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總裁在上我在下下載
  3. 總裁在上我在下
  4. 第49章 宮總裁的醋意

第49章 宮總裁的醋意

作者: |返回:總裁在上我在下TXT下載,總裁在上我在下epub下載

第49章宮總裁的醋意

「嚇!」

李哥嚇得倒退一步,時小念被他帶得差點摔倒,她下意識地去抓他的衣服,眼角余光中,豪車的門被重重地推開,一個身影衝過來將她連攥帶拖地拉走。

「好痛——」

時小念痛得大聲叫起來,她低頭,只見攥著她手腕的手修長,指骨分明,手背上有青筋突顯。

宮歐?

時小念震驚地抬起臉,宮歐正怒氣沖沖地站在她面前,一雙黑眸死死地瞪著她,彷彿要將她活剝了似的。

「你怎麼……」

時小念的話還沒說出口,宮歐已經鬆開她,直接沖李哥而去,一拳揮了過去。

「砰!」

李哥被揍得往後靠在羅馬柱上,嘴角當下被打出血,他反應過來,朝宮歐反擊,兩個男人就在酒店門口打起來。

李哥是個五大三粗的男人,但時小念只能眼睜睜地看他被宮歐揍得毫無還手之力,最後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一嘴的血。

「李哥——」

時小念震驚地睜大眼,人朝他一瘸一拐地過去,被宮歐攔住,她激動地瞪向宮歐,「你幹什麼打人?你瘋了?」

他今天精神失常嗎?

「我瘋?呵。」宮歐冷笑一聲,一腳踩上李哥的身體狠狠地碾了碾。

李哥痛得綣縮起來。

時小念見狀連忙去推宮歐,宮歐看著她的動作更為惱怒,歇斯底里地吼道,「時小念,你他媽還是不是個東西?背著我跑酒店來偷人,還敢推我?」

他綠帽子都頂到天了。

「誰偷人了,你有病啊!放開他!」時小念使出自己渾身力氣去推他。

她拼了命要救男人的樣子讓宮歐的眼睛漸漸充電,腥紅一片,他猛地朝她揚起手。

「……」

時小念身體頓時一僵。

他要打她?

宮歐恨恨地瞪著她,雙目充血,手揚在半空好久,最終沒落到她身上,而是僵硬地放下來,轉身對著李哥又踹又踢,「你搞女人搞到我頭上來,不想活了?」

李哥被他踹得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從嘴裡噴出一口血來。

「你停下!你停下!」時小念害怕地叫起來,「我沒偷人,他是我編輯的老公,只是送我一段路而已!你停下,你快打死他了!」

「送你送到酒店來?」宮歐根本不信。

「是你讓我滾的,你讓我去哪?我哪還有地方可去。」時小念大聲地喊道,雙手攥住他的衣袖,差點哭出來,「我求你,放開他。」

再打下去真會打死的。

聞言,宮歐的身形不由得一僵,是他讓她滾的么?Shit,當時他在生氣,讓她滾是不想傷到她,她以為什麼?

他瞪向她,時小念哀求地看著他,眼中蒙上一層薄薄的水光。

「……」

怒氣在他身上慢慢消下去。

宮歐收回了腳,看向時小念,冷哼一聲,「不打了。」

要不要為別的男人哭成這樣?

醫院裡——

某個病房,李哥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臉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好好的,鼻青臉腫。

夏雨伏在床邊嚎啕大哭。

時小念內疚地站在一旁,看著夏雨哭得抽泣的模樣,都不知道怎麼安慰。

「哭什麼哭,吵死了!」

一個不耐煩的聲音響起。

宮歐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不悅地看著他們。

「你還說。」時小念瞪向他,目光嚴厲得跟老師一樣。

要不是他,李哥也不會躺在醫院裡。

宮歐迎向時小念責怪的視線,她很少這麼用力地瞪她,他忽然強勢不起來,薄唇動了動,沒再說什麼,打錯就打錯了,有什麼了不起的,又沒死。

「嗚哇……」

夏雨頓時哭得更大聲了。

封德從外面走進來,走到夏雨身旁,彬彬有禮地道,「夏小姐,我已經安排國內最好的骨科醫生為你先生治療,這是我們少爺的一點心意,希望你能收下,這次的事情真是很遺憾。」

「用錢就想收買我?我告訴你,你們給我等……」

夏雨激動得站起來就要罵,視線忽然瞥到封德手中支票上的數字,呆了下。

那是多少個零?

怎麼會有人賠償得這麼誇張?

夏雨滿臉淚痕地看向時小念,眼神獃獃的,分明在說,你這招惹得到底是什麼男人?

