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總裁在上我在下下載
  3. 總裁在上我在下
  4. 第415章:宮歐最決絕的決定

第415章:宮歐最決絕的決定

作者: |返回:總裁在上我在下TXT下載,總裁在上我在下epub下載

第415章:宮歐最決絕的決定

一個訂婚禮,兩個新娘。

賓客們皆是一片嘩然,低頭低語,不明白眼前的局面是怎麼回事。

莫娜提著裙擺一步一步朝著最前面的兩個人走去,她望著時小念依偎在宮歐的身旁,望著時小念那一身聖潔的白紗,她的步子走得格外緩慢。

莫娜清楚地知道,不管怎麼樣,今天這個笑話,她都做定了。

可是她不甘心。

這是她的訂婚典禮,這是她和宮歐的訂婚禮,為什麼時小念會站在那個本屬於她的地方,那她莫娜算什麼?

她愛這個男人愛了五年多、快六年的時間,最後,在她的訂婚禮上卻出現另一個新娘。

莫娜提著裙擺走到前面,有兩個保鏢走上前來攔住她,不讓她再往前靠賓一步。

她背挺得筆直地站在紅毯上,微仰著下巴,仍是一臉高貴與驕傲,她藍色的雙眸冷冷地望著耶酥像下的兩個人,對上宮歐冷漠的視線。

「宮歐,你今天是要當眾悔婚嗎?」

莫娜一字一字問出口,她再強裝鎮定,這一刻,她的手還是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宮歐目光幽冷地望著她,視線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她身上的婚紗,然後,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是。」

他毫不猶豫地承認了。

席繼韜震驚。

慕千初直直望著一言不發的時小念,時小念靜靜地站在那裡,頭上的花環襯得她容貌更加清純。

蘭開斯特家族的人大為震動。

羅琪坐在那裡,一手托著額頭,頭更痛了。

他們宮家的訂婚典禮竟然變成一場鬧劇。

莫娜沒想到宮歐會這麼直白地就承認了,她不知道是憑著什麼強撐在那裡,眼睛濕潤,她深呼吸著穩住自己,高傲地看向時小念,問道,「所以,你要為這個女人毀我蘭開斯特莫娜的婚約,與我們蘭開斯特為敵?」

他做這個決定就沒有考慮過後果嗎?

他給她們蘭開斯特這麼大的一個笑話。

「是。」

宮歐再次說道,沒有一絲一毫的遲疑。

莫娜望著他決絕的面容,眼睛一下子濕了,她的母親和阿姨走過來要扶她離開,她也清楚,此刻,她就應該驕傲地轉身,不應該再丟任何的臉。

可她忍不住。

她站在那裡,淚水淌在精緻的妝容上,她望著宮歐那雙陰沉的眼眸,「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和我訂婚,你從來都只是利用我,沒有對我動過一次,哪怕一秒的心?」

「是。」

宮歐斬釘截鐵地說道。

三個「是」,將莫娜徹底釘死在十字架上。

像有無數的釘子被生生地釘進她的掌心,腳踝,釘得她血肉模糊,痛不欲生。

莫娜的眼睛徹底濕了,瞪著他聲嘶力竭地吼出來,「宮歐,你無恥!」

她那麼愛他,可以不顧他的辱罵,可以不顧他的折磨,一心一意地跟著他,同他訂婚。

可她換來的是什麼。

是他當眾悔婚。

他從來沒有愛過她,沒有對她動過一秒的心,她在他的眼裡就只是一個被利用的對象。

從開始到現在,她在他身上連一點一滴的憐惜都沒有得到過,她自以為今天是她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他卻硬生生地將她從雲端踹進煉獄。

時小念沉默地站在那裡,望著蘭開斯特家族那邊的人越來越多地從座位上走出,一個個都是憎厭、憤恨地瞪著他們,那種目光像是詛咒一般,詛咒著她和宮歐兩個人。

她忍不住看向身旁的男人。

宮歐站得筆直,面無表情地直視著前方,氣場強大,目光幽冷而不屑一顧地望著前面的人。

有蘭開斯特家族的人衝動地想上前,立刻有大量的保鏢從側門魚貫而入,涌到他們面前,擋住賓客。

這是宮歐的訂婚典禮,他有著絕對的控制權。

沒人能在他的訂婚典禮上鬧得起來。

羅琪頭疼地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宮歐面前,一向端莊的她目光嚴厲,「宮歐,你趕緊收手,聽到沒有?」

他中了什麼魔障,竟然做出當眾悔婚換新娘的事情。

這件事要是不壓下,很快就會傳遍全世界,到時候和蘭開斯特家族的仇就結深了。

宮歐漠然地聽著,不發一言。

「有什麼手好收的。」一個聲音從莫娜的身後人群傳來,用字正腔圓的中文說道,「宮家如此教養如此做法,我們蘭開斯特受教了。走!」

在婚禮上吵是吵不出什麼的。

整個北部灣都是宮歐的人。

以後,有的是兩大家族相鬥的時候。

「不用扯上宮家。」宮歐冷冷地揚聲,收起手中的冊子交給一旁的人,目光陰鷙地凝望著前方,「感謝諸位前來參加我宮歐的訂婚典禮,今天除了悔婚這件事,我還有一件大事宣布。」

