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本善良之崛起下載
  3. 我本善良之崛起
  4. 第1147章 千里來客

第1147章 千里來客

作者: |返回:我本善良之崛起TXT下載,我本善良之崛起epub下載

風城變得很熱鬧,自從寧道奇踏破空虛的消息傳開,風城四周湧入了無數的江湖中人,青雲山上的青雲寺,變成了一處武者的觀光聖地,因為九鼎峰就在青雲寺的背後,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九座山峰,但每個到這裡的人,從這狼籍的環境中,都能感受到那一戰的激烈。

南王府也坐落在風城,一慣的低調,卻不曾想,楚河的到來,吸引了萬眾矚目的注意,這真不是獨孤家想要的,楚河還沒有暴露出逍遙王的身份呢,這就已經轟動了,若是傳出與寧道奇一戰的是逍遙王,恐怕更不得了。

楚河在閉關,南王府加強了警戒,甚至不接待任何來訪的客人。

但今天,南王府的大門打開了,門口候著兩個快要步入中年的男人,兩人都是身材高大,修長,帶著特有的魅力,是的,那種屬於男人的魅力。

「風兄,韓老弟,快請進,快請進。」出門相迎的是戚長征,而這兩個男人,正是收到戚長徵召喚,急速趕來的韓柏與風行烈,三人是結拜的異姓兄弟,當年與草原三大異族之戰,可是同生共死過,交情非同一般。

獨孤家的人都沒有出現,因為獨孤家已經緊閉門坊,不招呼任何客人,兩人能進入王府,還是戚長征的面子,當然,這也是因為,戚長征與楚河算是朋友。

戚長征高興的帶著兩人,來到了居住的院落,看到了坐在那裡,優哉游哉的范良極。

「老范,你竟然也在這裡,清嬸可是為你擔心得要死,整日念著呢,你倒是過得舒服?」率先說話的是韓柏,他一進來,就看到了范良極,兩人隱世而居,都是在一起,做了鄰居,平日里相處得很不錯,算是忘年交之類的。

「范叔,好久不見。」風行烈也說話了,風行烈與韓柏比起來,性格冷漠很多,也不喜歡多說話,一個見禮之後,就不在開口了,雖然他的心裡,也有很多話要說,很多事要問,但他知道,韓柏自然會替他問出來。

韓柏的武器是背上的一柄刀,風行烈是腰間掛著布袋,布袋裡放著他的三截槍體,他的一身槍法傳自大宗師厲若海,在江湖之中,也是後代黑榜上的高手之一,現在已經是絕境宗師了,離大宗師也僅剩一步之遙。

范老頭睜開眼,看了兩人一眼,也沒有客氣,更沒有起身相迎,只是揮了揮手,說道:「你們兩個小子來了,過來坐吧!」

兩人才坐下,憐秀秀帶著小紅從廳門走了出來,兩人端著茶水,還有糕點,看來是招客之用的,這一下,范老頭坐不住了,立刻從躺椅上彈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秀秀,這麼客氣幹什麼,與這兩小子,不用這麼客氣。」

韓柏與風行烈也立刻站起來,雙雙行禮。

「見過秀秀姑娘。」兩人都覺得奇怪,因為這一刻的秀秀,竟然沒有像昔日般的,蒙起面紗,露出來的絕美秀靨,讓人驚艷不已。

韓柏與憐秀秀見過,因為當年,韓柏被人追殺,還是浪翻雲救助,幫他療傷,那個時候,見到了跟在浪翻雲身邊的憐秀秀,只是那個時候,憐秀秀還很年青,沒有此刻這般的成熟穩重,更沒有那風情萬種的嫵媚。

「秀秀姑姑,你怎麼在這裡,自從攔江之戰後,你消息全無,韓柏還為你擔憂呢?」韓柏關心的說道:「若是秀秀姑娘無處可去,我的落日谷風景還是不錯的,秀秀姑娘可以去暫住一些時日,家裡還有秀秀姑娘認識的人,相處起來不難的。」

憐秀秀看了韓柏一眼,笑了笑說道:「好些日子不見,韓柏你也成熟了,不過不用了,秀秀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歸宿,未來只會跟著自己的男人。」

韓柏一驚,問道:「秀秀姑娘嫁人了?」

戚長征拉了韓柏一把,說道:「行了,不要追問了,等下老子告訴你,秀秀姐,謝了,你們先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

憐秀秀與小紅將手裡的盤子放下,說道:「那好吧,若需要什麼,叫一聲就好,你們多年不年,慢慢聊,姐姐先走了。」

看著兩女身形在這裡離開,韓柏沖著戚長征急聲的問道:「老戚,秀秀姑娘竟然結婚了,為何我從來沒有聽過這個消息?」

范良極瞪了韓柏一眼,吐了一口煙圈,說道:「你小子,死性不改,我可警告你,秀秀那個男人你惹不起,以後注意點,不要緊盯著人家看。」

昔日浪翻雲離開,范良極也是憐惜秀秀無人依靠,才會產生了讓她與韓柏生活的念頭,只是沒有想到拒絕了,八年之後再見,一切都已經變得完全不同了。

風行烈眉頭皺了皺,問道:「范叔,秀秀姑娘的男人是何人,為何這般的鄭重?」

戚長征笑道:「前幾天我們去了青雲寺,遇上了大唐荊王,就是因為多看了秀秀她們幾眼,這荊王連鼻子也都被打歪了,牙也掉了三顆,人家連荊王也不放在眼裡,何況我們幾個江湖小卒?」

