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下載
  3. 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
  4. 第兩千三百三十七章:師父你在想啥

第兩千三百三十七章:師父你在想啥

作者: |返回: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TXT下載,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epub下載

第兩千三百三十七章:師父你在想啥

沒有高級煉丹師的地方,自然是連一般的毒都解不了了。

林子熠想把溫弦放回去躺著,剛剛移動,溫弦的手,就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臂,「不要,不要離開我。」

說著,眼淚簌簌流下,林子熠一看,頗為驚訝,他,他現在在幹什麼,他懷裡,居然抱著一個人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緊緊的抓著他不放。

娘呀,林子熠快速用力想把溫弦的手拿開,可是沒有意識的她,就像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怎麼都不肯放開林子熠。

試了幾次之後,林子熠無奈嘆息,自從溫弦抓住他的手之後,便睡的安穩,不在夢囈害怕,靜靜的靠在他身上。

林子熠感覺自己面對這樣一個絕色佳人,居然一點都坐懷不亂,他忽然感覺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可是……

他看著溫弦這麼虛弱,怎麼會有一種心痛難安的感覺。

這是為什麼?

是因為感覺溫弦可憐嗎?

林子熠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一定是這樣的。

到了後半夜,林子熠實在是撐不住了,他又試著把溫弦的手拿開,可是溫弦依然緊緊我握著他的手。

林子熠笑了笑,他從來都是依賴娘親的,娘親不在,他依賴哥哥,哥哥不在,他依賴長老爺爺們,從來沒有一個人像這樣依賴過他。

林子熠心底忽然有這樣的想法,忽然感覺自己這些年,都在這種循環依賴中成長,從來沒有像溫弦這樣,從小和弟弟相依為命的活著。

一朝背叛,成為了致命的打擊。

這樣一想,他才發現,自己這些年過得真的很幸福,即使自己把自己關閉了五年,其實也是活在幸福之中的。

哥每次回來之後,一牆之隔,他也會去給他說說外邊的事情,妹妹會趴在門邊,等著他,閃亮的大眼特別可愛。

爹爹偶爾會去給他說一說娘親的癥狀,雖然孤身一人,卻依然有這麼多愛他的人在他的身邊。

林子熠忽然笑了笑,也許不經歷一些事情,沒有對比,心裡的心燈,真的很難點亮,永遠不能品味人生的真諦。

林子熠這樣想著,迷迷糊糊便睡著了。

一覺睡到自然醒,一睜開眼,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些不適,半邊身子酸疼的厲害。

他看清房間里的一切,才恍惚想起來,自己還在空間里。

他低頭,看著溫弦已經放開了他的手,只是依然躺在他的懷中,靜靜的沉睡著,臉色已經沒有了昨日的緋紅,而是變得蒼白如紙。

林子熠一驚,立刻將她放下,給她把脈,一看,他蹙眉,這毒,昨日解了許多,今日怎麼又複發了?

他立刻拿出一瓶紫晶靈液餵給溫弦吃下。

溫弦吃下靈液一會,林子熠在次把脈,發現溫弦體內的毒已經穩住了。

他堪堪鬆了一口氣,才起身去洗漱,洗漱完之後,他又打來泉水,幫溫弦擦了一下臉和手。

看著她手臂上的血跡,已經發黑,一想到這是自己平時睡的床榻,他怎麼看都有些不順眼。

他若有所思,感覺溫弦的身高和娘親的差不多,他起身往衣櫃走去。

拿了一套給娘親準備好的白色衣裙,林子熠轉身回去,閉著眼睛,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幫溫弦換了一身衣服。

看著她穿上了乾淨的衣服,他終於輕鬆了許多。

她體內的毒穩定之後,林子熠又去書房尋找救溫弦的辦法。

汐泠尊!

憶昔閣。

林子辰和無歡一大早就過來憶昔閣。

昨日他們並沒有殺魅姬,而是抓了魅姬關起來。

林子辰今日過來,就是想用魅的力量,看一看魅姬的過去,會不會和顏筱寒有關係?

寬大的椅子上,鏤空的麒麟雕刻的極其精緻,小金子鞋子也沒有脫,整個人坐在椅子上,一臉擔憂的等著林子熠和姐姐。

林子辰和無歡來了,他都懶得動一下,也沒有看他們一眼。

無歡看著小金子不像平時那樣獻殷勤,他笑了笑,走過去問:「傻徒兒,一個人想什麼呢?」

小金子慢悠悠的抬眸看了一眼他,語氣淡淡的,「師父,我在想我們家尊主。」

無歡一聽這話,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

想他家尊主,他家尊主好像是一個男人。

無歡一臉擔憂的看著小金子,「小金子,你家尊主不會有事的,你不用擔心,為師昨日教了你煉丹技法,你今日在去回顧一下過程。」

小金子一聽這話,快速地抬眸看著他,一臉不願意,「師父,你能教我一點其他的東西嗎?一個連火都沒有辦法點燃的靈者,還能煉丹?」

師父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壓根就不是煉丹的那塊料,他都有些懷疑是不是拜師拜錯了。

無歡一聽,也感覺有道理,他教一個連火都無法點燃的廢物做煉丹師,看把他蠢的,一定是最近跪搓衣板把腦袋跪出問題了。

他微微搖了搖頭,回頭看著林子辰,「辰兒,我看這孩子一時半會好不了,讓他一個人在這裡靜一靜吧。」

林子辰點了點頭,道:「我們先去地牢。」

「嗯!」無歡應道,伸手揉了揉小金子的頭,「傻徒兒,你也不要太傷心難過了,你家尊主知道你在想他,該傷心難過的是你家尊主才對。」無歡說完,跟著林子辰去地牢。

小金子:「……」

他看著無歡的背影,頗為不解。

他很想問,師父你在想啥?

