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下載
  3. 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
  4. 第188章

第188章

作者: |返回: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TXT下載,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epub下載

第188章

林震南臉色更難看了。

「你憑什麼對我爹指手畫腳,難道你很了解我家辟邪劍法嗎?」林平之憤憤不平道。

陳橫嘴角輕輕翹起,道:「很了解,我不敢說,但起碼比你更了解,你可要看好了。」

他說完,手中長劍舞動,再度向林震南攻去。

林震南看著陳橫施展的劍招神色震驚,因為陳橫施展的赫然是他們林家的辟邪劍法。

不過,陳橫的長劍殺到,也不到林震南多想了,只能奮起迎敵。

但是他的劍法原本就差陳橫許多,在見到陳橫施展辟邪劍法后,更是心神失守,自然更不是敵手,如果不是陳橫沒有傷他性命的意思,他此時恐怕已經命隕當場了。

可曉是如此,林震南依舊險象環生。

林平之和王夫人見此擔心之極,也不管什麼江湖規矩了。

一個仗劍衝出,一個從一名鏢師手中奪過一柄長刀,皆殺向陳橫。

「來得好!」

陳橫不但不驚,反而大笑道。

長劍舞動,和三人戰成一團。

「敗!」

十數招過後,陳橫爆喝出聲。

劍光映影,他的劍招快到極致,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清楚。

直見他突然收招,居中站定。

「啊!好痛!」林平之首先開口,長劍落地,右手手腕鮮血淋漓。

而幾乎是同時,林震南和王夫人同樣手腕滲血,兵器落地。

「平之,你沒有事吧?」王夫人衝到林平之身邊,緊張道。

當她看到林平之手腕的傷后,馬上幫他包紮,慈母本色盡顯。

「哼!小小傷勢就大驚小怪,難道你不知道你娘親也受了傷嗎?」陳橫冷哼道。

林平之聞言這才看到自己娘親的手腕也傷了,驚醒過來,道:「娘親,我幫你包紮。」

王夫人笑道:「我沒事,自己來就可以了。」

此時她已經幫林平之包紮完畢,開始處理自己的傷口。

林平之滿臉通紅,自己的娘親受傷了,還先幫他包紮,他自己卻痛得哇哇叫,真是羞愧之極。

「陳公子,你如何懂得我林家的辟邪劍法?」林震南見到自家妻兒並無大礙后,也不管手腕依舊在滴血,盯著蒼飛嚴肅道。

眾人聞言心中都是一震,想起剛才的情形。

陳橫施展的的確是辟邪劍法,而且比起林震南父子施展的要精妙得多,不然怎麼可能擊敗林家父子和王夫人三人聯手呢?

陳橫笑道:「很奇怪嗎?你家的辟邪劍法早就流落在外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對你家的劍法不敢興趣,而且剛才一戰也讓我倍感失望。反而是你夫人的刀法,讓我刮目相看,洛陽金刀王家,我以後有機會定然要走上一趟。」

王夫人已經為林平之和林震南包紮好,正在為自己包紮,此時聞言神色一變,杏目圓睜瞪著陳橫道;「你想如何?」

王夫人出身於洛陽王家,父親乃是金刀門金刀無敵王元霸,一手刀法霸道無雙,威震中原。

陳橫道:「自然是像今日見識辟邪劍法一樣,會一會你爹的刀法了。」

「哼!如果你敢到金刀門鬧事,小心被我爹收拾。」王夫人道。

她嫁給林震南后相夫教子顯得十分溫和,但是年輕的時候在洛陽可是出了名的麻辣,和人一言不合就會大打出手。

陳橫渾不在意道:「我陳橫最大的願望就是會盡天下高手,如果你爹有本事教訓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武痴!

在眾人眼中,陳橫就是典型的武痴。

當然這也是一個狂徒,年紀輕輕就敢向老一輩高手挑戰,真是狂妄之極。

但是偏偏他武功又高,連林震南都不是他對手,場中都是一些鏢師,武功稀鬆平常之極,想讓陳橫這狂徒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竟然無人能辦到,只能無奈的看著陳橫在他們面前大放闕詞了。

