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一劍傾國下載
  3. 一劍傾國
  4. 卷3:千里馳援,真的不是為了上床 16、大章內容太多,章節名就這樣吧。

卷3:千里馳援,真的不是為了上床 16、大章內容太多,章節名就這樣吧。

作者: |返回:一劍傾國TXT下載,一劍傾國epub下載

尚書府的人口不多,細算起來只有二十來個,主人當然是葉世傾,葉晴是少主人,而做主的就這兩個,據說早年葉世傾娶過一房小妾,但很快就病死了,所以其他全都是下人。

伙房兩個,侍候葉世傾起居的兩個,侍候葉晴的兩個,賬房兩個,一個大管家,剩下的全都是護院和侍衛。

雖說尚書府人丁凋零,但府裡面的家丁向來自恃高人一等,大管家就更不用說了。別的不說,他在永樂坊的哥哥有個敗家子,不知鬧出了多少事,就差沒出人命了,還不都是他擺平的。

這些事情在府裡面是透明的,不算秘密,誰讓他深受葉世傾器重呢。

大管家名叫李天養,四十多歲的年紀,仍然英武不凡,府里的丫鬟婢女,由於小姐葉晴在別處置了家宅,很少回來,一天天都過得十分無聊,跟李天養偷情,就成了最大的消遣。

這一天午時剛過去不久,婢女紅娟便來到李天養的卧房外頭,想找這位熾手可熱的大管家「打情罵俏」一番,順便討點零用,不料敲了許久的門,屋子裡仍然一片死寂。

紅娟心裡頓時有些不高興了,暗道:「這死鬼!今早就出現了一會兒,喝了點粥就不見了人影,午膳也不見人,要不是老娘替你兜著,老爺肯定要追究的,莫非昨晚幹了什麼壞事,到現在還在睡著?」

想到這裡,她自忖與之關係非同尋常,便上去推門,誰知門也沒鎖,一推就開了。

這是一間頗為寬敞的卧房,床榻在東邊,要走進去才能看清楚。

「哼,果然在躲懶,肯定又是被哪個小騷蹄子勾引,小心有人向老爺告……」紅娟有些生氣地說著,邁著蓮步,扭著肥|臀便進去了,然後往床榻的方向一看,咕噥的話立時止住,小臉一變,頓時毫無血色。

只見大管家李天養坐倒在床沿下的血泊中,血泊連接著胸口,血口已然呈暗紅色,雙手無力垂下,臉色慘白,赫然死去多時了,而且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啊——」

刺耳的尖叫聲便在下一刻,響徹整個尚書府。

前面有說,同京兆府一樣,尚書台辦公的地方,同時也是尚書令的府邸。府邸位於尚書台的后衙,距離葉世傾很近,所以李天養死亡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他的耳朵里。

