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終極學生在都市下載
  4. 終極學生在都市
  5.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為何要說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為何要說

作者: |返回:終極學生在都市TXT下載,終極學生在都市epub下載

雲夢溪那雙恐怖的眼睛再次瞪大了幾分,流露出濃郁的恐懼,與此同時,那血粼粼的嘴巴更是快速的一張一合,發出了更為恐怖的嘶鳴聲。

他無比的清楚,爺爺想要做什麼。

「爺爺現在能夠做的,就是幫你解脫,就是讓你別成了我雲夢山莊的恥辱。」雲夢狂兵喃喃自語了句,這一刻,那張老臉,似乎又蒼老了幾分。

「吼……」雲夢溪那隻恐怖的眼珠子駭然到了極點,流露出的那種哀求讓人實在不忍心多看一眼。

雲夢狂兵眸子一凝,內心冷若寒冰。

一個恐怖的威壓傾瀉而下,狠狠的轟在了那具血骨之上,直接將其轟成血霧。

那雙讓雲夢狂兵不想多看一眼的眼睛,徹底消失了,直到整個時候雲夢狂兵這才睜開方才那微閉著的眼睛。

躬身站在一旁的馮老見狀,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了幾下。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此時的老莊主,有多痛苦!又有多憤怒!

做出此等行為,又得下多大決心。

雲夢溪雖說還活著,但是跟死了已經沒啥區別了,他的肉體上血肉雖說已經被切乾淨了,但是這還不是問題。

問題在於,他的精魄嚴重受損了,即將魂飛魄散,哪怕是丹神扁佗那種能人出手,也救不回來了。

據說冰龍的丹核能夠滋養精魄,但是這種時候,又上哪整冰龍的丹核去?要知道,冰龍可是連老莊主都招惹不起的恐怖獸類啊!

因此每多一個呼吸,雲夢溪就要被多折磨一個呼吸時間。

所以,老莊主殺了公子無疑是最正確的做法。

殺了,公子也就可以徹底的解脫了。

但是殺了,雲夢山莊所承受的那恥辱不會因為公子的死而消散,反而會愈發的濃郁。

是選擇將此等恥辱吞下,還是血洗這恥辱,馮老不敢妄猜。

「何方神聖?」雲夢狂兵抬起頭來,那雙冰冷至極的眸子看向馮老。

馮老身體劇烈一頓,腦袋更低了,說道:「不知。」

「那隻螻蟻呢?」雲夢狂兵又問。

馮老的腦袋低了幾分,低聲彙報:「只知此人似乎出身於幽域,之前跟琉光山莊那含光楓葉一同成立了含楓宗,成為了含楓宗的副宗主,含光楓葉對他極其重視。」

「公子……公子正是因為如此,這才對其動了殺心,先前派雲夢耀前去殺他,雲夢耀失手了,因此結下樑子。」

「他的真正來歷,含光楓葉應該是清楚的才對。」

馮老有些說不下去了。

什麼都不知道,就意味著他嚴重失職了,就意味著驕傲的雲夢山莊將得承受更大的恥辱。

雲夢狂兵冷冷的說:「所以,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我雲夢山莊年輕一輩最傑出的天驕,就這樣隕落了?我雲夢山莊就這樣被釘在恥辱柱上?」

馮老的腦袋又一次低了些,都快藏進自己的褲襠里了。

他著實恐懼,若是老莊主來一句「什麼都清楚,要你何用」,那該如何是好?

偌大的天界如此的美好,以他的修為,完全可以生活得異常滋味,他真的不想就這樣魂飛魄散。

「去吧,去調查清楚那隻螻蟻背後的那個強者究竟是何人,然後,殺了那隻螻蟻!」

就如同以往那樣,雲夢狂兵對馮老下達了命令,從這聲音里你壓根聽不出雲夢狂兵此時是怎樣一種心境。

只不過雲夢狂兵多說了句:「完成不了,你也就不用繼續活著了,你全族都不用繼續活著了。」

馮老臉色大變,冷汗淋漓,身體顫抖不止。

膝蓋一軟,重重跪倒在地上:「老莊主……」

一道恐怖恐怖無比的威壓仿若那狂風暴雨一般,直接轟在了馮老身上。

「轟!」

馮老那身體就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

嘴巴一張,噴出了一口夾雜著內髒的鮮血。

……

跟雲夢溪一戰之後,李澤道雖說依舊是准大道境修為,但是實力無疑又精進了幾分。

這山谷里那些強大的毒蟲獸類,要麼已經被李澤道坑死了,要麼就是嗅到什麼危險,在李澤道找上門之前就趕緊搬家了,剩下的已經沒有資格當李澤道的對手了。

「該換個地方了。」李澤道抬頭看向蔚藍天空那幾朵祥雲,伸了伸懶腰。

他不知道流水公子此時正躲在哪裡拚命的練習著那些樂器,但是他知道流水公子肯定聽得到自己所說的話。

就在這時,李澤道心有所感,抬頭看去,卻見一道身影仿若鬼魅一般,出現在自己面前。

李澤道眸子一下子變得無比的警惕,身體緊繃,握緊手中長劍,做好了準備迎戰恐怖強者的準備。

來者正是馮老。

李澤道以為這個擁有大道境上品修為的超級強者這是過來殺自己,替雲夢溪復仇,沒想到馮老卻是膝蓋一軟,重重的跪倒在他面前。

那蒼白入紙的臉上瀰漫著讓人心碎的哀求。

李澤道眉頭皺了起來,警惕卻是一點都不減,冷冷回應:「馮老這是何意?」

假裝如此讓我放鬆警惕然後給我致命一擊?拜託,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我不過是區區准大道境修為好不好?也就勉強可以跟大道境下品強者打個平手而已。

