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本善良之崛起下載
  3. 我本善良之崛起
  4. 第1124章 神秘的女人

第1124章 神秘的女人

作者: |返回:我本善良之崛起TXT下載,我本善良之崛起epub下載

那李長青劍法不錯,劍氣飛縱之間,的確有幾分聲勢,或者這也是揚州鏢局還能勉強維持的原因,但這兩者夾擊,而且身手不弱,背後的鏢局高手發現,立刻飛撲相助,但下一刻,又有兩道身影從一旁越出,擋下了所有人。

說來慢,實際上很快,幾乎只有一個照面,李長青就已經身形爆退,在他的胸前,已經留下了一條血色的槽痕,他受傷了,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臉上布滿了獰笑,神色陰森的男人。

李長青臉色微變,失聲的叫道:「江南六盜!」

「長青老兒,算你有些眼力,你們揚州鏢局這一次保的鏢,我們要了,你若現在滾蛋,老子就留你一條小命,不然就死在這裡,我江南六盜出手,從來沒有失敗過!」

另一邊,楚河端著一碗熱湯的蘑菇湯,慢慢的喝著,滿嘴的新鮮氣息,很讓人沉醉,耳邊,傳來婠婠的聲音:「原來是江南六盜,不過是六個賊而已,這六人前身也是出自名門正派,但皆被開出宗門,臭味相投,組成了一隊,平日里就是幹些偷雞摸狗之事。」

師妃喧的聲音也響起:「不過這六人也算是聰明,從來不招惹一些招惹不起的人,看來是揚州鏢局失勢,他們是趁人之威了,必竟當年郭鏢局留下的人情,現在已經不剩什麼了。」

婠婠說道:「老爺,我現要也好奇,鏢局保的鏢,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連這六個膽小如鼠的盜賊,也來了興趣。」

楚河喝了一碗湯,再往嘴裡塞了一塊兔肉,沒有興趣說話,這會兒,他也是一個看客,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那種。

大家萍水相逢,似乎並沒有淌這渾水的道理。

「啊啊啊……」幾聲慘叫響起,鏢局有人被殺了,十幾個鏢師,根本不是江南六盜的對手,何況最強的李長青,還在被兩個大盜合擊中,根本抽不出手來相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同伴被殺,眼色血紅,充盈著憤怒,但可惜,憤怒救不了他們。

這就是江湖,殺戮,血腥,強者為尊,最為殘酷而又現實的世界。

師妃喧想要站起來,但被楚河制止了,說道:「車裡還有人呢,再等等。」

師妃喧知道,車裡被保的是一個女人,但楚河卻是知道,那不僅是一個女人,似乎還是一個強大的武者,這會兒沒有露面,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

很顯然的,江南六盜似乎是有備而來,他們也應該知道車中的是什麼人。

沒有多久,鏢師大半被殺,但他們依舊死死的護著車子,至於李長青,身中數劍,血淋淋的,變成了血人,看著就有些慘不忍睹,但這老頭子還挺硬氣,堅持不退,不過這樣,越是激發了六盜的怒火,下手更為凌厲,一點也不留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劍光閃過,六盜之一,正準備撲向車身的傢伙,發出一聲慘叫,隨著這道劍光,他的一隻手臂被切了下來。

身形爆退,手捂著斷臂,嘶聲的叫道:「大哥,二哥,是她,就是那女人,快聯手殺了她。」

師妃喧臉色微變,婠婠同樣如此,兩人相視一眼,似乎有些震驚,楚河問道:「看出她身份了?」

師妃喧說道:「剛才的劍氣,發揮出來的似乎是丹青劍派的流雲劍法。」

「劍意深厚,十分的強大,能將流雲劍法修到這般境地的,恐怕只有那位美女宗主寧碧翠了,只是她好像受傷了。」

聽著兩女的話,楚河腦海里已經迅速的回想著關於這個名字的一切資料,據書里記載,這寧碧翠可是丹青派的掌門人,怎麼會一人落到這般的境地,還受了傷,被人截殺?

六大盜除了受傷的人,其他的五人,已經全部齊齊而動,朝著馬車襲了過來,五種兵器,內勁凝聚,從六個方向襲至,一種強大的力量,也突然的爆發,整個馬車被炸開了,一道青衣如竹,身形翩翩而動的身姿,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叮」的一聲,一柄如青竹般的細劍,出鞘了,那正是寧碧翠的標誌,青竹劍。

一襲青色長裙,臉蒙輕紗,但可以看到,臉上的蒼白,透著幾分疲憊,不過堅韌的神光,帶著幾分冷然殺機,盯著面前的六個大盜,沉聲的喝道:「江南六盜,為非作歹,我丹青派沒有找你們麻煩,你們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是嫌活夠了么?」

江南六盜的老大,冷笑了一聲,說道:「臭女人,你丹青派幾次壞我好事,現在有人出錢,買你的小命,若不是你受傷了,我們還不敢來,可惜,今天你必死無疑。」

李長青一下子閃到了女人的面前,一臉的憂色,叫道:「寧掌門,你受傷未愈,不宜出力,先離開吧,我等自會全力擋住他們,既然接了你這趟鏢,我李長青自然會保到底,以生命相護。」

