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傳統武俠
  3. 最終浩劫下載
  4. 最終浩劫
  5. 24.天無極

24.天無極

作者: |返回:最終浩劫TXT下載,最終浩劫epub下載

買米時銀子不夠,夏極討價還價了一番,但米店老闆執意不讓,而是似乎拖延著時間,因為小夥計已經悄悄從後門溜出去報官了。書書網更新最快

可是哪裡還需要他去報官,城門那昏迷了一地巡捕,城門守衛早已驚動了六扇門的更高層。

「大陰陽刀」葉殘聽聞此事,不禁搖了搖頭,因為有蹊蹺。

據他所知,這龍藏洲除了以用毒聞名琉璃宗,或是唐門可以做到如此之外,其餘江湖中人都沒這手段。

然而唐門卻是使用瞬發暗器,比如暴雨天光傘,秋葉梧筒這些都是大範圍,無死角攻擊的暗器精品。

可據回報者說,巡捕們以及城門守衛們是相繼倒下,身上無傷,那麼這很可能不是暗器。

而是毒。

琉璃宗神秘莫測,宗主傳聞是前朝暴君宋尚麾下的原雲門門主雲漠,只是後者一向低調的很,門中弟子也只是多往兇險地帶尋找毒藥的原料,並不與江湖中人多發生衝突。

那麼

葉殘拖著下巴沉思著這「雌雄大盜」的模樣,一看便是從山裡出來的。

如此前後結合,極可能便是琉璃宗之人。

只是當今治世,便是琉璃宗的人也不可濫殺無辜。

他心裡一時有了桿秤,看了看面前那隔著粗布帘子的米鋪。

帘子上寫了個大大的「米」字,正隨風來回飄著。

葉殘比了個手勢,隨行的六扇門精英們便是散開了,而配備的連射弩也是紛紛拿出,對準了那米鋪的大門。

而葉殘,這位臉頰有著一道刀疤的六扇高手,卻是抱著長刀,叼了根青草,一晃一晃著,心情無比放鬆。

店鋪里傳來討價還價的聲音,讓這位六扇高手呆了呆。

沒想到這還是個富有生活氣息的高手。

但討價還價的聲音很快結束了,然後傳來有人扛起米袋的聲音,帘子被推開一道縫隙,一隻修長、平凡的手抓在了那粗布的邊緣。

葉殘吐掉叼著的青草,六扇門精英們便是通通戒備。

弩舉起,十多把,齊齊對準那門入口。

而帘子被掀開了。

銀髮男子左肩隨意扛著五大袋米,從中走出。

他的神色溫和,洗盡鉛華,粗布麻衫洗的甚至有些發白,給人以普通平凡之感,像是山間那最尋常不過的獵戶,或是田間最普通不過的老農。

只是這種平凡感,卻給人以很奇特的念頭。

那是一種歷經過萬事萬物后的平凡

葉殘道:「勞駕,你涉嫌兇殺,襲擊官差,還請和我們一起回六扇門查查清楚,如果冤枉了你,我葉殘立刻道歉,奉上盤纏,送你出城。」

夏極搖了搖頭。

葉殘眼睛眯起,冷冷吐出三個字:「想好了?」

夏極笑了笑道:「不是,剛剛忘了買些香料,這種事以前做的太少,所以竟先買了米,再去買香料,實在是顛倒了,買完之後,內人還等著這點米開鍋呢。」

一群六扇門精英看著他。

像是看著瘋子一般,雖然這個人強大無比,甚至可能是琉璃宗的毒師,但他可知只要一聲令下,便是數十把弩弓齊齊按下。

葉殘道:「你可知你要死了?」

夏極道:「你要怎樣才肯放過我?」

葉殘道:「跟我回巡捕房,接受調查。」

夏極道:「那若是巡捕房沒了,我是不是就不用去了?」

葉殘道:「可能么?」

夏極點了點頭,下一刻,一道灰濛濛的身影從他體內竄出,天地之氣以為刀,似乎所有的時間都停止了,平息了,風平浪靜。

那身影孤獨的拔刀,一刀便是隨意直接斬了巡捕房的牌匾。