尚書台重地,位聖世宮以東,雖然在皇城外,但距離東宮只有一牆之隔,在如此尊貴的地域,自家大管事居然被人殺害,葉世傾顯得出離的憤怒,立刻放下了手頭上的事物趕到現場。

葉世傾到的時候,紅娟的情緒在其他婢女的安慰下,已經稍微穩定,當即哆哆嗦嗦地把過程說了出來。

葉世傾沉著臉聽罷,打量了一眼房間,只見窗門邊上一地的瓷片,應該是擺在窗門旁邊的花瓶摔落後造成的,又掃了一眼屍體,只見傷口外殘留一截瓷片,殺人手法可不算太高明。

他皺了皺眉,然後輕舒一口氣,道:「讓老易到這裡來見我。」

老易是府中賬房,管著葉府所有的出入明細以及銀庫,跟隨葉世傾十多年了,府中護院侍從都尊稱他為易先生。

易先生年近花甲,穿一襲白袍,得知葉世傾召見,馬不停蹄地跑了來,氣喘吁吁仍不敢怠慢,行禮道:「老,老爺您找我。」

「府中這兩日有什麼人來?」葉世傾問。

葉府的招募,也由李天養和易先生全權負責,葉世傾從不過問。

易先生看了一眼屍體,臉色頓時變了,道:「回稟老爺,府中已有數月不曾招人了。」

葉世傾指了指外面道:「這麼說,人都在外面了?」

「正是。」易先生應道。

葉世傾想了想,又轉向紅娟問道:「今早可曾看到過李管家,最後一次看到他是什麼時候?」

紅娟道:「回稟老爺,李爺今早喝了點粥,然後就不見人影了。」

問了別人,也都說沒看見。

這時一個護院壯了膽子說道:「啟稟老爺,前二日李爺帶著我們兄弟去了永樂坊,抓了個殺人犯,關在前衙的地牢里。」

「殺人犯?」葉世傾道,「多大年紀?」

「十歲上下,還是個小姑娘。」護院頓了頓,慌忙補了一句,「據說她殺了李爺的侄子。」

葉世傾想了想,昨晚確實在地牢里見到了一個小姑娘,心裡頓時有些瞭然,著了個護院去查看,果然不見了那個小姑娘。

「兇手應該還躲在府中,速速派個人去京兆府報案,讓他們派人來搜查。」

葉世傾吩咐完畢,便打算回前衙辦公,這件事對他來說,也就到此為止了,畢竟死的只是一個管家,既然查明了真相,他也就不在意了。

誰知他剛剛走出院子,受命去報案的護院便匆匆跑過來道:「老爺,京兆尹張大人求見。」

「嗯?」葉世傾著實有些吃驚,難道他京兆府能未卜先知?當即傳見。

不多時,穿著便服的張煥發便來到兇殺現場外的院子,拱手道:「下官張煥發,拜見葉大人。」

「張兄何必多禮。」葉世傾微笑著迎上去,挽著他的手道,「看張兄的裝扮,怕不是為了公事而來,我還道張兄未卜先知了呢。」

「此話怎講?」張煥發笑了笑,有些奇道。

「我府中出了命案,正派人去報,不料張兄就找上門了。」葉世傾笑著說道,並引著張煥發進入兇殺現場。

張煥發隨意瞥了一眼屍體,並不很在意,卻將門掩上,道:「葉兄,黑山逃犯就在你府中地牢,很快裁決司就會找上門了。」

「什麼?」葉世傾大吃一驚,「黑山逃犯怎會在我府中地牢?」

張煥發冷冷笑道:「你府中管事有個哥哥,不知她是黑山逃犯,想要強買,不料其子反遭殺害,為了報復,便讓你府中管事將那小姑娘藏於地牢。」

「此話當真?」葉世傾臉色變了數變。

「若葉兄不信,大可親自拷問。」張煥發冷笑不止,「但恐怕裁決司不會給你這個時間。」

葉世傾冷冷瞥了一眼李天養的屍體,如果不是已經死了,將他剝皮抽筋的心都有了。他表面上不動聲色,道:「張兄的情報來源,居然比裁決司更早一步,真是奇也怪哉。」

張煥發搖了搖頭道:「裁決司需要部署,我輕車簡行,當然更快一步。現下只有一個方法可以救葉兄,將那逃犯交給張某,帶回京兆府,便可洗去葉兄勾結黑道的嫌疑。」

葉世傾淡淡道:「張兄這麼做,又有什麼好處呢。」

張煥發道:「先裁決司一步抓到逃犯,外加當朝三品實權大員的人情,好處當然不勝數。」說到這裡,他咬了咬牙,恨恨道,「但最主要的,卻是希望葉兄能助我對付燕離。」

「燕離?」葉世傾頓時恍然大悟。這個燕離他當然聽過,打敗秦易秋,燕山盜少主,一等真名,都是些匪夷所思的光環,之前也聽人說起過,張煥發的兒子正是死在燕離手裡。

「這個好說,但很不巧,逃犯失蹤了。」他攤了攤手,「恐怕就跟張兄看到的兇殺案有關。」

「什麼?」這回輪到張煥發大吃一驚,「這到底是?」

葉世傾道:「是葉某管教無方啊,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我府里的管事為此把命給丟了,還害得葉某遭罪。不過逃犯應該還在我府中,張兄同我一起搜查,她是跑不掉的。」

然而話音方落,從外頭衝進來一個護院,打著哆嗦道:「老,老,老爺,那個瘋,瘋狗李,李,李邕帶著好多人來,來了,說,說府中藏有欽犯,要帶,帶人進來搜查!」

葉世傾深深地皺起眉頭,道:「張兄,請你速回京兆府帶人過來,務必在裁決司之前找到她,我會替你爭取時間。」

張煥發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

藍玉在附近的一幢宅子見到了李繼明,這讓他感覺舒服了不少。

畢竟在他眼中,李繼明雖然貴為蕭閣的閣主,也沒有道理讓自己去見他,架子擺那麼大,蕭四白來了還差不多,可惜後者已經死了。

由此可見,大夏皇朝的威嚴依舊深入人心。

李繼明很著急,比唐桑花還急,一見到人便開門見山道:「藍大人,在下有兩個不情之請,第一是在下有個侄子意圖加入裁決司,第二是在下有個好友,被關在裁決司大牢,想請大人將他放出來。」