「陳公子果然豪氣,比武已經完畢,林某甘拜下風,不知道閣下是否賞面入內堂品茶一聚呢?」林震南道。

陳橫微微一笑,知道林震南是不想和他為敵,想和他搞好關係,並且也想知道他為何懂得辟邪劍法。

他點了點頭,跟著林震南進入福威鏢局內堂,其他人見此都為林震南的胸襟折服。

林震南剛剛才在陳橫手中吃癟,還是被陳橫用他自家家傳的辟邪劍法擊敗,這羞辱之大可想而知了,但是依舊對陳橫如此和氣,怪不得能吃遍近十省,鏢局生意越發興旺了。

當然,眾人對陳橫的印象就更加深刻了,以年輕一輩之身,戰敗老一輩高手,想來今日之後將會名震江湖。

就連剛剛敗在陳橫手中的林平之,也是對陳橫十分崇拜。

年輕人,都是喜歡強者的,特別是陳橫這樣和他年齡相差不大的年輕人。

林平之將陳橫視為自己的目標,要追逐的對象。

唯有王夫人臉色滿是不渝,她心愛的兒子和丈夫都被陳橫傷了,雖然陳橫已經手下留情,但是她這個做母親和妻子的,依舊耿耿於懷。

對於這些陳橫都無所謂,別人猜忌他也罷,崇拜他也罷,怨恨他也罷,他都不在乎,只要不來招惹他就可以了。

進入正廳,陳橫坐在客座之上,自有下人送來香茗。

「陳公子年紀輕輕武功就如此高強,不知道你師承何派呢?」林震南道。

對於陳橫的來歷,他十分好奇,這樣的年紀,這樣的實力,一般的門派恐怕是培養不出來的。

陳橫道:「我的來歷無可奉告。」

林震南眉頭輕皺,但瞬間就鬆開,道:「看來公子是不想依仗師門行事,那也無妨。只是不知道閣下是從何處學得我林家的辟邪劍法,閣下可能不看重它,但它畢竟是我家家傳的劍法,流落出去我不得不關心。」

陳橫道:「這也是人之常情,不過我勸你還是收掉將這劍法收回去的心思。我這劍法是從青城派弟子身上得來的,而且幾乎各個青城派的門人都會施展,你自己的武功想來你自己也清楚,連我都對付不了,想和青城派這樣的名門大派相鬥,那是以卵擊石。」

林震南神色難看,倒不是陳橫的話語難聽,而是心中憂懼,道;「陳公子此言屬實?青城派的人為何會懂得我林家的辟邪劍法?」

陳橫道:「我聽聞是青城派掌門余滄海的師父長青子,曾和你林家的先祖林遠圖一戰,雖然敗給了林遠圖,但是卻將七十二路辟邪劍法都記了下來,並鑽研了一番,以圖日後報仇雪恨,青城派的弟子懂得辟邪劍法毫不出奇。」

「唔!我還聽聞昔年青城派和華山派相熟,長青子和華山派的友人曾一通研究過辟邪劍法,就不知道華山派現在還有沒有人懂得這門劍法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反正青城派弟子都研究過,多一個華山派也沒差了。」

陳橫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林震南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黑了。

陳橫懂得辟邪劍法,已經讓他驚懼交加,現在青城派,甚至華山派的人都懂得,那他林家行走江湖還不是處處受制?

陳橫看著林震南,笑道:「其實這對於你林家的危機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你不用太在意的。」

「我林家的危機?」林震南疑惑道。

陳橫道:「我不是說過嗎?我這劍法是從青城派弟子手中學來的。我當時單人獨劍殺上青城派,本是想會一會余滄海,看看他是否和傳聞中那麼厲害,誰知道他竟然不在山上,連門下的四大弟子,什麼『英雄豪傑,青城四秀』也不見蹤影。」

「松風觀中留守的那些弟子弱得不堪,比你都差遠了。他們青城派的松風劍法,在我劍下撐不了幾招,才施展你們林家的辟邪劍法,你說這好不好笑!連自家的劍法都不是我對手,用別家的劍法,那不是自取其辱嗎?」

「後來他們為了活命,將青城派的武功獻了出來,順便連你家的辟邪劍法也附送給我,我想昔日你家先祖既然能用辟邪劍法打敗余滄海的師父長青子,你家的辟邪劍法估計不簡單,所以也學了一學。」

林家父子聽到這裡,神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別人只是隨便學一學,辟邪劍法就施展得出神入化,他們練了那麼多年,也就這點兒水平,讓他們情何以堪。

陳橫最後道:「臨走的時候,我問過那些青城派的弟子余滄海他們的下落。他們告訴我,余滄海要向你們林家尋仇,聽聞還要搶一件東西。說你們家的辟邪劍法並不僅如此,還要配合什麼辟邪劍譜才能真正發揮出威力。不知道你們林家是否怎有辟邪劍譜呢?」

林震南神色愕然道:「我家哪裡有什麼辟邪劍譜,不然的話,我也不會敗在你的手上了。」

陳橫心中冷笑:你家的辟邪劍譜都被我一把火燒掉了,你還在這裡給我裝。

但他神色卻是不露神色,道:「我想也是。這事兒我也不管,你家有沒有辟邪劍譜跟我也也沒有什麼關係,今天我要說的都說了,信的話就做好提防,不信的話,你家出什麼事情,也與我無關。」

