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下載
  3. 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
  4. 第30章

第30章

作者: |返回: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TXT下載,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epub下載

要一直不明朗,楊雲是不會跟齊言攤牌的,時間還長著呢!

楊雲現在還只是在見縫插針的給人上眼藥,以求讓局勢按照對他有利的方向發展,想要真正的可以左右到局勢,還需要很長的時間,還需要自身有更強大的力量。

不過,他自認實力薄弱,但手下還是有一些能人的,除了齊言和岳伍德之外,他的據點中的高手,半聖級別的原本就有十數個,現在岳伍德暗中招攬了一番,人數已經超過二十個了。

不過半聖級別的高手,也是有強弱的,能成為巨頭的無一不是半聖中的猛人,這些人被困在半聖級別的之中,無法突破,在武道一途上基本是走到盡頭了,所以更在乎權力的。

突破到聖人境界這個理想十分豐滿,但是實際上卻是遙不可及,太久沒有聖人境界的高手出現了,大多數都已經死心了,覺得不可能有聖人級別的高手誕生,楊雲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是什麼原理。

但是他覺得,這主要是心境的問題,聖人不但是修為上的,而且是心境上的,他是聖人轉世,在這方面是有優勢的,在當世之中絕對是最有發言權的,但說沒有人知道,那也不可能,畢竟這個世界也是有聖人出現過的。

學院聯盟的創立盟主就是一個聖人,修為不說,功績也是通天了,單是將帝國時代推進到學院時代,就是無上的功績了,世界也有了數百年較為和平的時間,可以說是功德無量,只是現在學院的問題也顯現了。

楊雲是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看出來,他就覺得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有可能讓他踏入聖人境界,通過改革學院聯盟,建立更大的功勛,獲取成就聖人的機會,這對於楊雲太過有吸引力了。

其實聖人也是人,但是無論是實力地位,就算是頂尖的半聖都不可能比擬的,楊雲對此可是清楚得緊。

後天境武者,不過是基礎,每一個小層次,都有極大的差距,就像小孩子,每一歲之間差距都是巨大,年紀大的孩子,遠比年紀小的孩子厲害,但是到了先天境就變得不同了。

這就像是孩子到了青年時期,這方面當然還是比較突出,但是不會太過明顯了,在先天境之中跨階擊殺敵人的事情很多時候都會發生。

而到了半聖境界之後,就是中年時期了,同境界之間的差距還是有的,但是並不大的,雖然半聖也是分成九重,但是每一重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太大,只是離聖人階層的遠近而已,而是看他們能否有成就聖人的天賦。

不過,現在聖人絕跡,這就顯得讓人尷尬了,半聖一重和九重之間雖然有差距,但實力上卻是不大的,他們更大的是影響力。

半聖,屹立在當今世人中的巔峰,只要到了這個境界,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組建自身的家族和勢力,但是並不是每一個半聖都可以辦到的,這個世界的資源原本就那麼多,你殺出來之後,如何分配呢?

大家族的半聖數量一般不少,而且掌握實權,和大量的資源,擁有很大的優勢,而為了維持這種優勢,他們就需要打壓其他崛起的勢力,特別是現在天地元氣日漸稀薄,正步入末法時代。

聽聞有占卜師說,以後武者將會消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可以想象得到,未來的半聖數量將會減少,能發出的威能也是這樣,不過這對於現在的楊雲來說,還是很遙遠的事情,他這一代還不至於馬上就陷入這樣的困境之中。

不過,他也是有警惕的,他覺得一旦步入末法時代,聖人恐怕是更為不可見了,半聖都可能會絕跡吧,現在有成就聖人的機會擺在自己的眼前,他是萬萬不想錯過,他知道一旦真正的成就聖人,所有的一切都會變得不同,他想領略這個世界聖人的景色。

這個機會太過難得了,改革學院聯盟一事,必須由他來完成,這個功績他不打算讓給其他人,哪怕是他的父親也一樣,事實上他覺得就算是楊封,或者是其他人完成這樣的功績,也是無法成就聖人的。

