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九龍聖祖下載
  3. 九龍聖祖
  4. 第1430章 吞無蝶

第1430章 吞無蝶

作者: |返回:九龍聖祖TXT下載,九龍聖祖epub下載

「是宋秋蟬的劇毒脈靈:化生獸!」

石台之下某處,神曉門天才聶曉生見多識廣,在看到那龐然大物的形貌之時,第一時間就已經將記憶之中的某些東西挖了出來,臉色凝重地低沉出聲。

雖然煉脈大會之上禁止脈氣戰鬥,但卻也有一些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如果你煉化過一隻劇毒脈靈,也是可以當作比試手段的。

當然,前提是不能用這劇毒脈靈的脈氣來碾壓對手,畢竟脈靈是靠其主人控制的,自然是能承襲其主人的脈氣戰鬥力。

因此煉脈大會可以用劇毒脈靈作戰,但前提只能用那脈靈蘊含的劇毒來擊敗自己的對手,從這一點上來看,和脈氣戰鬥,還是有著極大區別的。

要不然柳寒衣只是剛剛突破到浮生境初期,哪怕那宋秋蟬斷掉一臂實力有所下降,她也萬萬不是敵手。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那化生獸的形貌,那是一隻全身包裹著漆黑鱗甲的古怪脈妖,一雙眼睛卻是小得可憐,幾乎微不可見。

只不過那身上散發的氣息,眾人都能實實在在感應到它生前,絕對是一隻強橫的天妖,也不知道是如何被宋秋蟬煉化為脈靈的。

像聶曉生這般的見識廣博之輩,都是想起了所謂的化生獸,到底擁有著何種強悍的劇毒,其名為「化生」,自然就是腐化人體生氣的意思。

傳說這化生獸一般生於陰氣極重的死人谷亂葬崗之地,自出生之後,就以吞噬屍身血肉和死氣為食。

久而久之下,化生獸那神奇的身體結構,就會在其體內結成一顆化生丹,由這顆化生丹生出的氣息,能讓一名人類修者,在不小心接觸之後,生氣在頃刻之間被吞噬殆盡,化為一具人干。

在九界萬毒塔的時候,宋秋蟬都還沒有機會施展這化生獸脈靈,便被雲笑給斬斷了一條手臂,而在那個時候,她清楚地知道,就算是祭出化生獸,恐怕也回天無力。

畢竟斷掉一臂的宋秋蟬實力大降,她對雲笑脈氣戰鬥力的忌憚也極其濃郁,並不想做這無用功,當時她只想著逃命。

不過現在嘛,只是利用化生獸的劇毒之氣來戰鬥,那和脈氣戰鬥完全是兩碼事,這樣既能不破壞規則,又能發揮出化生獸最大的特點,簡直就是為宋秋蟬量身訂做的規則啊。

「我能感覺到,這大傢伙身體之內,蘊含著濃濃的死氣!」

柳寒衣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異光,其美眸注視著那朝著自己疾沖而來的巨大脈靈,天階低級的靈魂之力,早就有了一些感應。

雖然說柳寒衣並不知道化生獸的某些特殊之處,但她乃是仙胎毒體,這一段時間又在煉雲山學習了無數的毒脈知識,對於某些特殊的氣息,還是有所了解的。

嚴格說起來,化生獸的化生之氣,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劇毒,但卻是比普通的劇毒讓人更加難以抵擋。

柳寒衣知道,對於那東西體內的死氣,或許連自己的仙胎之毒,都不一定能抗衡,貿然再去觸碰,說不定就會被吞噬生氣,化為一具人干。

好在柳寒衣除了仙胎之毒,也並非沒有其他的手段,你宋秋蟬有劇毒脈靈,難道我就沒有嗎?

唰!

所以在下一刻,見得柳寒衣右手一伸,一隻古怪的東西,便是撲扇著翅膀,從其玉手掌心飛將出來,單看體積的話,和那宋秋蟬的化生獸,根本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那是什麼,一隻蝴蝶嗎?」

看著從柳寒衣掌心祭出的東西,下方這些煉脈師們感應都頗為不俗,其中一人更是疑惑出聲,卻沒有認出那到底是什麼?

