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總裁在上我在下下載
  3. 總裁在上我在下
  4. 第247章 你不相信我嗎

第247章 你不相信我嗎

作者: |返回:總裁在上我在下TXT下載,總裁在上我在下epub下載

第247章你不相信我嗎

時小念咬了咬唇看向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攥了攥他的衣袖,「宮歐,我沒有被他們……」

「那他們對你做了什麼?」

「我不知道,我當時昏了過去,但我敢肯定我沒有被那……」

「閉嘴!」

宮歐歇斯底里地吼出來。

時小念被吼得聲音都沒了,獃獃地看著她。

宮歐坐在她的身旁,呼吸變得格外沉重,雙眼赤紅凜冽,透著殺氣,驀地,他一把攥到身前,伸手拿自己的袖子給她擦臉,狠狠地擦臉。

「好痛……」

時小念被他的袖子擦得感覺皮都快掉了,痛得直抗拒,宮歐卻不管不顧地繼續給她擦臉,往死里給她,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她,猙獰得厲害。

時小念疼得受不了,虛弱地連連躲開。

驀地,她的視線掠過後視鏡,就見到自己的臉上也是一片慘淡,唇角掛著長長的血跡,半邊蒼白的臉上還被寫上字。

隱隱約約,時小念認清那幾個字是——

【宮歐女人的滋味銷魂。】

「……」

看到那幾個字,時小念的心陡然沉下去。

宮歐一把將她抓住,一手繼續往她臉上狠狠地擦去,恨不得給她擦下一層皮來。

時小念獃滯地看著宮歐鐵青的臉,「你不相信我嗎?」

她聲音沙啞地問道。

宮歐死命地擦著她的臉,聞言,他的動作頓了一秒,然後又在她的臉上狂擦,不顧一切的。

「為什麼擦不掉!該死!」

宮歐在她的臉上狠狠地擦著,最後泄氣地甩開手來。

「……」

時小念看著他,臉被他擦得痛到麻木,她慢慢轉過另外半張臉看向後視鏡。

她的半張臉已經被宮歐擦得一片紅印,兩邊臉不是一個顏色。

在這半邊臉上,她又看到幾個字——

【這張小嘴真甜。】

幾個字徹底將她拍死在海灘上。

這算什麼。

她明明沒有被強的感覺,這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我……」時小念再一次試圖解釋,宮歐又一次轉過她的身體,這回是直接用手來擦她的臉,拼了命地要擦去上面的字跡。

時小念疼得張嘴,連叫都叫不出來。

她想掙扎卻掙扎不掉,只見由著宮歐擦拭她的臉,他的力氣蠻橫,瘋狂地擦著她的臉。

她臉上的字跡是他絕不能容忍的恥辱。

宮歐整個人陷入瘋狂,一雙眼睛死死地瞪著她,直到她的臉被他擦得通紅,皮都磨破,他才停下動作。

「……」

時小念倒在車座上,雙手緊抓著身上的西裝,嗓音低啞,「我沒有被侮辱,我知道我沒有。」

「我叫你別說了!」

宮歐吼道,不准她再說一個字。

「……」

時小念看著他震怒的臉,有些失望地閉上眼,為什麼不相信她?為什麼不相信她?

車子駛回帝國城堡。

城堡巍峨宏偉,豪車一部一部相繼停下。

宮歐用力地推開車門下身,一身的戾氣無處發泄。

「……」

時小念垂著眼,跟著走下車,兩條纖細的腿此刻不再白皙,全是一片一片的青瘀。

司機跟著下車,一臉好奇地看向時小念,還沒瞄上兩眼,臉上就被人狠狠地揍了一拳。

「啊——」

司機痛叫一聲,整個人摔在車上。

宮歐一雙眼陰戾地瞪著他,還沒揍夠,抬起腿上前就是一腳,吼道,「我讓你看!我挖了你的雙眼!」

「我不敢了,宮先生,我不敢了。」司機嚇得連連求饒,癱軟地倒在地上。

宮歐仍不解氣,又上前狠狠地踩了一腳才往裡走去。

他平時壓抑的暴戾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出來。

時小念站在一旁,身上穿著宮歐的西裝,獃獃地看向那個司機,只見那司機倒在地上,連苦水都吐了出來,臉色剎那慘白。

「……」

時小念隱隱知道,宮歐這一次的怒氣不會那麼容易過去了,他的情緒本來就有問題,這一下徹底被激出來。

她忍著身上的疼痛往裡走去,一路上所有的女傭都震驚地望著她,看到她臉上的字時更加嚇得把嘴都捂住。

「誰敢再看時小念一眼,我馬上把她的眼珠子挖出來!」

宮歐的吼聲從裡邊傳來,震響四周。

聞言,女傭全都嚇得靠邊逃走。

「……」

時小念伸出手捂上自己的雙臉,慢慢走向裡邊,一進去,她就聽到一陣砸東西的聲音。

宮歐又開始砸傢具了。

她走向裡邊,一個燈狠狠地砸落在她的腳步,砸得碎片一地。

再往前看去,地上已經是一片狼籍。

茶几、椅子、燈具……

能砸的都被宮歐砸了。

宮歐又狠狠地推翻一個酒櫃,玻璃震碎,一瓶瓶珍藏的好酒全被砸到地上。

時小念望向宮歐,他現在根本不像一個正常人,只是一頭髮狂的野獸,一頭獵物被人奪掉的野獸,野性全外放出來。

時小念捂著自己的臉,獃獃地望著宮歐。

他不相信她。

她知道,她這個樣子很難讓人相信她仍是乾淨清白的,可為什麼就不肯聽她說一下呢。

所有的傭人見到這架勢全都躲著走。

少爺已經有多日不亂砸傢具了,怎麼又開始?

