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芫莨訣下載
  3. 芫莨訣
  4. 第293章 翩然而至

第293章 翩然而至

作者: |返回:芫莨訣TXT下載,芫莨訣epub下載

竟也忘記該如何躲閃。他無法以力破巧,將易濁風震開,心念電轉間,他的身體一顫,便將那股的強大魔光衝散渙開,而後反擊了出去才得以脫身。

易濁風正色道:「你的武功很高,你到底是什麼人?」

敖進的眼中滿是嘲諷,厲牙道:「我是誰你管不著,總之你殺了史莊主我就要取你狗命!」

易濁風的心沉了沉,彷彿在尋思著什麼,卻見敖進再一起身,恍如怒起的雄獅般再次撲向他!

頃刻,易濁風再提真氣,湧起手心幽駭的藍光,隨性地向著前方逼近的敖進一罩!

只差毫釐,他便取了敖進的性命。

敖進圓睜怒眼,有些不解:「為什麼不殺了我?」

易濁風收手,淡道:「殺你?懶得費我力氣。」

敖進的嘴邊抹過一絲古怪而又懊悔的笑容。

一旁的史如歌疲憊而又絕望地支起了身子,自嘲一笑:「他根本就不屑於與你動手,他要殺的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

易濁風的臉色黯然變化,冷笑道:「多謝抬舉。」轉而又對身後三名隨從道,「你們三個找塊安靜的地兒,先把史莊主給埋了。」

三名隨從俯身正欲扶過史如歌懷中的史乘桴,不料手才沾上史乘桴的衣裳,並被史如歌凌厲的目光給懾了回來。史如歌雙目瞪得老大,怒斥道:「住手!誰也別過來!」

易濁風錯愕呆住,怔怔地看著她,道:「你守著的只是一具屍體而已。」

史如歌沒好氣地瞟他一眼,道:「不用你管!」

易濁風苦笑:「你這又是何必啦。」口中微微嘆息,又示意隨從們退了下來。

史如歌痛苦地搖了搖頭,帶著那種厭惡世俗的嘲諷:「爹沒了,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對我來說都已失去了從前的意義。」

「可你還有一一一」易濁風轉身正準備再說些什麼,卻忽然發現周遭空氣暗波涌動,一道深不可測的內力似秋水般流動著慢慢向他襲來。他沒有再動,外運體內真氣。

來者武功極高,看易濁風輕斂眉目,史如歌不禁心一寬,暗道:難道是金戈到了?

泛著古香的室內烏光溢轉,敞著的大門發出簌簌聲響,而後並被一股強烈的勁風逼催,頃刻化為木屑。

是劍氣,濃烈的劍氣充盈整個空間。倒轉的空氣中,只見一位青衣少年凜然孑立。

金戈俊稚的臉上蘊藏著無盡的悲怒,但又極力控制著使它不露出言表。他俯身扶起史乘桴的遺體,點頭對身邊史如歌和敖進道:「我們走。」

易濁風高大的身子孤傲佇立於大門前,攔住其出路。

金戈冷厲的目光橫掃向他,道:「我只問你一遍,我師父死了,事先,你知情嗎?」

易濁風猶豫了好久,才轉身搖了搖頭。

「你不知道?」金戈冷笑出聲,目光再滯於易濁風的臉上,整個氛圍頓生濃烈殺意,漠道,「那你讓開!」

「先殺了我,再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易濁風淡然道。

敖進觀望著金戈,憤慨道:「少爺,我斷定莊主的死與他脫不了干係,跟他還是少廢話的好!我們聯手,殺了他!」

金戈緊握赤霄劍柄,眼中的戾氣化作殺機,卻遲遲未動。他在想:敖進是怎麼來到這天絕殿的?他又憑什麼說師父的死和易濁風脫不了關係?幾日不見他的武功為何進步神速?而眼前易濁風擋道,自己已負內傷,即使加上敖進,也未必是他的對手,要怎樣才能安然逃離?

