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當家惡婦下載
  3. 當家惡婦
  4. 第117章 番外(完)

第117章 番外(完)

作者: |返回:當家惡婦TXT下載,當家惡婦epub下載

第8章番外

李先雖然做了皇帝,但是前朝留下的,是一片滿目蒼夷的江山。

前兩位皇帝的內~戰讓整個天下諸多地方都十室九空。且因為當初徵召壯丁入伍,許多婦人沒了丈夫,子女沒了生父。地里荒廢,顆粒無收。再加上天災*,一時間天下百姓疾苦。

李先和瑛娘將宮中的用度減少到最低的狀態,因著宮中沒有其他的主子,算來算去,也就只有皇太后和皇太子身邊需要的人手多一點。所以瑛娘提出將宮女放出,鼓勵民間生產孕子。

雖然如此,國庫這邊仍然吃緊。

「我看,不如和大臣們商議,共同度過這個難關,否則,還不知道要死多少百姓。」

瑛娘穿著一身硃紅色的鳳袍,頭上也未曾戴什麼首飾,只插著一支鳳釵,看著比富貴人家的大夫人還要清簡幾分。

李先看著各地上來的皺著,眉宇間滿是擔憂,聽著瑛娘這個提議,他略微思索了一番,便搖頭否決了。

「世家大族倒是多,願意出力的卻不多。如今雖然我軍權在握,但是這些自視甚高的文臣們卻對我依然頗有微詞。這個時候根基不穩,不宜動這些世家。否則一旦內亂,就真是內憂外患了。」

世家禍害,只能撫,不能剿。

瑛娘雖然對天下大局不懂,卻也知道如今他雖然是皇帝,卻也有許多無可奈何。朝中大臣都是明面上臣服,暗地裡不知道多少詬病的。

「那該如何是好,如今江南水患,西南那邊卻又旱災。朝廷過去的救災物資也吃緊。我大哥之前不是也寫信過來,那邊災情嚴重嗎?」

「不止薛超這邊,江南的秦觥也上了摺子,如今民怨不斷。」

「只恨那對外甥和舅舅鬧了這些年,受苦的也是窮苦的百姓罷了。這些人只管坐江山,當皇帝,何時管過黎明百姓了。」

瑛娘越說,越是恨不得將這兩人的墓給挖了。將兩認拖出來鞭笞。

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真是越發的不穩重了。便是出氣了也沒有用,一個字,窮啊。

以前做老百姓的時候窮。如今做皇帝皇后了,更窮。

瑛娘覺得,自己這輩子果真是財運不濟。

「娘娘,陳國夫人在外求見。」

瑛娘聞言抬首,「是舅母。」

當初立國之後,瑛娘便為陳家正名,又重新開了祠堂,且薛超也同意日後有了子嗣便過繼到陳家這一邊,延續陳家的血脈。陳婆子想要出家,瑛娘沒允,而是給她封了陳國夫人,讓她在府上帶髮修行。

平日里,陳國夫人都是不出門的。如今進宮裡,卻也不知道為何。

「既然舅母來了,我便去看看,你也莫要慌。大不了咱們都節衣縮食的,宮中能當的,咱們都給當了,敗家便敗家了,只要能救老百姓便好。」

李先聽她說的認真,反而笑了起來。「如此一來,咱們也成了全天下最窮的夫妻。」

瑛娘抿嘴笑了一下,便起身出去。身邊的老嬤嬤趕緊跟在身邊。

「舅母。」瑛娘一到了坤寧宮,便見著已經是陳國夫人的陳婆子穿著一身簡譜的灰色袍子,正在外面站著。

聽到喚聲,陳婆子抬起頭來,露出已經毀了顏面的臉。「娘娘。」

「舅母何須多禮,去內殿說話。」瑛娘笑著過去扶著陳婆子的手。兩人進了內殿,早有宮人端著茶果上來,見瑛娘揮了揮手,便都又魚貫退出。

「舅母今日過來,可是有事?」她知道,自從成家正名之後,這位舅母就是準備一輩子不出府,在宅子里了去殘生的。所以今日知道這位舅母來找她,心裡還是挺吃驚的。

陳婆從袖口的袖囊中掏出了一張羊皮捲來。伸手遞給了瑛娘。

「娘娘。」

瑛娘接過來一看,「這是何物?」她打開來看了一眼,只知道像是一張地圖,卻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

陳婆子看著這張地圖,滿臉悲憤。

「當年我陳氏一族,就是因為這東西喪命。」

瑛娘聞言大驚,「舅母,這到底是何物?」

陳婆子嘆了口氣,平緩了一下心情。「這是一張藏寶圖,乃是前朝開國后所放財富。前朝太-祖宗皇帝與我們陳家先祖乃是莫逆之交。先祖為皇族保留這最後的活命根本。不到萬不得已,不得交出此物。此舉也是擔心日後皇族子弟驕奢過度,斷了國本。這筆財富連皇族子弟都不知道,他們只知道我們陳家握有一樣東西能夠動搖國本,所以逼著陳家交出。當初你外祖見帝王昏庸無道,擔心這些財富最後被敗盡了,寧死不從,惹來滿門被滅的大禍。我幾番生死,才將此物保存下來。如今天下百姓有難,也該是交出這筆財富的時候了。你祖父常言,天下財富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瑛娘,你是陳家的子孫,如今貴為國母,更應該謹記家訓。」

