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九龍聖祖下載
  3. 九龍聖祖
  4. 第1075章 你怕了?

第1075章 你怕了?

作者: |返回:九龍聖祖TXT下載,九龍聖祖epub下載

場中所有人,都被雲笑施展的影分身騙過了,他們都以為那是速度達到極致之後製造出來的殘影,其實只是雲笑施展的一門特殊身法脈技罷了。

蘇見逮著一個影分身打得不亦樂乎就不用說了,玄陰殿第一天才顧長生一時之間也沒有反應過來,而下一刻,無常島常氏兄弟的臉色卻是有些變了。

因為在常氏兄弟的面前,空間緩緩波動,旋即一個熟悉的粗衣身影出現在他們眼中,距離近得有些超呼尋常。

「秋,小心!」

常氏兄弟的老大常春反應倒是頗快,當他看到那粗衣少年略有些熟悉的動作之時,心頭警兆大起,下意識地便是出聲示警。

然而常春的這道示警之聲來得未免有些太晚了,藉助著影分身脈技欺近身來的雲笑,右臂祖脈之火隱現,然後那株淡紫色的幻陰草,已是瞬間變成了淡綠之色。

幻陰草一共可以變幻七種顏色,相傳這七種顏色讓人產生的幻性效果都有著些許的不一樣,而每一次變幻顏色,就是其幻性效果被催發而出的時候。

此時的雲笑離常秋極近,而後者終究只是普通的覓元境巔峰修者,哪怕兄弟二人聯手堪比半步伏地境,可這單一的一人,卻是遠遠比不過那邊的斗靈商會天才蘇見了。

常氏兄弟聯手之下,更能收到效果的,還是他們配合默契的分進合擊之術。

他們的對手,往往擋住了這一道攻擊,卻是被下一記刁鑽古怪的攻擊給轟中,這孿生兄弟二人,就像是一個四手四腳的怪物一般,讓人防不勝防。

只可惜在雲笑的速度和影分身脈技之下,常氏兄弟根本來不及施展那些分進合擊之法,當常秋鼻端聞到一抹淡淡的幽香之時,他的思想,就生生發生了變化。

一來常秋沒有蘇見那般強橫,二來雲笑有備而發,這一次常秋吸入鼻端的幻陰草香氣,無疑比蘇見多了好幾倍。

僅僅是片刻之間,常秋那原本正常的眼睛,已是變得碧綠一片,顯得有些詭異,見得他身上氣息暴漲,赫然是直接出手,將身前的「雲笑」給撕成了碎片。

既然知道幻陰草的特性,雲笑又怎麼可能留在原地和常秋拼個你死我活呢?

很顯然他在將幻陰草的香氣送下常秋鼻端之後,已是再次施展影分身的脈技,脫離了這邊的戰場。

「死!都該死!」

此刻的常秋,彷彿並沒有意識到他撕碎的只是一襲影子,當他眼中失去了敵人的蹤跡之時,口中不斷發出低沉吼聲,然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似乎被人拍了一下。

「秋,你怎麼了?」

這個拍中常秋肩膀之人,自然就是常氏兄弟的老大常春了,他們兄弟一向形影不離同吃同睡,相互之間早已經是誰也離不開誰了。

此刻看到常秋的狀態,常春哪裡還顧得上去找雲笑的麻煩?他可是知道幻陰草的厲害,一個不慎,自己兄弟永遠恢復不過來,也不是沒有可能之事。

轟!

然而就當常春拍了一下兄弟的肩膀,要看看常秋中毒到底有多深的時候,卻不料一股大力突然襲來。

原來是後者在轉身之際,已是朝著他發出了一道強橫的攻擊,而且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好在常春雖然心憂兄弟的狀態,卻也不是全無防備,畢竟剛才蘇見的前車之鑒他都看在眼裡,所以終究還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躲了開去,避免了身受重傷。

只不過這一次常秋吸入的幻陰草香氣遠比剛才的蘇見為多,本身實力又遠在蘇見之下,所以並沒有像先前的斗靈商會天才一般,僅僅是一擊就清醒了過來。

砰砰砰!

所以下一刻在眾人的眼中,就出現了極為詭異的一幕,那兩個原本情同手足的孿生兄弟,竟然就在這湖心島之上大打出手。

而且常秋出手根本沒有半點的手下留情,反而是招招搏命,似乎眼前的這位同胞大哥就是自己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一般,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反觀常春卻不敢出全力,他知道自己這位兄弟,此刻只是被幻陰草的幻性所迷惑,這才對自己出手,完全不是自己的本意,可不能當作生死大仇來對待。

