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總裁在上我在下下載
  3. 總裁在上我在下
  4. 第1120章 彌補起宮歐的所有遺憾

第1120章 彌補起宮歐的所有遺憾

作者: |返回:總裁在上我在下TXT下載,總裁在上我在下epub下載

第1120章彌補起宮歐的所有遺憾

「來來來,乾媽親一個,親一個……」

夏雨興奮的聲音傳出來,還伴著李哥憨厚的笑。

宮歐拉著時小念沖了進去,就見夏雨抱著小南瓜坐在沙發上,撅起嘴巴朝著他小小的臉蛋湊了過去。

距離已經不到2厘米。

「放開你的嘴!」宮歐立刻吼道,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可能會嚇到孩子,他強行按捺下自己的怒氣,咬著牙低吼道,「如果你不想被我丟下海的話!」

小南瓜瞪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向宮歐,完全是懵懂,小嘴巴微微張開。

「……」

夏雨傻在那裡,驚懼地看著宮歐,嘴巴維持著撅著的狀態。

「……」

李哥陪在夏雨的身邊,一時沒反應過來也愣在那裡。

場面一度是寂靜無聲的。

小南瓜穿著簡單的小睡袍,露出肉肉的一雙小腳,一直盯著宮歐看。

盯著盯著小南瓜突然笑了起來,「柯柯柯……」

這一笑沖開所有的沉默,所有人都驚喜地看向小南瓜,夏雨激動地道,「誒誒誒,我第一次看到小南瓜笑出聲耶,好可愛啊!」

「我兒子當然可愛了!」宮歐冷哼一聲,走上前伸手抱回自己的兒子,厲聲道,「以後不許親我兒子!」

李哥忙道,「沒有沒有,我們知道親寶寶不衛生,我老婆就是過過嘴癮不會真親的。」

「騙鬼呢!」宮歐說話乾脆毒舌,「你女人的血盆大口就差把我兒子一口吞了!」

「……」

血盆大口?她哪有!

聞言,夏雨一臉哭相地看向時小念,發出求救眼神信號。

時小念還沒說話,宮歐已經看到了,「你還想讓時小念為你說話?那你以後不要接近我兒子!」

不讓她接近這麼漂亮可愛的小嬰兒那還得了?

「不行不行,那是我乾兒子……」

「誰同意了?」

宮歐抱著小南瓜背對著夏雨。

夏雨還想說話,李哥急忙拖著自己老婆出去,憨憨地數落,「家裡又不是沒有孩子給你玩,非要玩別人的做什麼,走走走,真想被扔下海餵魚嗎?」

時小念連句話都沒有插上李哥就已經把夏雨給拖遠了。

房門被帶上。

布置得卡通的嬰兒孩里只剩下他們,時小念將地上散落的小玩具收起來,輕聲道,「你不用這麼緊張。」

「誰知道他有沒有戀嬰癖。」

「……」

又來了。

宮歐說完小心翼翼地將小南瓜放進嬰兒床里,站直身體,活動著雙手,彷彿剛剛抱孩子是做了件極費體力的事情。

他神經有時真是綳得太過,別說別人了,自己抱個孩子也是各種僵硬小心,生怕摔著碰著用力太過。

「別這麼緊張,宮歐。」時小念走過去在嬰兒床邊坐下,拿起手中的手搖鈴搖了兩下。

小南瓜盯著玩具直看,看著看著就打了個呵欠。

「他要睡了。」

宮歐忙輕輕搖起吊籃式的嬰兒床,示意時小念不要再說話了。

時小念看著宮歐,他臉上全是嚴肅,好像在做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宮歐平時很忙,即使出來旅行也還是要工作,空了去看孩子,這麼小的小南瓜卻總是在睡覺,因此宮歐一天之中很少有醒著陪伴在孩子的時候,沒想到他會注意小南瓜總喜歡被輕搖著入睡。

對三個孩子,宮歐看似都不怎麼親自照顧,可很多小細節她和保姆都發現不了,他卻能發現。

大概是做爸爸的天份吧。

宮歐搖得很輕,小南瓜看著時小念手中的玩具,看著看著眼睛慢慢變小了。

看著孩子睡著,宮歐立刻停止搖晃,伸手替小南瓜蓋上小被子。

「宮……」

宮歐睨向時小念,眼神嚴厲地打斷她的話,不允許她出聲。

「沒那麼嚴重,除非有尖銳的聲音,一般寶寶是不會醒的。」時小念坐在宮歐的對面說著,將玩具擱到一旁。

「還是不行。」

宮歐的聲音輕得幾乎聽不到,一雙黑眸盯著嬰兒床里的兒子,伸手將小被子往下拉了拉,想想又拉回去,不確定地道,「小念,要不要蓋被子?房間里好像不冷。」

「蓋一點沒事的。」

時小念就這麼看著他反覆將被子拉了又拉,突然想到封德的話。

即使他們天天在一起,在宮歐的心中還是有很多說不出來的遺憾,潛海是一項,那疏於照顧孩子是不是另外一項呢?

