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下載
  3.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4. 295 設套(一更)

295 設套(一更)

作者: |返回: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TXT下載,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epub下載

蘇海棠低了頭,又小意奉承,陪著李成弼玩了不少新花樣兒,將人伺候的既舒坦又痛快,李成弼才算有了笑模樣。

兩人在床上廝混了大半日,李成弼舒服的躺在床上,讓蘇海棠幫他清理了身子,摟著她在床上說話。

「賣身契的事兒是我的不是,沒有提防周家,讓他們給鑽了空子……」

聞言,蘇海棠的眼圈就紅了,仰著小臉委屈可憐的看著李成弼,「弼哥哥,周家實在太可惡了,先前說我要害你的孩子,這會兒又拿賣身契作妖……他們,分明是見不得你喜歡我,故意讓你跟我關係疏遠呢……」

李成弼嗯了一聲,眉頭狠皺了皺,撫摸著蘇海棠裸肩的手驀然緊了緊,旋即輕嘆一聲,「再忍一忍,等周柔生了孩子,我再以善妒休了她,到時候她那些嫁妝咱們想法子都留下來,再加上你的本事,咱們開幾個鋪子,就什麼都不愁了。」

蘇海棠的眼神閃了閃,垂著頭點了點,乖巧道,「我都聽弼哥哥的。」

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

這一日,李成弼在蘇海棠的小跨院用過早飯,準備出門去周家鋪子溜達,路過後罩房時,聽到裡面傳來幾個小廝搓麻將的說笑聲。

「誒,你們說咱們周家這姑爺算怎麼回事兒?自己就是個吃軟飯的,還弄進來一個妾?咱們家小姐也真能容的下……」

「這有什麼?那妾不是簽了賣身契嗎?咱們小姐想賣就賣,想打殺就打殺了,跟個玩意兒一樣的東西,怎麼容不下?再說了,咱們小姐那大肚子的模樣,也伺候不了姑爺,把人放家裡眼皮子底下,總比放外面好……」

「這麼說也有道理。」

「你們有沒有覺得其實咱們姑爺也挺可憐的?」

「他可憐?被咱們老爺看上一步登天,這輩子都不用愁吃喝了,可憐個屁……」

「瞧你這點出息!我的意思是說那新進門的小妾!聽說手裡可有不少的銀錢,還有能生錢的生意,可沒見她給咱們姑爺一星半點兒的……」

「你傻了吧,她自己的生意怎麼會給姑爺?」

「所以說咱們姑爺可憐啊,枉他掏心掏肺的對那小妾,還差點跟咱們小姐翻臉,結果呢……人家根本就不捨得把手裡的銀子交給他……」

「不是聽說那小妾愛咱們姑爺愛的死去活來,還非姑爺不嫁……」

「嘴上說說你也信?女人啊,都是嘴裡一套心裡一套,問女人要銀子?你讓姑爺去要個試試,能要來……嘿嘿,才是真愛……」

「瞧你那猥瑣樣兒……」

一群人哄堂大笑。

李成弼若有所思,站在原地好一會兒,抬頭看了眼沒有幾步的大門,轉身直奔蘇海棠的小跨院。

他卻不知道,他剛離開原地,那群說笑的小廝就偷摸著出了房間,瞧著他去的方向,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哈哈笑了起來。

「哎呦,這下有好戲看了。」

「趕緊去告訴老爺去……」

「我跟上去聽牆根兒……」

「誒,我也去,走走……」

其中兩個小廝遠遠綴在李成弼身後,看著他進了小跨院,互相挑眉,一塊兒去了後花園,從後花園靠近小跨院那一處牆頭上翻了過去,小心蹲在正屋的窗戶下,聽著裡面的動靜。

「棠姐兒,你意下如何?」

房間內,李成弼似乎已經說了自己的打算,蘇海棠皺著眉,沒有立即回答。

「棠姐兒,你怎麼不說話?不願意?」

蘇海棠眸底掠過一抹寒意,面上卻不敢顯露分毫,笑著道,「弼哥哥怎麼突然想起接手我的生意了?」

「你現在一直在宅子里,不能輕易出門,那生意豈不是落下了,我剛好跟在周舉人身邊學了不少經商的手段,剛好接過手,把咱們的生意好好壯大壯大……」李成弼笑著憧憬道。

蘇海棠的眸子眯了眯,捏著帕子掩在唇邊輕輕笑了笑,「弼哥哥真是好打算。」

「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把這門生意做大的。你平日畫的花樣兒呢?都是去的哪些鋪子,你給我交代一下,我一會兒先去走一遍,混個臉熟,以後好攀交情……這些生意上的事,有時候還是男人與男人有話聊……」