天地元氣稀薄,修鍊資源的喪失,造成的是什麼?末法時代不是開玩笑的,這些人沒有他一樣的聖人感悟,想要成就聖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楊雲就更加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當然,晉陞聖人只是一個契機,他更加在意的,乃是自己能否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他承認他在這個世界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都是為了實現他想要實現的夢想,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他做的事情,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他的確要實現他的野心,但這都是為了他對這個世界的改革所要做的事情,他希望這個世界變得更為和平,更為公平,百姓可以過得更加好。

……

和何福祥的會面時間,比楊雲預料的要早,何福祥雖然不如陳沖之權勢那麼大,但也是改良派的巨頭之一,而作為改良派的主戰派,何福祥現在可以說是水漲船高,所以他以為會面會押后的。

但是在齊言提出會面之後,何福祥一方當即就答應,當日楊雲就出發前往何府,路上楊雲沉思不定,何福祥這麼快就答應接見自己,是為了什麼呢?如果說這其中沒有緣故他是不相信的。

不過,他所知道的情報實在是太少了,所以也只能嘆息,同時他也在全心全意的修鍊,他已經到了先天三重巔峰,離先天四重已經不遠了,修鍊速度很快,但都是因為資源的緣故,如果沒有那麼多資源他是難以修鍊得那麼快的。

這也可以看出資源的重要性了,但是據他所知現在修鍊資源是越來越少了,不要說其他的地區了,就連在耶魯城都出現這個問題,可見這是全球性的問題,自己的修鍊自然是沒有問題,但是其他人就難說了。

在思量的時間中,楊雲到了何府,這裡比陳府要小很多,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讓楊雲有些意外,這可是何福祥的府邸,這個模樣沒有問題嗎?他將心中的驚訝壓下,帶著齊言,跟著護衛進入了何府的內堂。

很樸素的一個地方,這也可以看出何福祥的一些性格,就算是掩飾也好,也可以體現一部分的,對於何福祥的感官,楊雲明顯比陳沖之感覺更好,這還沒有見面就有這樣的感覺,楊雲覺得很意外。

他可是一般人,有聖人的直覺,別看這很玄乎,實際上卻是真實存在的,而事實上楊雲對此是堅信不移,在上一世就給他無數的幫助,這一世也是差不多,雖然因為實力還不足夠無法顯現,但也是讓他和其他人變得不同,不然也不能走到現在這一步。

何福祥是一個很健碩的老者,目光堅毅,配上方正的臉,有一種難言的威嚴,但又讓人有說不出的信服感。

在他身後則是一個青年,這是他的孫子何壽山,楊雲在岳伍德送上來的情報中看過此人的頭像,所以一眼就認出來了。

何福祥道:「兩位請坐吧!」

楊雲不客氣,直接就坐下了,而齊言則是站在楊雲的身後,外面護衛關上了門,這些建築都有屏蔽聲音的功效,就算是何福祥再節省,像會客室這樣的地方,也不可能不花這筆錢。

「你就是給老陳建議的小子?」何福祥打量著楊雲,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楊雲雙眸微眯,看來陳沖之是已經準備行動了,但是卻不告知他,他雖然有預料,但仍覺得失望,建議是他提的,但是有沒有參加,功勞大小就差很多了,就算是不能主導,也要混個輔助之名,到時候他再運作一番,一個學院聯盟總部議會議員的身份就跑不了。

現在的楊雲,身份十分尷尬的,他是楊封的兒子,代表著馬達島到這裡聯絡,取得實績也是事實,但很多時候都是自行決斷,馬達島方面會如何看?而且他為了自己和下屬,還截下了那麼多的資源,這一筆帳以後會不會被清算。

這都是他要思考的問題,當他這樣做的時候,在馬達島的地位就會受到動搖,不過他不是太過在意,他原本就不打算回馬達島了,無論耶魯城的改良派是勝是敗都一樣,但他還是可以繼續留在耶魯城。

這裡和其他地方不一樣,這裡是當世的中心,只要在這裡有一席之地,無論以後在哪裡發展,都有很多的好處,如果可以獲得學院聯盟總部議會議員的身份,那就更加便利了,單是這個身份就可以吸引一大批人跟隨了。

只是無論是他的實力,還是資歷,都遠遠不能企及這個位置,連楊封都沒有達到這個高度,只能到馬達島發展自己的事業,就可想而知了。

楊雲自然不會覺得自己沒有可能辦到,他是打定主意要得到這個位置的,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和理想。

