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少女太后:棄婦榮華下載
  3. 少女太后:棄婦榮華
  4. 247.第247章 三千微塵里,吾寧愛與憎

247.第247章 三千微塵里,吾寧愛與憎

作者: |返回:少女太后:棄婦榮華TXT下載,少女太后:棄婦榮華epub下載

他,是誰?

為什麼「他」娶妻,得子,母親就答應留下來?

他,是母親的什麼人,阿爹的什麼人?

我愣愣的站在那裡,聽著裡面的人說話,驀然間好像有一些我完全不知道,但與我緊密相關的東西猛的出現在了眼前。

……

沉默了很久之後,我看到母親慢慢的抬起頭看著阿爹,她的臉還是很蒼白,在燭光下顯得有些透明,所以上面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我都恍惚看不清,只聽到她平靜的聲音在空蕩的宮殿里響起——

「你還記得,上一次你要我留在你身邊,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嗎?」

「……」

「殤陽城,被一把火燒了。」

「……」

「這一次,你還要嗎?」

「……」

「兩年前你救我的時候,我告訴過你,我是一條凍僵的蛇,你把我溫暖了,只會讓我在你懷裡咬一口,比上次更致命。」

我一下子驚呆了。

殤陽城在幾年前經歷過一場參天大火,近乎屠滅了所有的生靈,但對於這場浩劫是如何來的,每個人在我面前說起時都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可我萬萬沒有想到,那竟然是母親造成的!

是她,火燒了殤陽城嗎?

我驚愕的看著她,還有阿爹的背影,他沉默了很久,然後說:「軒轅行思,這個世上,還有可以溫暖你的人嗎?」

母親看著他,目光如冰。

「不,沒有。」

「……」

「你的心是冷的,再怎麼溫暖你,也沒有用。」

母親說道:「既然你知道,為什麼還要留下我?」

「我想試一試,看這個世上,有沒有我赫連城辦不到的事。」阿爹慢慢的起身湊到她的面前,兩個人的臉貼得那麼近,眼睛直視著對方的眼睛,我知道阿爹的目光有多犀利,朝臣幾乎都不敢直視這位王者,可母親這麼被他逼視著,卻沒有絲毫的退縮,過了很久,淡淡的一笑。

「好。」

只這一個字,命定了中原百年後的未來。

當我離開偏殿,剛剛走出大門的時候,前面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和阿爹一樣,他也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但阿爹身著黑袍給人的感覺是無比的霸氣,可這個人身著黑袍,卻好像只是想把自己隱匿如黑暗裡,雖然他的臉,是向著偏殿里透出的光明。

我輕輕的朝他俯身一拜:「皇叔。」

他是阿爹的弟弟,玄武國的比其王赫連炎。

他從來不和我親近,連話也很少說,但我對他有一種奇怪的親近的感覺,似乎我的腦海里始終有一些模糊的片段,在我兒時經歷過的刀光劍影血肉廝殺中,似乎有這個人的身影,在一直保護著我,而冰雪封天的惡劣環境下,也是他,一直緊緊的抱著我,用他的體溫延續了我的生命。

而他也是這個國度里最讓我看不懂的人,他經常在母親的偏殿外,一站就是大半天,可卻從來沒有進去見過母親。

我對他看不懂還有一個原因。

比其王赫連炎,也是在朝堂上與阿爹對峙最為尖刻的人。

阿爹似乎曾經與人有約,不得南下進犯中原,但他在兵部的各種安排卻都是劍指中原的布局,皇叔則完全不同,兩個人政見不一已經到了爭鋒相對的地步,聽說就在兩天前,他們還在朝堂上爭執不下,阿爹勃然大怒,對他說:「赫連炎,有我在,玄武輪不到你說話,如果你想要做主,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做玄武的王!」

據說這句話一出口,整個朝堂鴉雀無聲,皇叔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我不知道他是認命了,還是蟄伏了,可現在我看著他隱匿在黑夜裡的身影,心裡湧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夜風吹來,撩起他的長袍獵獵作響,襯得這片夜色更加寧靜。

卻是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寧靜。

他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峰兒,你來看你的母親。」

「是。」

「對你的母親好一點。」

本來只是一句淡淡的囑咐,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點燃了我的心頭的怒火,我一下子抬起頭看著他:「對她好一點對她好一點,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要我對她好一點?!阿爹也是,你也是,好像我對她很差,好像我虧欠了她一樣!」

對於我突如其來的爆發,皇叔似乎也有些驚愕,但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她是我的母親,可她盡過做母親的責任嗎?從我記事她就沒有在我的身邊,是你,是阿爹,是洛木娜把我帶大的,在我哭著喊娘的時候,她在哪裡?我生病難過的時候,她又在哪裡?她根本沒有出現過!」

