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道至尊驅魔師下載
  3. 天道至尊驅魔師
  4. 番外063:天命玄鳥

番外063:天命玄鳥

作者: |返回:天道至尊驅魔師TXT下載,天道至尊驅魔師epub下載

祝融為了看熱鬧能夠看得清楚又盡興,還隨手收回了漫天的火海,沒有了重重火海的遮擋,這視野果然一下就開闊了不少。

半空中,軒轅天音手持血色重弓,目光緩緩地看向了不遠處的天莧,而後來的東方祁等人也在半空拉開了架勢,將噬魂族的其他人紛紛給包圍住了。

同時面對神、魔、妖、梵四族之主,饒是噬魂族的人再猖狂,此時也忍不住開始心中絕望。天莧的臉色難看,目光忌憚而凝重地看著軒轅天音,沉聲道:「你們居然找到這裡來了。」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軒轅天音淡淡道:「在我神族搞這種小動作,你們應當早該有這種覺悟。」目光輕輕往四周一掃,挑眉問道:「那些傭兵們呢?」

天莧聞言冷笑,「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們嗎?」

「不肯說?」軒轅天音笑了,語氣微涼:「沒關係,只要人沒事,待宰了你們之後,本主就不信翻遍了這個虛無空間會找不到人。」

說著,只見軒轅天音緩緩抬起了手中的血色重弓,笑吟吟地望著天莧,繼續道:「方才本主似乎聽見你在對火神說什麼天離火神鞭是也不是?你似乎很想見識一下火神當年的武器啊,既然如此...本主滿足你這個心愿。」

『嗡————-!』

軒轅天音陡然拉開了重弓,弓弦上立刻由火焰凝聚出了一支紅色利箭,箭尖直指天莧,問道:「你可還有什麼遺言?」

一聽這話,天莧的眼角就猛地抽搐了一下,然而看著遙遙鎖定住自己的滅神弓,他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火神祝融的天離火神鞭可是一件先天靈寶,不管是作為火神鞭,還是變化為滅神弓,當年在洪荒時就有著一定的殺名,而如今當這件先天靈寶落在了軒轅天音的手中,它的殺傷力幾乎是成倍的翻漲。

天莧一點兒都不懷疑,倘若自己真挨了這一記滅神箭后,自己還有沒有機會能夠活下去。

看著被軒轅天音這樣輕飄飄地逼出了一頭冷汗來的天莧,下方地界上正在看熱鬧的祝融也不得不承認,當年那個闖入這片空間里的小丫頭果然是成長了啊,端看這氣勢就完全有了神族之主震懾四方的魄力。

「那傢伙怎麼不說話了?」躲在眾人身後的軒轅天澈一雙眼睛亮晶晶的,興奮地盯著霸氣十足的軒轅天音,奇怪道:「莫不是被三姐給嚇傻了吧?」

「不是誰都有勇氣面對這種狀態下的神主的。」小狐狸聞言也是邊搖頭邊咋舌,語氣中帶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幸災樂禍:「我敢說神主那一箭若是射出去,那古里古怪的傢伙就算是不死也得掉一層皮。」

站在二人前面的夙離聞言眸光動了動,忍不住回頭看了她一眼。這種惡劣中又帶著幸災樂禍的語氣,讓他想起了當年的那個人。

當年的那個人表面上看著帝王威儀無限,可實際上在私底下性子卻惡劣得不行,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看人笑話,且看人笑話不說,本人還很沒有自覺。

夙離這一回頭,目光立刻就跟小狐狸對上了,自那日二人把所有事情都捅破之後,二人這段時日就很少有過交集,就算是說話都沒說過幾句。如今這麼突然一對上了目光,小狐狸的神色在一瞬間尷尬之後,原本有些閃爍的目光又惡狠狠地瞪了回去,哪怕心裡虛得一批,也膽慫人不慫地懟了回去:「看是什麼看!」

「......」夙離靜靜地又看了她兩眼,然後不緊不慢地將腦袋又轉了回去。

軒轅天澈在一旁看得瞠目結舌,目睹了小狐狸在懟完夙離后露出一臉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的表情后,悄咪咪地跟她咬耳朵:「你怎麼回事兒啊?」人好不容易看你了,你不好好表現一下,反而還懟人家一句是幾個意思?!

