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武俠世界俠客行下載
  3. 武俠世界俠客行
  4. 第六百九十八章 李俠客三游太師府,孫小茜持槍上天湖

第六百九十八章 李俠客三游太師府,孫小茜持槍上天湖

作者: |返回:武俠世界俠客行TXT下載,武俠世界俠客行epub下載

且說李俠客離開天牢之後,便感應到大陸南方發生了變故,他不知這是血魔族衝出地表的異象,但是中京城中不乏有見識之人,因此「血魔族破開封印,重新降臨人間」的說法便不脛而走,只是在恨短時間之內,便被武道修士所知,至於普通百姓,卻是感應不到天象異常,最多只能看著南方出現了紅霞,卻不會想到這是有恐怖生物降臨人間。

「血魔族人降世?」

李俠客站在中京城的十字街頭,臉上浮現出憂色:「不是說還有五六百年的緩衝時間么?怎麼在這個時候就開鑿出了新的通道了?」

他自從在連雲山滴血洞遇到第一個血魔開始,就對血魔一族十分留意,在成為捕頭之後,更是特意找了有關血魔一族的宗卷查詢,因此對血魔族的習性與本領都知道不少,按照以往的經驗推斷,這血魔族想要開鑿出新的通向人間的通道,怎麼還得有三五百年的緩衝時間,而到了那個時候,人族積蓄的力量也應該不少了,有心應對之下,應該很快就能滅掉一批。

可是想是這麼想,哪知道這血魔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李俠客也大為驚疑:「到底血海幽冥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提前這麼多的時間?」

這個問題自然沒有人能夠回答他,再說如此大的事情,也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銀袍捕快能夠插手的,當下收拾心情,繼續走向太師府。

到了太師府門前一問,管家任行道:「李大人,老人剛才與十幾名老祖商議完大事之後,便急匆匆的備轎趕往皇宮去了,您卻是晚來了一步,不能見到他了。」

李俠客問道:「敢問老太師去皇宮為了何事?」

任行笑道:「軍國大事,小人如何敢置喙?」

李俠客怏怏而返。

到了次日,再去太師府,卻被告知,老太師在皇宮一夜沒回,說有要事與天子相商。

「這說的應該便是血魔族的事情了!」

李俠客聽到這個消息,便知道老太師定然是與皇帝商議如何應付血魔族人的出現,這是歷年來的規矩,九宗十三派八十一門的子弟們出手對付血魔族,但是朝廷也得在一些物質與人員給予最大的方便,同時收拾攤子的事情也得交給朝廷官員。

這裡面牽扯到中各種各樣的事情,想要全都捋順的話,沒有個三五日不能安排清楚,真要是發兵南方,從開始到整個國家運行起來,沒有一兩個月根本就做不成。

李俠客是做過帝王的人,他發動的戰爭沒有一萬場也有五六千次,知道想要動員一個國家的軍隊前去打仗,從後勤到戰略部署,再到人員配備和個地方軍隊的調遣安排,種種事情,最少也得耗費半個月的時間,這還是他統一天下之後,以最為現代化的思維組建的部隊。

而如今的大周朝軍紀渙散,朝廷腐敗,軍事動員能力肯定不會高到哪裡去,即便是任道遠有手段讓這些軍隊以最快的速度集結,恐怕也得耗費一段時間才行。

而如今大周朝本就是日落西山的局面,再遇到血魔族的侵襲,當真是雪上加霜,整個王朝的命運已經如同風中殘燭,隨時面臨著熄滅的風險。

他是帝王之尊,看問題從大局入手,看的十分清楚,而任道遠作為當朝太師,眼裡與智慧自然不會比他差,但是當此之時,想要為朝廷節省兵力都不可,只能先消滅對方在說,至於軍隊受損之後的事情,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

不出李俠客的預料,待到李俠客第三天再去找任道遠的時候,卻被告知,任道遠已經去了城北軍營,與兵部的大將商討去南方的種種部署,因為時光機密,又在如此緊要關頭,老太師無暇面見李俠客。

