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蝴蝶飛飛下載
  3. 蝴蝶飛飛
  4.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者: |返回:蝴蝶飛飛TXT下載,蝴蝶飛飛epub下載

第二天剛一上班,藍冬晨就撥通了鍾小印的手機。

他到底要幹什麼?為什麼這個時候他還要煩擾她?

鍾小印的心一陣悸動。

辦公室里的人都在觀望她,她狠下心來將手機鈴聲轉為靜音。

不一會兒,她的對講機又響了。還是藍冬晨。這回不能不接了。

「你好,我是鍾小印——」

「我在停車場,你來一下。」

鍾小印起身快步走到樓道里,她不願總是成為人家的談資。

「對不起藍總,我在上班。」

「想讓我在眾目睽睽之下去拽你嗎?如果想,你可以選擇不來。」

「好,……我就來。」

待鍾小印上了車,藍冬晨話也沒說,一腳油門將車開離了停車場。

他們兩個的臉和眼神分別開向相反的方向,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對冷戰中的戀人。

端詳著車開過的路程,鍾小印摸不準藍冬晨的目的地。總不能這樣在大街上閑逛吧?

「你要帶我去哪兒?」

「去找呂辛!」

「找呂辛?」

鍾小印不禁動容。在這個時刻他找呂辛做什麼?

「是,我去向他說,我愛你。我一直都愛你。然後,叫他放棄結婚!」

「即使他肯放棄,我也不會放棄!」

「只要他放棄了,你還由得你嗎?我說過的——我要娶你,沒有人可以阻擋。」

由始至終,對他的愛都是感動於他一如既往的堅貞。他有足夠的能力讓她相信,跟他這種倔強進行抵抗,哪怕你是凝聚起萬鈞雷霆,最終也會落得潰不成軍。如是的話,她豈不是又一次地傷害了呂辛?

如果,大膽地愛一個人是以傷害另一個人為代價的話,鍾小印認為那還不如不愛,何況,要傷害的人是她百感內疚的呂辛。

不可以!鍾小印在心底大聲地否定。

「你是在跟兩個人挑戰。呂辛不會放棄,我也不會放棄,輸的人肯定是你。不是沒有人可以阻擋你,而是沒有人可以阻擋我和呂辛。」

鍾小印的話說得非常堅決,像是印透白紙的黑字,清晰而不可更改。

「為了我媽媽和薇薇的事,你在恨我?」

「沒有愛哪來的恨?」

「你不愛我?」

「不愛!」

「可我愛你。那天,小紅在辦公室學的話是我說的。我的意思只是——我沒有跟麥樂樂說過我愛你,而且,我以前也認為我愛一個人沒必要跟別人說,現在,我發現我錯了。我要對大家說,我要對每一個人說,這樣,你才能知道!所以,我現在想帶你去找呂辛,我要第一個告訴他。」

「不行,你不可以傷害他!」

鍾小印急急地說。

「這就是你要結婚的理由?」

藍冬晨逼問。

「不。是我愛他。」

說話的同時,鍾小印的眼淚不聽話地流了下來。

藍冬晨一個急剎車將車停在了路邊。然後,溫柔地替她抹去眼淚。

「每一次見到你哭,我的心都像碎了一樣,我難道對你來說,就只能帶給你眼淚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寧願離你遠一些,讓你看不到我。」

「我求求你,不要去傷害呂辛好嗎?」

在心裡構建的羅馬大廈竟一夜塌崩,她越是怨恨自己的懦弱越是控制不住眼淚的流淌,鍾小印已經泣不成聲。

「小印,你不要再哭了,請你聽我說,好不好?我從來也沒有想過傷害呂辛。我這樣做就是為了讓他以後不受到傷害。你是愛我的是不是?我也是愛你的。現在我們還不告訴他,將來他要是知道了他會更傷心的。」

「你再讓我好好想一想,我總覺得,我不能對不起呂辛。」

回到了酒店辦公室,藍冬晨決定先要讓媽媽分享一下他的快樂。

現下,金薇薇已經和雷雨到紐西蘭旅遊結婚,媽媽也不會再有不讓他和小印在一起理由。媽媽一向喜歡小印的,她要知道小印會嫁到他家做兒媳不知會有多開心呢。

「媽,想和您說件讓您高興的事——」

「哦?難得啊,難得兒子打電話報喜啊。什麼開心的事讓你等不到下班回來告訴媽媽了?快說來聽聽!」

「媽,小印……和我結婚的事!」

「什麼?小印和你結婚?她答應你了?她怎麼可能答應你?」

電話那一端充滿了疑惑。

「還沒有。我剛剛和她談過,她說她會想想。媽您放心,我一定會讓她決定下來的。」

「她還沒有答應你?這就好了!冬晨,媽想跟你說,媽不同意。媽不能答應你和小印結婚。」

「為什麼,媽?您不是一向喜歡小印的嗎?薇薇都走了,和雷雨去了紐西蘭,您還有什麼不同意的?」

「呂辛啊,媽為了呂辛不能答應你。當初,你和薇薇交往了8年,媽要你和她結婚是為了讓你承擔責任。現在,呂辛和小印已經定過婚,甚至,連結婚的日子都定了下來,媽怎麼可以讓你去破壞人家的好事?」