全場靜寂無聲。

連音樂聲都沒有,連小孩子都不發出一點吵鬧聲,個個都望向宮歐。

時小念看著宮歐英俊的側臉,嘴唇抿緊。

他明明是一副掌控全局的模樣,可她卻覺得心疼,她甚至想拉著他走,不去面對滿堂的質疑目光。

「封德。」

宮歐冷漠地出聲。

「是。」

封德站在一旁,輕嘆一聲,然後拿起一本厚厚的硬冊走到羅琪面前。

羅琪站在那裡,明白這接下來的大事與她有關,忽然想到查爾斯轉述她丈夫的話,說訂婚典禮若是不順利,便要她先走的。

她竟忘了。

羅琪臉色有些難看地看著那本黑色封面的硬冊,轉身要走,但已經來不及。

宮歐站在那裡,從旁邊的人手裡搶過麥克風,薄唇翕張,字字冰冷地開口,「我宮歐今日與宮家斷絕一切關係,自今日起,不贍養父母,不繼承家族,再不踏入宮家一步!我宮歐的榮辱悲歡都和宮家無關!」

擲地有聲。

每個字都響徹在整個禮堂。

話落,全場安靜得就像沒有一個人在一樣。

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吃驚,難以想象自己聽到的這番話。

莫娜站在人群中,一身婚紗惹眼非常,她驚呆地望著宮歐,他連家族都不要了?就只要一個時小念?

「……」

時小念也完全呆住,不敢置信地看著宮歐的臉龐。

這些,他沒有和她說。

他真的和宮家決裂了,背棄整個家族。

「你說什麼?」羅琪站在那裡,聞言獃獃地看向宮歐,一雙眼睛漸漸泛紅,她低下眸,翻開封德手上捧著的硬冊,一翻開,竟是一份詳細的父子決裂書。

羅琪怎麼都沒想到宮歐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拿起硬冊就朝宮歐的臉上狠狠地砸過去,「你瘋了嗎,宮歐!」

宮歐站得一動不動,連避也沒有避。

「宮歐!」

時小念眼疾手快地拉了宮歐一把,硬冊沒有砸到他的臉,只砸在他的肩上。

她緊張擔憂地看著他,他卻像是沒有任何痛覺一般,連眉也沒動一下,就這麼冷漠地站在那裡。

「宮歐,我不會祝福你們的。」羅琪紅著眼生氣地瞪著宮歐,然後朝身旁的管家說道,「查爾斯!我們走!」

查爾斯陪著羅琪離開。

蘭開斯特家族的人也陸陸續續地離開,莫娜被強行帶離。

她艱難地走在紅毯上,高跟鞋踩到婚紗,差點摔倒。

婚紗,本來是給予女人最幸福的衣著,可現在,卻成了莫娜最狼狽、最難堪的畫皮。

她從出生到現在,幾乎一直是被眾星拱月地長大,從沒有栽過這麼狠的一跤。

見狀,賓客們都陸陸續續地離開。

「小念。」

慕千初站在那裡,準備要向前走去。

席繼韜站在他前面一排,伸出手攔住了慕千初,「別去。」

「伯父?」慕千初愕然看向席繼韜,「宮歐肯定是用了什麼惡劣的手段逼小念嫁給他,我們得帶她走。」

「小念剛才維護了他。」

席繼韜看得清清楚楚,一臉嚴肅地看向慕千初,「千初,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也應該知道我本是屬意你的。但今天,你搶不走人,宮歐能在宮家和蘭開斯特家族面前悔婚,就說明整個北部灣都在他的控制之下,誰都動不了。」

宮歐能有今天這樣的成就,就不是會隨隨便便做事的。

得罪蘭開斯特家族也要和他女兒訂婚,為守宮家名譽,當眾斷絕關係,事情做得也算是面面俱到,倒是貴族裡少有的有擔當之人。

「可是伯父……」

「好了,千初,小念一時半會不會有危險,你隨我先回醫院。宮歐會找上我們的。」

席繼韜沉聲說道。

「不行,我必須帶小念走。」

慕千初失去了平日的沉穩,他只知道,他今天要是帶不走小念,這輩子都不可能帶走了。

慕千初轉身要走,被席繼韜用力地攥住手腕,席繼韜的手勁頗有力道,慕千初又無法和他對抗。

席繼韜目光嚴厲地看著他,「和我走。」

「……」

慕千初站在那裡,望向時小念的方向。

時小念站在那裡,一雙眼睛一直盯著宮歐,彷彿她的世界就只剩下宮歐一個人。

一夜之間,什麼都變了。

她明明已經靠他靠得那麼近,結果,說變就變。

沒了。

又一次,他又一次失去她,什麼都沒了。

他籌謀得再多有什麼,等的時間再長又有什麼用?

大家還在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總裁大人,要夠了沒!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鬼夫,別寵我錯嫁替婚總裁顧少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我的絕美女總裁美人為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