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外國文學
  3. 飢餓遊戲3·嘲笑鳥下載
  4. 飢餓遊戲3·嘲笑鳥
  5. 第二十三章 隱藏

第二十三章 隱藏

作者: |返回:飢餓遊戲3·嘲笑鳥TXT下載,飢餓遊戲3·嘲笑鳥epub下載

這個女人要喊誰還是個謎,因為我們在搜查完房間后,發現屋子裡只有她一個人。也許她是想喊附近的鄰居,或者只是一種害怕的表示。不管怎樣,已經沒人會聽到她的喊聲了。

這間公寓是個很漂亮的地方,如果能停留一段時間的話,這是個很適合的地方。但我們卻享受不到這樣的奢侈。「在他們推斷出我們有幾個人還活著之前,你覺得還有多長時間?」我問。

「我覺得他們隨時都可能出現在這裡。」蓋爾回答道,「他們知道我們正朝地面上的大街走。也許爆炸會使他們耽擱一點時間,但他們很快就會尋找到我們逃跑的出口。」

當我來到一個能看到大街的窗口,從百葉窗向外看時,出現在我眼前的不是治安警,而是匆匆行走的人流。在地下,我們早把居民已撤離的區域遠遠地甩在了後面,進入到凱匹特繁華的鬧市區。人群為我們提供了逃跑的唯一機會。我沒有霍羅,但我有克蕾西達。她也走到窗邊,肯定地說她知道我們目前的位置,並告訴我一個好消息,我們離總統的府邸不遠了。只要看一眼自己的同伴,就知道現在不是偷襲斯諾的合適時機。蓋爾的脖子仍在流血,我們甚至沒有清洗他的傷口。皮塔坐在一張天鵝絨沙發上,正用牙齒咬住靠枕,要麼是竭力控制不讓自己發瘋,要麼就是儘力不讓自己喊出來。波洛斯正靠在一個華麗的壁爐旁抽泣。只有克蕾西達堅定地站在我身邊,但她臉色蒼白,嘴唇沒有一點血色。我的心中燃燒著仇恨的怒火,但這怒火消融時,我便也一無是處了。

「咱們檢查一下她的衣櫃。」我說。

在一間卧室,我們發現了數百套女人的套裝、大衣、鞋、假髮和夠給整個房間塗上一層的化妝品。穿過大廳,在大廳對面的另一間卧室,我們發現了許多男人的服裝,也許這些都是她丈夫的,也許是她情人的。幸運的是,今天上午他不在家。

我招呼其他人來換衣服。看到皮塔流血的手腕,我從口袋裡拿出手銬的鑰匙,可他躲著不讓我開。

「不,不要,它們能讓我保持冷靜。」

「你也許需要用手。」蓋爾說。

「每當我覺得自己快不行的時候,就把手腕使勁往銬子上壓,疼痛幫助我集中精神。」皮塔說。我也就隨他去了。

所幸的是,外面很冷。我們可以把軍裝和武器藏在寬大的大衣或者外罩裡面。把靴子的帶子拴上,掛在脖子上,這樣就可以藏起來,然後換上樣子愚蠢的鞋。真正麻煩的是我們的臉。克蕾西達和波洛斯有可能被熟人認出來,蓋爾因為常在電視片或者新聞里出現,人們對他的臉也很熟悉,皮塔和我是每一個帕納姆國人都認識的。於是,我們幫著彼此抹上厚厚的化妝品,戴上假髮和墨鏡。克蕾西達拿圍巾把我和皮塔的嘴和鼻子都捂了起來。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但我們還是用幾分鐘時間在口袋裡裝上吃的和急救用品。「不要走散了。」我站在大門口說,接著我們就走到了大街上。天上飄起了雪花,行色匆匆的人們與我們擦身而過,我們聽到他們在用矯揉造作的凱匹特口音談論著反叛、飢餓,還有我。我們穿過大街,經過了幾座公寓樓。正當我們走到大街轉角時,三個治安警從我們身旁走過。我們像那些普通公民一樣,趕緊與他們保持距離,直到人流把他們擋住。我們沒停,接著往前走。「克蕾西達,」我小聲說,「能想起藏身的地方嗎?」