那一端的口氣不容置疑。

「媽——」

藍冬晨沉默了一下,他握著話筒的手收緊了。他在想,要不要說出下面的話。

「媽,我一直猜測,您不要小印和我在一起是另有原因。」

電話那一端沉默。

「您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什麼原因?我不愛薇薇,小印也不愛呂辛,強行讓我們各奔東西肯定是有什麼重大理由。她沒有爸爸,該不會——我們兩個也像電影里演的是兄妹吧?如果是的話,媽您告訴我,我沒什麼不能接受的。我很愛她,但我也不可能排斥她是妹妹的事實。如果您不告訴我的話,明天,我就帶她去做DNA分析。她若是我妹妹,我自不再提此事。她若不是我妹妹,這一次,媽媽請您原諒兒對你的不孝。我要娶她,誰也不能攔阻。」

電話那一端依然沉默。

藍冬晨沒有掛斷電話,他等待著媽媽給他一個回答。

「她不是你妹妹——」

他媽媽終於開口了。

「你也不必帶她去做什麼DNA。原因沒有其他的,只像我剛才說的那樣。反正媽不同意,如果你要一意孤行,媽也無能為力。……媽老了,唉!」

臨了,藍母重重地嘆息一聲,像是有很多無奈很多感慨。

事情的轉折往往出人意料。

被藍冬晨說動的鐘小印一下又恢復了以前的態度,她堅持要和呂辛結婚,並且,既不肯私下再見藍冬晨的面,也一口回絕了藍冬晨的所有要求。藍冬晨知道,這肯定是他媽媽在背後狂挽潮流。