林震南道:「以陳公子這等人物,豈會無緣無故欺騙我等,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那就最好,我就先告辭了。」陳橫起身。

「陳公子不介意的話,不如留在我府上做客一段世間如何?」林震南道。

林平之道:「陳大哥,你從四川大老遠過來,不是為了幫助我們林家嗎?怎麼這就走了?」

陳橫看著林平之,噗哧一笑,道:「林平之!我為什麼要幫助你們林家?你們林家和我有什麼瓜葛?對我有什麼恩情?這江湖中,俠義之人或許有,但可惜我並不是,你有時間就到江湖上走走,很快就會明白我的話了。」

林平之道:「我也想到江湖上行走,只是爹爹和娘親不允許而已。」

陳橫道:「那是因為你武功低微,他們擔心你出外有危險。如果你林家度過這次劫難,你就苦練武功,並娶個老婆,生兒育女,那樣就算你在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你林家也不至於斷子絕孫!外面的世界,可不是那麼和平,當然在家中也不見得就安全了!」

林平之聽得呆了,不明白陳橫為何要這樣說。

「哈哈哈哈!」陳橫大笑著走出了林家。

原本林震南夫婦準備給陳橫送行的,但是陳橫後面那一番話,讓他們心中不快,這不是變相詛咒他們家嗎?

他們哪裡知道,陳橫之所以這樣說,就是因為他知道林平之在原著中的確是修鍊了辟邪劍譜,切掉了下面的事物,林家真是絕後的緣故。

……

返回客棧,陳橫將林家事情,放在了一邊。

他已經提醒了林家,至於林家是否真會打醒十二精神提防,這就不關他的事情了。

而且以福威鏢局中的人的實力,就算再小心,估計也只是多掙扎一下,實力相差太遠了,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陳橫盤膝而作,體內的內力快速的流動,內息漸漸增強。

也不知道是他本身身體的就是如此,還是因為他是穿越者的緣故,陳橫發現自己的練武天賦無比驚人,岱宗如何這項連創始人都沒有真正練成的絕學被他練成了,而修鍊青城派的內功,他也是進展驚人。

他從四川前來福威鏢局的時候,還擔心自己武功不及余滄海,打算只是提醒林家就離開,現在卻是不想走了。

他想看看自己的武功,比之餘滄海這樣的當世正道十大高手,相差多少。

就在陳橫思索的時候,天上一道閃電落下。

然後……

……

楊雲睜開眼睛,雙眸有些不耐,但最後還是閉上雙眼。

……

正午時分,烈陽高照,烤晒天地。

一片叢林之中,一人蓬頭垢面,衣衫破爛,連臉面都髒兮兮的,看上去彷彿一個乞丐一樣。此人此刻,正不斷地啃咬著一個個野果,比起野人還要急躁,彷彿餓了好幾天的樣子。

黃揚狼吞虎咽的吃下最後一個野果,那生澀的味道讓他一陣反胃,但是他依然硬生生的吞了下去。不過,即使這樣,他還是發現自己仍然沒有填飽肚子。但是望了望四周,卻發現沒有什麼能吃的了。

他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彷彿一個餓狼,怨恨的眼神彷彿散發出黃光。黃揚的脾氣向來很好,但是此時心中怒氣翻騰,望著那湛藍的天空,不禁咒罵道:「他媽的老天,這裡是什麼鬼地方?都三天了,沒有人影也就算了,一天才能兩餐,還餐餐都吃不飽,還要不要人活?!」

這可不能責怪黃揚粗魯,因為他此前明明在床上睡的很香,一覺醒來后卻發現自己身處密林之中,連續行走三天兩夜都沒有發現人煙。如果不是有野果充饑,早就餓死了,遇到這樣的情況下,任誰心中也會對老天產生不滿。

他拾起那用來開路的大木棍,有點心灰意冷,這樣的野人生活,比起什麼生存大冒險更加糟糕。到底何時才是個盡頭?「咚!」手臂粗的開路棍一撐地下,黃揚艱難的站起身子,看了看身上已經被荊棘鉤得破破爛爛的衣服,和那被鉤出一道道血痕的皮膚,就一陣心酸。

「身子真的縮小了,他媽的老天還搞了個返老還童!」這也算是一個大發現,原本二十一歲的黃揚,在醒來后赫然發現自己竟然變「嫩」了。不過在這個也沒有心思思索原因,惡聲惡氣的繼續咒罵后,一陣搖頭,輕聲慨嘆,「這樣的窩囊樣,見到人了也不好說意思見了吧。」

就在這時,「救命!救命啊!」一陣女子的呼救聲傳了過來,讓黃揚身子一顫,「有人!」這時黃揚第一個念頭,其他的可以完全不顧!不要說剛才的話,連自己姓啥都忘了。

他毫不猶豫的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衝去,全然不顧眼前荊棘。三天兩夜的叢林生涯,白天為填保肚子擔驚受怕,夜晚被蚊蟲鼠蟻搞得徹夜難眠,讓他已經對生活失去耐性,如今突然聽見人聲,哪能不激動!不瘋狂!