對小南瓜宮歐是過份緊張,對已經大了些的宮曜和宮葵,宮歐經常說話拿捏不住那個度。

「宮歐。」

時小念輕聲喚出他的名字。

宮歐坐在對面抬眸看向她,眉目間還有著些許疲累。

「其實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們上次在月光岩還度過美好的家庭時光不是嗎?」時小念目光清亮地注視著他,「不要因為留給孩子們的時間少而變得格外緊張,時間少這種遺憾我們可以彌補回來的。」

義父說的對,宮歐的所有遺憾都應該是她來重視,她不能陪著宮歐卻忽略了。

「怎麼突然說到這個?」

宮歐問道,低眸看著已經深睡的兒子,「怎麼彌補?把你兒子現在叫起來?給他餵奶,給他換衣服,給他洗澡,給他剪頭髮?」

「原來你對小南瓜有這麼多想做的啊?」時小念驚奇,他是脫口而出,根本就是潛意識中的想法。

「……」

宮歐不說話了。

「那怎麼沒有換尿不濕這一項呢?」時小念不解地問道。

「……」

宮歐無聲地沖她做了個掐脖子的動作,明知故問的女人,「我這輩子只會心甘情願給一個人換尿不濕。」

「誰啊?」

「你啊。」

「……」

如果現在她嘴裡喝著水一定全噴出去了,時小念驚恐地盯著他,「我為什麼要用尿不濕?」

有病嗎她?

「等你年紀大了,白髮蒼蒼癱在床上不能動的時候不需要尿不濕?」宮歐理直氣壯地反問。

兩個人就這麼在小南瓜的嬰兒床邊討論起幾十年以後的事情。

癱在床上……

時小念眨了下眼睛,「你比我年紀大,要癱也是你先癱啊。」

「我不癱!」

宮歐堅決拒絕那麼年邁慘烈沒用的自己。

「那我也不癱。」

憑什麼她年紀大了要癱在床上啊。

「時小念,你是不是女人啊?」宮歐狠狠地瞪她,聽不出他這是情話嗎?

「我不管,反正我不癱。」

時小念猛搖頭。

「你……」宮歐伸長手在她的鼻子上用力地颳了一下,「你這沒情趣的女人!」

「……」

喂,到底是誰沒情趣啊,拿尿不濕當情話,真想得出來。

時小念決定快速翻過這一頁,「我說的彌補遺憾是做一頓豐富的大餐孝順一下。」

「我孝順他?」宮歐震驚地指著小床里的兒子,「而且,你確定他現在能吃大餐?」

時小念忍俊不禁,推開他的手,「我當然指的不是小南瓜了,是母親。」

「母親?」

宮歐怔住。

「我剛看你的樣子,忽然想到即使你如今已是事業有成、家庭美滿,但母親還是會很緊張你,就算在一艘船上,她都是盡量不打擾你,有時候找我去聊天總會側面打聽你吃得如何,身體如何。」時小念淡淡地說道,「你聽過一句話嗎,養兒方知父母恩?」

「……」

宮歐低眸,沉默。

「你緊張小南瓜是因為陪伴的時間少,那母親也是一樣的吧……」時小念說道,「她現在一個人,其實是最寂寞的。」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宮歐想做得更多,但他不知道從何下手。

這些她都知道,可要不是義父點撥她,她不會想這麼多,她要給宮歐拾起所有的遺憾。

「說得那麼煽情幹什麼。」宮歐不咸不淡地道,「反正過幾天就是她生日了,做頓飯也好省得想什麼禮物。」

真彆扭。

原來他把羅琪的生日記得那麼清楚。

「好,那趁著兒子在睡覺,去準備吧。」時小念站起來說道,活力十足。

宮歐沒有站起來,抬眸看向她。

「怎麼了?」時小念問。

「你會陪著我?」宮歐道。

「當然啊。」時小念點頭,走過去抱住他的臂膀拉他起來,「宮歐,你這麼想和我膩在一起,不怕膩啊膩的很容易就失去感覺了,就像左手牽右手一樣。」

聞言,宮歐低眸盯著她,雙眸深邃,英俊的臉上沒有一點笑意,嗓音低沉,「在我的構畫里,我們本來有更多的時間相處,現在已經是少了,就算我們天天膩在一起活到100歲老死,還是少了!」

還是少了……

因為這些那些事,他們分開的時間太多,已經少了。

既然已經比他想象中的時間少了,那他怎麼還會因為時間久而失去感覺。

時小念聽著宮歐的話,站在那裡呆了好久。

她總以為他們在一起的時間還有很長很長,長到足以她多顧慮一下身邊的其它事、其他人,有時候還會因為過分發膩而不開心……

比起宮歐對待兩個人的感情,她總是欠缺了些什麼,也許就是那份偏執吧。

「嗯。」時小念抱緊他的手臂,「我知道了,宮歐。」

「以後不準再說這種話!」他不喜歡聽。

「好。」

時小念乖乖應道,「走吧,我們去研究菜譜,爭取在母親的生日宴上讓你做出一頓大餐來。」

「你不是陪我做么?」

「我監督你啊,也是陪。」

「我還用你監督?你別忘了我做的蛋炒飯有多好,有多讓你念念不忘!」宮歐那是滿滿的自信。

大家還在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總裁大人,要夠了沒!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鬼夫,別寵我錯嫁替婚總裁顧少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我的絕美女總裁美人為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