「……」

「如果是一個盡責的母親,她會讓那麼小的孩子離開她的身邊,而且那麼多年都不來看一眼嗎?」

「……」

「現在倒好,我長大了,懂事了,她就出現了,要我叫她母親,要我給她磕頭,要我每天來伺候她喝葯,憑什麼?!」

一口氣說完這些話,我激動得有些喘不過氣,而赫連炎看著我,目光卻比夜色更冷。

沉默了很久,他慢慢的開口:「你覺得她虧欠了你?」

我咬著牙:「做母親的,難道不應該陪在孩子身邊嗎?」

「的確,做母親的應該陪在孩子身邊,」赫連炎說道:「可你知道,她為什麼不能陪在你身邊?」

「你知道她為什麼要把你送走,這些年來都沒能來看你?」

「你知道她為了來找你,拋下的是什麼?」

幾句話說得平淡,卻問得我啞口無言,我的確從來沒有了解過屋子裡的那個女人,因為她除了過分溺愛的目光,並沒有給我太多,也許是因為我根本不肯接近她,也讓她沒有了給與的機會。

看著我的樣子,赫連炎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抬頭最後看了一眼透著淡淡光亮的偏殿,轉身走了,而我一個人站在空曠的院子里,心裡突然騰起了許多的東西。

的確,我想要知道!

我想要知道她為什麼拋下自己的孩子!

我想要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多年來都不在我的身邊!

我想要知道她為什麼會出現在玄武,她到底放棄了什麼,又要面對什麼?

這樣一想我就再也站不住了,立刻轉身就要往裡跑,可剛剛一轉身,就看到凌四站在我的面前,擋住了我的去路,她的手上挽著一件皮裘,輕輕的道:「小王爺,夜深風寒,還是多穿一件衣服吧。」

「你讓開,我要去見母親!」

我伸手一揮,正要往裡走,誰知她又挪了一步擋在我的面前:「小王爺,夫人和皇上有要事相商,有什麼話——」她說到這裡的時候頓了一下,不知為什麼她的嗓子有一種奇怪的哽咽,然後才說:「還是等將來,再說吧。」

將來……?

我不懂,不過看著偏殿里靜默的樣子,也許阿爹和她真的有很多話要說,我真的要問她,明天也還有的是機會。

這樣一想,我就沒有再堅持,轉身便走,凌四卻又把那件皮裘奉到我的眼前:「小王爺,加一件衣服吧。」

我愣了一下,今晚這個女人有點奇怪,怎麼老是要我多穿一件衣服?待會兒我就要回府了,周圍有的是火牆,再冷也不止於需要這個。

於是我沒有理她,轉身走了。

後來我才知道,其實我應該接受她的好意。

因為那一天夜裡,草原上真的起了風雪,狂暴的北風夾雜著冰冷的雪沫充斥著整個天地間,冰雪封天,嗚嗚的聲音好像上天的怒吼,蒼茫的天地間沒有了光明,只有無盡的寒冷和暴風的肆虐。

……

玄武國的政變,也就是在這樣一個夜晚,突然發生的。

比其王赫連炎蟄伏已久,但其實他並非完全沒有動作,而是在暗中得到了八部的支持,在這樣的夜晚一擊而起,御營親兵與皇城護軍展開了殊死的較量,血染殤陽。

在這樣的大事發生時,玄武的王,我的阿爹赫連城卻沒有立刻到場。

沒有人知道他在那裡,也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會疏忽至此,只是等到他趕到的時候,玄武國已經陷入了一片戰亂當中。

而我,也已經離開了殤陽城,冒著狂風暴雪往南行。

是凌四和阿郎帶我走了。

當阿郎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並沒有防備他,所以他才會一擊即中的將我打昏,等我有些清醒過來的時候,戰火硝煙四起的殤陽城已經被遠遠的拋在身後,而我們面對的,就是狂風呼嘯的草原,沒有接受凌四的那一件皮裘的確讓我吃盡了苦頭,但為了讓我好過一些,他們兩幾乎是將我夾在身體的中央,慢慢的往南行。

冷,好像連全身血液都要被凍僵一樣的冷,唯有他們間或相交的目光,能傳來一點點暖意。

我從不知道凌四這樣的女人也會有這麼溫柔的目光,就像我不知道自從洛木娜成為阿爹的侍妾之後,阿郎還會用這樣充滿愛意的目光看另一個女人。

這個時候我已經哭不出來,也沒有心思再去弄懂什麼,又是一陣狂暴的風襲來,我在他們兩的懷裡失去了知覺。

當我再度醒來的時候,頭頂已經換了一片天地。

我看到了一個面容盡毀,猙獰如鬼一樣的男人,他一直守在我的床榻前,聽說守了幾天幾夜,外面跪著求他上朝的大臣跪了一地,當我終於醒過來的時候,聽到外面的人三呼萬歲,我才恍然知道他是誰。

