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道朝天下載
  3. 大道朝天
  4. 第六十二章一切都是假的(下)

第六十二章一切都是假的(下)

作者: |返回:大道朝天TXT下載,大道朝天epub下載

河水把荒野分成了兩個世界,年輕道士坐在對岸,井九與西來在這邊。

從南松亭往山後走一段時間便能看到一棟小樓,樓里掛著青山宗歷代掌門以及某些有特別意義的長輩的畫像。井九看過那些畫像,記得太師祖的模樣,而且前些天他與對方在遊戲里見過、在主星南極的現代藝術館里也見過。與穿著軍裝的李將軍比,這個穿著道袍的年輕道士與他記憶里的太師祖更加相似,於是也讓他的感覺更加怪異。

他不喜歡對方穿的紅色道袍,哪怕知道這應該映射的是那件紅色大氅,與師兄沒有什麼關係。

同樣他也不喜歡對方說的那句話——你不該來這裡。

可能是因為很小的時候,師祖道緣真人與師父沉舟真人就死了的緣故,沒有人管過景陽,所以他非常不習慣有人會長輩的姿態對自己說話,哪怕對方是他的太師祖。

西來的心情看起來比他更糟糕,更不喜歡這句話。因為這裡是他精神世界最隱秘最核心的地方,如果說井九不該來,那個年輕道士又憑什麼在這裡停留?

「雖然我不相信他的話,但其實我仔細檢查過自己的神魂,檢查過很多次,為什麼一直沒有找到你?」

那位年輕道士便是李將軍留在西來精神世界里的一道神魂。

可以理解成那道思想烙印的主陣者,也可以理解為看門人,已經深深融入這片天地之間,西來自己無法發現他,也無法把他驅逐出去。所以他根本沒有理會西來帶著寒意的發問,只是靜靜看著井九,再次說道:「你不應該來這裡。」

這條在荒野間奔涌的大河很神奇,越往源頭去水勢越大,河水沖刷著泥土,不時帶落石頭,發出轟隆的水聲。

卻掩不住年輕道士的聲音。

井九說道:「我不喜歡這樣。」

年輕道士說道:「青山向來如此。」

這確實是青山宗的行事風格——上德峰底的劍獄、行走在通道里的屍狗、隱峰里的屍體,還有很多很多證據。

井九說道:「不要與我有關。」

年輕道士說道:「如果你不來,這件事情就與你無關,事實上我非常不想在這裡見到你。」

說完這句話,他嘆了口氣,滿滿的都是遺憾與可惜。就像是井九是個應該在試卷上拿到滿分的優秀學生,卻忘了寫自己的名字。就像經歷了漫長的考察,考察對象終於可以獲得更高的官職,卻在最後一刻掀翻了領導的桌子。

井九最不喜歡考察這種事情,也最不喜歡被他人點評,走到河邊望向對面說道:「自己走還是我送你一程?」

年輕道士問道:「你究竟想給他什麼?」

井九說道:「活著。」

年輕道士舉起竹竿,指著西來說道:「他沒死。」

井九說道:「有一種活著,已經死了。」

年輕道士問道:「他人的死活與你何干?」

井九說道:「看見有人要死你會去幫忙,是因為你希望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也有人幫忙,哪怕當時你做出決定的時候沒有想這些,甚至平時受教化、看著那些英雄事迹感動的時候都沒有想到這些,可事實就是如此。」