「時小姐。」封德從外面走進來,望了一眼發狂砸傢具的宮歐,眉頭不禁蹙了蹙。

這下要完了。

少爺的情緒已經到了臨界點。

「時小姐。」封德看向一旁的時小念,決定先安撫她,溫和地說道,「時小姐,你受苦了,不如先去泡個澡,我讓人放水。」

受苦。

時小念聽著這兩個字,有些敏感,他們都認為她已經被人侵犯了是么?

「我要先接受治療。」

時小念說道,望了一眼宮歐的方向。

他仍是在砸傢具,將整個華麗的客廳砸得像地震現場。

封德愣了愣,隨即點頭,「好,時小姐,你和我來。」

封德領著時小念走到醫務室,幾個醫生在裡邊值班,見到他們進來立刻站起來,恭敬地低了低頭。

然後,醫生們都看到時小念腿上的一片片青瘀,全都呆住了。

時小念走到其中一個女醫生面前,放下捂住臉的雙手,說道,「你幫我檢查一下,看我有沒有被人強。」

「什麼?」

女醫生聽到這話完全呆住,震驚地看著她緋紅的臉和上面的字。

「我看誰敢看你那個地方!」

一個怒吼聲傳來。

時小念轉過頭,宮歐從外面衝進來,一把攥住她的手,臉色鐵青,一雙黑眸死死地瞪著她,吼道,「你是我的!誰都不能看你!」

時小念看著他的臉,有些生氣地道,「你不是不相信嗎?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我沒有被侮辱!」

她相信自己的感覺。

她要查證。

「我說了,誰都不能看你!」

宮歐厲聲吼道,語氣強硬得不容置喙。

「……」

又來了。

他又這樣,上一次他要她交根本沒有的孩子,她去檢查,他就不讓;這回,他又不讓。

可他偏偏本性多疑。

「宮先生。」一個保鏢從外面匆匆跑進來,被醫務室里的低氣壓嚇到,一時間站在那裡連話都不敢說。

宮歐攥住時小念的手,目光陰戾地看向那人,「說!」

「呃……」那保鏢望了周圍的人一眼,不太敢說,求救地看向封德。

封德立刻出聲讓醫生們先出去。

醫務室頓時只剩下四個人。

那保鏢咽了咽口水,這才開口說道,「宮先生,我們在現場發現了……男人到過的痕迹。」

他說得遲疑。

話落,宮歐握住她的手又是一緊。

「……」

時小念被握痛手腕,獃獃地看向宮歐。

「而且,而且……」保鏢欲言又止,頭埋得更低。

「一次給我說清楚!」宮歐厲聲吼道。

保鏢的腿有些軟,說道,「而且初步估算,現場不止一個男人……」

「砰!」

宮歐一腳踹翻旁邊的醫生推車,上面的藥水瓶、醫用工具都翻在地上。

時小念看向宮歐,他的一張臉陰沉到極點。

封德和保鏢站在那裡,將頭低著。

「滾!通通給我滾!」

宮歐歇斯底里地吼道,恨不得將他們全部踹出去。

「是,少爺。」

封德和保鏢連忙退出去。

時小念仍站在原地,纖細受傷的手碗一直被宮歐緊緊抓著,抓得她越來越疼,她看著這樣的宮歐,心裡有著失望、難過,也有被誤解的氣憤。

「你給我去洗澡!」

宮歐瞪向她,厲聲說道,一雙眼睛腥紅可怕。

「我想接受檢查,我要拿證據給你看。」時小念尚算冷靜地說道,身體的每一處疼痛極了。

聞言,宮歐立刻死死地瞪向她,那眼神跟要吃了她一樣。

時小念的眼中掠過一抹怕意。

宮歐瞪著她,半晌,他壓抑著怒意說道,「這件事我會解決,你先去洗澡,再讓醫生給你治傷。」

說著,宮歐抓住她的手往外走。

時小念用儘力氣站定在那裡,不讓他拖著她走。

宮歐回過頭來,一雙眼中極力壓抑自己的情緒。

「這已經不是解決這件事的問題了。」時小念看著他說道,語氣有些激動,「是你信不信我,我說了,我沒有被侮辱,我感覺得出來。」

「你不是說你昏過去了么?」

宮歐厲聲問道,牙關咬緊。

大家還在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總裁大人,要夠了沒!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鬼夫,別寵我錯嫁替婚總裁顧少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我的絕美女總裁美人為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