小狐狸聞言后一臉的憋屈,她現在也後悔得想哭好吧!

「要不...你乾脆不要臉了。」軒轅天澈看出了小狐狸在心裡懊悔得想哭,輕輕推了推她,給她出主意道:「上去解釋兩句,就說你方才不是故意的,今兒出門的時候忘了吃藥。」

小狐狸生無可戀地看了他一眼,軒轅天澈卻還在給她出主意:「真的,相信我,你就賴著他磨著他,這個辦法很好使的。」

「當真?」見軒轅天澈說得真誠,小狐狸居然還有點意動了。

軒轅天澈十分肯定地點點頭,「當真。」又補充道:「真的能行,以前我若是惹阿璟生氣了就這樣,不用幾分鐘就能把他給磨得沒脾氣了。」

小狐狸若有所思地眨眨眼,目光盯著夙離的後腦勺,在心中躊躇著要不要就聽軒轅天澈一次,上去纏著夙離。

結果,還沒等小狐狸躊躇著上前去纏人,不遠處就傳來了一聲炸響。

軒轅天音舉弓拉弦,沒有任何拖泥帶水地就一箭射向了天莧,這一箭比起方才那一箭的威力還要可怖,饒是天莧使出了全力去防禦和躲避,卻還是被這一箭給射中了肩頭,且餘威還震散了他周身籠罩著的黑霧,將他另一肩頭上的噬魂花給顯露了出來。

瞧著那妖冶的噬魂花,軒轅天音挑了挑眉,用著一點兒都不遺憾的語氣,遺憾地道:「嘖!可惜了,居然射錯了,早曉得那花在你左肩上,本主就應該射你左肩的。」

天莧氣息不穩,右肩頭上更是血流如注,他偏頭看了一眼自己肩頭上即將消失的紅色箭矢,體內更是一陣氣血翻湧,好半晌才看向軒轅天音,咬牙吃力道:「不愧是神族之主,但你想要就殺了我等也沒那麼容易,哪怕是死,在臨死前也要咬下你們一塊肉來。」

說罷,天莧體內的氣息突然拔高,同時對著其他噬魂族的人厲聲喝道:「所有人給本座拚死一戰,死也要拉他們幾人做墊背!」

神族、魔族、妖族、梵境四主皆是來了這裡,噬魂族的人也明白他們這些人是不可能在這四人的手中還有逃生的機會,所以在天莧的一聲厲喝下,其他人也紛紛放棄了能股逃生的希望,皆是齊齊爆發。

這邊噬魂族的人一動,另一邊的東方祁等人也立刻動了。

除了夙離還留在原地保護著軒轅天澈和小狐狸,剩下的人紛紛對噬魂族的人動了手。

天莧在一聲令下后也不再去看自己的人,而是惡狠狠地盯著軒轅天音,雙手快速結印,一個巨大的黑色法陣忽然自他的腳下陡然出現。

當這個黑色法陣一出現后,軒轅天音就敏銳地察覺到了一絲空間之力的波動,她雙眸微眯,一瞬不瞬地盯著天莧,似乎有什麼東西快要從那法陣中出現。

『啾————-!』

一聲啼鳴突然出現,隨後只見那巨大的法陣中忽然鑽出了一隻體型碩大的巨禽。

長長的尾羽,周身帶著黑色的火焰,那巨禽居然是一隻通體黑色的鳳凰!

