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下堂王妃逆襲記下載
  4. 下堂王妃逆襲記
  5. 第299章 王妃可是吃味了?

第299章 王妃可是吃味了?

作者: |返回:下堂王妃逆襲記TXT下載,下堂王妃逆襲記epub下載

第299章王妃可是吃味了?

原諒她有些懵,這話要怎麼回答?

「您…您自己走過來的呀。」皇后除了這麼說不知道還要說些什麼。

「哦,」夏侯贊恍然的點了點頭,接著起身,「朕走錯了,你好生歇著吧。」

皇后無語的看著他走遠的背影,氣的都沒起身行禮恭送他出去。

這算什麼?

逗她玩呢!

來她這兒坐半天,說自己走錯了?

青天白日他又不瞎,怎麼就能走錯到她這兒?!

皇后坐在椅子上運氣,夏侯贊現在越來越不把她當回事了。

瞅瞅他辦的那些事。

自打選秀結束后,夏侯贊就沒在她們這些老人兒宮裡歇過。

每次去的都是那些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宮裡,兩月不到,後宮懷有身孕的女子竟多達到五人。

這說明什麼?!

夏侯贊身體挺好是吧?

她身為皇后若是明目張胆給新人送去避子湯,難免好說不好聽,若是再讓前朝那些大臣們知道,沒得討伐身為皇后的她。

是以,皇后只能用些隱蔽的手段,將避子湯藥以各種不同形式送給這些侍寢過後的新人,但哪兒能每個都顧及到?

難免會有疏漏,再加上她為自個兒兒子再婚的事情費了不少心思,自然就會被一些聰明的女孩兒鑽了空子。

到最後避子湯沒喝成,她們有年輕身體好,不懷身孕,還有別的選擇嗎?

其中最出挑的便是婕美人,小姑娘長的水靈家世不俗,又聰明伶俐,將皇上哄得一愣一愣的,剛剛皇上從她這裡走,擺架去往的便是婕美人的宮中,皇后怎能不生氣。

一巴掌拍在桌案上,皇后心中梗著的那口氣實在咽不下,待她想想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先將婕美人肚子里那塊肉除了。

其他的,待她騰出手來,慢慢收拾!

——————

日子一天天的過,端王府中的女人處理的差不多了,皖月對陳漣很是滿意,有她在省了自己不少事情。

而且這府里目前就她一個正牌主人,自打容離回門后,夏侯銜再沒回過府,皖月樂得自在,他死外面才好呢。

這日,她照常在自個兒院子歇著,府內的下人已經在她的調教下,老實本分多了。

只是,沒想到許久未露面的夏侯銜回來了。

皖月聽到下人來報,險些沒找把刀出去將夏侯銜給砍了。

不過還是抑制住心裡那股衝動,現在她羽翼未豐,還不是時候。

夏侯銜再慫也是皇后的兒子,動了他的後果,皖月目前還承擔不起。

心裡不住的思考,皇上的那些兒子們她倒是都見過,但無論哪個都不像有帝王之才的人,與誰合作,真是個讓人頭疼的問題。

至於夏侯銜,她動不了他不代表不能先讓他堵堵心。

俗話說的好,弄不死你先膈應死你。

皖月鬥志昂揚的穿戴好,直接來到夏侯銜的院子。

院外的守衛根本不敢攔,恭恭敬敬的將皖月請進院子。

皖月一進院子,心情還是有些波動,她就是在這裡失了清白,若是可以,她這輩子都不想踏進這院子一步。

一步一步腳印似砸在地上一般,皖月推開門進得房內,夏侯銜剛換好衣服,便見門被推開。

面色一沉,他現在累的很,急需休息,不知道這個女人又來找他做什麼?

夏侯銜也不吭聲,皖月倒是沒沉默,她一進屋子便道,「王爺還知道回來?」

若是只聽字面上的意思,像極了妻子埋怨丈夫幾日未歸,頗為幽怨。

可皖月不是一般人,夏侯銜更不是。

兩人徹底敵對,皖月怎麼可能對夏侯銜有情。

不過是嘲諷罷了,夏侯銜沒跟她一般見識,換好衣服準備前去沐浴。

可皖月一伸手將他攔下,眼睛里滿是挑釁,「王爺別急著走啊,臣妾有話要向你稟報呢。」

『臣妾』二字咬的極為重,可見皖月恨毒了這樣的身份,她不甘不願,只想要擺脫。

「讓開。」夏侯銜不與她多廢話,她能有什麼好事,一看就是來找事的,他不願與她多做糾纏,不過一個不要臉面的女人,和她多說一句,他都覺得噁心。

「王爺當真不聽?別到時發現了府內的變化,再埋怨本宮沒告訴你!」皖月絲毫不退縮,她這次是做什麼來的?哪兒能輕易放他走?

「再不讓開,別怪本王對你不客氣!」夏侯銜也動了怒,他現在心情極其不好,偏生皖月還要往槍口上撞。

「呵,又要動手?」皖月挑了挑眉,偏頭看了眼身後半敞開的房門,「你當還在酒樓?本宮帶的人可不是吃素的,還有啊,你若動手,他們便會回南楚稟報我父皇知曉,你自個兒想想吧,到時會迎來什麼樣的局面?」

皖月氣定神閑的說道,末了她又上前半步,看著夏侯銜的眼睛,「所以,你要動手,最好有把握把本宮和本宮的人全殺了,否則一個不好留了活口,到時難辦的…是你」

「你!」夏侯銜氣急,從沒見過這樣的女子,死皮賴臉不說還似滾刀肉一般,他目光陰暗的要滴出水來,心中殺意漸顯,不過殘存的理智告訴他,他不能動。

他現在還動不了皖月,否則若是父皇怪罪下來,他無法承受,那個位子還未到手之前,他做事決不能意氣用事。

況且留著皖月,對他以後繼位大有好處,同樣的蠢事他不能做兩遍。

很明顯,夏侯銜從某方面來說,已經成長了不少,至少不會再意氣用事。

他穩了穩心神,盡量使自己平靜,「你想說什麼?」

皖月露出一抹勝利的微笑,夏侯銜能屈服是好事,有一就有二,總有一天她要弄死他!

「本宮看你後院的女人太多,煩不勝煩,因此,本宮就做主幫你遣散了大半,現下府里可安靜多了,王爺高不高興?」皖月滿眼挑釁,她很期待夏侯銜的暴怒,當然,她有法子讓他有苦說不出。

夏侯銜明白了,皖月就是來氣他的,不過這女人是不是傻?拿一群他不在乎的女人來氣他,還真是…愚蠢。

上前一步逼近皖月,皖月下意識的後退了半步,只見夏侯銜嘴角帶著玩味的笑說道,「王妃可是吃味了?」

以為就她會噁心人嗎?

果然皖月臉色一變,指著他怒道,「你別瞎說。」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總裁爹地惹不起神醫棄妃醫妃火辣辣重生之復仇女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邪王嗜寵:鬼醫狂妃總裁大人,要夠了沒!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