雖然眾人知道,那應該是屬於柳寒衣的一種特殊劇毒脈靈,但是長得像蝴蝶一般的脈靈,他們卻是並不多見。

就連雲笑在看到那蝶形脈靈的時候,也是微微一怔,然後彷彿是想起一些什麼似的,暗道天毒院還真是大方啊,竟然連這東西都捨得給柳寒衣煉化。

旁人認不出來的東西,不代表擁有龍霄戰神記憶的雲笑也認不出來,在看到那蝶形脈靈的第一眼,他就知道這一場毒脈之術的比試,應該不會持續太久了。

說實話剛才在見到化生獸的第一眼,雲笑都覺得有些棘手,因為仙胎毒體固然是強橫,但是對這種特殊的化生之法,效果卻並不是太大。

好在柳寒衣也有著自己的手段,還煉化了一隻如此強橫的脈靈,雲笑有理由相信,這一次要吃大虧的,很可能就是那鬼魑毒姬宋秋蟬了。

「青院長,那是……吞無蝶?」

拋開雲笑這個第一時間認出那蝶形脈靈的妖孽之外,或許也只有北方坐椅之中的幾位煉雲山大佬,才能快速地將底細認出來了。

這一次發現驚呼之聲的,乃是天醫院的院長管如風,而當其口中「吞無蝶」三字出口后,中一旁的歐陽萬通和李雲帆,都是臉色微變。

「難道是那號稱無毒不吞,還能將吞噬到的劇毒,轉化為主人毒脈能量的異種?」

歐陽萬通果然是見多識廣,得到了管如風的提醒,他陡然間想起了關於吞無蝶的描述,口氣之中,也是蘊含著一抹凝重。

所謂的吞無蝶,和普通的蝶類脈妖,有著本質的不同,它出生的地方極為特殊,甚至可以說是得天獨厚。

據歐陽萬通所知,整個騰龍大陸之上,或許也只有煉脈師總會的天毒院,才有著這麼一隻吞無蝶了,卻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被一個年輕少女天才給生生煉化成了脈靈。

別的不說,就歐陽萬通剛才說的那種功效,就是無數人類毒脈師夢寐以求的,試問哪一個毒脈師,不需要源源不斷的劇毒供應?

只不過就算是身為毒脈師,在煉化一些特殊劇毒的時候,還是有一定風險性的,一個不慎,直接被毒殺也不是沒有可能之事。

但有了這隻吞無蝶的劇毒脈靈,情況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一些拿捏不準的劇毒,完全可以先讓吞無蝶吞噬一番,將那種危險性盡去之後,再將劇毒拿來煉化,以提升自己的毒脈之術。

只可惜吞無蝶難得,更是有著一種極度的危險,哪怕是一些達到天階層次的毒脈師,也不敢輕易煉化。

因為吞無蝶無毒不吞,毒脈師體內也是有著各種劇毒的,到時候煉化不成,反而被吞無蝶將體內的劇毒盡數吞噬殆盡,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錢三元管如風他們都清楚地知道,天毒院確實是有著一隻天階低級的吞無蝶,但即便是達到天階毒脈師的青木烏,這麼多年來也鼓不起勇氣將之煉化。

煉化吞無蝶之後的好處固然是多多,但危險性卻是讓人望而卻步,因此多年以來,效果極其驚人的吞無蝶,反而是漸漸被人遺忘了。

誰知道就在今日,就在這煉脈大會毒脈一道最終的比試現場,傳說中的吞無蝶竟然重現於世,讓得諸多明白過來的強者們,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沒有人知道柳寒衣是如何將吞無蝶這種危險之物煉化成功的,但無論是管如風還是歐陽萬通,在知道那是吞無蝶之後,都和雲笑一樣,知道這場戰鬥或許用時不會太久了。

「哼,就憑這區區蝴蝶脈靈,就想和我的化生獸抗衡,簡直是做夢!」

相對於旁觀者清的諸多天階強者,作為當事人的宋秋蟬,一時之間卻並沒有認出吞無蝶的底細,所以她依舊保持著那一抹強大的信心。

只是宋秋蟬沒有看到的是,當她這一句冷哼聲出口后,無論是台上的雲笑,還是北方座椅之中的歐陽萬通等人,臉上一閃而逝的戲謔。

化生獸的化生之力固然是厲害,但是吞無蝶的吞噬劇毒之力更是非同小可,在這樣的對比之下,雲笑和歐陽萬通等人,自然更加看好吞無蝶了。

石台天空之上,兩道身形體積完全不成比例的脈靈,終於是交擊在了一起,但是眾人心中所猜測的一幕,終究是沒有出現。

剛才眾人在看到化生獸和吞無蝶的體積對比之後,認為這兩者在力量對抗之上,根本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如果那蝶形脈靈膽敢和化生獸相撞的話,說不定會被直接撞成一片虛無,其蝶身,也會頃刻之間被化生獸的化生之氣,給化解殆盡。

「嗯?」

要說場中反應最快的,或許還是作為當事人的宋秋蟬了,因為她忽然發現,那蝶形脈靈並沒有被化生獸撞得粉碎,就連化生獸的化生之氣,似乎也沒有收到絲毫的效果。

此刻的吞無蝶,就像是大海之中的一艘小舟,緊緊地粘在了化生獸的下頦處,任那化生獸如何甩動,卻始終不能將其甩離己身。

「怎麼回事?」

再下一刻,控制著化生獸的宋秋蟬,突然發現化生獸不僅沒有能甩脫那蝶形脈靈,反而從其頸部開始,一道道化生之氣被汲取而出,進入了那蝶形脈靈細小的身體之內。

大家還在看:步步為局滅明萬帝至尊荊楚帝國諸天重生帝御仙魔萬古神帝蒼天劍帝一品天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