瑛娘聽著過往,心情複雜,一時間悲喜交加。

想著為了守住這筆財富,家族被滅門,心中免不了悲痛。又想著如今天下受苦的百姓終於有了活命的錢財了,亦為他們欣喜。

她緊緊的握著藏寶圖,起身給陳婆子跪了下來。

「瑛娘,這怎麼使得,你是如今貴為國母……」陳婆子慌忙去扶她。

瑛娘卻堅定的跪在地上,「瑛娘此舉不是為了自己,正是為了天下百姓。舅母和陳家,都當得起這樣一跪。天下財富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此家訓,瑛娘也會終身謹記,日後皇家子子孫孫必定記住這一祖訓,為國為民,為天下蒼生。」

陳婆子聞言,心情激蕩,淚如雨下。

夫君,公婆,如今你們該安息了。我日後也能無牽無掛的去尋你們了。

元光元年三月,帝后大開國庫,出黃金五十萬兩,白銀兩百萬兩,為天下百姓賑災。

元光元年六月,災情緩解。

元光元年十月,天下大定,普天同慶。

元光二年三月。

剛開春沒多久,已經封為安樂侯的鄭大郎就請旨回封地安居了。

當初李大鎚為了兩人著想,把當初幾人的老家開平縣當做幾人的封地。如今鄭大郎的小女兒一出生,就準備回老家去了。

瑛娘捨不得他和宋梅娘,更是捨不得小寶,所以一直沒同意。直到鄭大郎請旨好幾次了,才勉強同意了。

二人出城的時候,瑛娘也是親自送到了城外的十里長亭。一直看著車隊遠去了,她才擦著眼淚靠在了李大鎚的懷裡。

「阿哥這是為了我。」

李大鎚也有些無奈。

鄭瑛娘作為開國皇后,身世也被人看重。她和薛超的關係,朝中大臣們也是知道的。但是又有一個鄭大郎在,便有些奇奇怪怪了。雖然瑛娘還是姓鄭,但是有兩個不同姓的兄長在京中,特別是鄭大郎乃是一介白丁,即便有了侯爵在身,也被人作為談資在背後議論。

鄭大郎自己呆不下去,也不想因為自己的緣故讓宮裡的妹子難做,所以乾脆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日後總會有機會見面的,待昀兒長大一些,我們也回老家去看看。」

瑛娘點點頭,但是看著旁邊戒備深嚴的大批人馬,心裡也明白,這是機會渺茫了。

此時已經離開了建康的鄭大郎和宋梅娘卻諸多的感慨。

兩人自從成親之後,沒多久,宋梅娘便身懷有孕了。這對於一直以為自己不能生的宋梅娘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驚喜。所以兩人小心翼翼的,一直到了孩子生下來之後,都有些像是在做夢一樣。

倒是小寶十分的開心,如今小寶會跑會跳的,平時還能幫著看顧妹妹,讓兩人覺得日子十分的有盼頭了。

所以鄭大郎決定離開建康回老家之後,宋梅娘也是滿心滿意的支持的。

建康城雖然繁華,卻不如老家自在。

雖然捨不得鄭瑛娘,但是如今瑛娘也貴為皇后,平日里見面也不容易,這才決定離開了建康城了。

一想到要回到老家了,鄭大郎就心中就有些近鄉情怯的感覺。

他拉著宋梅娘的手道,「如今哪裡想到會有今日的日子啊。想著想著就跟做夢一樣的。」

「是啊。」宋梅娘抱著女兒,心裡亦是歡喜。「玉兒還從來沒有在開平待過呢。」

又看著整趴在車窗上往外看的小寶,「小寶估摸著也不記得開平的。」

「他哪裡記得,出來的時候,話都不會說呢。」鄭大郎笑著將兒子抱了一下,結果小寶被抱著不舒服,使勁的掙扎,見掙扎不開,趕緊朝著宋梅娘道,「娘,爹欺負我。」

「娘這就幫你。」宋梅娘說著,便瞪了幾眼鄭大郎。

鄭大郎見好就收,連忙鬆了手,又挨著宋梅娘坐近了一點兒。看著自己的兒子,又看看媳婦懷裡的閨女,覺得這日子真是神仙不換啊。

過了一個半月之後,一行人終於到了開平縣了。

開平縣離著建康遠,一向沒有什麼大人物過來。聽說皇後娘娘的兄長,堂堂的國舅爺兼安樂侯要在這裡安家樂業之後,整個縣城都忙活開了。早早的就把縣城給從上到下的收拾了一通了。又有在城外等候的人回來報信,縣令就乾脆領著縣城的百姓們在城門口迎接。