「嘩啦啦!嘩啦啦!」滿懷希望的黃揚真的有點瘋狂,用木棍不斷的向前推去,用自己的**硬生生的將荊棘分來,口中高聲喊著,「人啊!人啊!你在哪?!你在哪?!」

很快,一道淡青色苗條人影出現在黃揚面前。這是一個相當秀麗的女子,看上去不過十四、五歲,兩條馬尾讓她看起來,充滿的農村氣息,而且似乎還滿臉驚慌的向黃揚撲來。(艷遇么?)但是此時黃揚,卻對此沒有一點感覺,身子迎了上去,口中脫口而出,「終於得救了!」在叢林中徘徊了三天,終於見到一個人,黃揚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快逃啊!」那少女這樣喊著,衝到黃揚近前的時候,可沒有**,而是一個大拐彎,就消失在在黃揚的身後。而黃揚眼前就出現了一個畜生的面孔,這是?

「呼!」倒抽了一口冷氣,黃揚驚愕的望著眼前吊睛白額虎,眼睛差點跳了出來。連動物公園都沒有去過的黃揚,還真的未見過真老虎。現在親眼見到一個猛虎向自己衝來,不雙腿發軟已經算是個奇迹。

但是這個時候,可沒有時間讓黃揚猶豫,迅速舉起手中的開路棍,「砰!」一棍正中撲來的老虎的腦勺,「吼!」

虎嘯一震,黃揚心中一跳,連毛管也豎了起來。這老虎硬生生的挨了黃揚一棍,雖然被打了下來,但是看上去也是絲毫無損的樣子。黃揚還算鎮定,一來他也算是個會家子,二來三天兩夜的叢林生涯,磨礪了他的心志。

此時他毫不猶豫的踏步上前,「砰!砰!砰!」

迅速三棍,黃揚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最後「咔嚓」一聲,手臂粗的木棍,都被打折了。「呼!」黃揚呼出一口濁氣,感到全身乏力,連午餐都沒吃飽,這個時候難免有力竭的感覺。

「吼!」面前的老虎額頭流血,但是眼中的怒火,連黃揚也能看出來,「呼!」老虎撲過來的風聲大響,黃揚手中斷棍,順手一頂,竟然恰恰**了老虎的口中。「嘶!」不過同時,他的左臂被虎爪劃出數道血痕。

「啊!」黃揚原本被荊棘所傷就渾身傷痛,此時被猛虎所傷,更是痛入心扉。生痛之下,全力一撐,總算是讓老虎給頂開,但是手中的斷棍也留在了老虎的口中。

黃揚原本就沒有和猛虎搏鬥的意思,如果不是對方「無端」進攻,他早就逃個沒影了。現在連武器也丟了,他馬上轉身向原路而去。

一轉身他就看見剛才的少女(黃揚搏虎只不過是十來、二十秒時間),此時她竟然還在一邊跑一邊喊救命。

狂衝過去,黃揚的速度哪是那小女子可比,所以迅速靠近了少女。此時那青衣少女,聽見身後異響,轉身看向黃揚。很快又盯著黃揚身後,嘴巴張開了合不上來。黃揚沒多想(這個時候誰還有心思亂想),正想繞過去,但是身後風聲卻颳了過來。顯然,猛虎的速度也不少他可比的。

黃揚心念電轉,咬了咬牙,「快逃!」

說完后,他一個轉身,同時後腿一掃,正中身後猛虎,但是黃揚還沒有來得及看清自己踢中了對方哪裡,就覺得腿部一陣火辣,「哇!救命啊!」殺豬般的聲音,從黃揚口中狂吼而出。

此時虎口已經靠來,死亡的陰影籠罩黃楊的心頭。

「砰!砰!砰!」一陣震耳槍響,將黃揚的聲音都給蓋住,黃楊發現撲在自己身上的猛虎竟然在掙扎數下后,停止了動彈。他一摸身上,滿是鮮血,就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猛虎的。

隱約見,黃揚聽見,不遠處趕來數道身影,但是此時黃揚卻已經覺得自己眼神模糊,只能隱約聽到幾聲『小妹』、『大哥』的呼喊。

大家還在看:武俠世界夢長生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殺神白起殺神葉歡武俠見聞錄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武俠之我是盜聖武俠世界輪迴者武俠世界俠客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