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甜妻難追:總裁老公甜蜜愛下載
  3. 甜妻難追:總裁老公甜蜜愛
  4. 第562章 你是失憶了嗎

第562章 你是失憶了嗎

作者: |返回:甜妻難追:總裁老公甜蜜愛TXT下載,甜妻難追:總裁老公甜蜜愛epub下載

顧卓還想說什麼,龍庭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著對面的嘟嘟聲,顧卓冷嗤一聲,心想這個人是神經病吧!

可仔細想想,好像說的也無比道理。

算了,不管了,現在想這麼多沒用,找到人才是認真的。

至於龍庭,他現在一門心思撲在安如雪身上,哪裡還有別的精力找妹妹。

醫院裡。

龍庭打完電話又回病房門口往裡張望著,看到安如雪平靜的站在落地窗前,不再哭了,他才鬆了口氣。

大約十分鐘后。

他一直躲在暗處,直到看到安書瑤和遲嚴風帶著簡單和郝校來了,他才放心,悄無聲息的離開。

安書瑤一推開門,就看到安如雪一個人形單影隻的站在落地窗前,光是背影都能看出她心情很落寞。

四周瞧了瞧,沒看到龍庭的身影。

安書瑤納悶道:「如雪,你怎麼一個人站這?東西收拾的怎麼樣了?」

安如雪一直在神遊,以至於她們都到病房了她都沒發覺,聽到安書瑤的說話聲才猛地回神,轉身笑道:「姐,姐夫,你們來了。」

「你怎麼樣?是身體不舒服嗎?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安如雪搖頭,「沒有呢,可能是早晨起來收拾這麼多東西有點累了。」

簡單被她逗笑,「你這個丫頭,真的是半點也不讓人省心。你姐和你姐夫花錢給你請了這麼多護工你留著看的嗎?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好為什麼不交給她們來做?」

安如雪尷尬的撓了撓頭,「我就是怕她們收拾不好,畢竟我住在這裡這麼久,有很多比較重要的東西。」

簡單撇了撇嘴,一臉一個醫院病房能有什麼重要東西的表情。

安如雪轉身,做出尷尬無語的表情,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

安書瑤將她所有的表情都看在眼裡,似乎明白了什麼。

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輕聲嘆息,轉移話題,「如雪,如果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好我們就再住一段時間,不要著急回去,養傷要緊。」

安如雪趕緊擺手,搖頭如撥浪鼓,「沒有沒有,姐,我很好!我今天就要出院,我不想再待在醫院裡了,咱們愉快的往外搬行李吧!」

她雙手合實一拍,露出一臉笑意,然後就要去拿行李。

安書瑤攔住了她,「行李下人會帶上車的,你跟我們走就好了,不要這麼閑不住。」

「啊,是嗎?那還愣著幹什麼?我們就走吧!」

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下了樓。

有下人拎行李,有下人去辦理出院手續,大家各忙各的,井井有條。

安書瑤和簡單一邊一個攙扶著安如雪,離開了醫院。

安如雪笑道:「兩位我親愛的姐姐,我真的已經好了,你們不用把我當殘疾人照顧的。」

「呸呸呸,胡說八道什麼?嘴巴上怎麼也沒個把門的。」安書瑤晦氣道。

簡單跟著笑,「你姐現在可忌諱這些事,你說話要當心,否則等你傷好了,可就不單單是斥責你一句這麼簡單了。」

「不斥責還能怎麼樣?她都多大了我

還能打人嗎?」

簡單哼哼,「我也不小了吧?以前你還少對我動手了嗎?」

「我對你動手是因為你欠揍,你有多皮你自己心裡沒數嗎?」

說著說著,安書瑤的家長范兒就又出來了。

瞧著簡單現在有模有樣的,大學的時候有多瘋只有安書瑤知道。她到現在都想不明白,她和簡單明明是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女孩子,怎麼就會成為好朋友呢?