「我正在想。」她說。

我們又穿過另一個街區,這時警報聲響起。經過一個公寓的窗戶,我看到了電視上正在播報緊急通知,我們的臉在電視屏幕上閃過。他們還沒有弄清楚我們這些人中有哪些已經死了,因為我看到了芬尼克和卡斯特的頭像。不久,每個路人就會像治安警一樣危險。「克蕾西達?」

「有一個地方,不很理想,但我們可以試試。」她說。我們跟著她又走過了幾個街區,穿過一道大門,進到一個似乎是私人宅第的地方。不過這是為了抄近路。我們穿過一個整潔的花園,走出另一道大門,最後來到一條橫在兩條主要大街之間的很窄的後街。這裡有幾家小店鋪——其中一家出售舊貨,另一家賣仿製珠寶。周圍只有一兩個人,他們對我們也沒注意。克蕾西達開始用尖厲的聲音大談什麼毛皮內衣,說在寒冷的天氣這些東西多麼有必要。「等會兒你會看到價格!相信我,價錢只有前街那些東西的一半!」

我們在一家骯髒的小商店門前停了下來,櫥窗里擺著身穿毛皮內衣的模特。這地方看上去不像是在營業,但克蕾西達還是推開前門,門發出吱吱扭扭的聲音。在昏暗、狹窄的商店裡擺放著一排排的貨架,屋子裡滿是毛皮的味道。這裡的生意肯定很差,我們是僅有的顧客。克蕾西達徑直走到一個彎腰弓背坐在那裡的人。我走在她後面,邊用手撫弄著柔軟的皮毛衣服。

在櫃檯後面坐著一個人,她是我見過的最奇怪的人,顯然是外科整形術失敗的一個極端例子。可以肯定地說,即使在凱匹特,她的這張臉也不吸引入。她的皮膚被緊緊地拉向後面,上面有黑、金兩色交替的紋飾。鼻子扁扁的,簡直快沒有鼻子了。我以前見過凱匹特人安貓鬍鬚,可沒見過這麼長的。結果,她的臉成了一張古怪的半貓半人臉。此時,長著這張臉的人正用不信任的眼神看著我們。

克蕾西達摘下假髮,露出頭皮上的藤條紋飾。「泰格里絲,我們需要你的幫助。」她說。

泰格里絲(Tigris,英文和tigress母老虎諧音。)在我的記憶中,這個名字好像聽說過。她是飢餓遊戲比賽中的活躍人物——不過那時更年輕,也更可愛——從我能記起的最早的比賽開始,就有她參與。她是一個造型師,我想。我不記得她是為哪個區服務的了。不是十二區。這麼說她一定是做整容手術過了頭,把自己搞成了現在這副惹人討厭的樣子。

看來這就是過氣的造型師的歸宿。經營寒磣的內衣店,一直到死,永遠從公眾的視線里消失。

我盯著她的臉仔細看,我不知道泰格里絲是不是她父母給起的名字,啟發她毀掉自己的面容;還是在她選擇了造型師這一職業之後,自己改了名字,來和她臉上的斑紋相搭配。

「普魯塔什說我可以信任你。」克蕾西達說。

很好。她是普魯塔什的人。所以,如果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向凱匹特彙報的話,那她就會通知普魯塔什,繼而科恩也會得知我們的消息。是的,泰格里絲的商店並不理想,但這是我們目前能找到最好的棲身之所,假使她願意幫助我們的話。她猶豫著,目光在櫃檯上的舊電視和我們的臉上來回掃視著,好像不知該如何處置我們。為了幫助她弄清情況,我摘下圍脖和假髮,走近一步,這樣她就能借著電視機的光亮看清我的臉。

泰格里絲低低唉了一聲,對我的態度不比毛莨花更熱情。她默不作聲地從凳子上站起來,鑽到了掛著一排皮毛護膝的貨架後面。我聽到一聲什麼東西滑動的聲音,接著看到她伸出手,招呼我們過去。克蕾西達看著我,好像在問你肯定嗎?可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以目前這種情況,跑出去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抓住。我推開毛皮內衣,發現泰格里絲已經打開了牆上的一個拉門。裡面似乎是一個向下的很陡的梯子。她揮揮手,讓我進去。

