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無敵之大唐下載
  3. 無敵之大唐
  4. 第922章公主的託付

第922章公主的託付

作者: |返回:無敵之大唐TXT下載,無敵之大唐epub下載

是夜,太平公主府一夜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弄得巡街的武侯全都惶惶不可終日,還以為公主府中在聚集千軍萬馬。

其實,太平公主府中是在進行一場大清算,在排查內鬼。除了在宮中帶出來的老人以外,所有的下人都在排查之列,面對數十具血淋淋的屍體,不少人崩潰了,就連家裡的賬房都有人自首,曾被二郎君糾纏不過,讓他拿了不少錢財,然後還得將帳做平了,以免被公主察覺。

一通排查,共查出三十九人,都與薛崇訓有牽連。好在都是些替薛崇訓遮掩揮霍錢財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大逆不道的惡行。

太平公主鐵了心要整治家風,讓人將這三十九人羈押在一起,明日待宵禁以後,全都攆出去。

不過,看在他們多年來辛辛苦苦的份上,允許他們帶走各自的隨身物件和積蓄,另外,每人再給一萬錢做路費,也算是主僕一場,仁至義盡了!

至於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薛崇訓,本沒有回府,也不知在哪裡廝混。

對於他將做何處置,李敏等人可不敢過問。她伺候著公主沐浴,然後讓人備了些清淡的食物,請公主食用。

太平公主全無睡意,緊著一襲中衣,坐在名貴的絨毯上,面對著精緻的食物,卻沒有胃口,便讓人拿酒來。

李敏朝李婕使了個眼色,她們姐妹心意相通,給公主拿了葡萄釀。

一杯血紅的葡萄釀飲下,那蒼白的臉上浮現一抹紅暈,然後,兩滴清淚滾落。

李敏埋怨道:「安王爺也是的,明明是一場誤會,卻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太絕情了!」

「公主,要不明日讓女婢去給安王爺解釋一下。」李婕道。

太平公主將那頁空白的黃竹紙拿起,在她們面前一晃,嘶聲道:「你們看看,他連一個字都不想寫,是對我徹底失望了!我該去解釋什麼?我有臉去解釋嗎?本就是我負了他,讓他等了十多年,一個人一生中能有幾個十多年?

他本就不屬於人世間,不屬於長安的繁華,可我卻無法離開長安,給不了他要的生活。

呵呵,這樣也好,就讓我們互道珍重吧!」

她飲酒,一杯接一杯,讓李敏李婕姐妹看著直揪心,可又無法相勸。也許,對於傷心的公主來說,醉了反而是一件好事。

太平公主突然停下,讓李敏拿來一隻錦盒,一把剪刀。她伸手抄起剪刀,另一隻手絞住一縷青絲,就剪了下去。

「公主不可……」李敏見了公主的動作,大驚失色,還以為公主想不開要自戕。

「太平公主將剪刀朝地上一扔,手裡拿著那一縷青絲,苦笑道:「看你那緊張兮兮的模樣,你以為本宮要自殺?呵呵,本宮身上擔負了太多的責任,就連死都不敢。」

她就青絲放入錦盒中,又在那張黃竹紙上寫下一行字:「若有來生,必與君長相廝守!」

她將黃竹紙也放入錦盒中,將錦盒蓋好,用紅繩系住,打了個相思結。

她將錦盒交給了李婕,道:「李婕,你明日也離開長安,隨便去哪裡都行,從今往後,你就與公主府沒有一絲瓜葛了……」

「公主,奴婢有錯,您儘管打罵,可求您不要趕奴婢走。」李婕跪下,泣聲道。

太平公主苦笑道:「本宮何曾要趕走你,這是有要事託付於你。你帶上這個錦盒,將自己給藏好,要不,你就去揚州吧,尋個地方住下。等到本宮死後,你去求見安王爺,將這個錦盒親手交給他。」

太平公主有她的驕傲,寧願被心上人誤解,也不願開口解釋。可她心中有執念,終究是放不下,只能讓女官李婕在她死後交給趙無敵,已表明她的心跡。

……

渭水邊,趙家商隊的專用碼頭上,趙無敵在送別馮桂夫婦,並一再囑咐趙不凡,要小心謹慎,不可大意。

船啟動了,揚帆遠去,趙無敵站在碼頭上,不停揮手,看商船消失在視野里,方才迴轉長安。

馮桂的離去,讓他少了一份牽挂。隨後,他又去了神武軍大營一趟,看望了將接受女帝檢閱的一千將士。

明日就是檢閱日,這一千將士將在別將郭破的帶領下於今日午後進入長安,在靠近皇城的左衛大營休整。

就在他送別馮桂的時候,大朝會上,韋安石朝二張發難了,起因就是昨日南來閣的鬥富,並搜羅了有關張氏兄弟賣官鬻爵收人錢財的證據一百二十九條,可謂是觸目驚心,讓人不敢相信。

女帝讓人將二張喊來,讓他們接受韋安石的質詢,並允許自辯。

二張相視一眼,知道事情鬧大了!沒想到三位族中兄弟胃口太大,辦事也不注意手尾,如今被宰相給逮住,可是不容狡辯的。

張柬之進言,稱二張本是宮闈中人,卻干預朝政,賣官鬻爵,所犯罪行罄竹難書,按律當斬。

女帝一聽張柬之要殺她的小情人,立馬不幹了。不就是賞人家幾頂官帽,弄幾個小錢花花,有什麼大不了的,至於要打要殺嗎?

她都賴得同宰相們商議,直接開了金口:「張同休、張昌期、張昌儀,收受他人錢財,為人謀私利,著奪職,並各罰一千萬錢。」

張同休等人被罷官,成了庶民,辛辛苦苦地鑽營,卻如同一夢黃粱,什麼都沒有了。

對此,張柬之等人雖然覺得處罰過輕,不過,此三人只是可有可無的小嘍啰,本就無足輕重,只要扳倒了二張,他們什麼都不是,也就默認了女帝的處罰。

接著就該輪到二張了,眾人紛紛支棱著耳朵,聽女帝宣布:「張易之、張昌宗二人,明知族人徇私舞弊,卻未能及時阻止,實乃有失察之嫌疑。不過,他們二人對朕有功,該當以功抵過。」

張柬之急了,問道:「不知二小有何大功?」

張易之是個聰明人,為人也機靈,聽女帝稍一點撥,立馬上前奏道:「吾弟昌宗為聖人煉製神丹,聖人服下以後,病情轉好,可謂有功於朝廷。」

女帝是天下之主,對她有功,那就是對江山社稷有功。

女帝眸光凌厲,掃視群臣,寒聲問道:「張昌宗此功,可抵二人罪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