藍玉一聽,火氣頓時來了,心說當老子是你手下,這是請求還是命令啊,但下一刻他便倒抽一口涼氣,冷靜下來了。

「作為交換,在下願意提供黑山逃犯的行蹤。」李繼明根本不給藍玉反應的機會。他首先不能暴露自己的急迫,其次不能暴露唐桑花的存在,於是提了兩個不算很難,也不容易的條件。

俗話說的好:要想取之,必先予之。

想要藍玉相信這個情報,他就必須提出要求,否則對方怎麼可能相信。

只有讓對方相信,他才會用心對待。

藍玉一把攥住李繼明的衣襟,瞪著他道:「李閣主的事情,我會記在心裡,現在立刻告訴我,黑山逃犯在哪?」

李繼明一字一頓道:「尚書府地牢。」

一旁沉默已久的葉晴猛然抬頭,雙目爆出驚人的異彩:「你再說一遍?」

李繼明當然認得葉晴,畢竟她是蕭閣的常客,但此刻哪管她心情,硬著頭皮道:「黑山逃犯藏在尚書府地牢。」

葉晴神情恍惚,腦子有些眩暈,一段記憶倏然浮現腦海。

那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她被葉世傾帶入地牢,進行了長達兩個多時辰的折磨,結束后,葉世傾先一步離開,她自己給自己敷了傷葯后,往回走時遇到了一個同病相憐的小姑娘。

她被關在地牢的出口處,抱著膝蓋,雙目無神地坐在冰冷的地上,明明凍得全身發抖,卻不肯挪動分毫。

葉晴從她那灰暗的臉上看出了滿滿的不幸,心中不知怎麼的湧出一股無名之火,冷冷地發出譏嘲:「不要以為擺出這副表情,就會有人來同情你。」

是的,從小到大,她絕望過無數次,無論是吶喊、呼喚、哀求、痛哭,都換不來一丁點的同情,只有加倍的痛苦。

幸福是一個傳說,她永遠都找不到。

小姑娘抬起頭來看她,興許是被她的話所觸動,那死灰般的雙睛透出一絲生氣:「你跟我一樣,活著很痛苦。」

「既然很痛苦,為什麼不去死?」葉晴有種秘密被窺探的錯覺,忍不住嘲諷道,「苟且偷生,只會換來加倍的痛苦,還不如早點去死,反正也不會有人為你傷心難過,為你痛哭流淚,以為一個人躲在角落偷偷地舔傷口,就能恢復過來嗎?不要妄想了,有些傷害,永遠不能治癒!永遠不能!」

「你在說你自己嗎?」小姑娘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她。

葉晴貝齒微咬,冷冷道:「你別太囂張了,小鬼,哪怕我受的痛苦比你多很多,手上也有著你無法想象的權利。」

「吶,你對這裡還有剛才走出去的那個人抱有深沉的痛恨吧,他是這裡的主人嗎?」小姑娘那死灰一樣的眼睛忽然透出一絲妖異的紅光。

「是又怎樣!」葉晴有些不適,忍不住蹙眉道。

「我幫你毀了這裡吧,這個家,還有你痛恨的人……」小姑娘眼中的紅光愈發盛了。

「就憑你?」葉晴忍不住移開目光,對她的瘋言瘋語,也並不放在心上,徑自走了。

記憶中,小姑娘沒有再開口,只是背後一直有種異樣感,她還在盯著自己看,這一想,竟不自禁的毛骨悚然。

葉晴平復了一下心情,轉向藍玉道:「大人,屬下確實在地牢里看到過一個疑似逃犯的人,事不宜遲,還請下令,速速趕往尚書台。」

藍玉怔了怔,道:「哦,對,先去稟告指揮使,調集人手。」

馬關山看著比藍玉還急的葉晴,悄悄對連海長今道:「聽說她跟葉世傾不合,沒想到竟然到了這種程度,這是恨不得馬上把她老爹抓捕歸案啊,我要是有這種女兒,還不得被她活活氣死。」

「興許裡面別有隱情。」連海長今笑了笑。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