我在心裡呼喊著這是陷阱。我內心有點慌亂,盯著泰格里絲的臉和她茶色的眼睛看。她為什麼這麼做?她不是西納,不是一個願意為他人犧牲生命的人。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具有凱匹特特有的淺薄。她一直都是飢餓遊戲的明星……直到,直到她不是為止。那麼,就是為了這個?痛苦?仇恨?復仇?事實上,我覺得這種推斷令我滿意。一個人復仇的慾望是強烈而持久的,特別是每當一個人照鏡子看到自己丑陋的面容時,這種感覺更強烈。

「斯諾禁止你參加飢餓遊戲?」我問。她沒說話,只是直愣愣地看著我,她的老虎尾巴在什麼地方正不開心地搖動著。「因為我要殺了他,你知道。」她張開嘴說話時,在我看來像是在笑。此時,我可以確定,相信她並不是瘋狂的想法,於是我走進了那扇門。

我走下梯子,走到一半時,我的臉撞上了一個吊在半空的索鏈,用手一拉,一個散發出幽幽的熒光的燈泡照亮了這個隱蔽的地方。這是一個小地窖,沒有門窗,很淺,然而很寬。也許是兩個真正的地下室之間的空當。這是一塊偷出來的地方,除非你對尺寸很在行,否則是看不出來的。這裡陰冷潮濕,堆放著成堆的毛皮,我猜它們已經很久沒見過天日了。除非泰格里絲出賣我們,我想沒人會發現我們。當我踏上地窖的水泥地面時,我的同伴也走上了階梯。之後,木板拉門又關好了。我聽到掛內衣的貨架吱吱扭扭地拉回到原位。泰格里絲踱回自己的凳子。我們被她的商店吞到肚子里。

我們進來得正好,蓋爾似乎就要暈倒了。我們把皮草鋪好,把他身上背的許多武器都拿下來,扶他平躺下。在地窖的盡頭,離地約一英尺遠的地方有一個水龍頭,下面還有排水管。我打開水龍頭,裡面嘩嘩地流出許多帶鐵鏽的黃水,過了好一會兒,清水才流出來。我們清理了蓋爾脖子上的傷,我覺得光打上繃帶是不夠的,還需要縫幾針,在急救包里有針和消過毒的線,但我們缺的是醫生。我馬上想到了泰格里絲。作為一個造型師,她肯定知道怎麼使用針線。可那樣的話商店就沒人照看了,而且她也已經為我們做得夠多了。興許,我是這裡最有資格做這件事的人啦。我咬咬牙,下手在他的脖子上歪七扭八地縫了好多針。縫的針不好看,但卻管用。我在上面抹上藥,然後包紮起來。又給他吃了一些止疼片。「你可以休息了,這裡是安全的。」我對他說,他很快沉入了睡眠。

克蕾西達和波洛斯給我們鋪皮草,好弄個睡覺的地方,趁這機會,我趕緊檢查皮塔的手腕。我輕輕地擦去上面的血,消好毒,在手銬的下面打上繃帶。「必須要讓它保持清潔,否則會發炎的,那樣的話……」

「我知道血液中毒是怎麼回事,凱特尼斯。」皮塔說,「就算你媽媽在身邊也沒用。」

他的話讓我吃了一驚,一下子把我帶回到過去。當時也是在處理傷口,也是在打繃帶。「你在第一次參加飢餓遊戲時也對我說過同樣的話。真的假的?」我說。

「真的。而且你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拿葯,好救我的命?」皮塔說。

「真的。」我聳聳肩,「當時你是激勵我活下去的理由。」

「是嗎?」他又困惑起來。一些閃光的記憶肯定在攫取他的注意力。他身體的肌肉緊繃著,剛打了繃帶的手腕也很緊張。接著他體內所有的能量似乎都退去了。「我太累了,凱特尼斯。」