「唉!」他唉聲嘆氣,一臉鬱悶的坐著。

……

地牢里。

光線昏暗,一進去,潮濕的美味撲面而來,林子辰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無歡一臉不開心,拿出夜明珠照亮,「辰兒,讓執事帶出去審問就可以了,你偏偏要跑來這裡受虐。」

林子辰沉聲道:「她是異靈族人,本君不放心,若是半路逃脫,後果很嚴重。」

無歡知道他一向謹慎,沒想到這麼謹慎。

魅姬被玄鐵鏈綁在石壁上,即使是有天大的本事她也插翅難飛。

魅姬被鎖了靈力,整個人凍的瑟瑟發抖,看到林子辰和無歡進來,她眼底氤氳著怒火,滿臉狂愛,「魔君,你有種就殺了我,大丈夫做事當果斷點,你這樣關著我一個弱女子,算什麼男子漢?」

林子辰輕瞥了一眼她,並沒有說話。

他直接走到魅姬面前,剛才一臉張狂的魅姬,瞬間被嚇得緊緊的貼在石壁上,一臉防備的看著林子辰。

「你,你想幹什麼?魅姬戰戰兢兢的看著林子辰。

林子辰黑眸赫然之間變成了紅眸,他直視魅姬,魅姬看著他的紅眸,整個人瞬間如同掉到了無底深淵裡,她想掙扎,卻沒有任何力量掙扎出來。

林子辰啟動魅的力量,看盡魅姬的過往。

每一次要看盡別人的過往的時候,他的心情都很複雜,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有些他一輩子都不想見到。

漸漸的,魅姬的一生出現在他的眼中。

魅姬是冷月族人沒有錯。

她從小就被人帶走訓練,而帶走她的人,正是顏嬌嬌,她們一起,有很多孩子,從小就一起被集體訓練,沒日沒夜的訓練,就像沒有任何感情的人,如同行屍走肉,只要可以出師,就會被派出去執行任務。

乾娘,那個他曾經叫著乾娘的女人,居然變得這麼沒有人性。

無歡叔叔說的沒有錯,她們已經舉軍進入了不為海,還有大量的魔獸,以她們日夜兼程的速度,很快就會來到神殿了。

林子辰能清晰的看到她們走過的地方,做過的事情。

這魅姬,這些年都隱藏在他們的附近,監視著他們一家人的一舉一動。

他們兄弟二人寄往武陵大陸的信,都被這魅姬接截住,然後交給顏嬌嬌。

顏嬌嬌看過之後,只是冷冷地笑了笑,將信化為灰燼。

他和熠兒的信,就是這樣石沉大海的。

林子辰快速收回魅的力量,魅姬沒有靈力,承受不住魅的力量,在林子辰收回魅的力量時,她就沒有了氣息。

無歡驚訝地看著魅姬,「額…這樣就死了嗎?」

「嗯!」林子辰微微點頭,「這種死法對於她來說是一種解脫,她這次沒有完成任務,回去也會被殺。」

「啊……這麼殘忍嗎?」無歡有些驚訝,完不成任務就要殺,冷月族人真的這麼牛?

林子辰轉身看著他,「無歡叔叔,顏嬌嬌的大軍和魔獸軍團,已經過了不為海,我打算,截住她們在滄海遺珠一族附近。大軍整頓三日,我們立刻出發,若是讓他們踏入神殿附近,會死傷無數,血流成河的。」

無歡一聽這話,立刻舉雙手贊成。

「辰兒,這樣甚好,我去和另外三位將軍好好的商量一下,具體怎麼做?」

「嗯!」林子辰點了點頭,兩人出了地牢。

林子辰有些想不通,顏嬌嬌是怎麼知道溫氏一族的存在的。

溫氏一族隱世百年之久,就連娘親都不曾去打擾過她們,顏嬌嬌卻打破了這份和平。

林子熠在書房裡一坐就是一天一夜,到了晚上,書房裡的書已經被他看了一大半。

「哈哈……」一臉憔悴的他突然興奮地笑了起來。

大家還在看:魔寵天下:天才萌寶腹黑娘親天才萌寶腹黑娘親錦繡紅妝:恭迎王妃回府緋聞影后,官宣吧!最佳女婿秀色可餐:夫君請笑納帝王燕:王妃有葯陸少的暖婚新妻蜜婚嬌妻:老公,超疼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