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恐怖沸騰下載
  3. 恐怖沸騰
  4. 第408章:廢棄廠房

第408章:廢棄廠房

作者: |返回:恐怖沸騰TXT下載,恐怖沸騰epub下載

離開了沈浩家裡,邢烈繼續開始了噩夢般的等待。

其實以邢烈如今的能力,簡單的車禍、病毒、以及來自人為的麻煩,通常已經很難對他構成威脅,但在這方面,卻由不得他不謹慎,尋常的車輛無法撞傷邢烈如今的身體,可如果一場特大事故導致的連環撞擊加上爆炸,恐怕就是邢烈也無法全身而退。

說實話,邢烈可不想去繁華地段逛一逛全天營業的商場,或是吃一些美食來打發時間,在世界規則的約束下,說不好是否會為了自己,而葬送掉整整一座城市,只能是低調再低調,所以才選擇了距離沈浩家裡大概不到兩公里的一間廢棄廠房來棲身。

先前經過檢查,這裡周圍至少五百米內,沒有人煙居住,斷水斷電,荒廢的公路,荒涼的土地,隨處可見雜草叢生,看樣子至少荒廢了十年以上。

這裡原本應該是一家教學儀器廠,在牆角堆放著一些破碎的木桌或是三角尺,建築是磚瓦結構,就連混凝土牆面都沒有,時間和雨水把紅磚沖刷的沒了稜角,周圍更是黑壓壓的顯得有些陰森。

這種環境也許會嚇到普通人,但想嚇到邢烈,卻沒那麼容易,這對邢烈來說反倒是最好的藏匿身形的地點,多少能避免不必要的意外情況發生。

邢烈翻牆而入,先是用白眼探查了一下,結果微微皺了下眉頭,看來這個世界壁障果然不是那麼輕易能夠逾越的,就算在這麼一處絕不應該有人生存的地方,都能遇到特殊情況。

在邢烈開啟白眼的探查之下,他的視角擴散在周圍,不僅能看穿任何能量形式的構成,更是能做到透視效果,可以說,任何事物都難以遁形。

而此時,在門窗緊閉的廠房內,正上演著邢烈非常不願見到的一幕,有三個光著身子的彪形大漢,正對一個被吊在房樑上的女人為所欲為,場面污穢不堪,並且時而伴隨著各種不堪入耳的聲音。

房間內光線昏暗,只有兩根蠟燭燃燒著,在昏暗的環境中彷彿鬼火般輕輕搖曳。

之所以在外面無法見到光亮,是因為他們把門窗全部堵死,的確,在這種地方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只要事後處理得當,估計很長時間內,都無法被人發覺。

邢烈冷著臉,目光平靜中隱約透著幾分冷意,大步朝著廠房走去。

邢烈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對於欺辱女子的行為,在正常情況下,本身不願去做,也不想見到任何人去做,如果方便的話,他當然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出手解決。

木門被邢烈一腳踹得四分五裂,這邊的動靜也頓時吸引了廠房內三個男人,同時那個女人也緩緩抬起頭朝著邢烈這邊看過來。

邢烈的目光在女人身上停留瞬間,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烏黑的長發此時顯得有些凌亂,透過發隙可見她有一張美艷的臉龐,只是面色有些蒼白,眼神極為空洞,像是吊在這裡被折磨了很久,她的身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看起來有些慘不忍睹。

一個頭髮稀少的中年男人正在女人身後抱著她,可卻被邢烈突然踹門而入的動靜給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回過神后,頭髮稀少的中年男人滿臉怒意和瘋狂的指著邢烈吼道:「媽的,真是晦氣,把他給我綁起來,看老子不好好教訓這個冒失鬼!」

說完他又一臉警惕的補充道:「再看看外面還有沒有別的人!」

另外兩個男人都聚在長發女人身邊,排隊等著進行活動呢,邢烈的突然到來,也大大的破壞了他們的興緻,同樣對邢烈怒目而視,就算沒聽到指令,也已經罵罵咧咧的邁開步子朝邢烈這邊走來。

距離近了些,邢烈發現這兩個男人都有十分明顯的黑眼圈,面色蠟黃,像是縱慾過度所致。

邢烈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原本因為凌虐女子而產生的怒意,此時倒是一下子消退了不少。

邢烈的目光再次看向長發女人,她被吊在那,手腕已經出現明顯的紫痕,甚至紫得有些發黑,很顯然,應該是被吊了很久所致,但是這個女人的一張臉雖然一部分被長發遮住,但還是看得出來,她的臉很乾凈,這多少顯得有些反常。

正常情況的話,一天不洗臉,都會顯得風塵僕僕,非常憔悴,可這些現象在女人臉上卻看不到,而且邢烈有白眼這門瞳術,看待事物與肉眼存在著本質的區別,可以說,這個女人的臉,簡直乾淨的不像話!