「睡吧。」我說。他不肯睡,沒辦法,我只好把他銬到了樓梯支架上。他躺在那,胳膊舉過頭頂,肯定不舒服,但是沒過幾分鐘,他就酣然睡去。

克蕾西達和波洛斯已經給我弄好了睡覺的地方,弄好了吃的,收拾好了急救包,接著問我怎麼警戒。我看了一下四周的人,蓋爾臉色蒼白,皮塔還戴著手銬,波洛斯已經幾天沒睡了,而克蕾西達和我只睡了幾個小時。如果大批凱匹特的治安警真的趕到,我們也會像籠中的兔子一樣被抓獲。我們的生命都交付到那個過氣的虎女身上,我只能寄希望於一點,那就是她對斯諾的仇恨之火仍在熊熊燃燒著。

「我覺得沒必要警戒了。咱們都睡會兒吧。」我說。他們木然地點點頭。於是我們都鑽到了皮草堆里。我內心的復仇之火已變得微弱,我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把自己交給了柔軟而略帶霉味的皮草,漸漸沉入夢鄉。

我睡覺時,夢連著夢,我記得的卻只有一個。在夢中我回到了十二區,那是多麼令人疲憊而漫長的旅程啊。我夢中的家是完整的,人們都還活著。艾菲·特琳奇,戴著亮粉色的假髮,身著裁剪合體的套裝,正陪著我旅行。我總想甩掉她的看管,可她不知怎的總會出現在我眼前,她堅持說作為我的陪護,她必須掌握好時間安排。但是,時間安排總是在變化,不是因為有一個地方沒蓋章而出了問題,就是因為艾菲的高跟鞋壞了而被延誤。我們在七區一個灰禿禿的車站的長凳上睡了好多天,等著一列總也不來的火車。我醒來時,疲憊極了,比做了那些充滿刀光劍影的夢還要累。

幾個人里只有克蕾西達醒了過來,她告訴我現在已經是傍晚了。我吃了一個燉牛肉罐頭,又灌了一通水。然後才靠在地窖的牆壁上,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我們前進過程中伴著一個又一個的死亡。我伸出手指細數著。一、二——米切爾和博格斯死在大街上。三——麥薩拉被堡德融化。四、五——李格一和傑克遜在「絞肉機」處犧牲。六、七、八——卡斯特、霍姆斯、芬尼克被散發出玫瑰氣味的蜥蜴變種人扯掉了腦袋。在二十四小時里死了八個人。我知道這一切都已然發生,但似乎並不真實。卡斯特肯定正在那堆皮草的下面睡覺,芬尼克過不了幾分鐘就會跑著從梯子上下來,博格斯會告訴我逃脫追捕的計劃。

相信他們死了,也就等於承認我殺了他們。好吧,也許米切爾和博格斯不算在內——他們是在執行預定任務時死亡的。但其他人是在執行我瞎編的任務時,為了保護我而死去的。我刺殺斯諾的計劃現在看來是如此愚蠢。我一邊摩挲著從那女人那裡偷來的鞋上面的流蘇,一邊掐指細算我們的死亡人數,我不禁渾身發抖。噢,對了——我忘了。我還殺了她,我說的可是一個沒有武裝的平民。

我覺得到了該跟大家坦白的時候了。

當大家終於都醒來時,我向大家承認,關於那項任務,我撒了謊,我為了復仇把所有人都置於危險境地。我說完后,大家久久地沉默。最後,蓋爾說:「凱特尼斯,當你說科恩派你去刺殺斯諾時,我們都知道你在撒謊。」

「也許你知道。可十三區的戰士,他們不知道。」我答道。

「你真的以為傑克遜相信你得到了科恩的命令?」克蕾西達問,「她當然不會相信,可她信任博格斯,而博格斯很明確地希望你這樣做。」

「我的計劃從來都沒對博格斯說過。」我說。

「可在指揮部你告訴了所有的人!這是你成為嘲笑鳥的條件之一。你說,『我要親手殺了斯諾』。」

與科恩談判在戰爭勝利后親手殺死斯諾和執行進入凱匹特中心的任務,這似乎是不相干的兩件事。「但不是以這種方式去殺死他,這完全是一場災難。」我說。

「我覺得這項任務執行得相當成功,我們已經滲透到敵人的大本營,這表明凱匹特的防線也並非牢不可破,在凱匹特電視上也播放了關於我們的新聞,他們因為尋找我們已經陷入了全面的混亂狀態。」

