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女帝家的小白臉下載
  3. 女帝家的小白臉
  4.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叫爸爸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叫爸爸

作者: |返回:女帝家的小白臉TXT下載,女帝家的小白臉epub下載

「啊?那個殺人鬼啊?殺了?為什麼?其實他還挺好玩的。」二花坐在窗框上盪著雙腳,腦海里想到了那個被自己故意撞了一下還吭吭哧哧臉紅道歉卻差點咬到舌頭的青年。

確實挺好玩的。

「哦,知道了,其實也不用殺,打服了就行了是吧!」二花用力的點點頭。「我知道了。」

「他在哪?好吧,你們帶路!」

二花身體向後一翻就栽了下去,在空中轉了個圈穩穩落在地上。

夜晚的望京,風中都帶著一股海鮮味兒,與香料,脂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味道,是讓出雲人自豪的味道。

起碼二花現在聞著這味兒就餓了。

「老丈,來碗雲吞。」二花扔下兩個硬幣,突然想起來什麼,扭頭看看身後那個跟電線杆一樣又高又瘦的人,詢問道:「吃不?」

「不了。」對方搖搖頭。

「要不說你在都尉府幹了這麼多年都升不了職呢!」二花一臉嫌棄,那語氣就是活該你升不了職,讓對方苦笑不已。

尤其是被十一歲的公主這麼說。

有點扎心了。

「再來一碗。」

「再來一碗。」

電線杆就在一邊一言不發的等著,彷彿真是電線杆一樣。

三碗雲吞倒進肚子,二花感覺舒服點了,稀拉拉的小雨也如同珠簾一般落下。

「殿下!」不遠處有人匆匆跑來送上一把塑料雨傘,透明的,印著花朵的圖案,是這兩年的流行款。

「要油紙的。」二花支使道。「手工的才是好東西。」

來人有些愕然,不知道殿下這是哪來的理論,手工做的東西哪有工廠出來的精緻?

「手工的才有靈魂,算了,你們也不懂。」二花頗為無趣的擺擺手,站在雲吞攤的棚子下面,幾分鐘後接過紙傘舉在頭頂一步步走在長街上。

她記得有一次和父王母皇一起去大夏,一家三口就是這麼走在街上的。

也是紙傘。

這是她少有的記憶深刻的場景。

淡淡的思緒放飛,母皇回來呆了一個月就又去南方了。

這一個月挨了十五次揍,平均兩天一次,好疼……都這麼大的姑娘了,你也下得去手?是親生的么?

「殿下,那小子離開客棧了,看樣子今晚他還要動手。」

「哦。」二花不在意道。

二花不急,來人也不急,大不了多死一個兩個武林人士也無所謂。

電線杆就跟一真的移動電線杆似的。

如果不回頭看,都不知道後面還跟了個人。

……

厲岱是個看起來有些靦腆的年輕人,相貌算不上出眾,穿著也極為簡單,給人一種質樸的感覺。

然而這樣一個年輕人,便是最近在望京鬧的人心惶惶的殺人鬼。

夜,蘇梅君坐在房間里,突然聽到窗框被石子砸響。

「誰?」蘇梅君猛的從窗戶竄出去,只見牆頭立了一道身影,穿著青色的長衫,頭髮簡單扎在腦後,手中提著一把劍。

或者說一把磨得鋒利的鐵片。

簡單到無以復加,連劍鍔都沒有,只是用麻繩將尾端纏上。

「聽說……說……你的……劍……劍法很好!」一個略微靦腆,一個個字往外吐,還帶著點結巴的聲音。

「出……出劍,你……你死……我活!」

蘇梅君本以為是哪個來請教劍法的青年武者,畢竟對方實在讓人很難提起警惕心。

然而聽到這句話就勃然變色。

「殺人鬼?」

「出……出劍……」厲岱重複道。

蘇梅君臉色變了幾變,作為一個有自信的武者,自然不會覺得自己技不如人。

然而死在殺人鬼手下的,有兩人他都很熟悉,而且不比他差。

「你,你,你不出,我,我便,我便……」厲岱不知道是不是說話說得費勁,話說到一半,乾脆遙遙抱拳一禮,一道劍光閃過。

「好快的劍!好快的身法!」蘇梅君心中只來得及冒出這樣一個念頭,下意識長劍出鞘,千錘百鍊的劍法從手中使出。

「叮!」蘇梅君只覺得手上一重,不過對方力氣並不算大。

然而下一秒一道劍光劃了個半圓又削向自己脖頸。

「無聲無色!」蘇梅君手中長劍一攪,毫無聲息的刺向對方胸膛,一出手便是絕招。

出劍之時使用相反的盪激之力、破空之聲便可相互抵消,不覺間對手已白刃加身,可將對手弒於無聲無色,故得此名。

尤其在夜戰之中,威力更增,常常敵人還沒察覺,劍刃便已臨身。

然而厲岱手中長劍更快,更是在空中一轉,便將雨水彈向蘇梅君面龐。

「不好!」蘇梅君心中剛冒出這樣的念頭,雨水已到面前,只得揮袖擋住,身形疾退。

若是被這雨水打到臉上,說不定便是個面目全非,再次也影響到雙眼。

然而便是這一擋之間,蘇梅君便覺得胸口一痛。

「比剛才的劍更快!」蘇梅君心中突然冒出如此明悟。

厲岱出劍之時,有著與平日靦腆完全相反的狠辣,目光中全是專註與虔誠。

一劍在蘇梅君胸口帶出一刀三寸長的血痕,下一劍又直奔蘇梅君脖頸,幾乎如影隨形,完全不給蘇梅君機會。

蘇梅君頗為狼狽的又擋了兩劍,眼見第三劍已到了面前,再也躲不開,心中叫上一聲「完了。」

心中怎麼也想不通,明明都是地胎巔峰,對方怎麼會這麼強!