銀髮男子哈哈大笑著,而只是氣息的稍微放出,便使得葉殘目瞪口呆,幾乎整個人都汗流浹背,而其餘的六扇門精英也是手上無力,所有的連射弩都「噹噹當」地墜落地面。

扛著米,嘴裡嘀咕著還要買「辣椒,醋,醬油」,那男子的背影越來越遠。

葉殘只覺心臟狂跳,無法平息。

事實上,就在看到那灰影破體而出的那一刻,他就有了預感,待到那無疆的氣息散發出來,他又有了進一步的預感。

然而,他還是想試試,所以他的手握向了自己的刀。

大陰陽刀。

鋒為陽,背為陰,一刀開陰陽,掌生死。

然而拔了半天,他終究沒能拔出。

這世上,有誰能在他面前拔刀?

有誰敢在他面前談刀?

他若出刀,天下封刀。

而自己竟然有幸

一瞬間葉殘已經明悟,甚至也知道了那男人口中的妻子是誰。

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小丑,那張貼在城門的懸賞,實在是足夠諷刺。

這位六扇葉家的精英搖了搖頭,而回到六扇門此地巡捕房時,牌匾已然落了地,沒有刀痕,便似是狂風恰好斬斷了連接之處。

葉殘看了一眼,便默默的收了起來,這塊牌匾,他要珍藏。

六扇門精英們卻還沒有醒悟過來,或者清醒過來,只覺得剛剛一切就如做夢般。

「那是什麼妖術,為何我等力氣忽然消失全無?」

「我好像還看到一道影子從那人體內竄出,一定是妖術。」

「也有可能是幻覺。」

「需要加大懸賞力度了。葉哥,怎麼處理?」

葉殘道:「懸賞個屁啊,讓人把懸賞都撕了。」

現在果然是治世,殺了人自然是要伏法。

但如果那個人是他。

那麼,天下用刀的都會給他擔著。

葉殘看了看自己未能拔出的大陰陽刀,不就死了個張大善人的公子嘛,老子以行走江湖歷練時也沒少殺人。

大人他殺個人怎麼了,他夫人殺個人怎麼了?

「懸賞,懸什麼賞?立刻,馬上,把那單子給撕了!知縣那邊我去說。」

六扇門精英們看著這位素來穩重、冷冽,甚至嫉惡如仇的「大陰陽刀」葉殘,面面相覷。

「還等著做什麼,去啊!!」

葉殘心情不好。

待到人散去了,心腹悄悄上前問道:「老大,那個人是?」

葉殘看了看面前這機靈的捕快小夥子,他也破了幾個案件,殺了幾個賊人,如果不出意外,他是要推薦這小夥子去做追風巡捕的,只是唯一令他還放不下的是這少年實在太年輕。

所以,他指了指北方,又指了指天空。

那少年隨著葉殘的手指看去,卻是空空如也。

北地是關中,有天子都城,有各大世家,有神秘的地府天庭,種種種種

但大人用刀,那麼北地還有刀廬。

刀廬之上乃是那第一刀神。

天空廣袤無極。

少年驀然之間明悟了。

他看了看自己腰間插著的捕快刀,突然握緊了刀柄,然後抱拳道:「是,大人,我這就去令人撕了懸賞單。」

葉殘知道他明白了,微笑道:「去吧。」

那少年握緊刀,大步往回走去,微微揚起頭,這世間哪個用刀的不是仰望著他的背影呢?

大家還在看:快穿:女配,冷靜點冷帝寵上天:腹黑狂妃醫妃驚世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愛妻入骨:獨佔第一冷少重生異能小俏媳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拒嫁天王老公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