「相信我,普魯塔什肯定也很興奮。」克蕾西達加了一句。

「那是因為普魯塔什並不在乎誰死了。只要他的遊戲能成功就行。」我說。

接下來的時間,克蕾西達和蓋爾一直在反反覆復地勸服我。他們說話時波洛斯不住地點頭,表示同意他們的看法。只有皮塔沒有說話。

「你是怎麼想的,皮塔?」我最後問他。

「我認為……你還是沒弄明白你所具有的影響力。」他把手銬往支架上面推了推,好讓自己坐起來。「這些死去的人沒有一個是傻瓜,他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他們之所以跟隨著你是因為他們認為你能殺死斯諾。」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話我就能聽進去,而別人的話就不行。可他說得沒錯,我想是的。我欠別人的債,而這債只有一個辦法能還清。我把地圖從口袋裡拿出來,鋪在地板上。我又有了新的想法。「我們現在在哪兒,克蕾西達?」

泰格里絲的商店與城市圓形廣場和斯諾的府邸相距五個街區。這一區域的堡德出於安全的考慮都已關閉,我們步行就可以走到。我們已經有了偽裝,興許再加上泰格里絲的幾件毛皮衣服,我們可以安全到達那裡。可接下來呢?斯諾的府邸周圍肯定有重兵把守,監視器二十四小時開著,周圍布滿堡德,恐怕連劃一根火柴都可能觸發。

「我們需要讓他在公眾場合露面。然後,我們中的一個可以將他擊斃。」蓋爾說。

「他最近還會在公眾場合露面嗎?」皮塔問。

「我想不會。至少在我看過的最近的幾次講演都沒有,事實上在反抗軍到來之前就沒有過。我想,在芬尼克披露了他的醜行之後,他變得更加警惕了。」克蕾西達說。

沒錯。現在恨他的已不僅是泰格里絲,當人們知道了他對他們的家人和朋友的所作所為後,許多人都恨他。要誘使他出來簡直是奇迹。可也許……

「我敢說為了我他可以出來,」我說,「如果我被抓住,他會希望讓儘可能多的公眾知道,他會在他的府邸門前把我處死,」我略頓了頓,讓大家想想,「之後,蓋爾可以混在觀眾里,將他擊斃。」

「不行,」皮塔搖搖頭,「這麼做可能有多種結果。斯諾也許會留著你,然後折磨你從而得到有關情報;或者在公眾面前處死你,而他自己不露面;或者在他的府邸把你殺死,然後在公眾面前展示你的屍體。」

「蓋爾?」我說。

「這好像是沒辦法的辦法,先不要急於這麼做,也許等所有其他辦法都失敗的時候再說,咱們再想想。」蓋爾說。

接下來是一片寂靜,我們聽到頭頂上泰格里絲輕輕的腳步聲。現在應該差不多快關門了,也許她正在鎖門,關窗戶。幾分鐘后,梯子頂部的隔板被拉開了。

「上來吧,」她用低沉沙啞的聲音說,「我給你們準備了些吃的。」這是自我們來了以後第一次聽她說話。她是自然的發聲,還是經過多年訓練才做到這一點,我不得而知,但她說話時有些貓科動物的低沉的咕嚕咕嚕的聲音。

