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下堂王妃逆襲記下載
  4. 下堂王妃逆襲記
  5. 第318章 還沒回來!

第318章 還沒回來!

作者: |返回:下堂王妃逆襲記TXT下載,下堂王妃逆襲記epub下載

第318章還沒回來!

此時,在玉容院的小松子,簡直等到望眼欲穿。

他剛剛在戰王府吃了午飯,還別說,王府里的伙食還是不錯的。

但是,這不是重點!

他自打早上過來,等到現在都沒見到戰王妃的影子。

廁所都去了十幾趟啊!

不是他想去,而是這府里的管家,見他喝完一壺就再給他上一壺更名貴的,直把裡面的茶誇得天上有地上無。

他一個小太監,家裡本來就窮,進宮沒多少時日,是個沒吃過見過的,聽人家一說好,自然想要嘗嘗。

這麼東喝一口、西喝一杯的,沒一會就要去趟廁所。

午飯前,他肚子里的那點僅存的油水,被颳得連個油花都不剩了。

可想而知,他中午得吃多少。

本來對管家還有些偏見的他,都顧不得難為管家了,跑廁所跑的他著實腿軟。

吃過午飯,小松子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

酒足飯飽癱在椅子上剔著牙,小松子覺得人生不過如此。

即便神經已經被麻痹的差不多了,但小松子還算靠譜,沒忘了此行前來的目的,他已經等得很不耐煩了,戰王妃也太能逛了吧?

是打算將整個京城逛個便嗎?

找管家要人吧,管家擺出十二分的熱忱來安慰他,並表示自己理解他著急的心情,可王妃出門向來沒個固定地點,他身為管家也很為難呀。

小松子無法,只得繼續等。

管家又命人端去一疊疊糕點,打算穩住小松子的胃。

前面的小松子著急,後面的小蹊幾人就是鬱悶了。

她們圍坐在桌邊,支著下巴直嘆氣。

「小桃姐也太不夠意思了,怎麼跟主子走了都不跟咱們說一聲。」小蹊撅著嘴。

「還有主子,幹嘛扔下我們,能帶小桃姐,就不能多帶咱們三個一下嗎?」小陌同樣撅嘴。

「主子,可能有自己的考量吧。」小桃雖然也撅嘴,但語氣分外溫柔,她還是一個很替人著想的姑娘。

「哎…」

「哎…」

「哎…」

三個人齊齊嘆氣,她們很不爽啊!

——————

正陽宮裡,皇后終於送走了夏侯贊父子二人,飯桌上後半場,父子兩人交談還算和諧,最起碼她沒從夏侯贊臉上看出什麼不滿。

鬆了口氣,皇后覺得,這一天前所未有的累啊。

「去看看,人回來了沒有?」皇后沒忘了正事,她對身旁的秋雁說了一聲,「要是到了先別進去稟報,本宮親自過去。」

皇后想著還沒挑破那層窗戶紙,她不能讓容離有所懷疑。

「是。」秋雁出了殿門直奔偏殿,到了一看,裡面沒有人。

心裡不禁有些疑惑,難道還沒回來?

又去了意瀾亭,秋雁一看,得,之前派過去的宮女在那兒等著呢。

看樣子應該是午飯都沒吃。

「人還沒到?」秋雁走過去問道。

「回姑姑,沒有。」宮女規矩的行禮,即便已經餓到前胸貼後背,依舊沒有表現出來。

「成了,跟我回吧。」秋雁帶著她回到正陽宮,讓她自去用飯。

進了殿內屈膝道,「娘娘,戰王妃還未進宮。」

「什麼?」本在貴妃榻上躺著的皇后瞬間坐起來,「派出去的人回來沒有?」

都出去多半日了,還沒回來是什麼意思?

容離要抗旨不成?!

「沒有。」秋雁搖了搖頭。

「難道…」皇后狐疑不定,容離已經膽子大道連她的人都敢扣了?

「你去戰王府一趟,看看是什麼情況,速速回來稟報。」皇后將自己的腰牌給她,又撥了四個會功夫的侍衛給她,讓她坐轎前往,若有個不對,也不至於太過被動。

秋雁片刻不敢耽擱,帶著人出了宮門。

一道戰王府,秋雁便亮明了身份,只說皇後派來傳旨的人半天沒有回宮,遂過來問問可知道傳旨的太監去往何處了?

管家熱情洋溢的迎了上來,依舊是上午王妃出門的那一套說辭,另外告訴秋雁不必擔心,傳旨的公公,他們府里好生款待著呢,只等王妃回來再一同入宮。

說罷,還將秋雁帶到正廳,那裡,小松子正吃得不亦樂乎。

美食麵前,誰能經得住誘惑?

小松子上午排出去的,下午基本又給補了回來。

不得不說,戰王府廚娘做的東西,味道一絕。

秋雁的到來,到是讓小松子收斂了許多,畢竟還是知道這為是皇後身邊近身伺候的人,小松子半點也不敢放肆。

「秋姑姑。」小松子連忙站起身,巴拉了一下嘴邊的碎末,還沒弄乾凈。

秋雁眼角直跳,盡量讓自己笑的不那麼僵硬,「小松子,沒見到王妃怎麼不先行回宮,白白讓娘娘擔心?」

她與皇后萬沒想到,這貨竟然在戰王府好吃好喝的待著,娘娘還以為戰王妃把他關起來了呢。

「不是,嗝,」小松子沒忍住打了個飽嗝,趕緊捂住嘴緩了緩才繼續說道,「娘娘讓奴才務必隨戰王妃一起回宮,嗝,奴才沒等到人,不敢回呀。」

說完,還一臉委屈的看著秋雁。

秋雁簡直要上去撬開他的腦袋看看,裡面是不是空的了!

脖子上頂個腦袋,就為了看起來顯得高?

他也不高啊!

秋雁忍住心裡的怒意,轉身過身來,笑著對管家說道,「勞煩您再想想,王妃最愛去哪裡,不是奴婢著急,實在是皇後娘娘想念王妃想念的緊,所以才派了人來請,您給想想法子,有沒有什麼地方是王妃常去的?亦或者說王妃什麼時候能回來?」

說著,從袖口裡拿出些銀兩來,就要往管家手裡擱。

秋雁追隨皇后多年,像是打賞的活兒一直是她來做,所以身上裝個銀子很正常。

管家連道不敢,把手都背到身後去了。

這錢要是接了,那可就真說不清了。

沒得落下個難刁難皇後身邊人的罪名,他可不傻。

管家有些為難,「姑娘真是折煞老奴了,王妃是主、老奴是仆,哪有僕人過問主子的道理?王妃到現在沒回來,老奴也著急,這不早派了府里的人出去找,結果到現在都沒找到。京里這麼大,老奴已經把能想的辦法都想到頭裡了,若還是找不到王妃,就只能等王妃自個兒回府,您看您若是再讓老奴做能力範圍外的事情,老奴就就真的只能交代到這兒了。」

愁眉苦臉的嘆了口氣,管家一副『你要是再逼我,我就死給你看』的表情,一臉的悲壯。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總裁爹地惹不起神醫棄妃醫妃火辣辣重生之復仇女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邪王嗜寵:鬼醫狂妃總裁大人,要夠了沒!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