韓柏一驚,叫道:「什麼人這麼牛B,這荊王可是陛下的兄弟,中南一帶,可是無人敢惹的,而且他手中掌握著兩萬精兵……」

范良極說道:「就是這一次九鼎山上,與寧道奇一戰的人。」

戚長征說道:「世人都稱他為逍遙王,兩位兄弟可聽說他的名字?」

兩人皆是一震,齊聲的叫道:「長安逍遙王?」

韓柏臉色一變,叫道:「竟然是他,他也來到了風城?」

戚長征說道:「這個嘛,要從半個月前說起了,你們也知道,那是浪大俠的離開之日,秀秀姐姐每年都會來洞庭湖一趟,以琴祭之,卻是沒有想到,會遇上年憐丹,那傢伙當年敗在浪大俠的手中,受了屈辱,所以想要抓住秀秀姐泄恨,我都不是他的對手……」

戚長征將與楚河相遇的事,一五一十的講說出來,一直講到遇上范良極偷酒的事,然後還有青雲山的經歷,一絲都沒有隱瞞,全部坦然相告。

「一車零嘴,換一生承諾,看來秀秀姑娘是真心相許了,唉,我來晚了。」

聽了韓柏的話,范良極白了他一眼,說道:「別說了,你來早也沒戲,與逍遙王相比,你還差了點,以後對秀秀要恭敬一些,免得惹逍遙王不悅。」

韓柏與范良極生活了十多年,當然知道他的脾性,經他這麼提醒,不得不引起重視,問道:「老戚,這逍遙王真的這麼牛?」

戚長征嘆了口氣,說道:「從長安傳來的消息,我也是將信將疑,但與他相處這大半個月,逍遙王的確是仙人一般,無所不能,我從心裡敬佩,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逍遙王雖然是王爺,但性格豪爽,待人待物,都是平常心,絕對是難得一見好友。」

兩人正在詢問著關於這位神秘逍遙王的事,門口傳來了腳步聲,人未至,聲音已到。

「老戚,聽說你朋友來了,我們也來見一見。」

幾個人,簇擁著一起,連同剛才離開的憐秀秀與小紅也一起,走了進來。

「這幾位是?」看著當前的兩人,只是覺得兩人很是熟悉,但一時之間,猜不出兩女的身份,只是兩女的美麗,卻是讓人一見不忘,但熟悉的時候,卻似乎從來沒有見過,必竟見過了,這樣的美女,又怎麼能忘記。

戚長征行禮:「見過兩位王妃。」

來的正是婠婠與師妃喧幾人,婠婠一揮手,說道:「都是江湖中人,客氣什麼,老戚叫我婠婠就好。」

戚長征介紹道:「兩位兄弟,這是陰癸派的婠婠姑娘,這位是慈航靜齋的師妃喧姑娘,她們都是逍遙王的王妃。」

兩人皆是一驚,婠婠與師妃喧的大名,他們又怎麼能沒有聽說過,而且還見過,但卻是第一次,看到她們本來的真實面貌,以前就知道她們很美,但沒有想到,會美到這般的地步,果不愧是仙子之名。

「見過兩位王妃。」

婠婠手一擺,說道:「行了,客氣什麼,韓柏,咱們以前可是見過,我與左詩關係還不錯的,她還好么?」

韓柏說道:「自己的嬌妻,又怎麼能不疼愛?」

是的,左詩就是有酒仙之稱的美女,也是韓柏的眾多妻子之一,她的清泉釀,可是江湖享有美名的。

師妃喧也抱拳問道:「風兄,好久不見了。」

風行烈立刻回禮,說道:「豈敢豈敢,八年不見,再相逢卻是物是人非,連師仙子也有了歸宿,真是讓人感慨萬分。」

師妃喧與風行烈有過接觸,當初草原三族入侵中原,他們形成了合力,共擊異域之兵,交情還不淺呢?

兩人介紹之後,再就是寧碧翠,還有獨孤鳳,都是鼎鼎大名之人。

韓柏問道:「師仙子,可有秦仙子的消息?」

當初韓柏愛慕秦夢瑤,陷入情關,哪怕是隔了如此之久,依舊還帶著幾分思念,只是可惜,八年之後,佳人音訊飄緲,早就不知身在何處。

師妃喧搖頭,說道:「沒有消息,這些年,我慈航靜齋也一直在尋找大師姐的行蹤,卻一直沒有消息。」

韓柏說道:「秦仙子獨天得厚,風華絕代,一定會受天庇護,不會有事的,我相信,慈航靜齋是她的歸宿,早晚有一天,她會回來。」

師妃喧有些傷感的說道:「希望如此。」

風行烈說道:「逍遙王既然在此,我等是不是要前去拜見一下?」

婠婠說道:「王爺與寧道奇一戰之後,回來就閉關了,估計還需要數日,兩位還是在南王府里休息,王爺出關了,自然會與兩位相見。」

韓柏說道:「我也是聽聞逍遙王爺之名,才會不遠千里趕來一會,當然要一見,我韓柏也想見見王爺的風采。」

婠婠笑道:「韓柏放心,我家王爺,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天下間,再也找不出第二個男人,能與王爺般的優秀。」

雖然這話有些自賣自誇的意味,情人眼裡出西施嘛,但並沒有人反對,逍遙王之名傳開那日開始,那抹色彩,就帶著神秘,讓人為之心動。

江湖之中,很多人也想與逍遙王一會。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