而史如歌精緻的小臉卻是凝住前方孤立的易濁風。她總覺得,他的肩膀是那樣高不可攀;他的心,恍若深海般無法估測。而她曾經深愛著的,卻也是這樣的一個他。

可是,他到底愛過自己嗎?愛,他為了救自己不顧一切;不愛,他會嫌棄自己是個隨意的女人。可是,她做的犧牲卻也是為了救他,難道他不知道嗎?心底涼涼一笑,她知道他知道的。

只是,他不是她想得那番完美。

如今,她的父親在他的眼皮底下被殺,他真的不知情嗎?還是,在偽裝?或許,他一直都在偽裝。

她就這樣痴痴地看著易濁風,心中有百來個問題想求他解答,卻發現,一個都問不出口。

喧囂的沉默中,金戈瞑目思考著,濃烈的赤霄劍氣已積聚在他身體周圍;易濁風提劍,承影劍上的藍光如雪般散漫開。

兩人僵持著,誰也未曾先出手。卻聽得一聲悠悠的嘆息自遠方響起,伴隨著一股強絕的力量飛出,千絲萬縷般捲住了金戈握劍的手腕,它拖著他的身子向著前方的易濁風飛襲!

如攜涌著千軍萬馬之力,整地一掃而過,瞬間便見得前方的三名隨從僵木倒地。

金戈無法抗拒,任由這股氣力帶至著他。倉促間,卻見易濁風手心藍光閃動,不等金戈逼近,承影劍已出鞘,向著他周邊那道神秘的力量橫掃而去。

因被溥侵的冥環神功震傷內力,金戈周邊凝形的赤霄劍氣有了罅隙,恍然,便見承影劍上斜射出一道直長的藍光,恍如尖針,它透過劍氣屏障的罅隙,從金戈肋下刺入,瞬間便穿過了他的身體!

直透心底的疼痛令金戈麻痹,在空中一個筋斗,他的身子便如失重般往下墜落。

情急中,史如歌起身,輕飄飄地飛向前去。她想用自己瘦小的雙臂接住金戈下墜的身體。不料這時,又有一股足以撼動天地的掌力向他們襲來。

掌力的強大,史如歌從未見過,她想過躲閃,但只要一躲,她身前的金戈便會死在這剛猛的掌下!於是她凝聚真氣,無暇思考便奮不顧身地迎了上去!

卻見易濁風的眼中冒出了無名的怒火,是妒恨?是憂惜?不容他動輒,那宏大的一掌便已打在了史如歌的身上。

劇烈的痛疼直達心底,史如歌只覺全身麻痹了一番,大口鮮血嘔了出來。

金戈和史如歌斷續墜地,不及多想,金戈屏氣凝神,勉強將赤霄劍氣提升到了極限,他想要抵擋暗處的這個人,卻發現剛被承影劍所傷的肋骨處疼痛鑽心,完全力不從心。

「易濁風,殺了他們!」隔空傳來一冷硬男聲,頒布著這道死死的命令。眾人耳怯,聞其聲卻未見其人。

易濁風怔於原地,凝目仇視著前方的金戈以及重傷俯在他懷中的史如歌,卻遲遲未動。

「如果不殺了他們,後患無窮。易濁風,殺了他們!」那聲音又如逐魂令般響起。

史如歌面帶懼色,掙扎著支起了身子,竭盡全身力氣,一把將金戈推了開:「你快走,不用管我!」

「史如歌,你胡說什麼啦!」金戈靜坐著運功,看去有些憔悴。史如歌的舉動讓他更加不安,他怎麼可能丟下她?即便要他死,也不可能……

想著想著,體內亂竄的氣流似要衝破他的骨肉一番,看著他的臉色由綠變紅,又由紅變黑!

「少爺,我助你!」見此情形,敖進起身,蹲坐於金戈身後,雙手合閉后又撐開,積蓄磅礴能量的一掌向著金戈的肩背重重擊去!

金戈直覺體內真氣翻江倒海般流動著,大口的鮮血已涌至咽喉,就要嘔瀝而出。

卻見敖進再次運功,頃刻,浩淼的真氣籠罩著兩人的身體。

「原來是你。偷走泉池溶洞內仙葩草的人!」易濁風默嘆,即刻便撥動了手中的承影劍,霎時,幽魔一般的劍伴隨著暴漲的劍芒向著前方的兩人劈去!這一劍的力量,恍若驚動了蒼穹一番,致使整個大殿搖搖欲墜!

「不要一一不要一一」史如歌騰身,向著持劍的易濁風的身體撲去!