不得不說,這李長青明知不敵,但堅持承諾,也算是一位信人,難怪江湖之中,大家一般都會給鏢局一些面子。

「想走,李長青,你要找死,那你就陪這女人一起死吧!」一個大盜撲向了李長青,這個女人雖然受了傷,但不好對付,但對付李長青,卻是容易了,因為李長青不僅受了傷,流血不止,現在體力消耗巨大,只要再用把勁,就可以將他斬殺。大夏中文網www.daxiabook.com

六人一齊動手,三人攻擊寧碧翠,一人對付李長青,兩人對付剩下的鏢師,大戰又再次開啟,只到這個時候,楚河才站起,說道:「走吧,過去湊湊熱鬧。」

婠婠立刻挽住了楚河的手,戲笑的說道:「怎麼,老公這是看上那女人了,這女人一副冷傲的樣子,只怕不太好對付哦,要不要妾身幫忙啊!」

師妃喧提醒道:「丹青派也是名門正派,婠婠你不要亂來。」

婠婠說道:「在我婠婠的眼裡,無所謂正邪,只有願意不願意,老爺喜歡,身為妾氏,當然要幫著達成心愿,只是希望老爺不要忘記給妾身的好處哦!」

楚河說道:「行了,去幫他們一下吧,誰叫我們正好遇上了呢,這六盜也不是什麼好人,正好可以為民除害,行英雄之舉,難道婠婠不想嘗嘗當女英雄的滋味?」

婠婠笑了,下一刻,她已經大聲的叫道:「你們,統統住手,我家老爺有話要說!」

隨著婠婠這聲大喝,場中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一個個都看向了楚河與兩女,必竟楚河帶著兩女,看著就像是普通的行商商人,一輛普通的馬車,一個大掌柜,還有兩個姿色平庸的小妾,沒有什麼值得關注的,本來這麼兇險的事,與他們無關,他們應該趁機離開才是,沒有想到,他們竟然主動的闖進來,這不是自找死路么?

李長青一臉的擔憂,叫道:「這位朋友,此事與你們無關,這裡太過危險,你們還是速速離去吧!」

「想走,晚了,老三,殺了他們,今天這裡所有的人,統統都要死!」那六盜的老大,一臉的殺機,眼裡噴射出憤怒的神色,盯著楚河三人,嘴角流露出一種殘忍的笑意,殺戮對他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無所謂無辜,必竟他們追殺寧碧翠的事,也不允許傳出去,不然惹來丹青派的報復,那就麻煩了,所以一定會斬草除根的。

那蒙面的女人,身形一縱,劍一揮,就已經擋住了東南六盜的老三,喝道:「他們非江湖之人,你們何必要傷及無辜呢?」

「今天這裡的人,統統都要死,怪只怪,他們跑到這裡來送死,嘿嘿,我六盜手上的人命,也不在乎再多三條,各位兄弟,殺,將他們統統殺光!」

楚河這會兒,已經走到了近前,說道:「不好意思各位,打擾你們了,其實我三人只是想看看熱鬧,但見你們這些大男人欺負一個女人,實在不該,所以不得不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江南六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傢伙傻了么?

婠婠有些受不住,手捂著嘴,偷偷的笑了。

「公道話?哈哈哈,這人傻了吧,你知不知道,江湖之中,萬事但憑實力,公道不在人心,看你這麼有趣,本尊都有些不好意思殺你了,只怪你今天走錯了路,下輩子投胎,記得做一個聰明人。」這江南六道的老大,手拿著長刀,像是看傻子一樣的看著楚河,覺得他說的話,很是可笑。

楚河並沒有生氣,反而很溫和的問道:「那意思是不是說,只要我的實力比你強,就可以隨時殺了你……」

「哈哈哈,殺了本尊,行啊,你拿把刀,本尊等你來殺。」

楚河無奈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何苦找死呢,本來今天心情不錯,不想殺人的。」

喃語之後,楚河朝著身邊兩女說道:「去吧,殺了他們,今天也讓他們知道,什麼叫世事但憑實力。」

婠婠早就已經忍不住了,得楚河答應,幾乎在下一刻,她就已經動了,聲音更是傳來:「敢輕看我家老爺,你們這些人統統該死。」

婠婠的目標,就是江南六盜的老大,那個一臉狂妄身形魁梧,充滿著滿身殺機的男人,身形飄緲之間,盪出了一抹輕風,但實在太快,太快了。

所有人臉色皆變。

「你是何人?」這六盜老大也是大吃一驚,大聲喝問,但可惜,婠婠根本懶得說話,她也不是一個喜歡多廢話的人,這些人今日遇上了,只怪他們命不好,既然自己男人都開口了,當然要大開殺戒,正閑得無聊呢?

一抹冷芒閃過,眾人耳中傳來「哧」的一聲,然後在這六盜老大的嘴裡,響起了憋氣的聲音,很快的,一抹嫣紅血線,在脖間浮現,隨著,嘴角溢出了鮮血。

他一手捂著脖子,手中的刀落在地下,一隻手指著面前的婠婠,整個人,處在一種震驚之中,似乎連他也沒有想到,這個素麵朝天的女人,會是如此強大的一個高手。

「就憑這點微沫之技,還敢小看我家老爺,真是死不足惜。」

另一邊,師妃喧也動了,師妃喧的強大,可不是江南六盜可以比擬的,身形一動之間,腰間的長劍已經出鞘,速度很快,快到聽到「叮」的一聲之時,就已經有人死去。

幾乎是一個照面之間,江南六道其中的兩人,就已經身首異處,仆地而亡。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