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總裁在上我在下下載
  3. 總裁在上我在下
  4. 第451章:宮歐與慕千初的對立

第451章:宮歐與慕千初的對立

作者: |返回:總裁在上我在下TXT下載,總裁在上我在下epub下載

第451章:宮歐與慕千初的對立

她對慕千初的虧歉足以左右她所有的判斷。

見時小念的神情似有一絲動搖,徐冰心便繼續道,「千初和我們說,他說走到今天這一步,他也不會再奢望你能回頭了,他就要一個時笛陪在身邊。說得不到自己愛的,有一個愛自己的人陪著也好。」

得不到自己愛的,有一個受自己的人陪著也好。

時小念無法再辯駁,慕千初在她身上受到的傷害太多也太深了,轉轉繞繞,他和時笛重新在一起,那她又有什麼理由說三道四。

感情的事,無關那個人的好壞,只有願意不願意。

「母親,看在千初的份上,我會對時笛寬容。」時小念下定決心,看向徐冰心,道,「但是,以後除了千初帶著,她獨自來見你說什麼要陪陪你,你不要信,也別讓她登島,好不好?」

「看來她一定傷害你很深,你對她這麼戒備。」徐冰心說道,然後點點頭,伸手撫摸著她的臉,「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嗯。」

時小念點了點頭。

灑好水后,她轉身離去,回到大屋前,時小念就聽到宮歐的笑聲傳來。

很冷的笑聲。

時小念沒進門,循著聲音的方向走過去。

黃昏霞光染紅整座島,給所有的一切都添上一層楓葉般的紅光,有著特別的意境,美若童話中的仙境。

時小念走過去,就見到匪夷所思的一幕,只見宮歐坐在一張椅子上,姿態優雅貴氣,而時笛就跪在他的面前,頭髮上還全沾著咖啡,臉色蒼白。

她雙腿是虛跪著的,下面放著一排長刺的植物,那植物被切開,像仙人掌肉肉的葉子一樣,就這樣放在時笛的腿下面鋪開,只要時笛撐不住,就會跪到刺上面。

「……」

時笛就這麼跪著,臉上冷汗直流,虛跪遠比跪著更累。

「你幹什麼,宮歐。」

時小念走過去錯愕地道。

「你終於回來了。」宮歐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摟進懷裡坐著,把臉埋進她的脖頸間用力地呼吸著,發出一聲滿足的喟嘆,「你再不回來,我都無聊死了。」

無聊,他就折磨時笛嗎?

「別玩了,我母親馬上就過來,讓她起來吧。」時小念說道。

「就這樣讓她起來?」宮歐不滿地皺了皺眉,低眸看向跪在那裡的時笛,聲音瞬間變得冷冽,「我記得我的吩咐是讓你們一輩子在那個小國家過活,你敢就這麼出來?」

「對不起,宮先生。」時笛瑟瑟發抖地道歉。

時小念坐在宮歐的腿上,看著時笛。

時笛是真的變了很多,如果不是假裝的話。

「是慕千初把你救出來的吧。」宮歐冷笑一聲,「你覺得你可站起來了么?」

「姐姐不原諒我,我就不能起來。」

時笛聲音顫抖地說出口。

「很好,很識相。」宮歐冷冽地道,「你知不知道我當初想怎麼解決你的,我本來是準備用幾個流浪漢好好伺候你的。」

時笛聽得身體抖個不停,眼淚不斷掉下來。

「說你是婊zi。」

宮歐戲謔地開口。

聞言,時笛一手撐在地上,一手抬起來就往自己臉上抽去,「我是婊zi,我是欠人輪的婊zi,我對不起姐,我自作自受,我罪有應得,我是妓,我是最下等的老鼠。」

她一邊說一邊往自己臉上打去,顯然是被宮歐調教過了,打得毫不留力,小臉上掌印越來明顯。

時小念震驚地看著她,從宮歐的腿上站起來,正要說話,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戲弄夠了沒有?」

聽到聲音,時小念和宮歐同時轉頭。

只見不遠處的石磚路上,慕千初站在一棵樹下,一身被夕陽染紅的修身西裝,身影修長,一頭棕色的短髮下,平時那張溫柔的臉龐此刻冷若冰雪,正冷冷地望著他們。

見到慕千初,宮歐的眸中掠過一抹寒意,陰冷地望著他。

「千初。」

時小念低聲喚出他的名字。

慕千初冷冷地望了她一眼,然後大步走過來,把時笛從地上打橫抱起來,時笛在他懷裡抖得不行,像受了驚的小鹿似的,滿是惶恐,臉上全是自己的手指印,膝蓋上扎著一些刺,看著都疼。

宮歐坐在那裡冷笑一聲,目光不屑地看著他,「慕少爺現在連這種戲子都看得上眼了?哦,我忘了,你以前還和戲子結過婚,物以類聚。一個是喪家之犬,一個是淫dang戲子,絕配。」

他的話字字染毒。

刻薄入骨。

慕千初的臉色難看得徹底。

時小念把手伸在身後朝宮歐打著手勢,示勢他別說了。

宮歐冷哼一聲,當沒看到,仍然嘲弄諷刺地看向慕千初,剛要張嘴,時小念搶在他之前說道,「不是說很忙嗎,你怎麼來了?」

「我來接時笛。」

慕千初抱著時笛站在她面前,臉色變冷,注視著時小念許久,他的眼中浮起失望,冷冷地道,「和宮先生在一起,你也變得越來越高高在上,可以肆意踐踏別人了。」

時小念站在那裡,獃獃地看著慕千初。

他是在指責她么?

