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九龍聖祖下載
  3. 九龍聖祖
  4. 一千四百三十一 不要臉!

一千四百三十一 不要臉!

作者: |返回:九龍聖祖TXT下載,九龍聖祖epub下載

?如果這是宋秋蟬自主為之催發的化生之氣,她自然是不會如此驚異,可是現在那些狂涌而出的化生之氣,卻是被動被吞吸,又如何能讓她不驚?

偏偏這些以往可以腐化掉任何人類或是脈妖的化生之氣,此刻已然沒有半點效果,拿那細小的蝶形脈靈,沒有任何一點辦法。

「該死,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由於心中的焦急和憤怒,宋秋蟬一時之間竟然沒有認出那吞無蝶的底細,此刻她只有化生獸因為化生之氣被吞噬的生生不安,她似乎有些猜到這一場毒脈之術比試的結局了。

如果說先前的宋秋蟬,還對這個天毒院的天才少女沒有過多忌憚的話,那現在的她,是再也不敢有絲毫輕易柳寒衣了。

剛才的毒魑之氣沒有半點效果,反而差點被對方扔回的毒魑之氣轟中;現在這拿手的劇毒脈靈化生獸,竟然也拿對方沒有辦法。

而且看起來化生獸很快就要被吞噬殆盡,要知道那化生之氣乃是化生獸的根本,一旦根本被吞,那這化生獸也就隨之煙消雲散了。

不過柳寒衣可沒有宋秋蟬那麼多的想法,她只知道那化生獸的化生之氣,對於自己仙胎之毒的進化,可能會有著一種很不錯的功效。

既然有著這個機會,那柳寒衣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過,更何況這宋秋蟬還得罪過雲笑呢,今日一定得讓其付出慘痛的代價。

當此一刻,柳寒衣心中已是打定了一個主意,見得她手印變動間,吞無蝶的吞噬之力狂涌而出,讓得那宋秋蟬不由臉色大變。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感應著自己脈靈之中那急速湧出的化生之氣,宋秋蟬一陣心驚,其手印也是快速變動,試圖將那化生獸給先收回來。

「等的就是這一刻!」

感受著化生獸體內傳出的這股磅礴回收之力,柳寒衣眼前一亮,然後不動聲色地將吞無蝶的吞噬之力收斂了幾分,這是想給宋秋蟬一絲成功的希望。

因為柳寒衣知道,就算是自己用吞無蝶將化生獸的化生之氣盡數吞噬,最多也就是讓宋秋蟬損失一隻脈靈罷了,對其本體根本造不成太過嚴重的傷害。

雖然說脈靈被殺,人身本體也會受到一些傷害,但那在柳寒衣的心中,無疑是遠遠不夠,這個女人,可是曾經想要殺雲笑啊。

因此柳寒衣打定主意,一定要以牙還牙以毒攻毒,給宋秋蟬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甚至是將其生生毒殺在石台之上,只要有可能,她也不會有絲毫的留手。

「哼,浮生境初期的小丫頭,果然只是個繡花枕頭而已!」

此刻的宋秋蟬,可決然沒有去想那麼多,她一心只想奪回自己的化生獸,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煉化的脈靈,若是就這麼失去,那她恐怕會怒發欲狂。

當此一刻,宋秋蟬顯然是下意識地忘記了剛才祁風的下場,又或者她對自己化生獸的力量異常自信,認為任何的劇毒,在經過化生獸之體后,都會被腐化殆盡。

一心只想將化生獸收回體內的宋秋蟬,感應到那蝶形脈靈力量的一絲鬆懈,心頭不由大喜,同時在心中嘲諷出聲。

事實上這一刻宋秋蟬的舉動,已經算是違背煉脈大會毒脈比試的規則了,因為她運用了自己的脈氣,脈靈和她,終究是同為一體的。

可是不動用脈氣的話,宋秋蟬自知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那蝶形脈妖的吞噬之下,收回自己的化生獸,這可真是兩難的境地。

不過在和損失化生獸,和輸掉這場比賽之間比起來,宋秋蟬明顯是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那就是保存自己的化生獸。

又或許宋秋蟬知道,自己的化生獸固然是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可最終的結果依舊是落敗,到了那個時候,自己的煉脈大會之路,終究也要走到盡頭了。

化生獸已經是宋秋蟬最後的底牌,左右都是個輸,那為何不先保存化生獸呢,那樣一來的話,輸了之後還能保留幾分實力,以待來日。

這就是宋秋蟬心中所打的全部如意算盤,只可惜她千算萬算,甚至不惜動用自己的脈氣,也沒有算到某一個結果,所以她的下場已經註定。

「老女人,你犯規了!」

在宋秋蟬運轉脈氣回奪的時候,廣場內外幾乎所有人都感應到了她那股爆發的脈氣修為,天毒院的第一天才葉枯,更是忍不住大喝出聲。

「不要臉!」

葉枯身旁的司墨,自然是唯師兄師姐馬首是瞻,此刻更是怒罵出聲,此言一出,幾乎所有人臉上都是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