這一次又是徒勞無功。

眼看這天湖論劍便要召開了,李俠客去了三次太師府,卻都沒能見到太師,自然也無機會向他陳述天牢的事情。

再過幾日,天湖論劍便開始了

在試水湖試過水的一群少年英傑,在各自門派長老的帶領之下,來到中京城外三尊金人的腳下,各自使出渾身解數,向天湖上攀登。

這十二金人一個個身高百丈上下,承露金盤又被他們雙手托舉,舉在頭頂,這高度已經超出了百丈,怕是一百二十丈也有了。

這種高度在李俠客這等武道宗師眼中不足為道,但是對於先天高手而言,想要一口氣攀登上去,卻是有著極大的難度。

而獨自攀登百丈金人,到達承露金盤,便是在試水湖之後的第二次考驗。

這一天,論劍開始,李俠客作為中京城內赫赫有名的銀袍捕頭,鐵面無私的名聲已經打了出去,因此特意被委派監督這些青年高手有無舞弊行為。

在這個世界里,比武較技,其實也不乏舞弊之輩,比如有的青年在升空之時,特意去道門求取幾道飛空靈符,又有人會高價購買機關家的飛禽小鳥,暗藏在身上,以此作為飛空憑藉。

反正種種不可思議的作弊手法著實令人大開眼界,每年都能查出來不少。

不過也有不少漏網之魚,畢竟有不少督官與一些門派都有或多或少的牽連,人情堆砌華之下,也就只能睜一隻閉一隻眼了。

反正這只是第二關,多幾個少幾個沒大關係,真正決定名次的還是在天湖上實打實的比斗,那才是一個人真正實力展現。

但是,這對於一些小門派來說,他們的弟子能通過第二關的考驗,能攀登到百丈金人的承露金盤之上觀看當世高手的比斗,那已經可以算得上是可以吹噓一輩子的事情了。

九宗十三派的這些大門派對於這種升空爬高的本領不屑一顧,但是對於下面的小幫派而言,卻已經算得上是了不起的本領了

因此才會想方設法的賄賂督官,好讓他們的弟子有機會去天湖上見識一下。

但是這一次督官成了李俠客,誰家的臉面都不好使,在他的監督之下,沒有一個作弊的人能逃出他的眼睛,查出之後,便即進行驅趕,絲毫不給這些門派任何臉面。

被他這麼一查,後面本來打算作弊的一群人登時膽怯了,不敢再做出這種舉動,乖乖的退出。

「哈,你們這些丟人像樣的傢伙,比試升高竟然還要作弊,我說你們羞不羞?」

看到一個個作弊的傢伙被李俠客驅趕之後,排在人後的孫小茜扛著鐵槍趾高氣揚的走到了李俠客面前,笑嘻嘻道:「李大哥,你幫我一把唄,直接把我扔到天湖算了,我懶得在往上爬了!」

李俠客臉色一沉,喝道:「胡說八道!有本事就自己上去,沒本事就在下面觀看!」

孫小茜道:「你真不幫忙啊?」

「不幫!再聒噪,直接把你驅逐出去!」

「嘿嘿,那你可別後悔!」

孫小茜嘿嘿壞笑,身子陡然拔高升空,如同一顆流星一般向不遠處的金人撞去。

這三合鏢局的輕功當真是別出一格,別人家的輕功講究的是「輕」和「靈」,但是孫家的輕功卻是猶如投石擊地,流星經空,竟然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氣勢,不像是輕身功法,反倒像是撞牆、撞樹、撞山自殺一般。

在現場眾人的驚呼之中,孫小茜的身子快速靠近了一尊金人,眼看腦袋就要觸及金人的軀體時,她手中長槍倏然刺出,正中金人的軀體,隨後「砰砰砰」的敲擊聲響成一線,孫小茜手中鐵槍化為一團幻影,槍尖在金人身上每一次點擊,她的身體都能借力升空十多丈,槍尖接連十幾次的快速點刺之後,孫小茜一聲輕笑,身子在空中一個翻滾,如同一隻鳥兒一般,咯咯笑著撲向了承露盤的邊沿。

嘩!

圍觀眾人一陣大嘩。

「還有這種攀登的法子?」

「她這算不算作弊?」

「這算不算故意毀壞神器?」

「蠢貨,神器要是這麼容易被損毀,她還能叫做神器?」

「這麼說,那我們也能效仿了?」

「可以一試!」

人群中騷亂不休,許多人都拿出了隨身兵器躍躍欲試。

李俠客見到這種情況,登時頭疼起來。

之前因為武林中人對十二金人這種神器天然的敬畏,沒有人敢動在金人身上借力的念頭,可是在孫小茜卻是無法無天,對神器並沒有什麼敬畏之心,因此她才敢借神器的身體為跳板,從而攀登上了承露金盤。

現在被她這麼一帶頭,下面眾人方才如夢初醒,一個個都動了心思。

旁邊的李俠客登時變得頭疼起來:「這丫頭搞事情的能力不比我差啊!」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