然而就在此時,一塊紅燦燦,直棱直角,長七寸的奇形暗器帶著破空聲飛來。

趁著厲岱一劍削斷來襲暗器的功夫,蘇梅君極為狼狽的向後一滾,躲開了這要命的一劍。

雙方再朝磚頭來襲的方向看去,只見不知道何時,牆上多了一個一手持傘的藍衣少女,正坐在那,盪著雙腳。

另外一隻手向旁邊一伸,一個高瘦的男子便將一塊紅燦燦的暗器交到她手上。

而不遠處另外一個黑衣人則是在……拆牆,將牆拆成一塊塊的放到高瘦男子身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一人拆牆,一人遞磚,這場面看起來竟然頗為和諧。

「是,是,是你!」厲岱目光一凝,竟然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是,是,是我!」二花一手惦著磚,一手舉著傘。

「你,你,你要,你要攔我?」

「我,我,我要,我要攔你!」二花似乎覺得很好玩,一句一句的學著厲岱說話,讓他臉上浮了一層血色。

一道劍光劃過夜空。

厲岱竟然一點憐香惜玉的想法都沒有。

二花彷彿被嚇了一跳,身體直接朝著後面栽了下去。

下一秒,整面牆都飛了起來。

還在空中就化作無數無數轉頭與水泥塊,撲頭蓋臉的砸了過去。

哪怕厲岱也被這一招打了個出其不意,將劍舞的水潑不進,竟然將襲來的碎磚與水泥全都掃了下來。

「你嚇唬我!」二花的身影從磚牆後面露出來,一臉嬌憨,還有點咬牙切齒的味道。

讓厲岱有些訥訥起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出山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對,對敵人,不不不能留手!」厲岱說了一句似是解釋的話,隨後神色一肅。

「哼!要不是看你還挺可愛的,早一巴掌糊死你了。」二花頗為氣氛道。

「要打是吧?看我今天不打的你叫爸爸!」

「刀來!」

二花左手一伸,又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夜色中,畢恭畢敬的送上一柄——長兩米的萱花大斧。

光看這斧頭,沒百斤也下不來。

「這,這不是,不是刀。」厲岱竟然還梗著脖子來了一句,讓二花眼睛瞪溜圓。

就連蘇梅君也有些無語,差點要了自己命的青年,竟然是個這麼耿直的貨色。

「來來來,我讓你先出三招。」二花一手持斧背在身後,大大咧咧道。

厲岱神色一肅,他能感覺到面前少女很危險,當即不多說話,身形一動便跨過四五米的距離。

那劍光極美,讓人目眩神迷。

然而下一秒一斧就帶著劈開天地的威勢直劈下來,細雨、夜色,在這一斧之下幾乎全被劈開。

厲岱身形一閃,就見他原來站的地面,以及之後五六米的地上,出現了一道巴掌寬的痕迹,連泥土都翻了出來。

還沒接觸就有如此威勢,可想而知若是沒躲開,會是什麼下場。

「三,三……」厲岱的神色更加嚴肅,話也更結巴了。

「騙你的,沒人告訴你女孩子都是會騙人的么?」二花狡黠笑道,還眨了眨眼睛。

如果不是這樣的場景,如果不是那把巨大的斧子,如果不是地上那一道痕迹,看著這狡黠的笑容,和精靈一樣的少女,蘇梅君都覺得自己的心跳的快了許多。

厲岱張了張嘴,顯得更加笨拙了。

此時被驚動的客棧也完全亮了起來。

「師兄,師兄?」一個少女從蘇梅君的窗戶,頓時看到了院中的幾個人,一個翻身便跳了下來。

「師兄,這是?」

蘇梅君伸手,讓她先別開口。

只見二花大斧一輪,空氣中似乎能看到一道白色的弧線,無數雨點被砸飛向厲岱,這與厲岱方才彈雨的那一招如出一轍。

不過威勢卻是天差地別。

打在地面、牆上甚至發出沙沙的聲音,蘇梅君驚駭的看到地面和牆上多了無數細密的小點。

「神輪,肯定是神輪!」蘇梅君心中暗暗大呼。「這麼年輕的神輪!她從娘胎里就開始練武?她是誰?」

蘇梅君心中大呼之時,二花已經掄著斧子朝著厲岱砸了過去。

厲岱壓根不敢硬接。

身體稍微側開,便一連刺出三劍,速度之快,讓二花也稍稍正視了一些。

不過雙方畢竟差出一個大境界的實力,二花雖然戰鬥經驗不多,但也和人生死相搏過,加上與生俱來的戰鬥天賦,幾招下來就完完全全壓制住厲岱。

蘇梅君覺得這場合有些眼熟。

心中苦笑一聲,幾乎要了自己命的強者,在這少女手下卻如同玩偶。

雙方交手十餘招,厲岱避無可避,「叮」的一聲手中長劍便彈飛到空中。

二花的大斧穩穩落在厲岱脖子上,微微抬著下巴有些高傲道:「叫爸爸!」

——————

推一本新人新書《我能穿進語文書》

有興趣的去看看。

大家還在看:無限分身系統超級鱷龜分身第一序列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