「咦?」鬼族少帝詫異地看向那隻突然出現的黑鳳凰,似將其認了出來,詫異地道:「黑色的鳳凰?還帶著黑色的火焰...這不是滅世黑鳳嗎?」

「滅世黑鳳?」其他人聞言一愣,晗嬈更是一臉茫然地道:「什麼滅世黑鳳?我怎麼從來就沒聽說過呢?」

「不僅你沒聽說過,我們也沒有聽說過。」皇明月瞥了她一眼,然後看向鬼族少帝,眉峰微挑,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哪知鬼族少帝卻笑了笑,眯起一雙桃花眼,道:「鳳凰嘛...我自然比你們都了解一點。」

皇明月盯著他的雙眸眯了眯,鬼族少帝卻當沒看見,看向其他人解釋道:「這種鳳凰我也是在很多年前只見過一次,那一次之後我以為這世間就再也沒有了,不曾想這噬魂族的手中居然卻有一隻。」目光看向了黑鳳凰,慢吞吞地道:「不過,這一隻應該不是本體,倘若是本體在這裡的話,只怕還真有些麻煩。」

「你才多大?居然見過這麼古怪的鳳凰?」晗嬈納悶地道:「況且你若是見過的,那我們也不可能一點兒都不曉得吧?」

鬼族少帝望著晗嬈笑了笑,卻不準備回答她的這個問題,反倒是皇明月突然冷笑了一聲,斜睨著鬼族少帝,哼道:「他?他是老黃瓜刷綠漆!他的年紀可不能光看表面。」

晗嬈還有其他人看著嫩得能掐出水來的鬼族少帝紛紛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而後者卻依然笑得一臉靦腆,慢吞吞地回懟了回去:「年紀再大也大不過帝君。」

妖神帝君暗暗磨牙:「......」狗東西!

「你們能不能關注一下重點?」蒼遲一言難盡地看著這些人,痛心疾首地道:「現在該說的難道不是那隻黑鳳凰嗎?」

眾人聞言紛紛一滯,鬼族少帝輕咳一聲,繼而又慢吞吞地道:「那黑鳳凰不是本體,根本就不是姐姐的對手,就算是本體也不是姐姐的對手,所以不足為據。」話鋒又一轉,接著道:「不過雖然不是姐姐的對手,但是收拾起來也有些難搞。」

可惜,那難搞的黑鳳凰在一出現就又立刻消失不見了。

軒轅天音見狀眉心一蹙,神識卻警惕地朝著四周散了開去。

「咦?」晗嬈等人見狀也是一驚,「怎麼不見了?那麼大一隻,藏哪兒去了?」

『嗡——————!』

就在他們四周搜尋的時候,後方的空間突然輕輕震動了一下。

夙離對於空間的變化十分敏感,當震動剛傳出來的時候就立刻警惕地回身。

果然,那隻消失的黑鳳凰居然沒有攻擊軒轅天音,而是在消失后又出現在了夙離三人的身後。

天莧似乎早就發現了那邊被眾人護在身後的軒轅天澈和小狐狸,所以他聲東擊西,召出黑鳳凰后直接去攻擊這裡最弱的兩個人。

「四哥小心————!」遠處的軒轅天心見狀后神色大變,不過她跟軒轅天音都離那邊有點遠,即使她們能夠穿梭於空間,也無法趕在黑鳳凰發動攻擊前趕去救人。

幸好夙離一直守在二人的身邊,所以當察覺到黑鳳凰的目光居然軒轅天澈和小狐狸后,夙離在回身後迅速閃到了二人的身後,並將二人給護住了。

「少君————-!」

眼瞅著夙離準備一個人對上黑鳳凰,小狐狸的臉色幾乎是在瞬間變得蒼白,一想到他因為神魂破碎才剛蘇醒不久,別說是小狐狸,就連軒轅天音也是神色大變。

然而,就在黑鳳凰發出一聲鳴啼,帶著熊熊黑色火焰撞過來的時候,小狐狸快速沖了過去,又擋在了夙離的身前。

與此同時,小狐狸體內突然爆發出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一聲嘹亮的長嘯與黑鳳凰的鳴啼聲重疊在了一起。