「……」

時小念一臉愧疚地看著她。

「夏小姐,我們真的很有誠意來承擔責任,請你收下,你放心,我們一定保證李先生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封德把支票遞給她。

這麼多個零的確是有誠意,她和老公兩輩子估計都吃喝不愁了。

夏雨看一眼床上的老公,想想,還是把支票收了起來。

這年頭,和有錢人斗不怕,就怕和太有錢的人斗。

「OK,解決。」

一旁的宮歐等的就是這一刻,見狀站起來拉著時小念就走,「走了。」

時小念被他硬拖出去,到了安靜的走廊里,時小念死都不肯走,「你別拉我。要走你自己走,我要留下看看夏編有什麼要幫忙的。」

「你有什麼能幫的,你又不是護士!」宮歐的臉色冷下來。

他都賠錢了她還鬧。

「反正我就要留下來。」

她現在對宮歐全是深深的反感,一點都不想看到他。

「時小念,你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怎麼,你還想把我再推一次不成?」

時小念翹起自己的腿,腳踝處已經腫得跟個包子一樣。

「你——」

宮歐氣結,瞪她。

時小念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這女人平時看著柔順非常,反骨起來脾氣倒是不小。

兩人站在走廊上瞪了半天,最終宮歐轉移視線看向她的腳,真是被他推下車弄成這樣的?

關他什麼事,她在車上不刺激他,他也不會推她。

是她活該!

宮歐忽然轉身走人。

「……」

時小念一肚子的氣,見他離開才緩和一些。

走走走,最好再也別來煩她。

時小念回頭走進病房。

夏雨站在那裡,兩隻眼睛跟中邪一樣瞪得圓圓的,嘴巴張得老大。

「夏編,你怎麼了?」

時小念走過去,擔憂地問道。

「我想起來了。」夏雨指著門口,一臉震驚,話都說不完整,「他、他、他、他、他是宮歐!」

全世界都有名的宮歐。

被稱為手機第一人,常年蟬聯財富榜的宮歐!

這男人就代表一個字:錢!權!

「是他。」

時小念無奈地點頭。

她知道夏雨遲早會想起來。

「天吶。」夏雨不可思議地看著她,「這種八輩子都和我們沒關係的人你是怎麼招惹上的?」

還把他老公打成這樣。

時小念的聲音有些苦澀,「說起來就是個匪夷所思的故事。」

那個人,不是她招惹上的,是來招惹她的。

「說說看。」夏雨也不顧老公傷勢了,八卦之心瞬間湧起。

有宮歐在那,她完全不擔心老公的傷勢會有任何問題。

「我不想說他。」時小念搖了搖頭,拍拍她的肩,「你哭這麼久也累了,我去買飲料給你喝好不好。」

夏雨見她是真的不想說,也不好再逼問,便點頭。

時小念往外走去,出門前又回頭望了一眼病床,李哥正躺在病床上昏睡著,一臉的傷,一條腿因骨折被吊高。

偏執狂真的是很可怕,比她想象得還可怕。

李哥無辜就被打成這樣,她和時笛、慕千初的那些事宮歐暫時還不知道,否則,怕是所有人都不得超生。

她真的要想辦法儘早離開宮歐才行。

時小念走在醫院的走廊上,腳踝處疼得厲害,她勉強走到自動販賣機前,投下硬幣拿出兩瓶飲料。

「小念?」

一個帶些疑惑的溫柔聲音傳來。

時小念轉過頭,只見剛還在她腦子裡掠過的人就站在不遠處。

穿著一身病號服的慕千初站在一盆植物旁,陰柔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一身的溫文儒雅,穿著病號服也蓋不住他氣質斐然。

這世界還真是小。

每次到醫院都能遇到熟人。

時小念有些勉強笑笑,問道,「你在這住院嗎?那婚禮……」

「一些對賓客展開的活動還在繼續,我身體不太舒服,就和時笛先回來了。」慕千初說道,語氣很柔和,沒有以往的冰冷。

「哦。」時小念點頭,問道,「那你頭痛好一些了么?」

「一直都這樣,說不上好差。」慕千初敲了敲自己的頭,慢慢走向她,看向她腫起的臉龐歉意地道,「在島上真是不好意思,讓你被冤枉。」

「沒什麼,我習慣了。」

時小念搖搖頭。

習慣了。

她說得輕描淡寫。

慕千初臉上的笑容滯住,一雙深眸定定地凝視著她,「我以前也冤枉你了,對不對。」

他說得是個陳述句。

時小念正在計算自己還有幾個硬幣,忽然聽到這一句話有些愕然地抬起頭,「你說什麼?」

她是不是聽錯了。

「我想起之前對你說過那麼多狠的話,我真的很混蛋。」

慕千初有些歉意地道。

「你怎麼突然說這些?」

時小念不解地看他,他這算……向她道歉嗎?

充滿著消毒水的醫院一角,兩人靜靜地面對面站著,沒有衝突,沒有爭吵。

慕千初苦笑一聲,聲線柔和,「我就是覺得之前對你太過份了,真的很抱歉,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補償你。」

大家還在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總裁大人,要夠了沒!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鬼夫,別寵我錯嫁替婚總裁顧少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我的絕美女總裁美人為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