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本善良之崛起下載
  3. 我本善良之崛起
  4. 第195章 苦澀的滋味

第195章 苦澀的滋味

作者: |返回:我本善良之崛起TXT下載,我本善良之崛起epub下載

趙爺爺與龍王一起走了,走之前,揮了揮手說道:「舞兒,綵衣,悠悠,你們與楚河久別重逢,還是年青人呆在一起說說話,不用管我老頭子了,我與老龍敘敘舊。」

三女齊齊點頭,皆看向了楚河,楚河立刻說道:「趙爺爺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她們的。」楊紅嬈說道:「舞兒,你們的房間都已經安排好了,按照龍王的吩咐,給你們安排了單獨的小樓,我現在帶你們去吧!」

趙爺爺這一行算是貴客,必竟馬上就要聯姻了,兩家人變成一家人,所以龍王當然特別的優待,在龍衛最安靜的區域,有建有三排小樓,這些都是為首長們休息準備的,平日都沒有人進入。

楊紅嬈與范舞兒在車上的時候,就已經相互介紹過了,這會兒一掃楚河,說道:「小河,還不快幫拿行禮,是不是男人?」

楚河接過曲悠悠拉著一個大箱子,裡面是一些衣物與女性用品,三女經過這一年多來的相處,早就親密無間,不分彼此,所以連衣物都是放在一起。

龍馨月與龍馨星她們也跟著,一行幾女,後面跟著一個楚河,向著龍衛大樓后側而去,一路上,吸引了很多的眼睛,必竟楚河要與龍馨星訂親的消息已經傳開了,不少人都知道,而眼前這一群女人,個個千嬌百媚,實在很耀人眼目,有人已經在心裡打算著,向楚河打聽她們的身份來歷了。

小樓兩層高,面積並不大,但樓下一個房間,超大的廳子,樓上三個房間,都精修而成,哪怕沒有人住,仍是乾淨清爽,想來平日里,後勤部的那群女人,會定期過來打掃。

楚河雖然進來這麼久了,但也是第一次來這裡,正想進去看看,卻被曲悠悠攔住了,說道:「楚河,現在還沒有到吃飯時間,我們要與龍馨星聊聊,這是女人的事,你就不要進來了,外面候著。」

說著,已經把行禮拉走了,一點也沒有給楚河面子,久別重逢的激動,都被埋在心裡,其實楚河能看得出來,曲悠悠內心之中,很想他給予的溫情,只是龍馨星的事,似乎讓她們有些傷心了。

三女進去之後,龍馨星也進去了,楚河站在門口,楊紅嬈也沒有進去,而身邊還有龍馨月,相對來說,她也是外人,所以也只能冷眼旁觀,無法插手干預,哪怕當事人是她的妹妹也是一樣,因為這是感情的事,不要說親姐妹,就算是父母也決定不了。

楊紅嬈有些擔心的問道:「楚河,他們不會打起來吧?」

楚河看了楊紅嬈一眼,說道:「嬈姐,能想點好的么?」

楊紅嬈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我幹嘛想好的,若是我,我早就發飈了,虧得范舞兒她們忍著怒氣,沒有當面翻臉,小河,今天我見到她們才發現,都是一等一的人才,長得漂亮,身材一流,連氣質也是沒有話說,當初搓合你與小星,我現在挺內疚的。」

龍馨月卻是理智了很多,掃了楊紅嬈一眼說道:「這次雙方聯姻,兩全其美,沒有人能阻攔,何況這件事,對楚家好處很多,楚河若真想重建楚家,那麼他必須答應。」

是的,在這一次聯姻雙方中,雖然是龍家主動,但也是楚家渴望的,正因為如此,才會一湊即合,唯一可以拒絕的人就是楚河,可楚河沒有,所以這件事,才會如此順利的進行。

楚河不能否認的事,因為那個小女人是龍馨星,若是別人,或者還會猶豫,實在是那份美麗,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一種受不住的誘-惑。

再加上龍馨星的主動,女追男,真的只是隔層紙,還有龍氏目前的聲勢,對楚河未來的發展,還有重建楚家,都有莫大的好處,至少龍氏不會站在楚家的對立面去。

龍馨月又對楚河說道:「楚河,你想成為一個合格的家主,就需要付出很多的犧牲,何況我妹妹,並沒有虧了你,若是你可以在京都之中,多找幾個合適的女人,我想未來楚家的建立,將會更容易一些。」

不得不說,龍馨月十分的理智,相比龍馨星的感性,顯得更加的冷漠。

可她說的的確是對的,這一點,楚河心裡當然明白。

「楚河,咦,龍馨月你也在,楊姐。」遠遠的,一個身影跑了過來,正是范紅姑,她一走近,立刻沖著楚河問道:「楚河,聽說舞兒來了,是不是在裡面,好久沒有見到她了,我真的好想看看她。」