蘇海棠聽著李成弼如話癆一般喋喋不休說了一刻鐘,面上始終帶著笑,但就是不吐口也不拿自己畫的草樣給他。

李成弼說的口乾舌燥,終於反應過來蘇海棠是在敷衍自己了。

「棠姐兒,你是不是不願意把生意交給我?」他冷下臉,看著一臉笑意的蘇海棠,方才沒發現,這會兒越看越覺得她笑的很假很敷衍。

蘇海棠面上的笑容一僵,有些無奈道,「弼哥哥,我做的是女人的生意,往來的客人也多是女人,並不適合你接手,所以……」

「所以……你就是不願意把生意交給我罷了!尋什麼借口!」

李成弼騰的從椅子上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睨著蘇海棠,「你口口聲聲說愛我,什麼都聽我的,原來就是這樣愛的我?這麼聽的我的話?」

「弼哥哥,你誤會了……」

「誤會?我誤會什麼了?」李成弼冷笑一聲,「對,我是誤會了,誤會你真的是愛我,真的是什麼都會聽我的!」

蘇海棠眉頭猛的一蹙,面上掠過一抹不耐,卻不得不更耐心的解釋,「弼哥哥,這兩個不能混為一談,我愛你,但這生意……這生意是我的經濟來源,相當於我的嫁妝,你明白嗎?」

「明白,我明白的很。」李成弼嘲諷一笑,「你是想說我接手了你的生意就相當於搶了你的嫁妝,吃一個小妾的嫁妝,吃相太難看了,是吧?」

「弼哥哥,我不是這個意思……」

李成弼卻懶得再聽她解釋,大手一揮,「行了,你不給就算了,我也懶得再跟你廢口舌!你出不去宅子,我倒要看看你守著這生意怎麼做?!」

他冷眼看了蘇海棠一眼,甩袖轉身大步離去。

蘇海棠臉色一變,猛的站起身,雖然已經知道這個李成弼不是原先那個疼愛自己到骨子裡的李成弼,但還是忍不住因為他的冷眼和態度白了臉。

暮落見李成弼怒氣沖衝出了門,忙進來,「小姐,你的臉色好難看,你沒事吧?」

蘇海棠扶著暮落重新坐下,疲憊的閉了閉眼,輕輕搖了搖頭。

「李少爺……看著好像很生氣,小姐,你又和他起爭執了?」暮落小心道。

蘇海棠嗤笑一聲,「爭執?他上來就想搶我的生意,還說什麼我不給他,就是不愛他!我若不是為了他,會甘願以妾身進這破宅子?」

「啊?」暮落有些不敢置信,「那生意是小姐的銀錢來源,給了李少爺,小姐怎麼辦?周家已經很針對小姐了,李少爺怎麼不知道體諒小姐一二?」

「你都知道的事,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不過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罷!」蘇海棠恨恨道。

暮落輕輕嘆了一口氣,「小姐,那現在咱們怎麼辦?」

蘇海棠沉默了一會兒,小聲道,「我懷疑有人在他耳邊說了什麼話,你拿些散碎銀子去打聽打聽,看看是不是周家……」

話還沒有說完,她就又擺了擺手,「算了,就算知道是周家所謂,咱們也無可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最後一句,她說的無比惆悵和後悔。

早知道,她就該拼著擔上未成親就有了孩子的臟名,也不進這名為李宅,實則是周家的宅子!

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

「小姐,那咱們……」暮落也有些難過的紅了眼。

蘇海棠抬眸瞧見她的模樣,笑了笑,拍著她的手道,「你放心,你跟清明是我的人,我不會不管你們的。不就是低頭嗎?一回生二回熟……」

「小姐,你要把生意交給李少爺?」暮落訝然道。

蘇海棠默然片刻,點了頭,「不過在這之前,你跟清明尋個機會出宅子,或者讓李叔去尋以前的那些老客戶,先讓他們把銀子結了,結算的銀兩你全存進……」

她悄聲說了,暮落連連點頭。

兩個偷聽牆根兒的小廝耳朵都貼到了窗戶上,也沒聽清楚說的是哪個錢莊,只好回去跟周舉人說了,周舉人捋了捋鬍鬚,招了於管家過來,吩咐他派人十二個時辰盯著小跨院那幾個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