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下堂王妃逆襲記下載
  4. 下堂王妃逆襲記
  5. 第559章 神奇的少年們

第559章 神奇的少年們

作者: |返回:下堂王妃逆襲記TXT下載,下堂王妃逆襲記epub下載

第559章神奇的少年們

夜晚的月華祠靜悄悄,大家練了一天的蠱,本就費心神,一道晚上,誰也沒有精神再堅持,吃過晚飯,便各自回房去休息。

然而,待所有人都睡下之時,廚房裡的仨人投入到熱火朝天的忙碌中去了。

確切的說,是鳳九玄一個人圍著灶台轉。

容離和夏侯襄正蹲在酒窖中,給酒壺灌酒。

鳳九玄扔給她一條細長的管子,留下一句話就上去做飯了。

給老爺送酒,總得弄點下酒菜不是?

喝好吃好嘛。

容離拿著管子的一頭眨了眨眼,鳳九玄剛剛問她給魚換過水沒,她點了點頭,接著就被扔過來一根管子。

夏侯襄看著打啞謎的倆人,給魚換水,和管子有什麼關係?

王府的下人給池塘換水,也沒見用管子啊?

容離找到酒窖最裡面的一壇酒,用管子沿著最裡面的邊扎了個口,接著沖夏侯襄招了招手,「阿襄,快過來。」

夏侯襄拎著酒壺走過去,容離小聲說道,「快蹲下。」

容離幫他擺好姿勢,酒壺的蓋子打開,夏侯襄便見她將細管子放入口中,用力吸了幾下,接著臉色未變,夏侯襄心裡一揪,以為酒不對,正要說話,便見容離趕忙拉過酒壺,涓涓細流便從細管中流入酒壺。

而容離被嗆的連聲咳嗽,夏侯襄一手端穩酒壺,一手給容離順氣。

「這酒真辣。」

容離終於緩過來了,她輕易不愛喝白酒,雖然有的綿軟,可只辣嗓子這一項,就讓她對白酒敬而遠之。

「滿了滿了。」酒壺不大,勝在精巧,不一會兒一壺酒便裝滿,容離將細管抽出,那酒封上除了一個小小的黑點,其他什麼也看不出來。

容離滿意的笑了,照這樣看來,就算將酒窖里的就全都喝了,一般人也看不出來。

投其所好,知道人家好哪一口,再堅持送,她就不信打不動老爺子。

容離和夏侯襄從酒窖中出來,鳳九玄的菜也做好了。

「祝你們成功,先看著火,我去打圈更你們再走。」鳳九玄現在身兼兩職,責任重大,更點不能誤,柴火不能熄。

夜半三更,容離和夏侯襄才動身去往藏書樓,依舊先上了四層,壓力對於二人來說已經習慣了,陣法為的是掩蓋牆上的畫,既然知道它的用處,便不用費心破了。

夏侯襄先讓容離在下面等著,若是和第一天一樣的陣法,很可能會讓容離的心神受震,他不想讓她冒險。

拾階而上,夏侯襄的感覺與前兩天不同,壓力不再那麼大,樓梯上的很是輕鬆,昨日還停在倒數第三階梯上的他,現在最後一步已經落在了第五層之上。

依舊空無一物,夏侯襄注意到地上散落的雜草和石子,施施然的走過去,移動了幾處,那原本什麼都沒有的樓層,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而昨日那位老者,正手拿一把小扇子,蹲在小火爐前,輕輕扇著火。

小火爐上一個紫砂藥罐,正滋滋冒著熱氣。

「你來了,」老者抬眼看了看他,並不奇怪他的出現,只是稍微有些奇怪,「怎麼就你一個人?」

看的出來他和那個矮一些的少年關係不一般,怎麼不見另一個過來。

「老爺子,我在這呢。」容離在下面看的真切,陣法已破,看來什麼事情了,她自然就跟了上來。

老者微笑的看著走過來的他,矮一些的少年似乎有點兒意思,「提的什麼?」

看見容離手裡的食盒,老者不禁奇怪的問了一聲。

「吃的喝的都有,」容離輕輕敲了敲食盒,「估計您自個兒在這兒吃不好,專門給您做的,您過來嘗嘗吧。」

老者扇火的手一頓,沒想到這倆人會給他帶吃的,微乎其微的停頓,接著便若無其事的繼續手上的動作。

「吃的就不必了,你們拿回去吧。」

雖然,老者直覺上兩個少年沒有壞心眼,但他還不能完全確認,再者說身處月華祠,對於蠱毒的了解他太清楚了,不管他們兩個有沒有壞心,在吃食一事上,他向來小心。

「那不成啊,這就是給您預備的,費老半天勁了,」容離苦著臉說道,萬沒想到人家不收,「您老…」

忽然,容離彷彿明白老者為何拒絕了,她連忙解釋,「您是怕菜里有髒東西吧?您放心,這都是…呃…大壯,大壯做的,圍爐台轉了好半天呢,您怎麼也得賞光嘗嘗味道呀,至於髒東西,您放心。」

容離把食盒打開,一樣菜撥出來一點,猛往自己嘴裡扒拉,不一會兒便見了底兒,「您看,我先干未敬了,您現在總該放心了吧?」

容離自打扮演了話嘮這個角色,說話語速就特別的快,根本不給別人插嘴的機會。

老人家自打她打開食盒的時候就想說話,奈何容離根本沒給他留扣,等容離一亮碗底,老者剛剛要說的話,徹底忘了。

這孩子也太利索了吧?

老者無奈的笑了笑,「你們先坐吧,待老朽將葯熬好,咱們再說。」

就算要吃,也得讓他把正事先幹了。

「沒問題啊,」容離連連點頭,「您用幫忙不?要不我來吧。」

那熱情勁兒,相當不好拒絕。

「不用,你先歇著,我馬上好。」老者連忙制止,他這葯要緊,輕易不可讓外人碰的。

人家如此明顯的防備,容離自然不再往前湊,他們來時要和人家交好的,可不是來找事的。

一盞茶的功夫,老者熬完了葯,將濃濃的葯湯倒入一隻海碗中。

一時間,空氣中都瀰漫著濃濃的苦味,容離皺了皺鼻子,這味道真難聞。

夏侯襄注意到容離的表情后,下意識的就想拿起桌上的紙來給她扇風,但轉念一想,這是別人的桌案,他若亂動東西,顯得很不禮貌。

他也沒有帶摺扇的習慣,努力想了想身上能用的東西后,夏侯襄淡定的從懷中掏出幾張銀票,疊了一疊,拿在手裡幫容離將面前的苦味,扇的淡一些。

容離在他拿出銀票來的那一瞬間,眼睛就直了,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不禁心裡感嘆一聲:用銀票當扇子這事,也就她家阿襄能幹的出來了吧?!

這炫富真沒誰了。

老者時刻注意著他們這邊的情況,夏侯襄掏銀票扇風的動作,看的他嘴角一抽。

他怎麼覺得,面前這倆年輕人,他一個都看不懂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總裁爹地惹不起神醫棄妃醫妃火辣辣重生之復仇女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邪王嗜寵:鬼醫狂妃總裁大人,要夠了沒!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