他,就是阿爹和母親所說的那個「他」。

我的親生父親,中原大地至高無上的王。

那個時候,我好像有一點明白,赫連炎在最後跟我說的那些話的意思了。

我醒來之後,他沒有問過我任何關於玄武,關於母親的事,也許因為已經不用問了,玄武國內亂震驚天下,最後在天朝派兵干涉的情況下,比其王與八部的內亂最終演變成了北方的分裂,他們沿赤沙河而上,與阿爹劃界而治,從那個時候起,玄武便分裂成了南北兩國。

後來,又經歷了數年,因為中原的青龍、白虎、軒轅,直至後來朱雀的消失,玄武國也改變了原有的國號,玄武二字漸漸演化為了「匈奴」,而國姓赫連則被天朝文臣重新譯為「呼延」,從此之後,南北匈奴屹立於天朝北方,尤其南匈奴,始終對中原虎視眈眈,並在百年之後再度南侵,也就是後來著名的居延城一役。

而我,赫連峰,在回歸中原之後也恢復了原本的身份,從國姓楚,名慕風。

可直到最後,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到底包含著什麼意思,讓每一個有資格直呼我名諱的人都喊得那麼沉重,好像每一個字都有千斤重一般。

雖然我從小就不在父皇的身邊,並且剛剛回歸中原的一段時間也對他極為排斥,而他的膝下也不止我一個兒子,但他卻立我為太子,在之後的許多年,後宮的嬪妃頻頻施計,朝中大臣也數次上書要求另立太子,可我的太子之位卻一直很穩固,直到最後登基為帝將所有的障礙掃除,父皇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當然,我知道這其中,凌四帶回來的許多關於母親的話,起了很大的作用。

凌四回到中原之後為她的亡夫又守節三年,在我十歲那年她終於嫁給了阿郎,這個從小自中原流浪到玄武的漢子也總算是有了一個家,但我經常能從他北望的眼神中看出一些對往昔的留戀,之後凌四生下的孩子取名劉玄武,似乎也能說明他心中始終抹不去的那一道愧疚的傷痕。

而在我登基為帝之後的第四十二年,也就是平南五年,距當年與朱雀女帝定下胡化口盟約五十九年的時間,我打破了胡化口之盟,率先對朱雀突然發動了戰爭,那個時候阿郎和凌四早已作古,劉玄武則成了我的先鋒大將,胡化口一役他為我立下了不世之功,也成為臨淵閣十二位開國功臣中的第一人。

至此,中原四國已全部納入了天朝的版圖。

那一天,正好是父皇辭世的第四十二個年頭。

在我回到中原的第十年冬天,他無疾而終,沒有任何的先兆,也走得非常安詳,只是在臨行前,所有人跪在他的龍榻前慟哭的時候,他看著凌四,問了一句:「現在,可以了嗎?」

凌四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俯身磕頭,然後父皇那張猙獰如鬼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服下了一顆一直珍藏在身邊的藥丸,然後靜靜的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後來我才知道,他最後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當初,凌四帶我回到中原的時候,玄武國大亂。

可這一場大亂,並不僅僅是因為赫連炎的反叛,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我們走後的第二天,玄武國民將母親綁在了玄武宮的最高處,要處以極刑。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阿爹是什麼樣的心情,又或者是什麼樣的處境,讓他沒有辦法再保護這條被他溫暖的蛇,可我聽一些從草原上流浪回來的人說,在凜冽的寒風裡,母親突然開始唱歌,而她唱的,就是《越人歌》。

歌聲清越,穿雲裂石,好像來自天際,而漸漸地,天空中也傳來了迴響。

當所有人發現那不是她的歌聲的迴響,而是玄武雪山雪崩的前兆時,一切已經晚了。

轟然而至的雪崩幾乎掩蓋了半個殤陽城,那曾經經歷過參天大火的城池又一次遭遇了浩劫,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冰雪,母親應驗了她對阿爹所說的話,雪崩中她的歌聲始終沒有停過,直到最後……

我也不知道在得到這個消息時,父皇是什麼樣的心情,我只依稀記得他把自己關在延福殿,整整三天,不見任何人,不吃東西,不喝水,那個時候只是看著門窗緊閉的延福殿,也感覺得道一片死氣沉沉。

最後是凌四闖了進去。

凌四帶回來的,只有母親的一句話——

我與他,相聚不易,我不想那麼早在陰曹地府看見你。

就因為這句話,父皇硬生生的挺了十年,貫徹新政,也為我登基掃平了所有的障礙,等到十年後他的極限,也許母親已經可以接受在陰曹地府見他了,他服下了玉顏丹,從容赴死。

很多年之後,當我獨自站在金鑾殿前,迎著落雪紛紛獨看天地浩大的時候,也會依稀想起那些記得起,又或者記不清的人。

阿爹,赫連炎,洛木娜,凌四,阿郎……

我的兒子楚延齡,南疆公主沐紗……

還有,我的父皇,和我的母親……

我想他們每一個應該都沒有後悔,這樣從容而決絕的走完自己的一生,只因為愛過,恨過,就再無遺憾。

三千微塵里,吾寧愛與憎。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