『啾————————!』

自小狐狸的體內,衝出一束黑芒,而在黑芒中,一隻同樣體型龐大的黑色巨禽猛地出現。

那黑色大鳥在一出現后就雙翼猛地一震,跟猛衝而來的黑鳳凰悍然地撞在了一起。

『轟————!』

一聲巨響,兩隻龐然大物悍然相撞,立刻掀起了一股強大的颶風。

「這又是什麼玩意兒?」

晗嬈一臉懵逼,就連想要衝過來的軒轅天音也是一臉驚訝地愣在了原地。

倒是軒轅天心在錯愕了一瞬之後,盯著那跟黑鳳凰打在一起的黑色大鳥,吃驚道:「這是...玄鳥吧?」

「玄鳥?」

其他人聞言一詫,軒轅天音的聲音也跟著響起,「的確是玄鳥。」說著,看了一眼張開雙手擋在夙離身前的小狐狸,淡淡笑道:「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哪怕殷商不在,哪怕最後的帝王已經輪迴轉世,但是這隻玄鳥的精魄依然在守護她。」

「她......」軒轅天心錯愕,看著小狐狸不可置信地道:「她是帝辛轉世?!」

軒轅天音笑而不語,但看著死死擋在夙離身前的小狐狸,眼中卻閃過一抹欣慰和欣喜。當年沒能救下夙離一直是她的遺憾和心中的一道傷,如今夙離在遇到危險后,卻有人能夠不懼生死的擋在他的身前了。

笑過之後,軒轅天音眼中的笑容漸漸消失,見玄鳥抵擋住了黑鳳凰,她森冷的目光再次鎖定住了天莧,眼中的殺意慢慢攀升。

不得不說,天莧想要對軒轅天澈他們動手,又差點傷害到夙離,是真的觸到了軒轅天音的逆鱗了。

只見軒轅天音握著血色重弓的手輕輕一抖,那血色重弓瞬間化形,變成了紅色的天離火神鞭,一鞭在手后,軒轅天音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直接甩手就是一鞭朝著天莧甩了過去。

天離火神鞭如同一道靈蛇般,刁鑽而迅速地襲向天莧,且目標直指他肩頭上的那朵噬魂花。

而天莧在瞧著這一鞭子襲來,也顧不得惱恨那突然冒出來阻擋住黑鳳凰的玄鳥了,當即身形一閃,快速地想要避開。

但軒轅天音既已出手,又豈能任由他躲開,是以一手拽回鞭子,身形爆閃而出,然後再度一鞭甩出,這一次的力道比之前更大也更快。

「斬天神訣第一式————亂斬虛空!」

『嗡————-!』

大片的火海升騰而起,便隨著熊熊火海,天幕中更是有著無數火星墜落。

軒轅天音腳踏火海,手中的天離火神鞭再度揮出,「斬天神訣第二式——-烈焰焚天!」

大火蒸發了四周的空氣,連帶著四周的空間都因為高溫而變得有些扭曲。

軒轅天音閃電般地出現在了天莧的近前,又是一鞭揮出:「斬天神訣第三式——-唯火獨尊!」

『轟————-!』

這一鞭子甩出,天莧躲避不及,直接被一鞭子抽在了身上,當場被抽得噴出一大口血。

軒轅天音卻得勢不饒人,再度一鞭甩出:「斬天神訣第四式——-火神真身!」

火海劇烈翻湧,並朝著四面八方快速蔓延,不過瞬息之間,這一方的天空竟全部被火海覆蓋,甚至連噬魂族的其他人都被困在了火海中。

「老天————!」

軒轅天心看著突然暴走的軒轅天音,瞠目結舌:「三姐這是被氣炸了嗎?」

「很明顯是氣炸了。」皇明月點點頭,一臉唏噓地道:「連我們的對手都給一起搶了,爺感覺咱們就算不來,她一個人也能幹翻這裡所有的人,咱們根本就是多餘的。」

只見皇明月這話一落,身邊的其他人也紛紛點頭,同意了他這話。

他們的確是多餘的,軒轅天音一個人就能夠干翻這裡所有的噬魂族族人。

就連蹲在下界岩漿坑裡的祝融在瞧見軒轅天音爆發后也忍不住咋舌:「斬天神訣和天離火神鞭落在了這丫頭的手中,比在老子的手中都還要厲害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