落葉和枯枝摩肩接踵地回歸到大地的懷抱。寒冷也像不好的心情或一首令人流淚的曲子一樣明目張胆地膨脹得到處都是。

轉眼已到呂辛迎娶鍾小印的日子,看著牆上的鐘錶,時針一刻一刻地逼近那個喜慶的鐘點,藍冬晨一籌莫展。

她的蝴蝶,她的手機,她的長發,她的眼神,她的吻……

媽媽、金薇薇、雷雨、麥樂樂、小紅、酷兒、安沛……他們現在都在婚禮現場。那兒應該是一個熱鬧的地方。

新娘穿著曳地的婚紗,捧著潔白的鮮花,新郎系著優雅的領帶,挽著身邊的女人款款走過紅地毯……

這一切晾曬在藍冬晨的眼前,他的眼睛漸漸潮濕,模糊……

「冬晨,你怎麼還在這裡,難道,你真的想就這樣失去她嗎?」

小康闖進他的卧室,看著衣衫不整仰面朝天的冬晨。

從小到大,他們兩個就在一起。雖然他只是他的助理,但是,兄弟之情早已根植於他們的血脈。看著藍冬晨神悴影枯,小康猶如身受。

「失去她又怎樣?我還有工作,我還有事業。沒關係的小康,會過去的。這種不好受很快就會過去的。」

說罷,藍冬晨強撐了精神,從床上坐了起來,他不想讓人看到他不精彩的一面。

「真的?失去她還有工作?工作和事業比她都重要?」

「是。有的是比她更重要的事!」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不說了——」

小康學著藍冬晨的樣子聳聳肩膀。

「什麼意思?小康你在跟我賣什麼關子?」

「看你急的,還說不在乎呢!」

說著,小康附耳對藍冬晨說了一番很長的話。

呂辛和鍾小印的婚禮無疑是盛大而又浪漫的。正像藍冬晨想象的那樣,所有能到的嘉賓都列席參加,所有能在婚禮上用上的排場也都進行了鋪陳。

當藍冬晨踏上禮堂的第一節台階時,婚禮進行曲已然奏響。

鍾小印穿了一身潔白的婚紗,頭上的禮帽飄拂下一層花樣的絲簾,從她的額頭一直蓋向她的頸部,在呂辛的眼裡她顯得格外的嬌媚與動人。

呂辛的手上已拈好了指環,他練習了無數次的動作,就為了這一刻能牢牢地套上鍾小印的玉指,陪伴她一生一世。

手,已然在他的手裡,他的指只要向前一推,這個值得紀念的動作就要完成了。

「等一下!」

忽然,有人喊。

所有的人都向門口望去。

藍冬晨的身影遮住了外面的陽光,大家只能看到一個高大的人影立在那裡。

「冬晨——」

同時叫他名字的是兩個人,兩個女人。

一個是她的媽媽雅鵑,一個是呂辛的媽媽葉婉瑩。

「為什麼,你們兩個長輩為什麼要這麼做?上一輩的恩怨為何要記在我們下一輩的身上?沒想到,書本里寫的故事今天會在我的身上上演——」

「冬晨,你……都知道了?」

「是。是小康問了他爸爸,才知道了這一段年代久遠的故事。關於這個故事,我不想再說什麼,我只想在這個時刻問一問我心愛的人,如果,她還愛我,就請大家不要阻攔,我要帶她走,帶她去找她真正的愛。」

說完,藍冬晨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鍾小印,在距離她1米的地方站住。

「請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愛我?」

鍾小印不敢直視他的目光,只將目光看向了呂辛。這是她和呂辛的婚禮,他為什麼還要出現?事情真的像他說的,他的媽媽和呂辛的媽媽是為了不讓她和他在一起才千方百計地阻撓嗎?即使是這樣,那呂辛對她的愛也是真誠的。現在,只要她一回答,所有的事情都會像刻錄好文件的磁碟一樣永遠不可能有所更改。這一刻,鍾小印猶豫了。

時間過了一分又一分,足足有半個小時了,鍾小印還是沒有回答。

不要再讓她為難了。也許,真如她講的一樣,她是愛呂辛的。人,有時也會被別人執著的愛打動,使原本不愛的心漸漸變得適應性的愛了。鍾小印也許就屬於是這一種。

藍冬晨默默地轉過身,一步一步地向外大踏步地走去。他的心裡現在已沒了遺憾,至少,他讓她知道了他是肯為了爭取這份愛而勇敢地走到她面前。

將要踏過最後一塊磚了,將要永遠地告別和她在一起的過去了。就這樣離去吧,給他們世上最美好的祝福。藍冬晨心裡暗暗地祈禱。

突然,一陣悅耳的鈴聲唱了起來。聲音好像來自於他的衣兜。

藍冬晨遲疑地在最後一塊磚的位置停了下來。

他取出了手機。

是小印!

是小印的號碼!

是小印撥通了他的手機!

這是他們兩個天涯海角的維繫!

一個漂亮的旋轉動作,藍冬晨像是一個受訓多年的長跑隊員,發了瘋似的向小印跑去。

這一刻太漫長了!

等待這一刻等得太長久了。

他要衝過去緊緊地緊緊地抱住她,讓時間永遠停駐在這一秒,讓美好永遠構築在心田。

「嫁給我吧,我向你求婚!」

過了許久,藍冬晨對著被他抱得失去知覺的鐘小印說。

「不!」

看著藍冬晨再一次瞪大了的眼睛,鍾小印淘氣地笑了。

「我還沒有還完你的錢,我不可以嫁給你。」

「太不公平了吧?你要嫁給呂辛就不用還我錢了嗎?」

「也不是啊。我嫁給誰都會記得還錢的事,只是——」

「只是什麼?」

藍冬晨看著她。

「只是——我誰也不會嫁了,只會嫁給你。所以,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我再——」

「你敢啊你——」

藍冬晨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像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那樣。

「喂,你們兩個不要在這裡打打鬧鬧了,最應該打打鬧鬧的應該是我呀!你搶了我的老婆,這賬我該跟你怎麼算啊?」

呂辛在一旁插嘴。

「還說呢,要不是你一天到晚打電話向你媽訴苦,你媽怎麼會找我媽?我媽又怎麼會總攔著我!要不是小康告訴了我,我可就慘了。」

藍冬晨假裝埋怨他的樣子,可是眼睛里卻掩飾不住無比的興奮。

「唉,冬晨啊,我媽和你媽到底有什麼恩怨啊?」

呂辛拉過藍冬晨悄悄地問。

「我可不能告訴你,你媽太厲害了。連我媽都怕她,要讓她知道了我告訴了你,還不把我——」

藍冬晨做了個刀割的動作。

「你們兩個在那裡嘀咕什麼呢?」

藍冬晨和呂辛轉過身來,同時笑著指向對方說:「你問他吧!」

(全文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