這些年,真的是為這個丫頭操碎了心。

就連她爸有事都不找她,會直接來學校找安書瑤,真的可以說是很奇葩了。

聽到她們親切的拌嘴聲,安如雪眼眶猩紅,突然覺得,只要有她們在身邊,別的人,別的事,似乎都沒有那麼重要了。

她笑道:「我皮厚,不怕挨揍,姐姐你以後對我有什麼不好儘管教育我吧!」

簡單嘴角抽抽,「安如雪,你有受虐傾向啊?有沒有搞錯!你這樣會把我們都拉下水的!」

「我沒有受虐傾向,但是我有受我姐虐的傾向。簡單姐,你都成家立業有自己的寶寶了,你還害怕我姐的淫威嗎?」

安書瑤抽了她屁股一下,「什麼淫威?會不會用詞。」

簡單哈哈大笑,「本來就是淫威!還不承認呢?哈哈哈哈哈。」

瞧她們倆這開心的樣子,安書瑤無奈的白了她們一眼,「好了,別哈哈哈了,扶著如雪,別摔了。」

遲嚴風和郝校跟在她們身後,看著她們三個開心的樣子,倆人都是一本滿足的表情。

「好久沒看到簡單笑的這麼開心了。」

遲嚴風半拉眼珠子看他,「你是失憶了嗎?」

「什麼失憶?遲嚴風我警告你,你講話給我客氣一點!」

「來之前,在家裡,你在花園裡和她鬧,你們倆笑的嘴巴都要咧到後腦勺了,忘了?」

「啊,你說那個。」郝校尷尬的撇撇嘴,強詞奪理道:「那個算是我故意逗她的,不是她自然而然笑出來的,不算。」

遲嚴風露出你可真矯情的表情。

郝校虛晃著怒意,「喂!遲嚴風,你到底懂不懂情趣?不懂就別打擾別人感慨!還有,你那是什麼表情?怎麼,想打架嗎?!」

遲嚴風上下瞧了瞧他,「怎麼?你打得過我?」

「我!」郝校無言以對,「那試試看啊!我是打不過你,可你也絕對討不到什麼便宜!」

遲嚴風笑出聲,隨手擺了下手,懶得搭理他。

幾個人紛紛上了停在門口的車,醫院門口的大圓形樑柱後面,龍庭在暗中觀察。

看著安如雪就這麼離去,將距離他越來越遠,他真恨不能直接衝過去跟著她一起回去。

可他心知肚明,現在時機不夠。

忍吧。

忍到把這個小妮子追到手,就不需要再繼續忍受這相思之苦了。

回程的路上,一排四輛賓利,說不出的氣派。

第一輛里坐著遲嚴風和郝校,第二輛是安書瑤簡單和安如雪,第三輛里放安如雪十幾個皮箱的行李,第四輛車裡坐著隨行的下人。

第一輛車裡。

郝校問遲嚴風,「從家裡出來的時候光顧著照顧我老婆,都忘

了問你,冷蕭然的那個邀約你打算怎麼處理?」

遲嚴風狀似無心道:「還能怎麼處理?只能赴約。」

「赴約?」他聲音拔高了好幾檔,「遲嚴風,你沒毛病吧?那可是冷蕭然!和你老婆青梅竹馬,愛了你老婆幾十年的男人!你怎麼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啊?你就不怕他又變卦把書瑤擄走?」

「他約在公共場合,降低了書瑤的防範意識,加上這段時間確實幫了我們,只是見一面而已,拒絕顯得我很小氣。」

「你和書瑤兒子都生了你還怕她呢?」

遲嚴風冷眼看他,「怎麼?你不怕簡單?」

「我……」郝校被懟的無言以對,摸了摸他帥氣的頭髮,「好吧,隨便你。反正我是認為,你如果真的在意書瑤,想盡辦法也不能讓他們見面,太危險了。冷蕭然可不單單是幫了你們,他還幫了鍾天成,幫了龍庭,全世界都欠他人情,沒有人知道那個男人的心到底傾向哪一邊,什麼時候變的腹黑!」

「他的心是傾向書瑤的,如雪被綁架的事,給他敲了警鐘。他寧願讓書瑤待在我身邊,也不會幫鍾天成來搶人了。況且,我會陪著書瑤去,如果他敢造次我會一槍崩了他。」

郝校默默豎起了大拇指,一臉壞笑,「我怎麼突然有點期待冷蕭然會做點什麼了呢?」

遲嚴風冷道:「看熱鬧不嫌事兒大是吧?」

「有一點那個意思。」

他冷哼:「需要我把簡單也牽扯進來嗎?那可是她的舊情人。」

「你!」郝校被氣的語塞,「遲嚴風,你敢把我老婆牽扯進去我跟你拚命!」

遲嚴風雙手枕在腦後,靠著車靠背,一臉悠閑道:「跟我拚命?我倒是有點期待。」

「你期待個屁!我告訴你,別對我太有信心,色和友如果放在生死兩端,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我老婆!」

「彼此彼此。」

郝校被他氣的咬牙,每次吵架都懟不過遲嚴風,打也打不過,他覺得自己怎麼這麼悲催啊。

挪到最靠車門的位置,像個受氣的小媳婦兒,望著窗外出神。

遲嚴風笑道:「郝校,有了孩子后,簡單有沒有對你提點意見?」

郝校沒好氣道:「什麼意見?」

「比如說,讓你別像現在這麼娘炮。」

郝校立刻挺直脊背擺出一個十分爺們的姿勢,「我哪裡娘炮了?你把話說清楚!」

這輛車開車的人是阿玄,聽到這倆人說話,他在前面大氣也不敢喘。

敢說郝校娘炮的人,這個世界上估計也就老闆一個人。

而能讓郝校這麼娘炮的人,也一樣只有老闆一個。

瞧他們現在有多默契,倆人持槍殺人的樣子就有多默契。

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狠厲,讓阿玄現在想想都汗毛炸起。

第二輛車裡。

所謂三個女人一台戲,簡單書瑤和安如雪現在正坐在後車座上嘰嘰喳喳的討論明天要去哪裡逛街,要狂掃哪個品牌。

商討了半天,由於三個人興趣喜好都不一樣,也沒能達成他們想要的一致。

最後決定,明天再說。

今天的首頁任務,就是歡迎如雪回家。

大家還在看:總裁一抱好歡喜爆寵嬌妻:呆萌男神纏上身貓爺駕到束手就寢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