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下堂王妃逆襲記下載
  4. 下堂王妃逆襲記
  5. 第155章 晚輩遵命

第155章 晚輩遵命

作者: |返回:下堂王妃逆襲記TXT下載,下堂王妃逆襲記epub下載

第155章晚輩遵命

容離嘴角抽了抽,合著自己不原諒他,還還天天來報道唄?

就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人!

「你來不來跟我有什麼關係?」容離沒好氣的說到,接著坐到一邊,攤開了本書不去看夏侯襄。

夏侯襄眼中閃過一絲笑著,走到容離對面坐下,也從桌上抽出本書來看。

反正離兒不趕他就好,現在不想聽他解釋,那他就再等等。

容離本來是裝裝樣子,她這麼晾著他,他總不會再待下去了吧?

可誰知道,這人一點兒被嫌棄的自覺都沒有,反而坐在一邊跟她一塊看書。

容離心裡那個氣啊,哼,她就不理他,看他能待到什麼時候!

慢慢的,到是看書看入了迷。

一晃,午時將至,小桃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房門,「小姐,該吃午飯了。」

她們在院子里東想西想,小姐和那個王爺進了屋,半天不出來不說還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到底是咋回事?

有心去敲門問問吧?但一想著小姐昨晚上的火氣,她們還是不大敢這時往槍口上撞的。

熬啊熬的,終於到了飯點,小桃當仁不讓的被推選出來去敲門。

叫了一聲,沒人說話。

小桃想了想,準備再敲一次,還沒敲,門就被從裡面拉開了。

夏侯襄走了出來,對她說道,「把飯端進去吧,你們小姐在看書。」

說完,側身從小桃身邊離開,出了院子。

小桃眨了眨眼,小姐和雲…王爺這是沒事了?

帶著人端了飯菜進去,發現容離正坐在桌邊看書,神態專註連她們開門進來都不知道。

小桃走上前,「小姐,該吃飯了。」

容離沒抬頭,就連一絲反應也沒有。

「小姐?」小桃上前輕輕拍了拍容離的肩膀。

「嗯?」容離這才抬起頭來,眼神還有些蒙,「怎麼了?」

「該吃飯了,」小桃指了指桌上正在擺的飯菜,「奴婢伺候您凈手。」

「中午了?」容離這才反應過來,下意識的看向旁邊的椅子,夏侯襄已經不在那裡了,「他人呢?」

「王爺剛走。」小桃回道。

「哦,那吃飯吧。」容離站起身,沒想到這書挺有意思,竟一下看的入迷,都不知道夏侯襄何時離開的。

現下天氣漸熱,容源、謝菡心疼女兒,中午便不再讓容離過去,頂著大日頭到底不舒服。

容源和容敬、容喆在玉容院外等了一上午都不見夏侯襄出來,想著進去看看,又想起容離之前的話。

既然離兒說處理得了,他們便相信她。

一直等到夏侯襄出來,父子三人都快曬的冒煙兒了,容源冒著熱氣走到夏侯襄面前,「您和小女說明白了嗎?」

夏侯襄嘆了口氣,「離兒不聽我的解釋,我明日再來吧,有勞伯父了。」

還擺出一臉挫敗的表情。

容源和容氏兄弟二人簡直要瘋了,戰王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吧?

他們之前見到那個不苟言笑、一身生人勿近的戰王是誰啊?

這個絕壁是假的吧?

瞅瞅眼前這個人,除了臉長的和戰王一樣,其他哪裡一樣啦?

戰王有這麼隨和嗎?啊?

容源尷尬的咳了一聲,正要說話,誰知先被夏侯襄截住了,「今日勞煩伯父帶路,著實辛苦,晚輩已經認識路了,明日便不再叨擾伯父,晚輩直接來找離兒解釋便可。」

說完不理會已經石化的三人,雙手抱拳,「告辭!」

大步流星的順著原路返回,出了容府。

容源和容敬、容喆回過味來,他們很想問問,戰王爺是今兒才知道路的嗎?

昨兒被離兒打的是誰?

不行,明兒他們還得來看著,哪兒能讓他自己來找離兒?

第二日,夏侯襄一下朝,立馬乘轎跟著容源來容府報到。

有認識戰王轎子的人,倒也沒太在意,一個王爺一個丞相,甭問,肯定是有正事要談啊。

容源三人分別乘了轎子,昨日是要商量事情,一個馬車上方便,今日倒沒什麼要緊事,就是容源暗自琢磨,不知戰王今兒什麼時候來。

結果一下轎,容源默了。

出門前仨轎子,回來后四個,戰王挺自覺啊。

果然,他這剛下來,夏侯襄也從轎子里出來了,容源不能裝沒看見,畢竟人家身份在那擺著呢,有啥事關起門來慢慢說,街上人來人往,他要不讓戰王進,估計被同僚看見,得以為他瘋了。

「戰王,請。」容源任命的將夏侯襄請進府。

剛一進門,夏侯襄轉身對他一禮,「伯父,晚輩先過去了。」

說罷,扭頭就要走。

容源一把給他薅住了,我滴個天哪,幸虧他反應快啊,不然真讓他跑了還成?

「呵呵,王爺不必著急,這樣,我讓丫頭去把離兒找來,你們前院說。」容源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再是王爺也不能進自家姑娘院子如入無人之境啊?!

「對啊,王爺,您稍等等,我們去叫離兒。」容喆趕忙幫腔,他小妹的清譽還要呢。

容敬不動聲色的攔下去路,要見小妹,先過他們這關。

「這樣的天氣,若是離兒來回走,心裡的火氣一定更大,誒,」夏侯襄搖了搖頭,「既然伯父不願晚輩現在過去,那晚輩晚些再來吧。」

「現在就去!」容源脫口而出,開玩笑,戰王語氣雖然誠懇,但話里的意思也太明顯了吧?

現在不讓他過去,難道還要讓他晚上來爬牆嗎?

既然一定要見,還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見的好。

「晚輩遵命。」夏侯襄一抱拳,順著小道就去了玉容院。

容源那個鬱悶,這話接的,就跟他非要讓夏侯襄去離兒院子似的。

咬著后槽牙對身後的兒子們說道,「跟上!」

仨人緊隨其後,待夏侯襄進門后,他們三人也進了院子,容離照例在練功,見夏侯襄進來沒理他。

夏侯襄多自覺,自動找了把椅子坐下。

可等容源一進來,容離便不能不理了,問了完安后,容源擺了擺手,讓她該做什麼做什麼,不用管他們。

吩咐人在夏侯襄旁邊安了仨座位,四人坐一排,容離站著前面風中凌亂,下面她是不是該彙報演出了?

咋整的跟領導視察似的?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總裁爹地惹不起神醫棄妃醫妃火辣辣重生之復仇女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邪王嗜寵:鬼醫狂妃總裁大人,要夠了沒!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