如此一來,常春的實力固然是要比常秋強上一籌,但這強不了多少的實力,在一者拚命,一者心有顧忌的情況下,不到片刻,常春便是盡落下風。

「那傢伙也太妖孽了吧?」

看到常氏兄弟頃刻之間自相殘殺,所有人都是心生感慨,而他們口中的「那傢伙」,自然就是指的雲笑了。

僅僅是利用幻陰草的幻性,便差點讓蘇見迷失心智,更是讓手足同袍的常氏兄弟反目相殺,這一手翻雲覆雨的手段,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如此一來,原本可能要面對三個半步伏地境的雲笑,已經只剩下蘇見和顧長生兩人了,而且其手持幻陰草,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湊到對方的鼻端,讓兩位天才聞上一聞。

一株天材地寶,竟然在雲笑手中成了無往而不利的利器,甚至是比一些地階中高級的武器還要好用得多,別說眾人沒有想到,蘇見和和顧長生的臉色,也在這一刻變得難看了起來。

這得是對幻陰草有多強的理解,才能隨意催發其中幻性克敵制勝,看著那邊斗得激烈的常氏兄弟,眾人都有理由相信,那一場戰鬥很可能要進行到不死不休的程度了。

「雲笑,藉助幻陰草算什麼本事?有種就不要施展這些鬼蜮伎倆,和我們真刀真槍地戰上一場!」

就在眾人心生驚意的時候,蘇見忽然發出一道低沉之聲,讓得諸人都是臉現古怪,暗道現在是你們以多欺少,你是以什麼立場來說這種話的?

斗靈商會的第一天才蘇見,平生有兩大「本事」,一種就是遠超常人的心智,第二種就是這無恥之極的厚臉皮了。

明明是他蘇見聯合眾人想要圍攻雲笑在先,現在看到後者有了一種強橫的手段之後,又想拿話激將對方,讓對手放棄自己最為強橫的手段,這臉皮簡直厚得沒邊了。

只不過眾人心中都清楚,蘇見這拙劣的激將之法,應該是沒有什麼效果的,既然有著如此強橫的利器,雲笑又怎麼可能會捨棄不用呢?

「怎麼?你怕了?」

果然,在蘇見話落之後,出現在某地的雲笑緩緩轉過頭來,口中反問出聲,同時還輕輕搖了搖手上的幻陰草,不過這一次幻陰草並沒有變幻什麼顏色。

「好吧,既然你怕了,那再用這幻陰草收拾你,未免有些勝之不武,那就如你所願吧!」

然而就在眾人聽得雲笑之言,認為他絕對不可能捨棄幻陰草這利器的時候,從這個粗衣少年口中,竟然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這一番話不僅是讓場中眾人沒有回過神來,就連出言相激的蘇見也完全沒有料到是這個結果,然後他們就看到那粗衣少年,竟然真的將幻陰草給收入了納腰之中。

「這傢伙,是不是太蠢了點?」

圍觀眾人之中,葉素心皺了皺眉頭,雖然她從來都沒有對雲笑有過好感,卻也在這時有些恨鐵不成鋼,這和她所認識的雲笑,明顯有些不太一樣啊。

又或許在葉素心心中,要是雲笑能將蘇見顧長生這些騰龍大陸最為頂尖的天才都擊敗,那自己敗在其手中,也就不是那麼難堪了。

「自己要找死,怪得了誰?」

聽到葉素心話語的季三劍,臉上卻是浮現出一抹冷笑,他自問自己恐怕這一輩子都收拾不了雲笑了,但如果那傢伙因為自作聰明而死在蘇見和顧長生聯手之下,也算是變向為他報得了羞辱大仇。

島上圍觀之人,大多數都是如季三劍這般想的,那粗衣少年看起來精精明明,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犯糊塗呢?難道真是因為蘇見所激?

只有一些心思深沉之輩,才隱晦猜到了雲笑的想法,畢竟那幻陰草也只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效果最佳了,但是手段顯於人前之後,再想收到什麼奇效,未免不太現實。

雲笑確實是這麼想的,能用幻陰草讓常氏兄弟自相殘殺,已經達到他的預期了。

何況看剛才蘇見瞬間就清醒過來的實力,幻陰草對這種半步伏地境的天才,效果絕然不會太大,至少不會大到可以左右戰局的程度。

「其實吧,對付你們,哪用得著什麼幻陰草?」

將幻陰草收入納腰之內的雲笑,再次開口的話語,讓得蘇見和顧長生臉色不由變得愈發難看了幾分,似乎覺得自己身為騰龍大陸頂尖天才的尊嚴,都被生生踐踏了。

這兩位可都是各自勢力之中最為頂尖的天才,在整個騰龍大陸年輕一輩之中,也是無人敢惹,偏偏這個叫雲笑的小子竟然敢用如此口氣說話,真是是可忍熟不可忍。

嗖!嗖!

因此在雲笑話落之後,蘇見和顧長生再也忍耐不住,此刻哪怕對方手中依舊有著幻陰草,他們也不會有半點猶豫,更何況那看起來無往而不利的幻陰草,已經被雲笑給收入納腰之中了。

大家還在看:步步為局滅明萬帝至尊荊楚帝國諸天重生帝御仙魔萬古神帝蒼天劍帝一品天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