她正想走進去,卻被楊紅嬈攔住了。

「紅姑,舞兒她們幾個與小星都在呢,估計這會兒針鋒相對,熱火朝天,你真想進去湊湊熱鬧?」

范紅姑臉色微微一紅,有些尷尬的說道:「小星也在?她們,她們不會打起來吧?」

好吧,又是一個擔心打起來的人,不過龍馨月並不擔心,她看得出來,范舞兒是一個聰明人,聰明人就不會做傻事,楚家與龍家聯姻,這件事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更不可能反悔,因為已經傳開了。

不然對小妹的聲譽,會產生致命的破壞。

在這種情形下,反對的話說出來只會傷人,她們更應該考慮的是日後相處的問題,以小妹的聰明,還有范舞兒的智慧,她們絕對不會打起來,給楚河惹來麻煩。

「放心吧,不會的,她們都不是小孩子了。」龍馨月安慰了一句,三女呆在一起坐了下來,坐在花壇的邊上,竟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全然沒有管有些佇立不安的楚河,這一切都是楚河惹的禍,三女也有些為之憤憤不平的。

梅綵衣的房間,梅綵衣從浴室里出來,身上披了一件厚厚的睡衣,睡了一天一夜,洗一個熱水澡,真是說不出來的舒服,雖然因為昨天一戰,身體各處,還有隱隱作痛,但並無大礙。

袁玉端著湯藥出來,放在了床頭柜上,說道:「大姐大,這是楚河幫你從醫務室里開來的傷葯,有內飲的,還有外敷的,你看先用哪一種?」

梅綵衣站在梳妝鏡中,看著鏡中的自己,美麗的臉上不再有青春飛揚的色彩,似乎從幾年之前那次心傷之後,她已經把心緊緊的鎖死,不再讓任何人探及。

可是容顏依舊嬌媚,如此動人的美麗無人欣賞,只一個人品味孤獨,這或者是她對自己的一種懲罰。

「楚河來過了?」

「嗯,早上就來了,還為你探過脈,探過真氣,說你沒有大問題,只是受了一些小傷,休養幾日就可以痊癒。」

梅綵衣嘆了口氣,問道:「紅姑呢,怎麼沒有看到她?」

袁玉沉呤了片刻,說道:「聽說她侄女來了,所以她過去看看。」

梅綵衣一愣,說道:「她的侄女,那不是范舞兒么,范舞兒好像是楚河的女朋友,她怎麼會來?」

袁玉只得把剛才得到的消息告訴大姐大:「我上午剛剛收到一個消息,好像楚河與龍馨星要訂親,所以把雙方的家人都請來了作證,范舞兒來了,趙爺爺也來了。」

梅綵衣微微一愣,傷意更濃,問道:「楚河要與龍馨星訂親?那真是要恭喜他了,龍馨星雖然年紀小了一點,但艷動整個京都,相信她會是一個好妻子。」

「小玉,你照顧我了一個晚上,辛苦你了,我現在沒事了,你回去休息吧,這些湯藥我會喝的,不用擔心。」

袁玉看得出來,梅綵衣的心裡似乎有些亂,需要安靜,當下點了點頭,說道:「我那我先出去了,大姐大要是需要什麼,就給我打電話,我就住在隔壁呢?」

袁玉離開,把房門關上了,梅綵衣有些頹廢的坐在了床邊,秀美華貴的臉上,突然的泛起了幾許濕潤,那不是剛才浴室的潮氣,而是她晶瑩的淚水,她想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哭,但就是覺得心裡有一股壓力,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只能在沒有人的時候,哭出來,發泄出來。

這一次與沈輕雪的比試失敗,讓她面臨著更強大的壓力。

她雖然堅強,但她是一個女人,女人總是脆弱的,只是她把這種脆弱埋在心裡,在某種觸動下,就會浮現,這一刻,她好像有一個懷抱,可以讓她感受溫暖,感受關懷。

就如當初她被楚河坐野外抱回石山村,就如找到一個依靠,那一瞬間的感覺,一直珍藏在心房之中,而她,從來沒有與人提起過。

本以為石山村一別,就是永遠,為了家族,她選擇了孤獨,可是沒有想到,那個珍藏在她內心深處的小男孩子,卻是在不知不覺中,成大了,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而且在他的身邊,有了很多的女人。

她這個梅姐,早就已經不再是唯一了。

這種變化,讓她很失落,特別是看到楚河越發的優秀,這失落感,也會變得更加的激烈。

曾經她有機會把一份純青的感情挽留住的,但可惜,她放棄了,重回首,一切卻已經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伸出手,慢慢的端起了那碗葯湯,似乎腦海里浮出了相同的畫面,在她人生最黑暗,最無助,最痛苦的時候,她就遇上了他。

而現在,也是她最失落痛苦的時候,卻只能在腦海里想起他。

他再也不可能坐在床旁幫她喂葯了,更不會細聲的安慰她說,吃了葯就沒事了。

他有了自己的人生,有了自己選擇的路,更有了自己心愛的女人,曾經的純青小弟弟,在歲月中成長,大家都已經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湯藥喝入口中,吞下,梅綵衣覺得真的很苦很苦,從來沒有這般的苦過。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