先前在九界萬毒塔之內,諸人沒有看到宋秋蟬和雲笑的爭鬥,倒也不好下定論到底是誰是誰非。

可是現在,宋秋蟬在不敵之後,竟然動用了自己高出柳寒衣甚之多的脈氣修為,如此一來,可就算是破壞毒脈比試的規則了。

到時候宋秋蟬就算是贏了也不光彩,煉脈師總會和諸多前來觀戰的大佬們,也不會承認宋秋蟬的勝利。

「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反觀那剛剛突破到凌雲境初期的青木烏,此刻卻是沒有半點憤怒的樣子,反而是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口中說出來的話,讓得旁邊的歐陽萬通和李雲帆都是若有所思。

「寒衣似乎是故意為之啊!」

錢三元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天階低級煉脈師,靈魂之力也極為強悍,再加上旁觀者清,他感應出來的東西,可比宋秋蟬這個當事人清楚多了。

「這不是廢話嗎?以寒衣仙胎毒體對吞無蝶的控制,若非故意,又豈會真的被宋秋蟬那女人給奪回化生獸?」

突破到凌雲境之後,青木烏身上自然而然地多了一抹霸氣,而聽得他這話,一旁的兩位外來大佬,心頭不由一動。

畢竟仙胎毒體這個稱謂,他們都是第一次聽說,雖然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異種體質,但看柳寒衣對毒脈一道如此精通,就知道這種體質決然不俗了。

嗖!

就在葉枯司墨大罵之聲,還有其他人各異的心思之中,宋秋蟬根本就沒有半點理會,加緊輸送自己浮生境後期的脈氣,終於是讓化生獸脫離了吞無蝶的吞噬。

「該死!」

當此一刻,柳寒衣臉上不由露出一抹憤怒和失望的神色,口中也是喝罵出聲,沒有人知道這些表現,其實都是她主動裝出來的。

柳寒衣就是要給宋秋蟬製造自己后力不濟的假像,結合著朝著後者飛回的化生獸,她的這道不甘怒罵之聲,無疑成了最為經典的點睛之筆。

反觀宋秋蟬,雖然在慶幸自己的化生獸,終究是沒有被吞噬殆盡,但她的臉色卻並不怎麼好。

畢竟宋秋蟬知道,自己這爆發脈氣奪回化生獸的一幕,肯定為很多旁觀者和那邊的幾位大佬感應清楚。

這種明目張胆破壞規則的舉動,已經讓宋秋蟬沒有繼續下去的資格,她知道,自己這一次煉脈大會的路,終於是走到盡頭了。

宋秋蟬心中也有著極度的不甘,這一次她原本野心勃勃而來,甚至是打著主意想要奪得毒脈一道的冠軍。

哪知道在九界萬毒塔中遇到雲笑,最終被其弄斷了一條手臂;現在又在最後的比試之中,遇到了一個妖孽般的天毒院天才少女。

連毒魑之氣和化生獸都不奈何不得柳寒衣,宋秋蟬真是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擊敗這毒脈天才了。

或許在宋秋秋蟬在心中,剛才化生獸被那蝶形脈靈吞噬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敗了,自己的底牌盡顯於人前,都不能拿對方怎麼樣,她根本就沒有更加強大的手段。

所以宋秋蟬在那一刻選擇爆發脈氣,反正是個輸,要是真的損失這隻化生獸脈靈,對於她的毒脈之術甚至是脈氣戰鬥力,有一個極大的影響。

不過好在宋秋蟬竭盡全力動用了脈氣之後,終於還是收回了化生獸,避免了更進一步的損失,這倒是一個不幸中的萬幸。

只是宋秋蟬哪裡知道,在她將化生獸收回體內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沒有任何和柳寒衣談判的資格了,仙胎之毒,也在這一刻倏然爆發。

啪!

只見不遠年的那個曼妙身影,臉上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不待宋秋蟬說話,突然打了一個響亮的響指,聽起來清脆之極。

「嗯?」

隨著響指之聲傳進耳中,宋秋蟬臉色不由大變,因為她清楚地感應到,從自己的體內,正在升騰而起一抹強悍而詭異的氣息。

「該死,是劇毒,那臭丫頭好卑鄙!」

當此一刻,作為天階低級的毒脈師,若是宋秋蟬再感應不出那種特殊的氣息,那她就枉為如此高階的毒脈師了。

正是發現了這個事實,宋秋蟬這一刻電光石火之間,終於是明白自己終究還是著了那小小少女的道兒,被其藉助化生獸,將劇毒施在了自己的體內。

廣場內外,盡皆肅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大家還在看:最強神醫重生悍婦重回五零當軍嫂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快穿之六七十年代姑奶奶在五零仙帝歸來(風無極光)玄龍戰神絕世妖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