「我沒有踐踏她。」時小念說道。

宮歐坐在椅子上,低眸整理自己的袖子,將袖扣解開,唇角勾著一抹邪氣的弧度,聽著他們聊天,沒有阻止。

慕千初近距離地注視著時小念,沒有說話,抱著時笛離開。

走過宮歐身邊時,宮歐猛地站起來,抬起腿就朝他們踹過去,毫無顧忌,不可一世。

慕千初抱著時笛,這一腳正好踹在時笛的身上。

「砰!」

時笛被狠狠地踹了一腳,連累抱著她的慕千初沒站穩,兩人摔倒在地上,跌成一團。

「宮歐!」

時小念錯愕地看向宮歐,上前拉住他的手。

宮歐的臉色陰鬱,一雙黑眸凌厲地瞪著慕千初。

「千初你沒事吧。」時笛摔在慕千初的腿上,顧不上自己被踹傷,忙不迭地爬起來扶起慕千初,擔憂地看著他,「千初你還好嗎,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她連連道歉。

那唯唯諾諾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假裝的,眼前的女人和時小念記憶中的「妹妹」大相徑庭。

「我沒事。」

慕千初伸手擦了擦臉上的臟污,抬眸冷冷地看向宮歐。

「看清楚了,是我踐踏的她,不止她,連你也是!」宮歐站在那裡,目光陰冷地看著慕千初,「慕千初,我再警告你一句,我放過你一命,你就得給我活得像條狗一樣!誰允許你用那種語氣和小念說話的?你算個什麼東西!」

慕千初坐在地上,一雙眼睛陰沉地對上宮歐的目光。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不關千初的事,宮先生對不起對不起。」

時笛說著就撲到宮歐的面前,朝著他激動地一頓磕頭。

時小念皺眉,看不下去,正要往前,忽然就聽到徐冰心的聲音傳來,「那邊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聞言,宮歐的目光凜冽至極,下一秒,宮歐沉著臉朝慕千初走去,將慕千初從地上拉了起來,修長的手指在他身上用力地拍了幾下,「慕少爺,走路擔心點,小心摔死!」

徐冰心和兩個女傭走過來就見到宮歐給慕千初拍灰塵的友愛場面。

當然,四個年輕人臉上的神色都值得人琢磨。

「你們這是怎麼了?」

徐冰心疑惑地問道。

「沒什麼,伯母,慕少爺一來就按捺不住和他的情人抱在一起,結果摔了。」宮歐聲音涼涼地說道,然後站到一旁。

「……」

慕千初目光陰沉地看向宮歐,也沒說話拆穿他。

拆穿了不過是干架而已。

徐冰心狐疑地看著他們,見到一身狼狽、楚楚可憐的時笛時,多少知道事實不可能如宮歐所說的那般,但她沒有追究,只微笑著朝時小念說道,「小念,晚餐弄得差不多了,你來幫我忙,準備吃飯了。」

「好的。」

時小念跟過去。

她跟在徐冰心的身旁,徐冰心低聲道,「看在千初的份上,你們也別鬧得太厲害了,是是非非不都過去了么,不能仗勢欺人。」

「我知道了,母親。」

時小念點頭。

晚餐是在院子里吃的,黃昏的光線柔和,環境清新雅緻,長長的餐桌擺在院中,美味佳肴一一擺上桌。

時小念擺著餐具,宮歐蹭過來,靠到她身邊,「還不趕那兩個人走?留著下飯?」

「在我母親面前忍忍吧。」時小念一邊擺餐具一邊小聲地說道,「反正我們晚上就走了。」

「忍不了怎麼辦?」

宮歐問道。

「你就當是為我,忍忍,收斂自己的脾氣好嗎?」時小念抬眸看向他,聲音柔和,「還有對時笛,你也不用那樣,我知道你是為我抱不平,不過看她現在這個樣子,像換了個人一樣,算了吧。」

「算了?她當時是要讓人強你,一次不行,又第二次,又第三次!」

這些下作的手段宮歐一想到就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把時笛給掐死。

「她現在已經沒有這個能力了。」時小念說道,「如果她真的讓千初振作了,這是件好事,不是嗎?」

大家還在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總裁大人,要夠了沒!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鬼夫,別寵我錯嫁替婚總裁顧少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我的絕美女總裁美人為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