楊雲笑道:「何議員,你既然知道此事,也就是陳沖之已經找過你了,你也答應了吧。」

何福祥道:「連那個縮頭烏龜都答應,我怎麼可能會拒絕呢?只是想不到你真的如此年輕,我打聽到你的信息的時候,著實是吃了一驚啊!楊封就已經十分不凡了,你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楊雲笑道:「家父比我厲害多了,我還是需要向他學習的。」

何福祥聳肩道:「客套話就不說了!你這次來,是為了什麼呢?」

楊雲沉吟道:「原本呢!我是打算和你合作,除了陳沖之那邊之外,你這邊的人我也可以接到馬達島,同時和你一起逼迫陳沖之屈服的。不過,現在前面這事兒還可以進行,後面就不行了。」

何福祥道:「和保守派對抗,的確是十分危險的事情,你和陳沖之的交易我也知道一二,馬達島方面的確是一條退路,這事情我也答應了。保守派也知道此事吧,不過現在雙方都沒有準備好,他們也希望我們將部分戰力轉移,這樣他們也可以更容易取勝。」

楊雲道:「這不過是他們的妄想而已,你們也不會真的做出那樣的事情不是嗎?我覺得啊!陳沖之那麼快就下了決心,我們取勝的機會並不是太小的,其實我是不太明白了,保守派的人就真的那麼短視嗎?就算不能真的接受改良,單是稍微的做一些轉變,分化一下改良派總是可以的吧?」

雖然說涉及到利益,但是許多事情也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局勢的轉變,改良派已經有一定的影響力了,那樣做出一些改變,也不是不可以的不是嗎?一成不變的維持著老規矩,這反而是奇怪的事情。

何福祥看著楊雲道:「有些事情,原本不是你可以知道的,但是現在局勢這樣了,倒是可以跟你說說的。你覺得現在,我們人族狀況如何?」

楊雲一怔,道:「總體還不錯吧!雖然有矛盾,但是畢竟都是人族之間,有學院聯盟在,內亂也是有限的。」

何福祥道:「這是世人的看法,但其實已經有了很多的變化了,學院聯盟的統治已經數百年,局勢早就開始轉變,只是一般人是不知道,也只有我們總部的議員才有資格知道,不過我們也不會輕易透露給其他人知道。」

「天地元氣的消失速度,遠比普通人所知道的少,你也應該知道我們一直都在開採各種資源,新大陸的大開發就是其中之一,為我們人類填補了一部分的空缺,才可以勉強維持穩定。」

楊雲點頭道:「的確,全球地理大開發,讓我們人類原本消耗一空的資源,得到了補充,新大陸也成了黃金地,許多半聖級別的強者到那邊開拓,讓人類的生存空間得到了拓展。不過這也是極限了吧?新大陸的消息,我雖然知道不多,但武者統計庫中半聖級別的武者這些年來一直都在減少。」

「我記得全盛的時候有百萬之多,但是現在也不過是數十萬人而已,而且還在漸漸的減少。土地更多了,但是半聖級別的武者反而更少了,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了,末法時代已經到來了,得到的資源比失去的要少多了。」

何福祥笑道:「你還是知道一些的嘛!可惜,你知道的還是太少了,你是看過武者統計庫,但你是不會知道,那裡的數據並不真實,只是給你們這些人看的,我們自己卻是留了一份真實統計。」

「半聖級別的武者,現在不過是十萬之數!而且還在大幅度的減少,他們大多都已經老邁了,而且天地元氣減弱,除非用大量的資源吊命,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你也可能知道的,半聖的級別的武者,實力雖然遠比先天境武者強大,但是施展的一招一式,消耗的元氣都是極其驚人的。」

「他們消耗的元氣如何補充?那就需要高級的資源,但是現在高級資源已經不足了,有些半聖武者就要用中級資源來補充,那消耗就更恐怖了,要知道中級資源補充半聖的能量,會有極大的浪費。」

「單單想想就恐怖了吧!這些半聖為了維持性命,為了把持自己的戰力,需要海量的資源,但是資源卻是越來越少,這就成了惡性循環,現在成就半聖的可能已經越來越低了,雖然半聖也有死掉的,但很多人卻是活著,不肯死去。」

