁平生和唐晚儀的聲音同時響起。

而郁庭澤卻是一口血噴出出來。

他伸手拉住了郁平生的手,說道:「不必謝我,我不是為了你,好好待她。」

郁平生愣愣的看著郁庭澤,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太過震撼了!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郁庭澤對張相思的愛經不起推敲,竟沒想到,他會愛得這麼深。

而唐晚儀卻是緊緊的抱著郁庭澤,邊哭邊喊道:「我的孩子,我苦命的孩子……」

郁庭澤抬眸看向她,伸手的的撫上了她的臉,有些艱難的開口說道:「我知道,你在找你的兒子。我也知道,你把我認成了他。雖然很高興,但也很遺憾,我不是他,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唐晚儀在大學的時期,遭遇過強姦,後來就懷孕了。一開始她一直沉寂在悲痛中,不知道自己懷孕了。等她知道的時候,肚子已經開始顯懷了。原本她是打算不要這個孩子的,後來終究還是捨不得。但是捨不得孩子是一回事,而這個孩子是她的痛,是她不願意回憶的惡夢是一回事。

即便她後來偷偷將這個孩子生下來了,但這個孩子一出生,她就把他送走了。這件事情,她誰都沒有告訴,只有張睿淵知道。當然,張睿淵也不是她告訴他的,而他在一次無意中發現的,這期間他幫過她許多。

後來,她就一直沒有再見過那個孩子。但是這麼多年以來,她一直很內疚,總是會夢到那個孩子。後來,她終於慢慢的從那段傷痛中走出來,她想找回那個孩子。她也曾問過張睿淵,可張睿淵告訴她,他把孩子送到孤兒院,後面他就沒有再去關注了。

這些年,她也一直在找這個孩子,終究還是從張睿淵身上找到了一絲蛛絲馬跡。這也是為什麼,即便她後來知道張睿淵一直在騙她,表裡不一,甚至作惡多端,她都沒有離開他的原因。因為直到後面,她越來越確定,張睿淵一定知道那個孩子的下落。

也就是最近,她才知道郁庭澤一直在幫張睿淵做事。所以,她才開始懷疑郁庭澤就是當初那個孩子。

而這些,郁庭澤其實也已經知道了。

他當內應這麼多年,自然是極度謹慎小心的。所以當他察覺到唐晚儀在調查自己時,他不動聲色的也去調查了她。對於唐晚儀的目的,他早就已經了如指掌了。同時,也發現了自己的身世。

他是唐晚儀那個苦命的孩子,而唐晚儀也是一個苦命的女人。

造就今天這樣的局面,他並不怪唐晚儀。一個女人經歷了那樣的事情,能將他生下來,已經很不容易了。更何況,她還找了他這麼多年。

但現在,他命在旦夕,而且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必定是會遺臭萬年的。

所以,他不希望唐晚儀為他這個不孝的兒子傷心,更不想連累她。

就讓她抱著一絲希望,繼續尋找下去吧!

對不起,媽媽!

「你是他,你不要騙我!」

郁庭澤輕扯著嘴角,勉強的笑了笑。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不會騙你,我只能祝你早日找到他……」

也就是在這時,張睿淵正悄悄的往葉嵐掉落的那把槍的地方移。郁平生和郁庭澤都極其的敏銳,自然看到了。幾乎是同時,兩人都動了。郁平生從郁庭澤的腰間抽出了槍,而郁庭澤卻是就是唐晚儀的手,朝張睿淵開了一槍。

「砰!」

「砰!」

槍聲同時響起,兩顆子彈同時朝著張睿淵而去,張睿淵應聲倒地。

「老三!」

「平生!」

而霍東籬和顧庭深也終於趕到了!

「快替我大哥看看……」

郁平生沒有說完,因為唐晚儀已經哭倒在郁庭澤的身上了。而郁庭澤原本抓著他衣袖的手,已經無力的垂了下去。

郁庭澤走了!

那時,他的嘴角是帶著笑的。

……

終於,G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洗錢案件被偵破,那個利益龐大的洗錢鏈被連根拔起。

而郁庭澤作為這個洗錢鏈埋在軍方的內鬼,即便他在臨死前有功,但功不抵過。即便他已經死了,但他所犯下的罪行卻不會抹去。他以涉嫌泄露國家機密,以及洗錢被商務部開除。雖然具體細節不便公開,但是郁老爺子作為郁庭澤唯一的親人,自然還是有知情權的。

郁老爺子在得知事情的經過後,一開始是不相信,後來就是不敢接受。

他從小帶在身邊親自交的兒子,他最寵愛,最以引為傲的孫子,他視為振興郁家唯一希望的郁庭澤,到頭來卻犯下此等大罪。別說振興郁家,根本就辱沒郁家,讓郁家從此以後再也沒有翻身的餘地。

可笑,可悲!

老天爺為什麼要和他開這樣的玩笑?

一瞬間,氣極攻心,他就這樣被活活給氣死了!

……

三年後,張相思又懷孕了。

這一次是一對雙胞胎女兒,取名為顧朝思,郁暮想。

郁平生很是高興,為此,從來低調的他,這次特意大辦了兩位小公主的滿月酒。

而霍東籬則是在這場宴席上面被人給灌醉了,素有「一杯瘋」之稱的霍少校在喝醉了之後,做出了一些不可描述之事。當然,這是后話。

後來,張相思曾問過郁平生,兩個女兒的名字可有寓意?

郁平生答:「Ilovethreethingsinthisworld,thesun,themoonandyou。Thesunfortheday,themoonforthenight,andyouforever。」

浮世萬千,吾愛有三。日,月與卿。日為朝,月為暮,卿為朝朝暮暮。

……

------題外話------

(會有一則番外,霍東籬和沐南山的番外。

休息幾天寫吧!

到時隨新文一起發出來,大家關注一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