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本善良之崛起下載
  3. 我本善良之崛起
  4. 第992章 死而復生

第992章 死而復生

作者: |返回:我本善良之崛起TXT下載,我本善良之崛起epub下載

夜更深了,小巷早就恢復了平靜,這黑暗的深處,血腥氣味隨風飄散,逝去無蹤,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那本來已經死去的人,有一個卻是慢慢的坐了起來,臉色蒼白就如鬼魅。

是的,這坐起來的正是田言,那個被楚河一劍刺入胸口的天羅殺手。

這會兒,她似乎復活了,看到不遠處的姐姐驚鯢,她掙扎著爬了過去,手中的劍,在手腕處劃出了一道血口,任憑流出的血,一絲絲的滲入對方的唇間,消失了,下一刻,她已經站了起來,抱著冰冷的姐姐屍體,快速的離去。

而在她離開之後,兩抹輕如飄葉的身影,出現在這裡。

正是沈輕雪與紫女,沈輕雪回頭,看了紫女一眼,秀眸間透著一種欣賞,輕語的說道:「還好有你一同前來,不然我要吃大虧。」

紫女輕輕的搖頭,臉色有些不太好看,說道:「如果可以,我寧願她們已經死了,這說明,她們千年前的傳承已經斷裂,可是田言的復活,證明昔日農家的傳承依舊,那就說明,羅家隱瞞在暗處的地網,將更難以對付。」

沈輕雪知道她的意思,說道:「敵人雖強,但你也不要小看我們楚家,知已知彼,有了紫女你,羅家的天羅地網早就已經掌控其中。」

紫女沒有再接話,只是說道:「走吧,如果我沒有料錯,她們應該會去與魁首見面,先滅了天羅再說。」

片刻之後,兩人的身影,也在這小巷中消失了,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唯有地下的血跡,告訴明天清晨走過的人,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

一處寧靜,與世無爭的小漁村,當天曉的那一刻,駛入了一輛毫不起眼的破舊QQ小車,車子順著土路,進入村側靠近海邊的小木屋,木製的柵欄,把這裡圍了起來,裡面十幾隻小雞,正在爭食,鳥兒鳴叫,蟲兒吱吱,很有一副世外桃園的悠閑之態。

門被人用力的撞開了,田言抱著驚鯢闖了進來,嘶聲的叫道:「土爺,快救命。」

一盞早就熄滅的油燈,還帶著幾許腥氣,一個看不清年紀的老人,靜靜的坐在那裡,聽到聲音,並沒有任何動靜,只是看到門推開,田言抱著驚鯢闖進來,那古井不波的眼裡,瞬間盪出一抹犀利的神芒,但下一刻,這種神彩又消失了。

淡然的聲音,從老人的口中傳出:「葯在桌上,你們服用吧,言兒,這是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以後若身死,可就再也活不了了。」

田言都來不及說話,把抱著的驚鯢放在了桌上,立刻拿起了桌上的葯,灌入姐姐的口中,而自己也灌了一大碗,這才有機會說話:「土爺,我們失敗了。」

老人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

「天羅的規矩你們也知道,失敗了,只有死。」

田言說道:「如果主上追責,田言願意一力承擔,以死謝罪。」

老人看著田言,有幾分溫情,但很快的,溫情消失了,臉上浮現的都是冷冷的漠然,說道:「言兒,你太天真了,以你一人的命,還平息不了主上的怒火。」

正在這時,桌上的驚鯢,那本來已經死去的女人,竟然也慢慢的坐了起來,前胸,後背,皆是血染的痕迹,但奇怪的是,她真的復活了。

「好神奇的驚魂,真的可以讓人死而復生。」驚鯢一聲驚嘆,回頭看到了老人,也看到了田言,說道:「言兒,你不該把我送到這裡來。」

田言臉色大喜,叫道:「姐姐,你活過來了,這真的太好了,你放心,這裡很安全,沒有人會知道,我們可以死而復生。」

在田言的攙扶下,驚鯢站了起來,雖然有些吃力,但她不能讓自己倒下,因為她有很多話要與老人說:「土爺,你若想離開,應該還有機會的,我與田言會拚死再戰,為你爭取片刻。」

老人看了驚鯢一眼,說道:「你覺得,他們還會讓我有機會離開這裡?」

驚鯢「撲通」一聲,跪在了老人的面前,說道:「土爺,對不起。」

田言有些不明白,眉頭輕皺,說道:「土爺,姐姐,我來的時候很小心,絕對沒有人跟蹤,這裡很安全,我們隨時可以離開。」

田言的話一出,兩人都看向了她,然後齊齊的嘆氣。

驚鯢說道:「言兒,我早就說過,你不適合當一個殺手,如果當時醒來的是我,我一定不會連累土爺。」

老人也說話了,說道:「我成為天羅魁首已經四十載,執行過三十七次任務,從無失敗,這一次的行動計劃,已是萬無一失,但可惜,最後都是有來無回,所以可以想象得到,對方對我天羅,知之甚深,無論做什麼,都是先我一步,這會兒,整個小漁村,都應該被包圍了。」