「如果你這樣還不覺得恐怖,那你聽了冰大陸的事情你可能就知曉了!那是傳聞中的一個被冰雪覆蓋的大陸,不適宜人類居住,但這只是宣傳的口徑而已,普通人當然是不太適合,但是武者你覺得如何?」

「武者的承受能力遠比普通人厲害了,我們還可以施展一些手段,改變那裡的環境,總能讓那邊可以住人,最多就是條件惡劣一些,但是全球條件惡劣的地方難道還少嗎?是多不勝數好不好。」

「但是卻是沒有人居住在那裡,你可知道是什麼原因?是因為那裡的資源被掠奪一空,讓原本就惡劣的環境,變得更為惡劣,天寒地凍已經不是那裡不適合人居住的原因了,是那裡的資源被掠奪光了,人過去連吃都找不到的!」

「好好一個可以經營生存的大陸,卻是被弄成那樣,那一個大陸啊!就算是環境惡劣,遷移個數百萬人也不成問題,但是愣沒有做到。還有荒大陸,原本生存條件就不好,現在被進一步破壞,也變得越來越不適合人居住了,最近雖然已經控制住了破壞,但是能住上千萬人就很不錯了。」

「環境的破會,資源的掠奪是十分容易的事情,但想要改正過來,扭轉破壞,改善環境,就不容易了,那是千難萬難的事情,人類現在最應該在意的就是此事。但是你也知道的,這事情被掩蓋了。」

「十萬半聖,他們都要生存,他們作為最頂尖的存在,需要足夠的資源,他們中有多少人,願意為了子孫後代,而犧牲自身呢?太少了啊!保守派不說,他們掌握著各種資源和權力,足夠生存。」

「而改良派之中,也只是要求克制的居多,真的願意犧牲自我的,太少太少了,就連我,要自我犧牲,也會感到猶豫的!有時候我想將此事公布出去,但是你也能想到,這隻會讓全球陷入混亂,到時候半聖高手就會成為人類公敵!」

「楊雲,我告訴你這些,是覺得你的才智足夠!你的父親,也是知道此事,之後他就離開了耶魯城,去到馬達島盡心改革,現在你知道了此事,你打算如何做呢?我啊!十分的期待,想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楊雲沉默了,這些消息對他來說太過驚人了,他正在消化之中,他身後的齊言更是呆若木雞,人類一副太平盛世的樣子,想不到有這麼重大的危機,怎麼以前就不知道呢?

楊雲想的更多,地理大發現不是近段時間的事情,數百年就發生了,此事不是學院聯盟主導的,而是帝國時代的事情,帝國時代,諸國爭霸,各帝國、王國之間,爭鬥慘烈,現在想來也是和這有關吧。

當時地理大發現,獲取那麼多資源,應該好好消化,移民那個時候也有,但是多是去新大陸,那裡許多地方都適合人類居住,荒大陸也有人移民,只是比較少,但是很快戰爭就爆發了。

這有些不合理,消化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和平結束得太快了,看來是因為資源的獲取速度比不上天地元氣逸散的速度,末法時代在那個時候就到來,也不知道各帝國是否知悉,但戰爭的確是爆發了。

這很慘烈,半聖之間戰爭消耗得太多了,冰大陸就是那個時候消耗掉的嗎?一個大陸的資源?荒大陸也是那個時候,徹底沒落的嗎?

消耗那麼多的資源,最後卻便宜了學院聯盟,不過戰爭死掉了那麼半聖,半聖高手從百萬級別降低到數十萬級別,現在更是只剩下十萬,學院聯盟到了這個時候,也是危機深重了,半聖武者的大幅度減少,會造成怎樣的變化呢?

不,現在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結合現在的狀況,保守派和改良派的爭鬥,也是資源利益的問題,之前他們保持和平,是不希望戰爭,半聖武者爭鬥,消耗太過劇烈了,他們都不願意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是被自己挑撥下,事情還是發生了,也是,資源消耗光畢竟是沒辦法的事情,末法時代不可逆,起碼不是人類可以控制的,他們也只是在乎而已,不會真的覺得是世界末日,但派別的爭鬥,那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爭,而且近在眼前。

自己無意中,踏入了這個混亂的局勢嗎?這真是出乎意料呢!

大家還在看:武俠世界夢長生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殺神白起殺神葉歡武俠見聞錄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武俠之我是盜聖武俠世界輪迴者武俠世界俠客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