看著車隊近了,大家也開始緊張起來。

下跪的人當中,就有兩個宋梅娘的熟人——姜四娘和荀老二。

如今的荀老二已經沒有當初的強壯體格了,看著十分的消瘦蒼白。前些年為了躲避戰亂,他帶著姜四娘躲了許多地方,日子過的十分的艱辛。如今好不容易太平了,這才帶著孩子和姜四娘回來重新安居。

只是家中房子已經毀壞了,東西也都被拿空了。現在日子依然不好。

姜四娘看著旁邊萎靡不振的荀老二,眼裡滿是嫌棄。這些年這男人把家中才財物都拿去救濟了旁人,家裡日子過的緊巴巴的,害的她和孩子們差點餓死了。若不是她找了相好的,有時候能勻點錢財出來,只怕如今人都沒了呢。

若不是她如今年老色衰了,找不到好男人了,自然也是不願意和這樣的男人一起過日子的。

好在她如今相好的多,也不擔心沒錢用,且留著這個男人看門戶也湊合而已。

只是想起當初自己千辛萬苦的從宋梅娘那個女人手裡搶到這樣一個男人,心裡便後悔不已。

兩人正都各懷心思,儀仗隊的鑼鼓聲也響了起來了。

曹縣令滿臉激動的看著進了城的安樂侯府儀仗隊,等車隊進了城門了,趕緊領著眾人跪下,「下官開平縣令曹德生率全城官民,再次迎接侯爺和貞敬夫人。」

「縣令大人真是費心了。」

隨著一聲忠厚的聲音,馬車帘子星掀開了。有人搬了馬凳,接著便又有人去扶著裡面的人下了馬車。

曹縣令壯著膽子看著馬車,便見著一個穿著湖藍色錦袍的男子下了車來,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大紫色披風的貴婦人。心裡便知這就是當今的國舅爺和貞敬夫人了。

這邊鄭大郎和宋梅娘看著熟悉的街道,心裡都忍不住有些激動。見眾人還跪下,鄭大郎趕緊走過去將曹縣令扶了起來,「縣令大人不比多禮,還有這些鄉親父老們,都別跪了,都起來吧。我也是開平縣人,都是父老鄉親,不用這樣多禮。」

曹縣令這才趕緊讓大夥都起來了。

鄭大郎道,「我也是在這裡生長的,日後也要在這裡長久的待下去,還要仰仗鄉親父老們照拂啊。」

大夥本來都以為這位大官肯定會很嚴厲,瞧不起人。聽到這話,頓時都驚詫不已。有些膽子大的都還忍不住抬頭看。

荀老二和姜四娘也忍不住抬起頭來。看著鄭大郎滿身錦袍,心裡艷羨不已。待看著鄭大郎身邊的宋梅娘之後,都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梅娘。」荀老二驚詫出聲。

好些人都驚訝的看著他。曹縣令不悅的朝著旁邊的衙役們使了個顏色,便有人過來將荀老二給扣住了。

荀老二當即大呼,「梅娘,是我啊,我是荀老二啊。梅娘。」

可惜宋梅娘只是冷漠的看著他,一點也沒有回應。

這一場變故讓曹縣令有些顫顫驚驚的,生怕這位皇親國戚給惹怒了,那他的政治生涯也就到頭了,沒準上面還得怪罪下來。

好在鄭大郎心性還是比較大的,這種事情也沒放在心上,當即和諸人寒暄幾句就領著宋梅娘上了車子了。

等儀仗隊走遠了,諸人也都散去了。唯獨姜四娘還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馬車走遠的方向。

那個人是宋梅娘?

怎麼可能,這個女人怎麼可能是侯夫人,她明明是被荀老二不要的女人,自己的手下敗將,怎麼會成為侯夫人?!

「剛剛那個人,就是荀老二?」坐上車的鄭大郎小心問道。

對於宋梅娘的過去,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所以剛剛聽到荀老二的呼喊聲,就猜到了緣由了。

宋梅娘冷淡的點了點頭,「我都差點認不出來了。」

「認不出來也好,日後你是我的媳婦,和他沒關係。」

宋梅娘捂嘴笑了笑,「好,都依你的。」

侯府早就建設好了,馬車一路直接到了侯府。

這邊宋梅娘帶安頓好,鄭大郎便尋了個借口出了門去。

一直到了下午才回來。

看著已經安頓好了,在床上陪著孩子們說話的宋梅娘,鄭大郎心裡歡喜不已;想起今日做的事情,他可是一點也沒覺得心虛的。他們一家人好好過日子,沒有人來打擾才好。

此時,前往西北貧瘠之地的路上,兩個衙役正押解著姜四娘和荀老二往前走著。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