有如蒼勁的鷹,史如歌朝易濁風猛撲過去。來勢如此突然,他左手上的那一掌還未來得及發出,整個身子便被她兩臂環抱著箍住。

「金戈,你們快走!」史如歌嘶聲呼喊。卻見一旁的金戈和敖進依然默契運功。

易濁風好不耐煩地扭轉著身體,直想掙脫史如歌的束縛,將她甩開。而心底卻又不停地嘲笑著自己,換做別人,還未等其接近他,他的內力便早已將其震開,甚至拋到千丈之外。可現在,纏著他的是虛弱無助的史如歌,所以,他捨不得運功。即使是在這被監視的情形下。

可是,他與她,終究不在同一條線上。

連心底對自己的那絲嘲諷都變得苦澀無比。他一傾身,便將史如歌撲倒在地。

手中的承影劍光芒四溢,他想站起來,而固執的史如歌卻死不認輸,依然緊緊地箍著他的身體。

就這樣,兩人在地上折騰著滾了幾圈。

易濁風終於耐不過,突地一折,支身便將地上的她死死地按了住。史如歌也拗不過,身體痛到極點,疲憊的她正緩緩地閉合著雙眼。

她要死了嗎?易濁風的神色黯然變化,驚惶失措。猛地一把又將奄奄一息的她扶了起來。

他輕拍著史如歌的肩背,不動聲色地將體內真氣湧出,源源不斷地灌入她的身體。良久后才見得史如歌慘白的臉有了些許血氣。

「易濁風,放開她!」身後,敖進突然一躍而起,凝聚大半功力的一掌直向易濁風的後背擊去!

毫無戒備下如此劇烈的一掌,頓時牽住了易濁風全部的心脈,劇烈的疼痛恍如身體被撕裂,一口鮮血也隨之噴出!

地上,承影劍光照亮了他們的臉。易濁風本可以放手躍開,可是他真氣一斷,史如歌必死無疑。但他若不放手,敖進便會接二連三的向他進攻,如此一來,他活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踟躕不定,猝然,金戈身軀彈起,雄渾的內力湧出便將易濁風和史如歌震了開!他道:「易濁風,多謝你不惜一切地為史如歌灌輸內力。不過」金戈並不多說什麼,也並不多做什麼,飛上前一把將史如歌抱了過來。

「我們快走!」點頭示意后,敖進也跟著抱起了史乘桴的遺體。

一時間,他們的身影便如疾風般向著門外飛馳!

天絕峰巔,仍是秋月駿賞,霜露沾衣。

平日威嚴肅穆的天絕正殿,此刻卻瀰漫著一股肅殺、凄厲的寒意。周遭空氣如被凝滯,已容不得一絲氣息的介入。除非走進者有種深厚的內功底子,不然便會馬上死於這強勁的肅氣之下。

金戈等人倉惶逃出溥侵寢宮,便又進入天絕正殿這層層包圍圈中。

因被敖進偷襲而負傷的易濁風咬牙起身,掙扎著追趕倉惶逃離的金戈、史如歌和敖進。

天絕殿,溥侵站在上方巨型檀木椅前,黑影人巋然立於門前!

瞠目一看,兩人拱手發功,黑白兩道氣流交匯於大殿正中,僵持著。

便也是這兩道氣流,將一切動態的事物羈絆!

一見金戈,黑影人別嘴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喊道:「金戈,快殺了他!」

金戈仰頭,看到天絕殿上的溥侵眉目緊蹙面紅耳赤,便知他處於下風。

對,此時不殺他,還待何時?

金戈揚劍,湧出了體內全部真氣,向著殿上的溥侵劈去!

一道粼光,折射到溥侵頭頂!

溥侵曝目,卻被黑影人牽住。如他停止與黑影人對峙而去回擊金戈,黑影人高深的內力不說將他震死,至少也是九死一生。如不回擊金戈,赤霄劍就要了他的命!

怒火瀰漫著,溥侵一松,反手一掌向著前方攻進的金戈擊去。

與黑影人的較量讓他消耗了大半的功力,這一掌並不高深,金戈身子一偏,便成功躲開。但它恍如帶著斥力般,足足將赤霄劍排斥在丈來遠外而不得已入內。

赤霄劍沒有傷到溥侵,黑影人的掌風便如意料中那番重重地擊在了他的胸口!

溥侵只覺胸前血浪翻滾,四體分裂般的痛!

他的身體重重一墜,跌落著倒向身後的檀木椅。

他的嘴角有鮮血溢出,他磨牙,厲道:「金戈,你好卑鄙,居然趁人之危!」

金戈笑得有些冷漠,道:「卑鄙?你說我卑鄙?你殺了我爹、我娘、我師父、反倒說我卑鄙?」

溥侵扭頭,漠道:「史乘桴不是我殺的!殺你爹金胤全因他該死!」

「你給我閉嘴!」金戈說。他眼中的怒火,燃燒得很是旺烈!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