「寧副宗主,我這是求您救命來來,求您大人有大量,救救我的族人,求你了!」馮老重重的磕了幾個頭,苦苦哀求。

與此同時,還從魂戒里掏出了大量的丹藥魂器天材地寶等等,堆放在李澤道面前。

「寧副宗主,我就這些東西了,都給您了,求您了,救救我的族人啊!」

李澤道一愣:「不是,馮老未免太看得起本公子了吧?」

「雖說本公子在修鍊一道的天賦相當可怕,是註定要在蒼穹榜上留下名字的超級新星,但是你也看到了,本公子現在不過區區准大道境強者,又如何救得了你的族人?不是,你的族人怎麼了?」

馮老沉默了下,這才苦澀無比的說起了他的遭遇。

在那雲夢山莊,在馮老苦苦哀求之後,雲夢狂兵看在馮老忠心耿耿,為山莊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份上,退了一步。

他給了馮老兩條路。

弄清楚了傷了雲夢溪的那個恐怖強者是誰,他的族人可以免死。

殺了寧副宗主,他可以免死。

馮老知道他殺不了那個寧副宗主,所以他死定了。

事到如今,只能盡量保證自己族人的安全了。

所以,他找李澤道來了,他哀求李澤道告訴他說站在他身後的那個恐怖強者到底是何方神聖。

李澤道眼神怪異的看著面前這個跪著苦苦哀求的足以讓他仰望的強者,著實沒想到他竟然是為這事來的。

那雲夢山莊會不會太冷血了些?

不過想起琉光山莊那老傢伙連自己的孫女都殺,李澤道又覺得這雲夢山莊多少還是有點人情味了。

換做是琉光山莊,馮老的一家老小此時早就已經魂飛魄散了。

「寧副宗主,我求求你,告訴我那個人是誰。」馮老哀求道。

他知道那個恐怖的強者就在一旁看著自己,他希望他能夠出現,給自己的族人一條活路。

站在一棵大樹之上,仿若跟那大樹融為一體的流水公子確實正冷眼看著馮老以及李澤道,他想知道,這隻螻蟻在沒有經過自己允許的情況下下會不會告訴對方。

流水公子搖了搖頭。

他覺得應該是不會的,並非是怕自己,而是這隻螻蟻如此的無恥,如此的記仇,又怎麼可能給敵人一個答案?

李澤道說:「是那在蒼穹榜上留下名字的流水公子。」

「……」

流水公子眼珠子瞪大,臉上肌肉劇烈的扯了下。

他壓根就無所謂雲夢山莊知道正是流水公子出手了折磨了雲夢山莊那小輩,然後找他報仇來了。

他就是鬱悶這隻螻蟻竟然跟自己猜測的完全不一樣。

他竟然如此痛快的就說了!

他不應該非但不說,而且還繼續挑釁激怒對方,比如在那邊拍手幸災樂禍的表示你族人活該被殺啊太好了之類的,之後在借自己的手,殺了對方嗎?

馮老的瞳孔一下子就瞪得滾圓,站在這個寧副宗主身後的竟然是那個音痴流水公子?如此一來,老莊主也別想著血洗恥辱的事情了。

琉光山莊雖說是榮耀家族,但是卻也萬萬不想面對此等在蒼穹榜上留下名字的恐怖強者啊。

「救你的族人去吧,至於你,我可就救不了了。」李澤道聳了聳肩膀。

「多謝寧副宗主!多謝寧副宗主!」

馮老感激涕零,又重重磕了幾下頭,這才起身迅速離開這山谷。

李澤道也不客氣,將馮老所留下的那些丹藥等東西全部收了起來。

這才抬頭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那張平淡無奇的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本公子知道,這種事情你壓根就無所謂,區區雲夢山莊還不至於對你產生多大威脅,所以沒經過你的同意便說了。」

流水公子沉默了下問:「為何要說?」

「他的族人是無辜的。哎,我本善良,奈何現實逼人為惡。」李澤道聲音無比苦澀,眼神卻是散發出憐憫世人的光芒出來,神色光環加身。

流水公子臉上的肌肉劇烈的抽了抽。

不相信吧,這種眼神這種語氣著實無懈可擊,而且還能將梵音仙子的靜心咒彈奏出那種水準,有此可知,他的確擁有憐憫它天下的胸懷。

但是若是相信,為何會心生如此噁心的感覺?為何會忍不住覺得自己就是個白痴?

大家還在看:至尊劍皇都市玄門高手嬌妻失憶千百遍仙君重生美女總裁的超級高手萬界仙帝都市超品透視仙醫醫流狂兵重生之都市狂仙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