年輕道士說道:「所以?」

井九接著說道:「道德源自恐懼,所有的恐懼源自死亡,我不想死,也不希望別人死。」

「別人意味著任何人?」年輕道士繼續問道。

井九說道:「任何不想我死的人。」

年輕道士說道:「那你就不該管他的死活。」

說完這句話,他把釣竿插進微濕的泥土裡,伸手抓了把泥土向對岸灑去。

那些泥土在空中分開,然後驟然變大,化作無數山峰,轟然落下。

渾濁的河水也躍離了地面,化作無數道水劍,刺向井九的面門。

天地間的事物皆可為劍,這便是萬物一劍,年輕道士是純陽真人的一縷神識,在純精神的世界里分身也沒有什麼區別,出手便是青山劍道的極致。

井九向著岸邊再次踏出一步,腳底踩住一株野草。

黑髮無風而動,自然束起。

白衣飄飄,彷彿劍仙。

野草下方的沙土飛了起來,就像瓷盤裡的沙礫,逆行轉化作一片山河,輕而易舉地擋住了那些山峰與水劍。

西來也動了。

這片天地是他的精神世界,他意念一動,便是天地大動。

只聽得轟隆聲里,十二座高樓破土而出,形成一座大陣,分隔兩岸,圍住了三人。

這是十二重樓劍在精神世界里的顯現。

劍出,但他沒有出劍。

年輕道士已經融合在他的神魂之中,向對方出劍便等於向自己出劍,他只需要把對方留在這裡,然後看井九如何施展手段。

狂風呼嘯,濁浪排空,陰風怒號,天地里生出無數亂象。

遠方的河岸開始崩塌,發出更加響亮的聲音,疾速向著這邊靠近。

井九與年輕道士靜靜對視,沒有離開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位置。

不管是相對的,還是絕對的。

河岸繼續崩塌,很快來到二人腳下。

那名年輕道士隨著崩落的岸石落入了河水裡,看著有些狼狽,眼神卻還是那樣的平靜,沒有離開井九的身體。

井九也落了下去,就在他要跌進河水中的那一刻,一隻手伸了過來。

那隻手很穩定、修長,非常適合握劍,而且沒有經過機械改造,依然還有溫度。

當你看到別人要死的時候,會幫幫忙,這就是伸出援手。

井九握住了那隻手。

忽然。

一聲劍鳴響徹天地,瞬間壓住了滔滔水聲。

荒野上的十二座高樓忽然塌了。

十二重樓劍出現在那隻手上。

劍鋒刺透了井九的身體。

井九看著西來,沒有說話。

西來說道:「抱歉,人類需要活著。」

……

……

河水不知向哪個方向而去。

濁浪形成的水霧遮蔽了天空,不知道這裡有沒有太陽。

風聲與水聲在這一刻彷彿都消失了。

那株野草隨浪而去。

就在這個故事看似要結束的時候,井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為何事物運行的軌跡總與我的推算一樣,毫無新意。」

他的聲音有些疲憊,不是受傷的緣故,也不是因為背叛,只是覺得很無趣。

年輕道士從河裡揀起竹竿,來到他的身前,說道:「在河邊你說,道德源自對死亡的恐懼,所以你不想別人死,那你要給西來自由就是因為你要自由。可是人類需要免於死亡,有免於恐懼的權利,所以抱歉,這份自由不能給你。」

井九對這件事情的真相已經有所猜想,但需要得到證實,才會進入西來的精神世界。

這時候他確認了對方的真實意圖,不打算再作停留,雖然十二重樓劍還在身體里。

「我說你不應該來,但你既然來了,就別離開了。」

年輕道士手裡的竹竿變成了一個拂塵,輕輕一拂,天空驟然晴朗,一輪又紅又圓的太陽照亮了荒野。

「這一切都是假的。」井九說道:「又如何困得住我?」

有些言出法隨的意思,有些念動天地的感覺。

太陽以極快的速度下行,變成一輪落日,很快便沉到地平線下。

星河聯盟的境界劃分在承夜之上還有一層,大概便是如此。

閉上眼睛就是天黑。

天黑就該閉上眼睛。

……

……

烈陽號戰艦靜靜地懸浮在宇宙中。

房間里亮起一道清光。

井九睜開眼睛,在現實世界里醒了過來。

西來還閉著眼睛。

花溪在角落裡抱著那隻洋娃娃。

這一切都只是瞬間發生的事,並非真實,但可以影響真實。

井九的神魂與西來的神魂之間有了一道若有若無、卻非常穩定的聯繫,可能是十二重樓劍的緣故,可能是別的原因。

這意味著他很難離開,就算想到方法離開,也很容易被人找到。

接著他注意到一件事。

西來的身體在發光。

他的身體極深處有一個信號源,正在源源不斷向著宇宙各處播放著座標信息。

井九望向窗外的宇宙,感覺到危險正在來臨,左袖輕揮,布出一道劍陣護住了角落裡的花溪。

劍光閃動之間,隱有霜意顯現,正是千里冰封。

這時,西來睜開了眼睛。

從他進入西來的精神世界到睜開眼睛醒來,用了零點零二秒。

從他睜開眼睛到完成這一系列動作,用了零點零零一秒。

黑暗的宇宙里射來一道淡藍色的光束。

那道光束準確地命中烈陽號戰艦的最前方。

悄無聲息。

觸目驚心。

大家還在看:一念永恆詭秘之主無上滅運圖錄蒼天仙劍神曲蒼天霸地訣執魔神紋道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