田言臉色大變,叫道:「這怎麼可能,哪怕知道天羅的秘密,但又怎麼會知道我田家的秘密,更不會知道農家的秘密。」

老人揮了揮手,說道:「言兒,去地窖,取來編號天字的盒子。」

「是,土爺。」

田言離開了,驚鯢神色變得焦酌,問道:「土爺,真的沒有辦法了么?」

老人說道:「那天字型大小的盒子,就是最後的辦法。」

老人的話,連驚鯢也不是太懂,張了張嘴,卻是沒有說出話來,還是等田言把盒子取來再說吧,她也知道,老人保管的盒子里,一定有驚人的秘密,這會兒讓取出來,應該是準備告訴她們了,她又何必急在一時。久禾書苑www.johotxt.com

作為一個殺手,她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了自己的命運,長年來的訓練,已經讓她很難有太大的情緒波動,穩若泰山了。

沒有多久,田言取了一個盒子出來。

老人吩咐道:「打開盒子,取出裡面的東西。」

田言遵照而行,盒子打開了,這是一個擁有無盡歲月的木盒,木質防蟲,哪怕此刻依舊能聞到木盒上淡淡的檀香。

木盒之中,放著一卷似皮不是皮,似紙不是紙的卷子,老人點頭,田言把這卷子取出,慢慢的用手推開了,平攤的放在桌子上。

「啊-----」兩女看到,不約而同的發出叫聲,這攤開的卷子,竟然是一副畫像,如果僅僅是一副畫像,倒不足讓兩人驚叫,實在是這畫像里的人,讓她們記憶太深刻了。

兩女臉色皆變,回頭齊盯著老人,似乎等著老人解釋。

老人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幅畫卷已經傳承了兩千多年,初始羅網未分裂時,由羅網魁首代代相傳,老夫也只是知道,此人並非羅網的先人,而且他還是我們羅網的敵人,但每一代魁首,都敬他為天人,意思是這是一個來自天外之人。」

「天羅第一代魁首,就是因他而亡,據史載第一代魁首趙高,被秦王斬殺,也是與此人的一個交易,現在看了這幅畫像,你們是不是覺得很驚訝。」

是的,不僅兩女驚訝,如果這一次楚河在這裡,也一定會很驚訝,因為這樣的畫像,他已經看過一次,在西南秦家,似乎宗堂之中,也有一副這樣的畫卷。

田言臉有殺氣,說道:「土爺,此人畫像,與那楚家之主至少有八分相似,莫非此人是楚家先祖?早在兩年多年前,就已經與我羅網結怨?」

老人說道:「這個,沒有人知道,必竟事情已經了兩千多年,但我老頭子想,在楚家,一定能找到這個秘密,如果楚家真的與羅網有所關聯,那羅網對楚家來說,其實已經沒有秘密了。」

驚鯢說道:「其實從我出現的那一刻,就已經有不好的感覺,只是可惜,想退已經來不及了,那個女人之強,匪夷所思,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犀利的劍法。」

就在這一刻,外面傳來了殺戮之聲,腳步慢慢的逼近,田言身形一動,就想要衝出去,但被老人叫住了:「言兒,不必去了,就你一個人,攔不住他們。」

「把畫像掛起來吧,這是你們唯一的生路。」

田言叫道:「土爺爺……」

老人眉頭一皺,喝道:「怎麼,不聽土爺爺的話了?」

田言把畫像掛上,外面的腳步聲已經越來越多,顯得有些吵雜,打破了小木屋昔日的平靜,然後兩道身影,從大門口走了進來,田言一見,立刻喝道:「又是你們,你們真狠,想要趕盡殺絕么?」

「叮」的一聲,田言劍已再手,就想要衝過去。

「住手。」

老人一喝,制止了田言的行動,反而向門口走進的兩女說道:「兩位請。」

這進來的,正是沈輕雪,還有紫女。

沈輕雪看到本來皆已經死去,現在卻活生生的出現在面前的兩女,也是驚了一跳,世上有這麼奇怪的事,死人也可以復生的,只是這會兒,沒有辦法得到紫女的解釋,心裡好奇得不得了。

紫女卻是看向了老人,聲音清冷的說道:「你是天羅?」

老人說道:「不錯,老夫土天羅,為天羅的魁首。」

紫女說道:「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打敗我,你們三人可以活著離開這裡,沒有人會阻攔。」

「不必了,老夫也不是你的對手,老夫只是沒有想到,楚家會隱藏著像你這樣年青而強大的劍客,楚河未出手,我天羅就已經輸了。」

沈輕雪說道:「別與他們太多廢話,殺光了走人。」

田言一聽,身上的殺氣又濃,老人喝道:「且慢!」

「兩位,老夫想憑這副畫像,為她們討一個活命的機會,不知可否?」

聽到老人的話,紫女與沈輕雪這才發現,在那桌上,攤開的那副畫卷,看清楚了,兩人臉色微變,那竟然是一副熟悉的,楚河的畫像,這樣的畫像,她們也見過,是的,當初秦家兩女從手機上發過來的,與眼前一模一樣,只是眼前這副,似乎尺寸小了不少。

兩女相似一眼,紫女點了點頭,沈輕雪就已經把畫像卷了起來,重新放入了盒中。

「她們暫時可以活著,我會把她們帶到京都,讓家主處置,生死看天命,至於你,還有天羅,必須毀滅。」

老人臉上一松,說道:「老夫明白,謝兩位手下留情,驚鯢,田言,我以魁首之名,發出最後的命令,你倆從此刻開始,已經被天羅驅逐,從今往後,再也與天羅沒有一絲的關係。」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