我們上梯子時,克蕾西達問:「你和普魯塔什聯繫了嗎,泰格里絲?」

「沒法聯繫。」泰格里絲聳聳肩,「他會推斷出你們在安全的地方,不用擔心。」

擔心?聽到這個消息我馬上感到寬心,這樣我就不會接到——或者即使接到而不得不忽略——十三區的指令,不用為前幾天我魯莽的自作主張找什麼冠冕堂皇的借口了。

在商店的櫃檯上,堆著一些陳麵包,一角發霉的乳酪,還有半瓶芥末。這讓我意識到在這些日子裡並不是每一個凱匹特人都能填飽肚子。我覺得有必要把自己還存留著些食物的事情告訴泰格里絲,她手一揮,說:「我幾乎不吃什麼,只吃些生肉。」這似乎也太符合她的特點了,不過我也沒有多問。我把乳酪上發霉的部分切掉,把麵包給大家分了分。

我們吃東西的時候,電視上開始播報凱匹特新聞。政府已將存活下來的反抗者人數進一步確定為我們五人。提供有關情報的人可以得到大筆獎金。他們強調說我們非常危險,畫面上顯示了我們與治安警交火的場面,但變種動物撕扯人頭的畫面卻沒有播放。他們對我射死的那個女人致哀,畫面上,那個女人仍躺在我射殺她的位置,箭還插在胸膛里。為了拍攝的需要,還對她做了一番化妝。

反抗軍方面對此畫面並沒有干擾。「反抗軍今天發表聲明了嗎?」我問泰格里絲。她搖搖頭。「我懷疑科恩得知我還活著以後,正不知如何是好呢。」

泰格里絲用她沙啞的喉音說:「沒人知道該拿你怎麼辦,姑娘。」然後她給了我一副皮草護膝。儘管我付不起錢,可這是那種你必須要接受的禮物。不管怎麼說,那地窖里確實挺冷的。

吃完飯回到地窖,我們繼續絞盡腦汁地想一個可行的計劃。始終沒有好的想法,但是我們都同意五個人不能再一起行動,我在作為誘餌之前,必須先有人潛入總統府。我之所以同意第二點,是為了避免爭執。如果我自己決定投降,我並不需要別人的許可或者參與。

給他們換了繃帶,我把皮塔銬在梯子的支架上,然後睡覺。幾個小時之後,我從夢中醒來,聽到了悄悄的說話聲。是皮塔和蓋爾。我忍不住支起耳朵聽起來。

「謝謝你給我拿水喝。」皮塔說。

「不客氣,反正我晚上也得醒個十次八次的。」蓋爾答道。

「是為了確定凱特尼斯還活著?」皮塔問。

「差不多吧。」蓋爾承認道。

沒聲音了,過了好一會兒,皮塔說:「泰格里絲說的還真可笑,她說沒人知道該拿她怎麼辦。」

「是啊,連我們都不知道。」蓋爾說。

他們倆都笑起來。聽到他們像這樣說話真是太奇怪了。他們之間幾乎就像是朋友。可他們不算是,從來都不是,儘管也不能說是敵人。

「她愛你,你知道。在你那次挨了打之後,我就看出來了。」皮塔說。

「我不相信,在世紀極限賽時,看她吻你的樣子……嗯,她從來沒那樣吻過我。」蓋爾回答道。

「那也是為了表演。」皮塔對蓋爾說,儘管他自己的語氣也有些將信將疑的。

「不,你贏得了她的心。你為了她放棄了一切,也許那是使她相信你愛她的唯一的辦法。」他們又沉默了好一會兒。「在第一次參賽時,我應該志願代替你,去參賽,去保護她。」

「你不能那麼做。她永遠都不會原諒你,你要照顧她的家人。她們對於她比她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唉,很快這就不再成為問題了。我覺得戰爭結束時,我們三個不大可能都活著。即使我們都活著,該選誰也是凱特尼斯自己的問題。」蓋爾打了個哈欠,「我們睡會兒吧。」

「是啊。」我聽到皮塔躺下時,手銬在梯子架上滑動的聲音,「真不知她到時會怎麼決定。」

「噢,我知道。」我聽到蓋爾在皮草底下說的最後幾句話,「凱特尼斯會選那個沒有他就無法生存的人。」

大家還在看:借陰壽拜陰堂鎮陰棺陸少的暖婚新妻魅王寵妻:鬼醫紈絝妃凶宅筆記中華小當家之食神系統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醫妃驚天

回到頂部