難不成是這三個人每隔幾分鐘,就要給她洗一次臉?也好在視覺上得到足夠的滿足?

邢烈搖頭一笑,這根本就沒有任何依據可言。

在邢烈思考問題的時候,走上前的二人中,其中一個身材消瘦的男人不由分說就是一拳砸在邢烈的胸口上。

這一拳的力道不是很足,邢烈身體紋絲不動,反倒是打人者被震得跌退七八步。

剛才這個男人打來的力道,以邢烈的身體素質當然可以無視,但是邢烈有一些發現,剛才那一拳就算是毫無防備的正常人,承受下來也不會有任何問題,那拳頭輕飄飄的簡直就像是在打情罵俏。

「還敢還手?我他媽弄死你!」

打人不成,反倒被震退出去,這也讓精瘦男人惱羞成怒,捲起袖子再次快步沖了上來。

剛才邢烈在思考問題,所以並沒理會對方二人,不過眼看對方再次衝上前,直接一揮手,把他們甩到一旁,撞在牆壁上昏迷不醒。

「操,找死是不是?不想惹麻煩趕緊給老子有多遠滾多遠!」

先前光著身子在女人身後活動的中年從地上撿起一把匕首,對邢烈一臉猙獰的比劃著。

邢烈並沒理會對方的話,也沒把那如同玩具般的刀子放在眼中,而是靜靜的看著長發女人。

「大哥,求求你救我一命吧,只要能擺脫這些人,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的!」

女人急忙開口求救,她的聲音很好聽,細細的,柔柔的,很容易引起同情心。

這個女人彷彿將邢烈當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看向邢烈的眼中重新煥發出光彩,一臉的祈求之色,那眼神簡直能將人的心給融化掉。

「媽的,你給老子閉嘴,不然就刮花你的臉!」

頭髮稀少的中年男人厲聲喝道,接著他重新看向邢烈,匕首在手中比比劃划,似乎是為了給自己壯膽,大聲吼道:「你到底是誰?今天還有誰和你一起過來?都給老子講清楚,不然要你的命!」

邢烈擺擺手說道:「你姑且當我是個流浪漢吧,因為沒地方去,所以打算借這裡休息一下,你可以繼續做剛才沒做完的事,就當我不存在好了。」

邢烈說完,抱著膀子靠在一側牆壁上,目光淡然的看著中年男人和被吊起來的女人。

「大哥,救救我吧,你也看到了,我的身體被這三個畜生都給折磨成什麼樣子了!」

女人哭得梨花帶雨,可能是由於動作幅度過大,牽動了痛處,她蹙起眉頭,看著讓人於心不忍。

女人此時絕對稱得上是我見猶憐,並且讓人不可抑制的生出一種想要將她從狼窩叼到虎穴的衝動,繼續去狠狠的蹂躪。

可邢烈面色卻不為所動,對中年男人擺了擺手說道:「我剛才的話依然作數。」

「作你媽/的數,今天老子宰了你!」

沒想到中年男人揮舞著匕首就像邢烈刺來,這些人真是讓邢烈很難生出動手的衝動,就像是一隻螞蟻班門弄斧的要殺死一個大活人,簡直是可笑之極。

邢烈一揮手,一道青光一閃而逝,正是寄生血蠱。

寄生血蠱如同一顆子彈,瞬間變抵達中年男人身前,精準的撞上了他。

吧唧一聲,一塊血淋淋的物體墜落在地,當寄生血蠱重新消失在邢烈手中時,中年男人才反應過來,難以置信的緩緩垂頭看去,接著便發出一聲慘叫,當場昏死過去。

邢烈目光並沒在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山上過多停留,而是靠在牆上,看起來像是在欣賞被吊著的女人。

「大哥,求你行行好,放我下來吧,這樣真是太痛苦了,感覺自己都要承受不住了!」

邢烈拿出一根煙點燃,悠然的抽了一口,說道:「這樣不是很好嗎,你也沒必要繼續演下去了,我不想給自己惹麻煩,你最好也不要給自己惹麻煩,就是這麼簡單。」

女人沉默了,用滿是幽怨的眼神看著邢烈,似乎要融化他那顆心,可卻殊不知,這種眼神如果對晉陞到中級班前的邢烈,或許還有些作用,可是自打上次從現實世界歸來之後,這種柔情攻勢,在邢烈看來就完全是一個笑話!

女鬼終究是女鬼,何必要裝的如此楚楚可憐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